《走出撒但教》 ​第五章 女大祭师的生活——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第五章 女大祭师的生活

    伊莲的自白(四)

当我在一个规模且相当具影响力的盟会履行女大祭师职责期间,可以享受很多特权,但同时也遇到不少火爆场面。由于我断然拒绝或涉及很多事情,所以跟撒但及其他许多会员都发生过冲突。

我主要的职责是和组织的大祭师共同策划每个月所举行的崇拜聚会。我们的组织聚会皆在极其机密的状况下举行,通常每个月聚会两次。男大祭师和我与十三位最高阶层的女巫和十三位盟会的男巫会面,然后在会议室内开会。会议通常在一个既气派又豪华的屋子里举行,有一张可以让我们全体围绕而坐的大桌子。男大祭师和我坐在首席,十三位女巫和十三位男巫各依其阶级分坐两侧。撒但通常会在会议中安排几个不受我们欢迎的分子,也就是人们所认识的“狼人”(Wer-wolves);他们总是鬼鬼岁祟祟地威胁监视我们。他们在会议中通常以人的形状出现,除非撒但要施行其唯一的目的——教训某人,否则他们不会改变形状。我们并不跟他们打交道或说话。他们是专属撒但,完全献身给撒但,崇拜组织中所有人都害怕他们,也憎恶他们。他们主要的任务是监视和惩戒会员,撒但和其诸魔利用他们使人切实服从所有的命令。

议会负责策划群众的聚会,并处理盟会的事务。通常撒但直接向男大祭师或女大祭师施令,偶尔也透过其他邪魔差役来发号。我们为了试图使聚会富有戏剧性和刺激性,总会准备许多**物和酒。我从没有卖过麻药和酒,也和这种交易无关,所以这种事务就由那些曾经交易过的人负责,而且我们从不少这样的人。我不要也不想卷进这种买卖中。崇拜组织中较高阶层的会员总是戒惧谨慎地避免做出任何违法的事,也不过量服用药物或酒。他不敢让自己神智不清,因为有太多的人觊视他们的地位。

我们也与当地其他神秘组织的高阶层代表会面。他们当中有许多不属于兄弟帮;甚至也不认识兄弟帮的撒但崇拜组织,然而他们都受到兄弟帮严密的监视和控制。

有一项职责是我坚决拒绝的,那就是献祭,不管祭物是动物或人类。因此我在很多场合受到撒但邪魔的严厉惩罚。组织中其他会员不敢对我怎么样,因为我那时候的力量太大了,所以就由撒但和它的差役施行惩戒。这种惩戒通常是肉体上的刑罚,好多次邪魔所加给我的折磨,真是非笔墨可以形容。我生过许多病,包括四次必须用恐怖的化学疗法治疗的癌症。但是我仍拒绝在这件事上屈服,因为我实在无法杀害另一个人的性命。

    年轻人,请听我说——加入任何神秘组织都是一个陷阱!一旦加入,要脱身就不容易了!撒但会对付你就像对付我一样,而且还可能更糟。我每天向上帝祷告,求用某种方式向你们这些掉入陷阱的人显示:你们仍是可以脱离的。即使已经签了血约,撒但并不能占有你们,那个约可以用耶稣基督的宝血来销毁。只要你们求耶稣进入你们的生命,赦免、洗净你们的罪,并成为你们的救主,就可以脱离那个约的束缚,撒但是要你们灭亡,但耶稣却要赐给你们生命。

    一较高下

有些聚会却是我所喜欢的。有时候我们只是聚在一起交谈、玩游戏,例如我们会为能力较劲,看谁能够不经触摸就点燃蜡烛。我也有好几次到加州参加竞赛和会议。这些聚会都令我非常尽兴。

有一次我在一个私人跑道搭乘一架私人的喷气机,那是在我初入组织的那个小镇附近。除了崇拜组织外的人,没有人知道这个跑道的地点,甚至内部里也不多人知道。这个跑道相当隐密,而且门禁森严。通常男大祭师和几个高阶层的女巫、男巫会来接我。那是一个盛大的场合,我们的目的是交换意见并且施法一较高下。我就是经由这些比赛才爬到全会议主席的位子,接着成为撒但的地方新娘,最后还升至全美撒但第一新娘。

我们一般会在那里停留一星期。会议通常在黑色安息日(Black Sabbath),复活节周末举行黑色弥撒(Black Mass)之前进行的,而我总是找藉口在黑色弥撒之前回家。我们到洛杉机郊外山丘上一个特别的地方,那里有一座专门为崇拜组织盖成的巨邸。我估量这栋巨宅有三十个以上的房间,里面有许多美丽色彩的玻璃窗,特别镶着组织和魔鬼象征的图样。它的装潢非常豪华美丽,包括一个设有舞池的大型宴客厅,当然也有游泳池、网球场和高尔夫球场,看起来就像一个富豪世家的乡村俱乐部。这巨宅下面有三层的地窖,藏有古代秘教文件和有关的历史书,并有金、银和世界各国的通行货币。整个巨院深藏在一座森林中,地面和空中都有严密的警卫网。

我最后一次到那里参加了一项最激烈的竞赛,当时我是全美撒但第一新娘。那是一项国际性的竞争,领导人是一位和其他在场截然不同的男大祭师。他是一个高大、黝黑且英俊的年轻人,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这使大家都怕他,也讨厌他。他负责主持这项比赛,很明显地,他根本不在乎有谁因为无法达成比赛的要求而被杀。他一双冷峻犀利的黑眼睛会让你全身发寒。他以铁腕手段控制大家,连我也不得不尽量设法避开他。

竞赛项目的难度逐渐升高,为要展示竞争者的法术威力。有一点令我印象特别深刻就是,我必须用手指一弹,就把一只猫变成一只兔子,然后又变回来。这是恶魔改变动物的形状,因而会使动物瞬间立即死亡。到了最后一天,我是唯一幸存的参赛者了,但是男大祭师仍然逼我继续下去。我别无选择,只好服从。倘若我身上的群鬼不够厉害的话,最后一个表演项目真是会要了我的命。

他们让我站在面对一名男子不到圩下英尺的地方,这男子拿着一把三五七口径的枪。我把手顺着身体正面往下摆动召出恶魔,把它们安置好作为我的盾牌。那射手立即向我连射六发子弹;他绝不会瞄不中目标的。不用说群魔是一面成功的盾牌,子弹在我脚边的地上不断弹跳。由于赢得这场比赛,使我得到了许多喝采和荣耀。

    他们把一顶金冠戴在我头上,组织的伙伴们都向我弯腰鞠躬表示敬意。在我接下来停留的期间,他们都把我当成皇后一般对待。他们送我美丽的服饰,仆人们为我沐浴、梳头,从头到脚把我侍候得妥妥切切,他们也举行宴会,我身边总是有一位身兼保镳的英俊侍从。我们到洛杉机一家特约会员制的餐厅用餐,而我的侍从总会在我吃东西前先把食物尝尝看,以确定没有人向我下毒。我们也去冲浪、骑马等等。会员在这段期间内不准互相争斗,因为那是用来赞美撒但的伟大时刻。当时我非常高傲自大,但是主很快就让我谦卑下来。

    重大的转变

在我最后一次到加州时发生了一件事,这使我走上了接受基督的路,也使我开始对撒但自称比上帝更有能力的话感到怀疑。男大祭师把我们许多人聚集在一起,告诉我们附近有一个家庭专和撒但作对。他们不断使许多崇拜组织的会员转向敌人——耶稣基督,因而成为我们的眼中钉。撒但已经下令要把他们全部杀掉。男大祭师吩咐我们要一起用我们的灵体,也就是让灵魂出窍(astral project)去杀害他们。因此我们围成一个圆圈坐下,各人面前都点燃一支蜡烛,然后在自觉的情况下让我们的灵离开肉体,往那栋屋子去要除灭那些人。我对于这个计划一点也不热衷,但却别无选择,因为如果我不服从就会被杀死。

令我们大吃一惊的是,当我们的灵到了房屋外围就无法再往前进,因为整个区域都被巨大的天使阵营包围了。众天使肩并肩,手牵手站在一起,他们穿着白长袍,互相靠得很近,没有穿盔甲,也没有拿武器。任凭我们怎么努力,就是没有一人能够穿过他们;无论我们使用任何武器,也都无法恐吓或伤害他们。起初他们嘲笑我们,挑激我们向前闯关,于是我们同伙其他的人就愈来愈怒不可抑。突然间,天使们变了脸色,那烈怒严厉的眼神使我们不觉退避三舍,并扑倒在地。我必须补充说明,这真是一次令我们低声下气、铩羽而归的经验。

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我跌坐在地上看着他们的时候,其中一位天使直视我的眼睛,用最温柔充满爱的声音对我说:“为何不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必定会灭亡的。撒但其实是憎恨你的,然而耶稣却是深爱着你,且为你死在十字架上。请考虑把你的生命交给耶稣吧!

这是我争战的终结,之后就拒绝试图再冒险轻进了。我大受震惊。其他人又试了一会儿,但是没有成功。我怀疑那家人是否知道在他们家门外所进行的争战。他们受到完全的保护!我们把这类特别的天使称做“连环天使(link angels)”,绝对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穿越他们。我暗地为我们不能穿越感谢,也感谢连环天使让我思想良多。

    尽管经历过与天使交会,我还是在两年后才接受主耶稣。因为我仍然贪恋渴求更多的能力,而拒绝承认那个力量正在摧毁我,要使我的灵魂永远下地狱。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