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倒 |7、为了新人类的诞生——挪亚的彩窗

    圣经的开头,讲述了亚当和夏娃如何因为偷吃禁果而堕落的故事。耶和华因此给了女人这样的诅咒:

    “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痛苦,你生儿女时必多受痛苦。”(创三16)

        上帝的话语一旦说出来,就如刺透一切的声波,会在各个平面不断反射。这些平面不仅包括物质的平面,也包括各种概念的平面,即“地”和“诸天”(创一1)。因此,这句话的实现不仅体现在女人的生理上,更在其属灵意义上。对于女性生理上的产痛,人类倒是可以通过麻醉来减轻痛楚;可是对于自然界乃至人类社会的产痛,人类那浅薄的科技手段就仿佛螳臂当车,束手无策。

圣经中的“产痛”

    “产痛”作为一个语言意象,从旧约一直贯穿到新约。

    旧约中,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何西阿书、弥迦书中有大量描写,都将身陷灾难中的人民比喻成经历产痛的妇人。

    他们必惊惶悲痛,愁苦必将他们抓住,他们疼痛好像产难的妇人一样。彼此惊奇相看,脸如火焰。(赛十三8)
    你们且访问看看,男人有产难吗?我怎么看见人人用手掐腰,像产难的妇人,脸面都变青了呢?(耶三十6)

    在新约,当耶稣向门徒讲述世界末了的情景时也提到,在一开始时会出现战争、饥荒和地震,但这些不过是“产难的开始”。(太廿四8;可十三8)

    保罗书信中,也有大量关于妇人生产的比喻,比如:

    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灾祸忽然临到他们,如同产难临到怀胎的妇人一样,他们绝不能逃脱。(帖前五3)

        启示录十二章,更是出现了著名的“生产的妇人”异象。

    天上现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启十二1-2;5)

        可见,产痛这个主题贯穿圣经始末,并会在末世实现其终极意义。

耶稣经历的产痛

    近几年,有一首英文歌曲红遍了美国各个教会,甚至很多世俗歌手及团体都翻唱了此歌,这首歌就是《Mary, Did you Know?》。歌曲中,有一段话极为触动人心:

Did you know that your baby boy has come to make you new?
This child that you’ve delivered, will soon deliver you.

翻译如下:

    (马利亚,)你知道吗?你的男宝宝是来更新你的。

    你生出(释放)的这个孩子,马上就会释放(生出)你。

    这首歌之所以感人至深,是因为它道出了耶稣从出生到死,再从死里复活的真谛。

    两千多年前那个伯利恒寂静的夜晚,婴儿耶稣诞生在破旧的牛棚里,他的妈妈叫马利亚,马利亚的丈夫叫约瑟。当婴孩从妈妈黑漆漆的肚子里出来时,妈妈经历了所有女人都会经历的产痛,直到一个新生命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三十多年后,这个男婴长大成人,在三年半的传道结束后,他遵从那个从一开始就制定好的计划,自愿成为十字架上替罪的羔羊。

    受死前的那个夜晚,他向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的门徒们说:

    妇人生产的时候就忧愁,因为她的时候到了;既生了孩子,就不再记念那苦楚,因为欢喜世上生了一个人。(约十六21)   

        我们知道圣经有这么一个概念:耶稣的门徒们所组成的会众,就是他的身体(弗五)。因此我们可以理解耶稣所要表达的意思是:自己就要离开了,但他希望门徒们不要难过,因为他的门徒们虽然会经历短暂的痛苦,但这个痛苦是值得的,因为新的生命会因此而诞生在每个门徒的心里,曾经的痛苦也会被遗忘。

    但是不要忘记,耶稣自己也是有肉身的,他自己的肉身也同样经历了这个产痛。不仅如此,这个身体就如同创世记35章中,拉结生便雅悯时难产一样,不仅要经历痛苦,还要经历死亡。

    最后的晚餐之后,耶稣在客西马尼园里祷告至血汗流出,是向天父替谁求情?不是他的身体吗?他是舍了自己的身体,为求一个更大的身体——先是教会,最后是所有人类。但他自己的身体在死后并非没有下文了,而是又复活,升级成了更完美的身体。这个身体不仅拥有常人拥有的所有功能,比如可以被触摸,可以吃饭,甚至还可以瞬移、飞天。这就是上帝在最初给亚当设计的身体,那个在伊甸园里堕落之前的躯体。

    所以,妇人经历产痛的比喻不仅适用于门徒们,也适用于耶稣自己。是的,耶稣自己的身体也经历了产痛,并最终诞生出了那终极躯体——人类本应有的样子。

    耶稣的生和死,一头一尾,完美呼应。在他死的那个夜晚,他的身体又被包裹好,就如刚出生一般。身体被放进一个洞穴内,又回到了黑漆漆的密闭空间。洞穴主人的名字同样是约瑟,而在洞外迎接耶稣复活的两个女人,同样叫马利亚。

    “(马利亚,)你知道吗?你的男宝宝是来更新你的。

    你生出(释放)的这个孩子,马上就会释放(生出)你。”

    而今天,耶稣会生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最终把我们变成他的样式。是的,我们就是那要来的新人类。

        耶稣曾许诺说,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十四12)

号角、火焰与地震

    号角,如同女人生产时的哀嚎;火焰,如同生产时流出的血;地震,如同一阵一阵的宫缩剧痛;而地震引发的海啸就如同生产破水,瞬间奔涌。自然界的产痛尚且如此,人类社会的产痛更是会一阵阵加强。这次新冠疫情就如同野火,从一个着火点开始蔓延至世界各地;又如地震,造成了很多社会、经济结构的连锁破坏。战争,也似乎就在门槛了。

    号角、火焰与地震,这些意象都集中出现在圣经约珥书第二章中,这就是末世全民的产痛,一支新人类队伍在动荡中诞生。

    “你们要在锡安吹角,在我圣山吹出大声!……有一队蝗虫又大又强,从来没有这样的,以后直到万代也必没有。它们前面如火烧灭,后面如火焰烧尽。未到以前,地如伊甸园,过去以后,成了荒凉的旷野,没有一样能躲避它们的。

    ……

    它们一来,地震天动,日月昏暗,星宿无光。耶和华在他军旅前发声,他的队伍甚大,成就他命的是强盛者。因为耶和华的日子大而可畏,谁能当得起呢?

(珥二1-3;10)

    圣经约珥书第二章预言正在此刻发生!号角已在锡安吹响,神事先预备的仆人很多已经就绪。他们分散在世界各地,仿佛突然觉醒的蝗虫大军,从世界的四方纷纷来到神的面前。他们的长官叫“万军之耶和华”,他们只服从这一个“云大脑”的指令。觉醒的蝗虫会通过隐形的信号召唤其它分散在世界各地的蚂蚱,也把他们纷纷招进蝗虫大军里,从而逐渐形成一支非常庞大的末日军队,引领一个全新的人类。

    圣经启示录第七章前半部分,第一次出现对于末世十四万四千人的描述,而在这章的后半部分,则出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数不清的人,他们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

    很多人多错误地以为这些人是被提后完全脱离了这个世界的信徒们,似乎只有被动告别了物质的肉体,才能把我们带到神的宝座前。但他们忘了,

    神原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路二十38)

        如果一个人尚且在物质的肉身里时,就主动处死了自己那属于肉体的“旧我”,而在灵里自愿更新成为新人类,他就已经获得了来到神宝座前的权限。

    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 …… 就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来十19-22)

    如果你能来到神宝座前,直接从至高者那里获得指令,还怕身在动荡的末世吗?你会欢喜快乐,被平安充满。因为你明白没有什么能碰到你,你是被保护着的。与此同时,为你量身定制的任务正等待你去完成,活着充满了意义,惊喜与期待。并且,你灵魂的系统升级因着与神的连接而加速进行,或许有生之年,就能升级到最终版本。

    十四万四千人不过是一团面引子,神预备了这团面,是为了发起一团更大的面,就是全体人类。(接受了兽印的就不算做人类的。)

    他又对他们讲个比喻说:“天国好像面酵,有妇人拿来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团都发起来。” (太十三33)

    与其说,这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军生在了有号角、火焰与地震的年代,不如说上帝细心布局,耐心等待,直到历史进程到了成熟的关卡,他所预备的灵魂们都已经成熟的时候,上帝才允许积攒了六千年的陈年旧账一起报应。这样,灾难发生的时候,反倒成了收获灵魂的时候。

    下面再来看本章中对蝗虫大军的奇异描述,仿佛能飞檐走壁,瞬移穿墙,就不觉得奇怪了。

    它们如勇士奔跑,如战士攀登城墙,各行于自己的道路,不乱队伍;
    它们并不彼此推挤,各行于自己的大道,冲过防御,并不停止。
    它们蹦上城,跳上墙,爬上房屋,从窗户进来,如同盗贼。(珥二7-9)

        这天终于到来,就是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话语可以通过信息的方式,钻进人们的内室。这是在两千年前耶稣道成肉身之后,又一个“及至时候满足”(加四4)的时代,笔者自己的觉醒就见证了这个时代的奇迹。

    首先,互联网上海量的信息打破了我长久以来封闭自己的谎言壁垒,我向神妥协,愿意他来作我唯一的指引。接下来,他又把我带回到互联网这个信息海,带领我从鱼龙混杂的信息中,筛选出对我的成长有帮助的信息。这样,在我还未能成熟到和他建立稳定的连结前,他通过在人世间已有的话语、信息,帮助我铺平了道路,让我能够一步一步来到他面前。而现在,我已经越来越依靠在他那里获得信息,并做好准备有一天可以扔掉互联网这根来自世界的拐杖,全然依靠他。

    欧美世界自由的互联网环境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资源,从2013年到今年2020年,仿佛约瑟在埃及那物产丰富的七年(创四十一章)。灵里敏感的人纷纷觉醒,从这个属于世界(埃及)的地里囤积了大量有关末世的信息和资源,让自己的油灯里充满了油。七年丰年之后,七年灾年将至,信息的贫瘠即将到来。不过好消息是,七年灾年的头两年,以色列人还有机会来到埃及,向约瑟求粮(创四十五6)。准备好,大约两年之后,也许“约瑟”会向“以色列人”揭示自己的真实身份,面纱会揭开一次。

    而这个时代,也不过是未来将要有的更高级的信息交流方式的彩排和预演罢了。那个方式又是以什么为载体?圣经里也都有暗示,比如使徒行传八章26-40。

    现在再来看旷野上神的两种带领方式,你有什么更深的理解吗?

    日间耶和华在云柱中领他们的路,夜间在火柱中光照他们,使他们日夜都可以行走。日间云柱,夜间火柱,总不离开百姓的面前。(出十三21-22)

    最后,不要以为神看着我们步入末世,经受各种灾难的洗礼时,会在一旁像看戏一样悠然自得,甚至幸灾乐祸。如果你能感觉到他的内心,会知道他有多么伤痛。他的情感就像当年在橄榄山的客西马尼园里一样,为他的身体恳求到流出血汗的地步。“父啊,你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然而,并没有其它的办法,他的身体必须要经历产痛。

    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太廿六29)
    “我所喝的杯,你们必要喝。”(太二十23)
https://mp.weixin.qq.com/s/hx0l6cOSiipl66O6_KBBnw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