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撒但教》 ​第八章 黑色弥撒和活人祭——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第八章 黑色弥撒和活人祭 

    伊莲的自白(七)

只有极少数曾经属于崇拜撒但组织的人愿意谈到活人祭,因为这里面牵扯到法律的问题。我现在只是依主的指示来谈论这件事。活人祭是兄弟帮内的一个事实和习俗。由于我一直拒绝在这方面服从撒但,以致一生大半的时间都耗在医院和手术房中。

我的地位爬升得相当快,很快就有权决定自己要或不要什么,其他人却没有这种权力。因为我比其他撒但教徒要厉害所以他们不能动我一根汗毛,但是撒但和它的邪魔却可以控制我。由于拒绝服从撒但主持活人祭,使我多次受到邪魔残酷的教训和折磨。我患过四次癌症,动过许多手术,而且必须接受可怕的化学治疗。癌症是撒但直接放在我身上,作为我拒绝进行活人祭的惩罚。我深信若不是主怜悯我,救我脱离撒但的捆绑,我迟早会被弄死的。

    活人祭和动物祭的惯例、仪式视地区而有所不同。最近几年,特别是在西海岸,大批的年轻人经由摇滚乐、秘术的角色扮演幻想游戏、个人的徵募而加入撒但教。在这些个别的团体里有许多**量服用药物,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非常开放,毫不在乎,甚至故意惹人注目,他们和兄弟帮没有直接关系,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这些团体相当粗心大意,常常在进行各种仪式如凌虐儿童和活人祭等罪行时被人逮个正着。我离开撒但教时,兄弟帮的几个首脑人物对于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行径愈来愈表关切。然而撒但很快变得十分大胆,并不真正在意,当然也不在乎有多少人因为他们犯的罪而被捕下狱。撒但知道没有剩下多少时间了,所以正尽其所能快速在地球上制造永久的毁灭

    黑色圣日

在美国,每年的活祭通常在八个“圣日”举行(也可以藉训戒或丰饶仪式的名义举行)。每逢这种场合,没有必备设施的小盟会通常会加入附近的大盟会。所谓的“圣日”是指圣诞节、复活节、万圣节前夕(鬼节Halloween,十月三十一日)、感恩节,以及最接近春、夏、秋、冬四季头一日的四天,这是撒但要亵渎每个上帝按恩慈所定的节日。

自从德鲁伊教(Dryda)的人在英国首次采用鬼节以来,这日子已成为以活人向撒但献祭的一个特别节日。这种习俗一直延续到今天。现在万圣节前夕的糖果中,常常放着一些有害物质或怪东西,使小孩子上当受害。这绝非偶发事件,乃是由撒但教徒所精心策划出来的计谋。被这些糖果伤害或杀害的儿童,就是用来献给撒但的祭物。

就崇拜组织的会员所知,活人祭的目的是要“净化”他们,她让他们得到撒但的“祝福”。此外,任何喝了祭品的血或吃祭肉的人都会得到新的邪魔,力量因而大大地增加。在所有撒但教的行动中,喝血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这绝不是偶然,因为撒但常常努力要亵渎所有上帝所订的原则。

    “凡以色列家中的人,或是寄居在他们中间的外人,若吃什么血,我必向那吃血的人变脸,把他从民中剪除,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利十七10—11)

    活人祭

活人祭和所有崇拜组织的聚会一样,从没有在同一地方举行过两次。大部分的会员都是在举行前几个小时才知道聚会的地点,活人祭总是尽可能在隐密和隔离的地方举行。在大城市中有时候很难找到这样的场地,但是他们往往仍找得到空置或废弃的仓库和建筑物。除非能够找到非常偏僻隔离的乡间地区或是沼泽地带,否则兄弟帮很少在户外举行活人祭,但是对于药物发作后的大量年轻人而言,情形就不同了,他们并不太关心安全问题。因此兄弟帮常故意让他们被**发现并拘捕,或者干脆把他消灭掉以避免麻烦。这些年轻人总是被说成精神不正常,因此兄弟帮认为他们不致对撒但教造成严重的影响。

兄弟帮有一个指定的特别委员会,专门负责筹备必要的设施和善后清理工作。身为**的撒但教徒几乎都被包罗在这些委员会里,他们的工作就是要制止法律执行机构进行任何干涉。像祭坛、撒但的黄金宝座等等设备是由不起眼的有盖货车运送的,可以很快地装设好,也可以很快地拆卸。尸体大都用火葬处理掉。婴儿尸体很容易碾碎——甚至用垃圾处理法处理掉。他们常用这种方式解决婴尸。有时尸体会在举行祭典的地点进行火化,当这个办法行不通时,他们通常也不难利用附近停尸处的设备进行火化。此外,他们亦经常使用医院或动物收留中心的设备。因为筹备祭典和负责善后清理工作的委员会训练有素,行事小心谨慎,所以好几年来活人祭一直能在避开公众眼目的情况下举行。

    这类祭典的安全措施是十分严密的,而且在举行祭典期间,**的无线电话装置一直被监听着。任何一个目睹活人祭后想离开崇拜组织的人一定会被处死,唯一的脱离方式是藉着耶稣基督的力量,但即使是这样,事情也并不简单。邪魔甚至严密监视着每一个曾经和举行活人祭稍微有点关系的人。

    不幸的故事

在此我要描述一下自己被迫参加的一个黑色安息日(也称黑色弥撒)的经验。那时候我的地位并不高,还不是一个女大祭师,更正确地说,其实是一个俘虏。黑色弥撒每年举行一次,通常是在满月和复活节的周末举行。我在加州参加魔力竞赛,这些比赛大部分是在复活节之前举行的,而在复活节黑色安息日那天结束。不管代价如何,我总是设法在仪式举行之前离去。撒但一定会让我为背叛付出相当的代价,但我不在乎。

在发生那件可怕事情的当时,我还很年轻,实际上只是一个孩子。那个周末的记忆不断折磨着我,甚至日后还一直缠绕着。那时我加入崇拜组织还不到一年,女大祭师通知我一个很重大祭典就要举行了,我因地位十分特殊而“被邀”参加,但她同时也表明我没有选择余地,非参加不可。一般只有那受邀的人才能参加祭典,而受邀者别无选择,一定得出席。很少人愿意因不参加而惹撒但生气,因为他们一旦触怒撒但,下一次的黑色弥撒很可能会轮到自己当祭物。他们不允许我单独前往,我的“主人”(女大祭师)和其他几个女巫带我一起去参加。

    聚会是一个与外界隔离的大谷仓里举行,这个谷仓稍微被重新整修过,她符合它的用途。我猜想现场大约有两千位来自整个领近地区的人。大多数人在来此聚会前已服了药物,而且在聚会开始时,他们给所有的人喝下含有药物和酒精的饮料。我通常会避免饮用这种掺加药物的饮料,因为我明白神智不清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有太多的人观视我这个正接受训练要成为女大祭师地位的人。崇拜组织里较高阶层的人从不饮用加了药物的饮料。它们也轻视饮用这种饮料的人。

    身历其境

    那天晚上当我由同伴陪同进入谷仓时,压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那是一个星期五晚上,是耶稣受难日,聚会要一直进行到星期天,我看到谷仓一边的尽头有一个讲坛,讲坛上面有一个纯金做成的宝座。那个宝座是给撒但坐的,如果撒但要亲自现身,那么显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场合。我后来才知道,撒但要求这类的祭典必须在某一时间准时举行,而且全国各盟会举行的时间绝对要先协调好,因为它一次只能出现在一个地方。举行时间必须准确。如此它才可以亲临每一个聚会。它并不像上帝一样无所不在 

当男女大祭师走上讲坛的时候,群众都鸦雀无声,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这是一种充满恐怖的寂静。每个人都害怕自己会被选中当祭物。在那个时刻,撒但不再是任何人的光荣,也不再是一个荣耀。当被选来当祭物的男子踢着、尖叫着从一个侧门被拖上讲坛时,群众都松了一口气,会场稍微起了一阵骚动。通常复活节的祭品主要是一个男人,偶而也会加上女人、孩子或动物,但是仪式的重点还是献男人为祭。他们常常在仪式举行的前几天抓来一个搭便车的旅行者,这人会受到严密的看守,一直到聚会举行的时候,在撒但和会众面前被用来代替耶稣。然后,会众在想像中庆祝撒但击败了十字架上的耶稣。

    我心惊胆颤地看着一个巨大长刺的荆棘冠冕被套在那名男子的头上,刺深深地刺入他的头,刺穿他的头盖骨。然后他们剥掉他的衣服,用尖端有铁钉的鞭子鞭打他,又用长钉和烧得火红的火钳凌虐他。最后他们拿起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讲坛中央前面地上的洞窟中,然后把那个人钉在十字架上。我永远不会忘记那股被灼烧和凌虐的人体恶臭味,也永远不会忘记他的惨叫、扭成一团的痛苦,以及声声的乞求怜悯。会众像野兽般咆哮狂吼,住在会众里面诸魔的非人叫声也加入。当十字架被举起并放到洞窟中的时候,他们发出嘲弄和欢呼声。撒但在那时候出现了,坐在它的宝座上,点头表示满意。在大家欢呼假想撒但胜利并屈膝敬拜它时,男大祭师又对着牺牲者撒尿,会众也把排泄物撒到他脸上。

    世界之王

撒但和往常一样以人的形体现身,全身穿着闪亮的白衣,眼睛却像火焰般发出红光。当男大祭师把一根长钉刺入那人的头,结束他的生命时,撒但发出一阵嘶嗥、尖叫和令人寒毛尽戴的狂笑声。会众疯狂了,在庆祝“胜利”的狂欢中乱叫乱吼。他们大声宣告一切胜利、权利和荣耀都归于他们的父——撒但。随后撒但就消失了,去赴下一个黑色安息日献祭的仪式。

撒但离去之后,聚会变成了一个性的狂欢会。人和人交媾,恶魔和人交媾。每一种想得出来的变态**都被演练出来了。他们让牺牲者的血流干,把药物和酒加入血中,男女大祭师先饮用这混合液体,然后由会从轮流饮用。许多人更上前去亵渎牺牲者的尸体。那天晚上就在群众药性、魔性及酒性大发的狂乱状态下过去了。最后尸体的身躯和头部被割开了,接着被碾碎掺上药物和其他物质,那些想要得到更多力量的人就把这个混合物吃下。第三天药性消失后,人们就三三两两地回家了,所有的人都宣称他们伟大荣耀的父——撒但又再一次击败敌人耶稣基督。

黑色安息日真是一个笑柄,而撒但也知道那是一个笑柄!仪式本身被认为是象征基督的死。撒但宣称耶稣基督是献给它的最终祭物,宣称它把耶稣基督钉死在十字架,藉此它已战胜了耶稣,撒但在说谎它知道在十字架上被击败的是它而不是耶稣,所有的邪魔也知道,但是人们并不知道。我是比较幸运的一个,发现那全都是一个谎言,一个难以形容的骇人骗局。

 我向读者,向所有还是撒但教徒的人、向尚未接受耶稣做你们救主的人宣告:“撒但并没有在十字架上得胜!”上帝的话最能总结这个真理:

    “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指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西二15)

    耶稣今天仍然活着!撒但对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毫无权力,我们可以脱离它的束缚。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求耶稣释放我们。既已为我们付出了代价,为何不在今天求告呢?明天或许已经太迟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