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的金牛犊——挪亚的彩窗

    上篇文章,我们讨论了上帝的属性里所包含的母性形象。有朋友提出一个问题,就是有些基督徒声称“圣灵是一位女性”,这该如何评价呢?

    其实这类问题可以扩展到一个更普遍的问题,就是各个宗教派别对上帝的界定。A说,上帝是三位一体的,B说,上帝不是三位一体的,于是A和B打起来了。C说,上帝是三位一体再加上一位女性形象,D说,上帝的三位一体里包含一位女性形象,于是C和D也打起来了。E说,上帝是七位一体的,F说,上帝就是一位,于是E和F也打起来了。

    冷静一下各位,你们真的理解你们说的是什么吗?说“上帝是三位一体”的,你们真的理解“三位一体”里蕴藏的智慧究竟是什么吗,还是仅仅用人类肤浅的完型本能去填充看似缺失的部分?说“上帝不是三位一体”的,你们能完全理解对面说“上帝是三位一体”的兄弟们的立场吗?如果没有完全理解对面人的意思,你自己凭想象立一个靶子加以抨击,不是自娱自乐吗?的确,你们的抨击并不是完全没有根据,但是所有世人的纷争开始时也都有点根据,不是吗?

    也许大家在一开始就走错了,错就错在,不应该试图用人类的手段去界定上帝

宗教的金牛犊

    在圣经里,以色列人曾经两次制作金牛的神像,惹神生气。

    第一次是在出埃及后的旷野里(出三二)。那时,摩西到西奈山上领受耶和华的律法。山下驻扎的以色列人见摩西迟迟不下山,有点慌,于是聚集到亚伦那里,让亚伦为他们作个神像。亚伦就用百姓的金耳环浇筑出一只金牛犊,对百姓说:“以色列啊,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

    第二次是在以色列国刚分裂成南国犹大和和北国以色列的时候(王上十二)。北国的王耶罗波安因为担心百姓回到南国的耶路撒冷献祭,而动摇他在北国的统治,就在北国铸造了两个金牛犊,对百姓说:“以色列人啊,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

    这两个故事形成了一组有趣的对比。第一个故事是民众自下而上,自发铸造金牛犊;第二个故事是统治者自上而下,用权力铸造金牛犊。前者是百姓对神的信心不够,害怕没有眼见为实的领导。后者是统治者对神的信心不够,害怕失去了自己的统治地位。

    那么到底什么是“金牛犊”?金牛犊的建造过程是先用模具搭建一个外壳,然后将金子融化成金水,灌入模具中,最后出模,打磨成型。也就是说,金牛犊是在一个封闭的外壳中浇筑而成的,由此出来一个有限的形象。

    本着金牛犊的制作工序,我们来思考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不制作那么具体的形象,而只给上帝画个肖像,算不算是给神造了一个封闭的外壳?如果再抽象一点,给上帝用语言建一个框架,然后把上帝装在里面,说“这就是我们的神,凡是不在这个框架中讨论上帝的,都属于异端”,算不算给神界定了一个有限的边界?

    当试图把上帝封闭在一个自己可以掌控的体系中时,这一步就错了。因为我们的神是无限的,是永远超越我们的认知的。

    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五五9)

    这是各个宗教非常容易犯的错误。在列王记下九到十章,记载了耶户的故事。耶户是耶和华兴起的无畏的勇士 ,奉差遣击杀了亚哈的全家,也报复了耶洗别流先知血的罪孽,甚至砸了巴力的庙,从以色列中去除了巴力崇拜,完成了以利亚都没有完成的使命。然而耶户输在了“金牛犊”上。

    只是耶户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就是拜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犊。(王下十29)

       拜巴力可以理解为拜错灵了,把其它的邪灵误当成圣灵摆在了神的殿里,也就是人的心里。但是金牛犊的对象没错,只是不愿意接受上帝无限的不可见的整体,而只愿意膜拜其有限的可以被人类掌控的部分,犯了以偏概全,用谎言脑补未知的错误。

关系越亲密,形象越模糊

    我在很小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晚上睡觉前,我可以在脑海中浮现出班里各个小朋友的脸,唯独浮现不出我妈妈的脸。仿佛越是熟悉的人,越是浮现不出他们的面容。我想,也许是妈妈在我心里的面容太多,太复杂,一下子不能提炼出一张静止的脸吧。

    人脑对于不熟悉的事物,善于打包,立标签,方便下回查找(因此人脑善于对不熟悉的事物产生偏见)。但是对于自己熟悉并热爱的人和事物,还真是一言两语道不尽。

    关系越亲密,形象越模糊。

    我们与神的关系不也是如此?现在,我每天都会花大量的时间与神沟通,每天对神都有新的了解,对他的创造都有新的感悟。就像神宝座前的四活物一样,每次观察神,都惊喜地大呼“圣哉!圣哉!圣哉!”这种赞美是发自内心,永无止境的。

    神在我心里,已经远远超越“三位一体”这样的词汇,他是一个既模糊又合一的感觉,像一套颜色,一团气体,一种声音,一类存在,但又超越这些。我觉得,最准确的形容就是“神就是爱”,因为“爱”这个词在我心中同样是模糊,美好,崇高,又合一的。

    当我看到各个教派像一个个企业一样,精心设计自己的企业商标,界定自己对上帝的定义,就觉得好笑。当他们把自己敬拜的神放在一个有限的话语体系中时,就仿佛在跪拜一只死的金牛犊,神的生命不在其中。他们的动机也绝非不断否定自我,去追求那个无限的至高者,而是通过话语权来把自己人聚集在一起,利用各个阶层的不同类型的恐惧(底层怕没领导,顶层怕丢权力)去制造凝聚力。

神有很多名字

    旧约中,神的名字有很多,我能想到的就有“昔在今在永在”、“神拯救”、“神预备”、“神医治”、“耶和华是我的旌旗”、“万军之耶和华”、“神与我同在”等等。   

    在我的梦中,神的形象有时由我老公扮演,有时由我在地上的父亲扮演,有时是由我公公(我老公的爸爸)扮演,有时是我的物理老师,有时是我的辅导员(女性),有时就是耶稣的形象,有时是一个像雷一样的声音,有时甚至是我腹中的胎儿(比喻基督在我里面成形)。这些不过是上帝与我交流的语言,用来影射他的本体。每个形象里都有他的影子,但是每个都不是他的全部。

    再回到开头的问题,“圣灵是位女性吗?”我个人的观点是,圣灵里包含女性时刻陪伴、温柔含蓄这样的属性,但我不会说“圣灵是位女性”,因为圣灵本没有形态,鸽子也好,风也好,火也好,这些也都是从不同角度对圣灵的描绘,而“女性”这个词只属于“人类的肉身”这个被造物的范畴,我不会用其去界定圣灵到底是怎样的。

     最重要的不是神学观点,而是能和神建立稳固的个人关系,能和神在灵里沟通。这样既能获得神希望我们获得的有关他的知识,又能不断有惊喜,这样活着才有滋有味。

    审判时,当我们每个人站在上帝的宝座前,上帝会问我们什么呢?难道他会说,“来来来,把你给我画的画像拿来,让我看看像不像。”还是说他更有可能问:“你做到爱我超过一切了吗?又做到爱人如己了吗?”

https://mp.weixin.qq.com/s/dMwvptAMJl0wkugBLSWAIQ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