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撒但教》 ​第十一章 进入属灵的争战(上)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第十一章 进入属灵的争战 

    利百加的叙述(三)

在伊莲出院后的一个月间,我一直视她为门诊病人。那时候撒但已不再那么“神气活现”。一天晚上,伊莲从家里打电话给我,我立刻知道她非常不安,因为当天她收到兄弟帮寄来的一封信,我也收到一封。

在我的信上详细列出我过去两周的行动,甚至包括我在杂货店买了些什么。他们知道我的地址和电话号码,并且威胁倘若我再和伊莲说话或见面,他们会把我抓去祭物。在伊莲的信上,他们说如果她再和我见面或说话,甚至不回去忏悔并重新事奉撒但,那么在即将来临的黑色安息日中,他们会把她抓去当祭物。在我们的信上,有一句写得很像亚述王的将领写给希西家王的信(参赛三十六、三十七)。他们说:“如果你们认为你们的上帝可以保护你们,免受我们亦幽暗之王的伤害,那么你们两个就是傻瓜了。”

    “我们应该怎么办?”伊莲问。她想完全断绝与我的接触,以免组织里的人来伤害我,但是我确信那不是上帝的旨意。我感到很惶恐,因此告诉她我必须在祷告中把这个情况带到主面前,求问我们应该怎么做。我知道我们不可以逃避,因为无论在天涯和海角,都无法躲避撒但。我和伊莲都知道这些人必定会将他们的威胁付诸行动。我记起那位曾落入他们手中几乎被凌虐至死的年轻牧师,也知道一旦被组织里的人抓到的话会有什么结果。不久以前,主让我看到一个异象,异象中一个处女被一群人行活人祭——对于那位牺牲者来说,死反而是一个愉快的解脱。

    主啊,帮助我!

在祷告中我把这个难题交给主,说要让伊莲立刻搬来和我同住,因为她的信心还不够让她刚强起来。伊莲的丈夫离开她和撒但教徒在一起;她是孤独一人的。天父告诉我,伊莲宁愿自杀也不愿落入神秘组织的手中。她太清楚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她。然而,让伊莲搬进来和我同住,将会使我的家成为直接受攻击的目标。

当我为此决定挣扎时,的确因害怕而病了两天。基本上,我不是做殉道者的料子!我不能面对肉体上折磨,然而如果被兄弟帮的人抓到了,这折磨是免不了的。那个时候,我越来越关爱伊莲,实在不忍心看着她被折磨。我也了解近两年以来,我每天都求主容许我站在那个地区的破口之上。我知道由于站在破口上——如有必要,主会容许撒但来攻击我,如同第一个基督教殉道者司提反一样,在他之后不知道有许多人为主的道而牺牲了。

    我知道把这个问题带到**局是没有用的,因为在那个地区许多**都和兄弟帮有关系。面对撒但所拥有的这一支庞大又训练有素的军队,伊莲和我真是感到势单力孤。然而我也知道,拒绝上帝的旨意是否定耶稣。最后,我坦诚地面对主,俯伏在天父面前流着眼泪说:

“天父,天父,我实在好害怕。我真的不敢面对这种肉体折磨,也无法忍受看伊莲受这种凌虐,可是我又不能否定耶稣和你。我的确不能!我愿意照你的旨意而行,但请帮助我,我真的好惧怕!”

    在那个紧要关头,主开始帮助我,虽然并没有真正觉得比较轻省些,但我总算有力量继续做该做的事。翌晨我打电话给伊莲,告诉她那天下午下班后我要去接她和我同住。她吓了一跳,说我一定疯了,而且她并不想这么做。但是我告诉她那是天父的命令,倘使她真的要追随并事奉耶稣,那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于是从那天起,伊莲便搬过来和我同住,一起事奉神。

    开启战端

还有两星期便是兄弟帮的黑色安息日。他们怨恨伊莲的举动,因此以各种令人测不透的方法来警告我们。我们的电话整天响个不停,半夜里屋子的墙壁和门被猛烈撞击,又向窗户掷石头,甚至墙上也被开枪射了几个洞。

在那段日子里,我感到这实在是一场属灵的争战,只有上帝才有办法打这一仗。我和伊莲一起阅读分享历代志下二十章里的约沙法王的故事。一支庞大的军队向约沙法王攻过来,可是他没有把握是否能抵挡得住,因此召聚所有的臣民一起祷告,把这个问题交给主。主回应他说,这是他的战争,主自己会保护他们我激动伊莲,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怀着坚定的信心来面对,因为主必为我们而战。我们只要相信即使没有这么做,也必赐给我们力量,叫我们能忍受任何要我们忍受的一切。我的祷告是如果真的容许那种人向我们施暴,那么不管他们对我如何,主还是会赐给我们力量肯定耶稣的。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要帮助伊莲,支持她的信心,直到事情的结束。

我没有让父母分担这件事,因为我不想冒险让兄弟帮把怒气发在他们身上。事实上,除了主耶稣之外我根本就求告无门。当我把原委告诉室友时,她非常害怕,以致在两星期内就搬走了。

两星期过去了,干扰的次数也愈加频繁!伊莲和我常常坐下来读历代志中的那一段经文。在兄弟帮的黑色安息日前一天,我刚好坐在医院的图书馆里,有一个基督徒学生走过,她把一张卡片递到我的腿上,上面写着几节经文。她说不知道为何要给我那些经文,但是天父在过去三天中不断地指示她,要她把这些经文写下来交给我。

这张卡片我还保存着,上面写着:……不要因这大军恐惧惊惶,因为胜败不在乎你们,乃在乎神……这次你们不要争战,要摆阵站着,看耶和华为你们施行拯救;不要恐惧,也不要惊惶(历下二十15、17)

这正是伊莲和我赖以站立的经文!我永远无法表示这一刻的感受。我首次清楚知道天父是为我们作战,所以我们是安全的,而我们也的确如此

    兄弟帮黑色安息日的那一晚,伊莲和我一直听唱片和唱赞美诗直到半夜。当钟声敲响十二下时,我们正好放着比尔与葛萝莉亚,盖特(Bill and Gloria Gaither)的唱片。他们唱的歌是“事情结束了”(It Is Finished)。我们站起来赞美上帝,因为事情结束了。已遵守的诺言为我们作战,使我们安然无恙。于是我们平安地上床睡觉,直到天亮。

    撒但的诡计

兄弟帮黑色安息日的第二天,战争才真正猛烈地展开。伊莲里面的邪魔开始公然要杀害她。当时她不承认这些邪魔在她里面,但是到了晚上,伊莲突然受到侵袭,被摔倒地板上,胸腔剧烈作痛,好象是心脏麻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向主呼求帮助。成就了,疼痛也停止了。

    “伊莲,那一定是邪魔的作为!你为何一直否认此事呢?”

    “是的,那是蛮猖,它要让我心脏麻痹。”

“蛮猖是当了我多年守护灵的邪魔,它奉撒但的命令要杀害我。”

当时我对邪魔作战的事所知甚少,但是我想一定可以用教导我的方式来对抗邪魔——那就是以耶稣的名大声斥责他们。我告诉伊莲应该以耶稣的名大声命令它停止攻击,大声命令它离开。伊莲认为这样的提议令她困窘,所以断然拒绝了。以后两天,蛮猖一次又一次把她摔倒在地上。她一直拒绝开口,最后我以耶稣的名命令它停止攻击,于是它就停止了。

我相信伊莲也必须学会作战,因为主不会容许我无限期地替她作战。现在我和伊莲的顽固对上了,她的顽固是这些年来让她赖以活下去的凭藉,只是现在她用错了。最后,在第三天蛮猖正猛烈攻击伊莲时,我拖着她走到前门,把门打开,告诉她:“如果你不谦卑下来,按主的指示大声命令蛮猖离开,并且站起来和它作战,那么它就会杀死你。现在你到外面去,没有人可以听得见。除非你做到了,否则不要回来!如果你要让它杀死你,那么不要进来,因为我不要看它在我的客厅地板上做这种事!”

    她真的走出去了,我立刻感到惊恐万分。我做了什么?如果它真的把她杀死怎么办?我当然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我对她是否太严苛了?我跪下来,迫切地为她祷告。两分钟之后,当我仍在祷告时,伊莲怯懦地回到屋子里。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看到她没有被撕成碎片。

    “我照你的话命令它离开,它真的离开了。”

    耶稣是主

从那个时候起,战况更加激烈了。黎猖和其他许多邪魔开始凌虐她。我知道一个星期内假使没有把邪魔赶走,它们便会杀死伊莲。可是我从没有真正驱逐过邪魔,实在不确定应该怎么做,于是在一个星期三的早上,我打电话给派特牧师,把这个情况告诉他。(我没有与医院附近我常去参加聚会的那间教会的牧师连络,因为我不觉得他能够帮助我。后来他的行动证明主给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我告诉派特牧师,我觉得如果伊莲在那天没有得到释放,她就会被杀死。他要我带她参加当晚的祷告会,然后我们会依照主的带领来对付邪魔。

把伊莲带到教会是一个很大的争战,因为她里面的邪魔尽力阻止我把她带到那里去。我必须费力把她带到车上,然后用安全带将她系在座位上。只有主知道在祷告会结束之前,伊莲要受多少苦。在邪魔被驱逐之前,它们在里面撕扯她的身体,企图要把她杀死。我实在佩服伊莲的勇气和她为获得释放的决心。

祷告会结束后,派特牧师要我和伊莲跟随他及两个长老一起到他的书房。我想那位长老不曾做过驱魔的事,但是派特牧师却有此经验。他进去之前先祷告,然后求主差遣他的天使将房间封闭起来,不让任何东西进入,也不让我们出去,直到我们的工作完成为止。伊莲和我面面相觑,我知道她和我正想着同一个问题“哇!现在该怎么做?”

祷告之后,派特牧师要伊莲确认耶稣已经成为她生命的救主,拒绝撒但和得自它的任何东西,并且斥责邪魔离开。她照做了。从那一刻起,战争就揭幕了。

邪魔开始出现,透过伊莲来说话,我以前从未看过这种事。她的眼睛、声音以及整个脸都变了,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个出现的邪魔,它突然间以一男性的喉音说:

    “我是亚哥格(Yaagogg)——死亡的魔鬼,你们全是傻瓜,赢不了我的。我们会杀死这个卑鄙的叛徒,她是属于撒但,它不会让她活下去的!”

派特牧师怒目圆睁说:“你说谎,你这个邪灵!伊莲现在是圣洁的,她属于主耶稣,这是你知道的。我以耶稣的名命令你从她身上出来!”

这场战争激烈地进行了八小时。很多邪魔被赶出来,它们——说明自己的身份,然后离开伊莲的身体。这是一个奇妙的经验。圣灵完全掌握全局,并且轮流使用我们,让我们有最好的配合,我们感觉到主充满在房间里。

我们奉耶稣名字的权柄命令邪魔离开伊莲,大声读圣经、唱诗歌、祷告并赞美耶稣,完全击败撒但。邪魔的确因我们的赞美而吃了不少苦头。且似乎很快就失去力量。大多数邪魔在出来时都咳嗽得很厉害。

    当驱魔工作结束时,我们是何等欢喜快乐啊!我们都站着哭泣、拍手,在完全而美妙的和谐中赞美主。伊莲和我精疲力竭,但非常兴奋,在回家的一路上不断地赞美主。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