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撒但教》 ​第十一章 进入属灵的争战(下)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另一项挑战

伊莲第一次得到释放后的几个星期里,我们做了一些影响日后生活的决定。从那一周开始,主对我说话。问我是否愿意以一种新的方式把生命交给他,是否愿意让他以我直接对付撒但的方式使用我,是否愿意站在“破口”之上,好让许多灵魂得救,特别是兄弟帮的人的灵魂。主告诉我,倘若选择这一条道路,我会吃许多苦头并遭受**。此外,我也必须改变我的工作。让我知道会孤独寂寞,被人排斥,最后还得完全抛下我的医生事业,但是他必永远与我同在。也告诉我将会失掉整个家庭。

这是一个重大的决定。我一向很喜爱研究肿瘤学,而且就在一个月前,我已申请到美国一个最古老、最有权威的机构的研究计划奖学金,准备接受肿瘤学方面的训练。肿瘤学医学上专门研究癌症治疗的一门学问。能够被接受加入那个特别的研究计划,实在是一项很大的荣誉。主说不会给他的儿子次等的选择,倘若我决定不将自己的生命奉献出来与撒但作战,同样会大大地祝福我。

这是一个难以取得的决定。主要我留在内科,并且独自开业,好让我能够接更多类型的病人。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样才能把需要帮助的人带到这里来,特别是撒但教的教徒。当我正在考虑时,我发现自己多么地深爱着。除了被优先选择上之外,我不愿作任何考虑。当我向医院的一些基督徒同事谈论这件事以及决定放弃肿瘤学研究员的机会时,他们都说我疯了才会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

此外,许多朋友开始给我压力,要我叫伊莲搬出去。那些不明白我为何让伊莲搬进来的人,也开始无理地攻击我。撒但藉此从中搅扰,使我在一周失去所有的朋友。我的家人和室友给我压力,要伊莲搬走,他们不认为我所听到的主的话是正确的。甚至医院附近那间教牧师也打电话给我,劝我让伊莲搬出去。他说,我和人们(特别是和伊莲)和关系太密切了!接着又说不欢迎我回到他的教会去,除非我摆脱了伊莲。

    我惶惶不安,甚至开始怀疑是否真的听错主的话。然而在那段时间内,圣灵强烈的让我想起彼得前书一章二十二节:“……就当从心里彼此切实相爱。”这段经文对我来说,并不只是表面的意义而已。圣灵也促使我想起加拉太书六章二节:“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当我听到确实的声音,才再度得着平安。

    用我一生

虽然如此,在那个周末我还是感到灰心丧志。我在下一个星期天去看派特牧师,和他分享在我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和内心的沮丧。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次的谈话。派特牧师直视我的眼睛说:

“利百加,按你所描述的,你已进入了激烈的属灵争战中,这意味着你必须承认许多排斥的痛苦。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话,那么最好现在就离开!”

我顿时感到相当挫折,然而这正是我需要听到的话。第二天我作了决定,并且向主说在这个新的带领中,我愿意把生命交给他。不管以何种方法和撒但正面交锋,我都愿意完全使用,好让灵魂得救、耶稣得荣耀。

然后我坐下来,写信给肿瘤学研究计划的指导教授,告诉他我经过多次祷告后,知道主并没有带领我往这方面发展,因此我得取消先前的计划。这项决定在医院引起轩然大波。我的指导教授非常生气,也不明白我的决定。我尝试向他们解释要我成为肿瘤学专家,而他们却认为我是讽了,还说“上帝不会那样对人说话的!”

大部分的基督徒都不知道有界存在也不知道我们在这个物质世界中所做的一切都会影响灵界。芬尼(Charles G.Finney)对于物质世界和灵界之间的因果关系有一段很美的描写:

“每一个基督徒若不是藉着他的行为,就是藉着他的见证对别人产生影响。他的外貌、穿着和举止经常让别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要不是作见证,就是违背信仰;要不是与基督亲近,就是与基督分离。而且你的每一步都踩在震动到永恒的弦上。每当你一动,就触到一个琴键,琴声便在天堂所有的山谷回响,也在地狱所有黑暗的洞穴和窟窿中缭绕。你生活中的每一个举动,都会产生极深的影响,因为在你四周的灵对它非常注意。”《最后的呼召——真正的复兴》(The Lest Call:For Re-al Revival by J.T.C中文版由橄榄总代理 )

有件事终于发生了,顷刻间使这个真理成为事实。当时我还不了解自己的生命会对灵界引起什么影响。首先,我曾经使用耶稣基督的力量,在撒但的一家特别医院里阻止了许多魔法的运用。其次,主让我加入一场使撒但失掉一位最高新娘的战争——这件事当然使撒但在它的国度里颜面尽失。之后不久,在主的干涉和保护下,撒但和它的邪魔无法把伊莲和我抓去行活人祭。我猜想,导致撒但全面溃败的最后因素可能是我把自己的生命全然奉献给主,让他使用我直接对撒但作战。

    我完全不知道这一切在灵界里所造成的“波动”。有一天,我仍然安静地跑到后院去,在树下一张野餐桌上享有一顿平静的午餐。当我坐在那里享受温煦的阳光时,上帝允许那条隔绝灵界和物质界的遮布在瞬间被撕裂开来。

    与撒但面对面

突然间,一个闪亮的人形出现了,坐在我的对面。当我带着沉默的惊愕坐着端详它时,圣灵强烈地让我明白它真正的身份。这正是我最不想亲眼看见的存在物。这个闪亮的身形如同“光明天使”般灿烂地出现在我面前,而实际上它却是黑暗之王、空中掌权者,统治着一个庞大的邪恶王国——它就是撒但!我不能详细记下它的外表,因为我的视线似乎无法离开它的眼睛。它的眼光是那样诡诘,就像黑木炭,又深、又黑、又邪恶,仿佛威胁着要将我吞筮。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似乎正往前跌入它眼睛的黑洞里,幸好有个东西把我抓回来,让我稳定下来。我看得出来撒但在生气,而且勃然大怒。

    “撒但!”我大叫。当它点头承认自己的身份时,我问它:“你到底想怎样?”

    “你这个女人竟敢和我作对!”

    “没错,我的生命就是用来对抗你的。”

    “我知道,但是你敢真正跟我对抗吗?”

    我对于它再次重复的问题感到非常困惑,也很讶异。很明显地,它变得越来越愤怒了,但是圣灵以一种安全的平安充满我,事后我对于当时自己完全不感到害怕也觉得相当惊讶。

    “撒但,我不是以我的力量来对抗你,而是以耶稣基督的力量和权柄对抗你。

“你最好计算一下代价。你所服事的耶稣不是也劝他的门徒说(它一字不漏地引用以下的经文):

“你们哪一个要盖座楼,不先坐下计算花费,能盖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见的人都笑话他说,这个人开了工,却不能完工。或是一个王,出去和别的王打仗,岂不是坐下酌量,能用一万兵,去敌那领二万兵来攻打他的吗?若是不能,就趁敌人还远的时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条款。这样,你们无论什么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十四28-33)

    “女人,你最好衡量一下自己的代价,因为我告诉你,我要使你的生活充满痛苦的愁烦,甚至永远不知道是否还能活下去!”

    计算代价

我知道这个大有能力的家伙是绝对认真的,而且自从我把一切交托给上帝(包括我所有的财产、事业、家人,以及我的生命),我就相信撒但会为此事求父,像它在许久以前对付约伯那样。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考虑。最后我回答说:

“我已经清楚地计算过了,而且我知道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一切都会在上帝的掌握中。我相信的恩典够我用。因此,撒但,我确实敢接受耶稣赐给我的权柄和力量,也敢以主耶稣的名来对抗你!”

有好长的一段时间,我和撒但默默地彼此对峙。我再一次感到倘若不是某种东西抓住我,我必定会跌入撒但眼中那可怕的邪恶里。最后它终于点了一下头,说:“等着瞧吧!”接着就消失了。

我坐着自忖这次的经历,惊讶于太阳仍然温暖地照耀着,微风仍然轻柔地在叶间沙沙作响,鸟儿也依旧歌唱。我觉得自己已踏出无法回头的一大步。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确付上了极大的代价——我失掉了整个家庭、事业、以及世俗的财产,连肉体上也吃了不少苦头。但是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主一直与我同在,而且每每在撒但要让我失败跌倒的地方,主却将它变成胜利

自从第一次和撒但会面后,我走的道路确实既漫长又崎岖。撒但使我的生活充满苦和愁烦。而这艰辛和眼泪是我从未尝过的,甚至以后要忍受更多。然而我从未像现在这么深刻认识主,并且明白自己只是在起步阶段而已。只要能够越来越认识他,就值得一回了!我终于了解马太福音六章十九至二十一节里耶稣所说的一段话:“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

    世上最珍贵的财宝,就是个人对天父、耶稣和圣灵的认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