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录十二章 | 2. 天上的异象——挪亚的彩窗

    圣经启示录十二章的开头,描述了两个天上的异象——生产的妇人异象和大红龙异象。

一、生产的妇人异象

    天上现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启十二1-2)

公认的实现

    对于这个异象,如今很多人认为它出现在2017年9月23日傍晚。维基百科甚至为此创建了一个英文页面。

    笔者用Stellarium这个软件模拟了这天的星象,地点选在了耶路撒冷,时间调到2017年9月23日傍晚,西边的天空出现了下面的画面:    

    太阳位于处女座的肩部,对应“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

    新月位于处女座的脚下,对应“脚踏月亮”。

    水星、火星、金星排列成一条直线,都落在了处女座头上的狮子座。狮子座原有九颗星,加上这三颗太阳系的行星,正好是十二颗星。对应“头戴十二星的冠冕”。

    比较有意思的是木星。木星于2016年11月20日从狮子座的方向进入处女座的身体(由四颗星组成的四边形),然后就一直逗留在处女座的身体内部,并来回震荡。直到2017年9月9日跨过处女座身子下方的线,并于两周后的2017年9月23日来到最终的位置。木星在处女座身体里的时间正好是42周,恰好符合人类女性的孕期。(注:也有人把这42周的时间定义为从2016年12月3日到2017年9月23日)

    这就应验了“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

处女座与木星

木星的隐喻

    木星本身就是一颗很神奇的行星。它是距离太阳第五近的行星,也是太阳系中体积最大的行星。它就像地球的守护者一样,默默帮助地球抵挡从太阳系外侧飞来的陨石撞击。

    它的外表看上去仿佛伤痕累累,布满一道一道的红褐色条纹,上面还有一个著名的大红斑。很多人认为,木星代表耶稣在受难时的身体。累累伤痕暗喻耶稣受的鞭伤,大红斑对应耶稣肋旁被戳的洞。另外,木星还和地球一样,在两极有极光,就像闪电一样。    

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五三5)

    唯有一个兵拿枪扎他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约十九34)

木星照片

二、大红龙异象

    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 (启十二3-4)

莫衷一是

    对于大红龙异象是如何应验的,网络上大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说是指天龙座,有人说和巨蟹座有关,还有人说就是即将要来的行星尼比鲁/行星X。

    这些答案都不能使笔者满意,它们有可能是大红龙异象的“一个”实现,毕竟圣经上的文字会在历史、概念等诸多层面,以不同的形式多次实现。但它们并不是与2017年9月23日生产妇人的异象相对应的“那个”实现。因为根据经文,“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说明大红龙的异象应该和生产的妇人异象同时出现在一幅图景里才是。

笔者的解答

    笔者在这里提供一个自己的解答,供大家参考。

    我把从2010年冬至日起到2020年冬至日的这十年时间,定义为研究区间。把这十年间的所有月全食和日食的日期作为研究对象,来研究它们在时间轴上的分布状况。

    所有月全食和日食的日期全部来自NASA官方网站,上面是截图。左边是十年的日食,右边是月食。其中,月食的日期加上了2010年年底的最后一个月食,并用淡红色标注出了所有的月全食,毕竟只有月全食才是“血月”。

血月照片

    在这十年间,一共出现了10个血月。我把这10个血月定义为“大红龙的身体”。这10个血月呈轴对称分布,对称轴是2015年1月5日。10个血月的中间4个不仅是连续的四个月食,而且分别落在了犹太著名节日上(逾越节、住棚节、逾越节、住棚节),学界把这样的四个血月叫做“四联血月”,英文为Tetrad。

    再来看日食。在这十年间,一共出现了24个日食,其中前20个也是呈轴对称分布,而对称轴同样是2015年1月5日。

    24个日食中剩下的后4个日食也是轴对称的,对称轴是2020年3月23日。我把这甩出来的部分定义为大红龙的“尾巴”。

    下面,我们就把大红龙身体的各个部分组合在一起,来看看这条大龙的全貌是怎样的:

      可以发现,在这所有24个日食中,有7个日全食,10个日偏食,以及7个日环食。而日全食非常像一个黑黑的脑袋,日偏食像一个角,日环食像一个冠冕。这样就正好对应了大红龙的“七头、十角、七个冠冕”。

    说到“冠冕”,不得不提在启示录中,一共出现了两重不同类型的“冠冕”。第一种是“stephanos”,指装饰丰富的皇冠,生产的妇人所戴的十二星的冠冕就是这种。还有一种是“diadéma”,是一种环绕在额头上的细细的带状物,大红龙的七个冠冕用的就是这个词。妇人和龙头上的冠冕在希腊原文中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词,遗憾的是,和合本等版本的翻译在这里没能将二者区分开。

    以上就是笔者找到的大红龙。如果说,生产的妇人异象是通过星象的空间排列来实现的,那么这条大红龙就是通过星象的时间分布来实现的。而且妇人和龙得以同时出现在一幅图画中,应验了“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

对龙尾的思考

    这条大红龙的显现揭示了一个有趣的部分——龙尾。十二章第4节中提到,“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如果龙尾的时间果真是从2019年中旬到2020年年底的这一年半的时间,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时间,地球上会对应哪些变化?

    笔者有两点猜测。

    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可能指那些“外星人”,它们将用这段时间完全控制地球上的各国首脑高层。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政府最近开始主动透露UFO的视频,仿佛逐渐在向公众介绍那些外星“朋友们”。

    二,可能指兽印的雏形已经出现。微软公司最近刚刚申请成功一款专利,将人体信息和加密货币联系在了一起,并可能在日后与疫苗相结合。这个专利号竟然是WO 2020 060606,要知道666可是圣经上明确写出的兽印代号,这事怕不仅仅是凑巧那么简单。这个专利的提交时间就是2019年中旬,也就是龙尾开始的时候,发布日期是2020年3月26日,是龙尾对称轴后三天,也是新冠病毒在全世界大规模爆发的时候。

    无论世界发生了怎样的变故,我们都会在基督的救恩上站稳,不动摇。妇人和大红龙的故事不是从一开始就写好了吗?正如那条古老的蛇正蜕变为最终的大红龙,那原始的生命也将臻于她最完美的绽放。

https://mp.weixin.qq.com/s/0Uf0HmdWFgvEs1R-ZDOo6w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