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撒但教》 ​第十二章 驱魔记(上)——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第十二章 驱魔记 

    利百加的叙述(四)

我们接下来的生活就是一场无情、冷酷的争战,这争战持续了八个星期。当我回顾这一段日子时,深深明白主带领我们经历一连串密集训练,一步一步地让我们更深入了解撒但的国度,以及如何与这国度作战。在那以前,我对灵界的事一窍不通,于是主就在这方面训练我。在那期间,我有好几次问主这场争战还要持续多久,而主的的回答是:“直到学够为止。”由于伊莲和撒但教的关系十分密切,在她里面的邪魔还没完全清除以前,我们有许多事必须学习。

在那整整八个星期里,我们两人每晚断断续续的睡眠时间不会超过一到两个小时。当然,我仍然要到医院上班,幸好晚上刚好没有轮到值班,而且我大部分都是做研究的工作。每天早上,在度过一个睡眠不足、身心俱疲的夜晚要准备上班之前,我会安静片刻,引用以赛亚书四十章三十一节作为我倚靠的应许:

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也不疲乏。

    每一天当我宣告这个应许时,主总会在各方面加给我力量,让我在一整天的时间中能够安心工作。我不敢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任何人,因为没有人会了解,而且许多人似乎总是对我深怀敌意。我亲爱的父母当然没有对我怀怨,但是我不想让他们操心。在此上,除了与主同在之外,伊莲和我完全是孤军作战。在那段时期即将结束之前,主指示我读尼希米记。我在尼希米记中发现了一段经文。那是描写尼希米的敌人威胁着要攻击犹太人,好制止他们重修耶路撒冷的城墙。在四章二十一至十三节中说:

于是我们作工,一半拿兵器,从天亮直到星宿出现的时候。那时,我又对百姓说,各人和他的仆人当在耶路撒冷住宿,好在夜间保守我们,白昼作工。这样,我和弟兄仆人,并跟从我的护兵,都不脱衣服,出去打水也带兵器。

    六章十五节又告诉我,他们花了五十二天才把城墙造好。我思忖,既然主可以让尼希米及所有人不眠不休地工作五十二天,那么也可以给我力量继续奋斗下去。那段经文给了我极大的安慰,特别是当有些人说我看起来有气无力,又劝告我“每晚有适当的睡眠就是你对主的责任,主不会有其他要求的诸如此类话语之时。

    三面受敌

战争同时在三条战线上进行,亦即同时对抗邪魔、撒但教徒灵体,以及兄弟帮派来杀害我们的人。

战争自第一次伊莲从邪魔中得到释放后即开始。那天下午,我刚好和派特牧师谈过话,我已经在上一章描述过了。他劝我不要尝试以自己的力量去对付任何一个邪魔。因为对我来说邪魔的力量太过强了。当天伊莲的胸腔又开始疼痛,但是她没有告诉我。

    那天晚上在牧师离去之后,她的胸腔又剧烈作痛。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我们坐在客厅的长椅上时,心情是多么沮丧绝望。我转向伊莲说:

    “伊莲,这回疼痛一定是邪魔的作为,它们一定又回来了。刚刚派特牧师在这里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话?”

    当然,我那时并不知道牧师在场的时候,邪魔制止伊莲说话。我们默默地坐了几分钟后,伊莲说:

    “我第二次是不会被打败的!”

“咦,伊莲,你什么时候被打败过一次呢!”我狐疑地问道。

她没有回答,因此我伸手碰她的手臂,好引起她的注意。突然间她跳起来转向我,脸部扭曲成一圈,并且将手探向我的喉咙。我立即知道自己不是和伊莲说话,而是和她里面的邪魔说话。我往后跳开,用手挡着前面大声说:

“我以耶稣的信心为盾牌与你分隔,你无法触摸到我,邪魔!”

一个刺耳的喉音说:“我的名字是吉安(Legion),我要杀你!不到四个小时之前你的牧师告诉你不要用自己的力量对抗我们,因为你还差得远呢!现在只有你一个人,我要杀死你!你阻碍撒但的新娘已经够久了。”

我想我从没有这么害怕过,觉得房间里的邪恶力量淹没了我。我清楚明白邪魔在此之前已听取我和牧师的所有谈话,也深知我的灰心和沮丧。凭着直觉,我知道不能让它看出我有多么害怕。我相信如果让它占了优势,它一定会把我杀死的。它先向我下手,而我确信如果伊莲完全被邪魔控制的话,她的身体会比我强壮好几倍。我困难地喘了一口气,然后以一种命令的口气说:

“不,伊莲不是撒但新娘!你是一个侵夺者。我也许是孤独的,但耶稣与我同在,击败你的是上帝的力量,不是我的力量。我不需要比你更有力,因为耶稣已经胜过你了!”

“你不知道自己说些什么。在我把你掐死时,我将很高兴看着你像条虫般地扭曲蠕动。等着瞧吧!”

    说这话时,它再次向我伸出手来。我又把手挡在面前,宣称以耶稣的信心作为我的盾牌。令我非常惊喜的是它突然停下来,在我们之间似乎有一道看不见的障碍,使它无法穿越,不管它如何尝试都没有用。当我因着主的信实保护而赞美时,邪魔变得气急败坏,火冒三丈。

    宣读神的话

这场争战持续了四十五分钟。我祷告、唱诗歌、阅读圣经并引用经句。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命令邪魔现身。它多次试图利用伊莲的身体来伤害我,但是当我坚定地宣告耶稣是保护我的盾牌时,它总是不得不停下来

圣灵把一段又一段的经文带进我脑海里,我不断对它利用路加福音十章十九节: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去践踏蛇和蝎子,胜过仇敌的一切能力。绝对没有什么能伤害你们了

约伯记三十章二至八节:他们的气力已经衰退了,他们两手的力量对我有什么益处呢?他们因穷乏与饥饿而消瘦,在黑夜荒废与荒凉之地咀嚼旷野的干草;他们在草丛中采摘咸草,以罗腾树根作食物。他们从人群中被赶出去,人追喊他们如追喊贼一样,以致他们住在惊吓谷之中,在地洞和岩穴之间;他们在草丛中间喊叫,在杂草之下集合起来。他们都是愚顽人、下流人的子孙,被人鞭打逐出境外

歌罗西书二章十五节:他既然靠着十字架胜过了一切执政掌权的,废除了他们的权势,就在凯旋的行列中,把他们公开示众。 

这些经文使它吃尽了苦头。我还向它宣读启示录十八章有关巴比伦沦亡的部分,告诉它在那个时刻它将要万劫不复。它对我大叫。诅咒我、威胁我,最后竟以甜言蜜语叫我不要打垮它,但是我并没有后退。终于,它怒叫着从伊莲的身体跑出来,使伊莲猛烈地咳嗽着。

    我无法克制地哭了起来,而可怜的伊莲一直昏迷不醒,事后她也不明白我为何如此不由自主地哭泣着。我全身都在颤抖心神未定,但是当我坐着把发生的经过告诉伊莲时,我才明白耶稣真是信实的,的确把他的力量和权柄赐给了我,使我能战胜那些邪恶的东西。尽管我是那么惊惶无措,耶稣却坚若磐石,并且把我从敌人手中拯救出来。里吉安出来后,伊莲觉得好多了,于是我们上床睡觉,度过这八个星期的第一晚。

    无孔不入

接下来的白天和夜晚都混淆在一起,因为邪魔一个接一个地进入伊莲的身体,企图杀害她和我。争战持续不断,真是枪林弹雨,浴血苦战,还好医院离我家只有两分钟车程而已。许多次在白天的时候,主紧急地要我赶快回家,因为伊莲有麻烦了。我常常回到家时发现她昏迷在地板上,脖子上缠着一条腰带,因缺氧而全身发青。邪魔控制她的手,让她用自己的手把腰带拉紧,以致不能呼吸。有时她会将自己割伤,血流如注,刀子还握在手中;有时则是陷入深深的昏睡中,几乎没有半点气息;有时,邪魔要掐死她,就让她用自己的手勒住自己的脖子。我知道是主的安排让我负责研究工作,如此我才能在医院和家里之间自由来去。

我与里吉安交手后的第二天,主对我说话,并把提摩太后书一章十四节赐给我:

从前所交托你的善道,你要靠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牢牢的守着。

主向我显示,伊莲是交给我的一个寄托物,因此我必须以我的生命全力地守护她。

当争战迅速展开时,我最关切的问题就是为何那些被逐出去的邪魔,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又回到伊莲的里面。当我在祷告中思想这个问题时,主让我想起几个月前读过的一本书,书名是“迦南地的征服”(The Conquest Of Canaan),作者是宾路易师母(Jessie Penn —— Lewis)。她写道:

加拉太书五章二十四节:“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也可以用在这种情况中。照理说这是针对所有上帝的子女而发生的,也必须包括实际的经验。

因为在这个属灵的争战中,除非刀子指向经文所说的“肉体”,否则“肉体”永远会是敌人攻击我们的目标,藉以在争战中削弱我们。“肉体”必须被置于十字架的利刃之下,因为一旦你在生命中有任何自我放纵、任何可疑之处,而你又胆敢对敌人采取攻势,敌人就会回到你身上——特别是冲着你没有被十字架对付的地方而来——用可怕的力量压迫你。所以你必须坚定、持续不断地把刀子指向你肉体,例如:肉体的情欲、任何自我放纵的方式,或老我的骄傲。(原文第九页)

    主的启示

当我坐着思考并祷告,想明白如何将这段描述应用在目前邪魔附在伊莲身上的处境时,主倏然把一幅清晰的图画照进我的心灵中,圣灵让我确信这是一个异象。在这个异象中,伊莲站在围成一圈的动物中间,这些动物看起来像巨大,邪恶的猫,样子十分丑陋。它们绕着她团团转,不断地用鼻子嗅着。突然间,其中一只停下来,用鼻子猛嗅。然后跳进她里面。于是我醒悟了过来。

那些像猫的动物代表邪魔,它们不断绕着伊莲打转,试图要找一个进入的缺口或漏洞。一旦当它们找到了,就跳进她里面,并且立刻向我显现。我向伊莲谈起这个异象,并把那本书里所描写的文字指给她看。我感到主要我告诉她,她需要求主来鉴察她,向她显示她必须用忏悔、饶恕和耶稣的血来封闭那些生命中的缺口。

我非常敬佩她的勇气和毅力。她连续两天两夜丝毫不放松地省察自己,我相信这对她来说是一项极其痛苦的经验。在那段日子里,那个异象不断在我清醒的意识中出现。每当其中一只动物跳进伊莲体内时,就有一个邪魔立刻显现,不久争战就开始了,直到邪魔被逐出为止。接着就是一段祷告等候主的时间,让主向伊莲或我显示邪魔所利用的破口。当伊莲承认她和某事的牵连或罪行,并且得到宽恕和求主的宝血永远封闭时,那些门路便一个接一个地被封锁起来了。最后大约在星期一的凌晨两点,我突然发现那些“动物”正以相反的方向绕圈了。我惊讶地大声说。

    “伊莲,现在它们为何以反方向绕圈子?”

    “为何以反方向绕圈子?”她也很纳闷。

    我求天父让伊莲也看到这个异象,立刻垂听了。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

    “我猜想是因为它们不能按原来的方向找到其他的门路了。”

    寻找裂隙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我们两个都看到其中一下邪魔用后脚站起来,然后用前脚去抓一道似乎看不见的障碍,“伊莲,”我大叫,“我们必须把上面封闭起来!”

但我说得太迟了。邪魔已经跳起来,越过那道看不见的墙,跃入一个明显敞开的顶端,使伊莲陷入沉迷的昏睡中。她被一对邪魔所控制,它们分别叫做“昏睡”和“长眠”。这两个邪魔带给我难以形容的麻烦,它们非常厉害,可以使伊莲陷入极端的昏迷中,以致她的心跳频率降低至大约每分钟三十下,有时甚至会停止呼吸。因为它们不和我说话,所以我很难对付它们。此外,由于伊莲的身体陷入昏迷,故而使我以为它们听不到我所说的话。

    斥责邪魔

这次的情况和上次差不多,我实在是很担心她的生命,而无论我做什么似乎都不能扭转局势。我祷告、唱诗歌、怒斥它们,又拍拍伊莲的脸颊,但是她依然昏迷不醒。最后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我拿起圣经大声宣读启示录,因为邪魔恨启示录。我不停地读,心情也随着下沉,可是因着相信主必定会救伊莲的生命,所以我仍站立得住。当我大约读到启示录的中间部分时,邪魔突然把伊莲的手伸出来,试图要撕毁我的圣经。

    它大声咆哮:“住口,我们再也不能忍受听你读下去了!”

    “邪魔,那可太糟了,这启示录提到你们最后的失败和完全的毁灭。倘若你们还待在这里不走,我会继续把其全部分读给你们听,并且求天父使你们无法掩耳不听。你们一定得听我读下去,我知道会使你们下去的。”

    “你不能这么做!”

    “我当然可以这么做!”然后我大声祷告,求天父使这些邪魔听到我所读的每一个字。我开始读下去,很快地反应就来了。

    “住口!”邪魔对我大叫,并且充满了挫败感。我当然拒绝听它们的,所以最后它们只好跑出来。对于那些厉害的邪魔,我终于发现了对付它们的利器——就是请求天父来对付它们,例如使它们听见我念的经文,而天父总是会垂听我们的祷告。

    检查缺口

在伊莲头顶的缺口很难封闭,因为它与伊莲心中最机密的地方有关,但至终她的勇气和对主的承诺得胜了,所以这门路最后也封闭了。没过多久,我又在异象中见到一只“动物”正在伊莲脚边咆挖着。

“啊,糟了,在底下!”我又迟了一步,邪魔跑到里面去了。在那个邪魔被逐出之前,我又进行了另一个小时的争战。伊莲和我开始求主向我们显示底下的漏洞。主同时向我们两人启示那是骄傲,于是我再度和伊莲的顽固碰上了,如同第一次应付蛮猖时所遇到的一样。直至此刻,伊莲仍然坚持拒绝跪下祷告。在几年前,主曾就这个问题和我沟通过,跪下祷告是一种谦卑的表示,而我终于学会那是一种何等大的满足。当然,除了骄傲之外还有其他要对付的地方,然而它们当时是集中在这一点上。我对伊莲表示,主要求她跪下来,祈求宽恕,好除掉她的骄傲,但是她断然拒绝。我充满挫败感,因为每次她不顺从时,邪魔就会跑进她里面,而我又必须和邪魔作战两小时或更久,才能把它赶走。最后我拿出《迦南地的征服》那本书,让伊莲大声读出我前面提及的那一段,然后告诉她:

    “现在到客厅去和主解决这个问题,等问题解决了再回来!”

    在清晨五点的黑暗客厅里,我不知道也没有问伊莲和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当她带着几分羞怯回到我房间时,她脸上有一种平安是我从未见过的。

    闪亮的光柱

我们两人立即“看到”完成的工作——一个美得令人不敢置信的闪亮光柱出现在我们眼前。这光柱悬垂在屋内,使房间充满灿烂、温暖而可爱的光芒。我看到动物邪魔都溃逃到阴影里。我们两人都坐下来,沐浴在圆光柱所散发出来的温暖和光亮中,这光柱如同午时的太阳一般。当时我们并不了解,但是在为伊莲奥运会所完成的工作中,我们正看见并感觉到耶稣的荣耀。

我们并不是真的以肉眼看到那个圆形光柱,而是透过我们的灵在心中看到的,因为这异象是圣灵给我们的。然而,我们的肉体却感受到自圆光柱辐射出的温暖和爱(见十四章)。我们两人在四天中第一次睡了一觉。一个小时之后当我起来要去上班时,很高兴看到“圆光柱”。我那时以为战争已经结束了,这真是大谬不然,因为我不知道那只代表洁净伊莲的部分工作而已。

    那天下午当我回到家时,发现伊莲窒息躺在长沙发上,全身发青,脖子上绕着一条腰带,在邪魔的控制下把皮带拉得紧紧的,以致无法呼吸,当我对付那个要杀死她的邪魔时心简直碎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我在灵里仍然看得见那个完整的闪亮圆光柱,其他的邪魔怎么进得来呢?原来那天晚上,邪魔趁我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偷偷进来,而我却以为那个圆光柱就是它们不能入侵的标记。最后我泪流满面地祷告,求主拿走那个异象,因为我明白我是在依赖那个异象,而不是主自己,以致撒但能够用它来控制我。就在我祈求的时候,那个美丽的圆光柱立即消失了。那天晚上我和伊莲又进入了另一个新的战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