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撒但教》 ​第十二章 驱魔记(中)——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短兵相接

我正在厨房准备晚餐时,伊莲进来了,我意识到她正受一个邪魔的控制。当她拿着一把用来切肉的大刀向我背后砍过来时,我才知道她在厨房里。我抓住她的手说道:

    “不,邪魔,我以耶稣的名捆绑你,你要把刀子交给我!”

    我很讶异听到一个典型女性的声音答道:“你不能命令我像命令其他邪魔一样,我不必服从你和你愚蠢的命令,因为我不是一个邪魔。现在我要给你们两人一点教训!”

    接下来是一场“兵刃相接”的扭斗,我在这场扭斗中被刀子割伤,留下许多深深伤口,厨房里到处都是血。当我为那把刀和我们的性命挣扎的同时,我不断地说:

    “不管你是什么人或什么东西,我要奉耶稣的名和力量击败你!”最后我从她手里夺回刀子,喘着气勉强使她坐在椅子上。

    “现在我奉耶稣的名命令你,告诉我你是谁?你有何企图?”

    “我是莎莉。”

    我大感意外。我知道莎莉曾是伊莲的一个朋友,而且是经过伊莲亲手调教的一个女巫。她靠着伊莲成为女大祭师,是我遇到的邪魔中最傲慢的一个,而且泼辣可怕。我可以感觉到她的仇恨。

“那么莎莉,不管你是人或邪魔,你要向耶稣下跪!你知道你已无法选择了,因为上帝的话是这样说的。

在腓立比书二章六至十一节说:

    有上帝的形象,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上帝将升为至高,又赐给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于父神。

    向耶稣下跪

当我引用这些美好的经句时,感觉到主使我的身体强壮起来。

    “因此,你看吧!莎莉,你没有其他的选择了。不管你是人或是邪魔都没有分别,都要向耶稣下跪!”

    她嘲弄地取笑我说:“你以为那位被你称做耶稣的很伟大吗?那全是一派胡言,我永远不会向耶稣下跪的!”

    我一时怒由心生,立刻就抓住她的肩膀,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然后压住她,逼她跪在地板上,又用手按住她的背部和头部,使她的鼻子贴在地上。

    “现在你认为怎么样?你刚刚不是说不会向耶稣下跪的吗?这正是你现在所做的事,因为就跪在这里!”

    我不晓得是莎莉还是我比较惊讶,因为伊莲的身体并不轻,而我早被那一场狂暴的刀子争夺战弄得心力交瘁了。我们让莎莉把伊莲的鼻子抬离地板,但仍然使她跪着。

    “莎莉,你必须明白,撒但在向你撒谎,就像以前向伊莲撒的谎一样。得胜者是耶稣,不是撒但它,只想要毁灭你。如果它真的如它所说比耶稣更厉害,那么为何在地板上的是你而不是我?别再执迷不悟了,你唯一的希望就是把生命交给耶稣!”

    “我不要再听你说下去,但是我会再来的,你们两人都将后悔莫及!”说完,就立刻不见了,伊莲失去知觉的身体一时松垮在我身上。然后她清醒过来,抬头看着我。

    如梦初醒

    “嘿,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坐在地上呢?这是另一个学习谦卑的教训吗?”

    我微微颤抖地笑着,并用手擦去伊莲鼻尖的灰尘。

    “对不起,我可能一下子忘了那是你的身体,但我实在很气莎莉。”

    “气谁?”

    “莎莉。她在侮辱耶稣,并宣布她永远不会对耶稣下跪,结果,我使她下跪。”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她打算要做什么呢?”

    “她想用菜刀把我们两人杀死。”

    “天啊,那么看来她没能成功喽!我看你还是好好的。”

    当伊莲帮我把厨房弄干净的时候,我问她:

    “伊莲,你以前常常做那种事吗?我是说进入另一个人的身体,然后藉着他(她)的身体行动和说话?”

    “是啊,那很简单的。”

    “那么,你对自己所做所说的事都很清楚吗?”

    “没错。”

    “但是你怎么做到的?我想也许还有另一个缺口,否则她怎么进来的呢?”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到的,我只是去做就是了。这是我最先学会的法术之一。后来我的力量愈来愈大时,我可以离开身体到任何想去的地方,做任何想做的事,而且能够很清楚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事,或做了什么事?”

    参考资料

蓦然,某种东西在我心里咔答咔答地响,圣灵让我想起一年多前读过的一本书。我很兴奋地跑到书架上把这本书取下来,告诉伊莲它也许能为我们的困境提供解答。这本书谈到“灵魂的力量”,在灵魂被控制之下,人类的灵体确实拥有一种力量,有两本书专门谈论这方面的事,一本是倪柝声的《魂的潜势力》(The Latent Power Of The Soul 少年归主出版社,橄榄总代理),另一本是宾路易师母的(魂与灵)(Soul And Spirit橄榄出版)。在后来两天中,伊莲和我一起大声诵读整本《魂的潜势力》。

至此,我们才明白伊莲在这些年间藉着邪魔所得到的奇异的力量。撒但从没有告诉它的弟子使用是哪种力量,只教他们如何使用而已,(有关以魂来控制人的灵,将在十四章有更详细的讨论。)伊莲也会以清醒的意识来控制她的灵。

当我学到有关人的灵这类事时,也开始认识了许多这一带的女巫和男巫,因为有好几位曾用他们的灵进入伊莲的身体,试图要杀死我们。其中一个最难对付的是暗号叫做“大伟”的男巫,他是我们这城市里一个势力庞大盟会的大祭师,也是我接受训练的医院里的医师。他发誓要杀死我,不计任何代价。

人的灵比邪魔更不容易对付,因为他们一点也不敬畏上帝。我想起雅各书二章十九节:“鬼魔也信,却是战惊。”以及犹大书八至十二节:“这些做梦的人,也像他们污秽身体,轻慢主治的,毁谤在尊位的。天使长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争辩的时候,尚且不敢用毁谤的话罪责它,只说,主责备你罢。但这些人毁谤他们所不知道的,他们本性所知道的事与那没有灵性的畜类一样在这事上竟败坏了自己。他们有祸了……被风飘荡;是秋天没有果子的树,死而又死,连根被拔出来,是海里的狂浪,涌出自己可耻的沫子来;是流荡的星,有墨黑的幽暗为他们永远存留。”

    谜底揭晓

不管战争多么激烈,主永远把我们所需要的体力赐给我们。当我们研读学习的时候,主开始一步一步让我明白伊莲必须完全放弃用灵魂控制灵体的能力。向我表示伊莲一直在使用这个能力来作战,最后我也明白了她在医院当病人时所发生的一切。她和护士一直当着我的面进行巫术决斗,而我竟全然不知。现在谜题的片断逐渐整合起来了。难怪护士一向都这么凶恶,而伊莲每次都打胜仗!

于是伊莲在交托给基督的事上面临一个最严酷的考验。她能够在意识清醒的状况下控制灵,也能够随心所欲地看到灵界,并与灵界沟通,而这也使她的灵能看到攻击的来临。在主的引导下,我告诉她唯一能够封闭她进入人的灵体的方法,就是求主拿走她使用巫术及控制灵的一切能力。这个能力如果全部被拿掉,即使她要背叛主并决定重新使用这个能力时,也无所作为。

    那天伊莲一直在为这个决定而痛苦挣扎着。她非常清楚如果自己放弃所有的力量,那么对许多企图要逼迫、杀害她的人和恶魔便完全无招架之力。然而,她终于完全倚赖主,因为她对主的爱和交托战胜了一切。当天晚上伊莲和我一起跪下来,恳求主把她所有的力量拿走,并隔开她的魂与灵,如同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节里所说的,因此我们又住前迈进了一大步。

    邪灵控制

    那天晚上我们还学到了重要的另一课。当我刚刚睡着时便被主唤醒,我跑到伊莲的卧室去,发现她在床上端坐着,被一个邪魔控制住。当主让我听到它带着喉音轻声说出的话时,我惊惶地了解到它正在使用伊莲的灵,指挥她的灵去杀害莎莉。我立即伸出手,在被邪魔比划、控制的手指前上下挥动着,说:

    “不,邪魔,我奉耶稣之名的力量阻止你!你不再有权使用伊莲的灵,因为她已求主封闭这个通路了。”我内心多么感激她已迈出那重要的一步,否则邪魔就有权继续使用她的灵。

    邪魔大发雷霆,转向我忿忿地大叫:“你竟敢阻止我,我喜欢用就用!”

    “不,邪魔,你不能!现在她的灵在耶稣的宝血之下被封闭起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再使用她的灵。现在走吧,我以耶稣的名命令你!”

    它退回去,双眼闪着仇恨说:“我,亚苏安(Yahshun)王子会再回来的,为了你今晚所做的事,我非把你杀掉不可!”说完就走了。

    它离去后,伊莲的身体倒在我身上,顷刻才恢复知觉。我把这件事和亚苏安如何企图使用她的灵告诉她。

    “告诉我,伊莲,邪魔还能使用你的灵,如同你归向耶稣之前一样吗?”

    “啊!是的,我无法阻止它们。很多次我试图要阻止它们而受到训戒。亚苏安是一个很高阶层的邪魔,它和其他邪魔一样,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撒但教徒和灵,而这会使那个人的体力衰弱,生大病。撒但从来不征求人的同意,它要怎么做就怎么做!”

    偷袭

    夜半,我又突然醒过来,因为在亚苏安的控制下,伊莲的手正掐紧我的喉咙。(我已筋疲力尽,倒头就睡,所以没有听到伊莲走进房间的声音。)我狂乱地挣扎着,拼命拉开那正要把我扼死的钢铁般有力的手指。我默默在向主呼叫,主就赐给我力量。我总算在缺氧而不醒人事之前挣脱她的手掌。我们在床上翻滚,然后滑倒在地板上,两人在激烈的争战中扭成一团。恐怖的浪潮冲击着我,我气喘吁吁地说:

    “我要以耶稣的名击败你,你马上要离开!”

它不顾一切地缠斗,不断地咒诅、威胁着,但是我继续以耶稣的名和权柄命令它离去,它在发出最后一声愤怒的尖叫之后,终于消遁了,房间里立即充满宁静的平安。自从圆形光柱第一次出现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经验过这种宁谧的安详了。和往常一样,主把我所需要的力量赐给我。但是我所受的伤花了几个星期才痊愈,喉咙也遭到了严重的伤害,使我有几个礼拜的时间不太能说话。

    想到再也没有破口让灵体可以进入伊莲的身体时,我们都松了一口气,但我们又错了。在以后的两天,许多女巫和男巫的灵不断来**我们。经过多次的祷告和研究之后,我们明白魂在三方面会影响我们的灵,即意识,潜意识,以及第三层深入的无意识(这些是人心知的三个层次)。恶魔经常利用的是第三层的无意识。伊莲必须求主处理这层控制她的灵和魂。她这样祷告祈求主之后,主就把她封闭了。从那天起,不论是她自己、任何邪魔,或任何其他人都不能再使用她的灵,或从她的灵进入她里面了。

    主掌管一切

    在争战期间,我不但愈来愈清楚灵界,也愈来愈认识上帝的天使。一天晚上,我和亚苏安作战后不久,突然病得很厉害,又浑身乏力,比往常衰弱许多。邪魔看到这情形,就更肆无忌惮地攻击我的肉体。当一个邪魔出现,向我的喉咙伸过手来,并吹嘘它比其他邪魔更有力时,圣灵吩咐我:

“不要反抗,我自会收拾这一个。”

    我立刻服从,且急切地希望自己没有听错主的话,因为控制伊莲身体的邪魔已开始伸手向我的脖子圈过来了。刹那间,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把它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扯离我的喉咙,然后又从我身上拉开。它的手和臂下垂交叠在前面,紧紧地被握着,使它一筹莫展,我看不到攫住邪魔的那个力量,但是邪魔显然在和某种东西挣扎,口出咒骂之声。不管如何抗议,它的手仍然被握得紧紧的。它看着我,对我咆哮:

“叫那些天使离开我,他们把我弄疼了!”

我满心欢喜地赞美主的保护,并兴高采烈地告诉邪魔:“啊!不,邪魔,他们不是由我命令的,只有主能命令他们。如果你要他们释放你,就必须求耶稣,而不是求我。”

    那个邪魔几乎立刻就离开了。在往后几天,我不断得到天使的帮助。有时邪魔会叫出天使的名字,有时则是怒吼着回答我所没有听到的问题,而这问题显然是其中一个天使所问的,许多次当邪魔企图要攻击我的时候,它的手常会在半空中停下来。当我知道天使就在身边时,实在让我得极大的安慰和鼓励。

    天上来的使者

大约在争战期的中段,一天晚上,上帝给我一个新的指示。那时大约是凌晨三点。那天我从下午下班回家后,就一直和伊莲里面的邪魔作战。伊莲疲困已极,倒头就睡,而我坐在长沙发上,两膝靠拢,下巴放在膝盖上,回想着整晚的经过。邪魔愈来愈厉害。愈来愈难对付,而我的肉体却愈来愈衰弱。我非常开心这点,所以过去一个星期以来,就一直求父告诉我还能做什么,使我得到力量对付邪魔。

突然间,感觉到身旁“一个东西”在那里,虽然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我跳起来往上看,发现旁边坐着一个高大魁梧的年轻男子。我立刻知道他不是一个人。

    他有着闪亮的金色头发,深邃的蓝眼睛,以及我所见过最迷人的笑容。他的胡须刮得很干净,微笑时脸颊上有很深的笑涡。他穿着光洁的白衣,腰间系着一条金带,腰上佩着一把巨大的剑。他那像古罗马人穿的短袖和膝上的金穗带,想必是由纯金做成的。他还穿着宽松的白色长裤和金色的凉鞋,皮肤看来似由太阳晒成的漂亮古铜色。从他向上放射出来的光芒,带着一股我未曾经验过的力量。他立刻开口说话:

    “女士,天父要我传达一个讯息给你。”

    谨慎分辨

    在他继续说下去之前,我不太礼貌地打断了他,心里却很害怕。

    “慢点!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的守护天使。”

我深受感动,不只为了他的体格和闪亮的白衣,也因为他眼中纯洁的神情。然而,我心中猛然想起哥林多后书十一章十四节所说的。

这也不足为怪,因为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

又想到约翰壹书四章一至三节:

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上帝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上帝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上帝的灵来,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上帝……

    想起这几节经文,我简略地回答他:

    “是吗?但是很多恶魔也都试着告诉我,它们是我的守护者。谁是你的主人?你事奉谁?”

    “我事奉万军之主。”

“这还不够,撒但也自称是万军之主!”

他又微笑了,然后说:“我事奉万主之主,万王之王。耶稣基督由童女所生,道成肉身来到这个世界,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后自坟墓中复活。这位耶稣就是上帝,现在坐在天父的右边,这位耶稣就是我的主

    我松了一口气,因为我知道他已经通过主在约翰壹书四章中所得到的试验。我知道没有一个邪魔敢于作这样的宣告,因为撒但会把它撕成碎片的。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