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撒但教》 ​第十二章 驱魔记(下)——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天使的忠告

“啊,行了,很抱歉,但是我必须确定你是谁。我恐怕你是邪魔,用这般的模样现身来欺骗我。”

他点点头,说:“我来告诉你要勇敢些,不要害怕沮丧,因为每走一步,我们必与你同在,保护你,现在,争战会变得愈加激烈,天父提醒你一定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

    “你是指以弗所书六章里所提到的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

“是的,这正是我所说的。”

以弗所书六章十至十八节说:

    “我还有未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它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为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上帝的道。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为圣徒祈求。

    全副军装

我问:“请告诉我,要怎么穿上这副军装?”

要这样祷告 父啊,请现在把你全副的军装穿在我身上,奉主耶稣的名求。

    “要多久求一次呢?”

    他坐着往上看了几秒钟,然后点点头,转向我:

天父说每二十四小时一次就够了。即使当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也告诉全心全意,要每天背起你们的十字架。因此你们必须每天穿上军装,准备作战。你必须了解这是很重要的,不忘了每天求这副军装。如果你不穿戴这副军装,定会受伤的。”

“但是我不明白,为何我看不到这副军装?那些经文听起来似乎有极深的象征意义,但这副军装要穿在哪里呢?”

上帝的军装是要穿在你的灵上。上帝很明显地指出你所面对的是一场属灵的争战,因此这军装也是属灵的。你必须就这点更详细地研究经文。”

(第二天,我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十四节里找到一段经常被人忽视的经文:“若有血气的身体,也必有灵性的身体。”)

    然后天使严肃的表情舒缓了。他说:“你总是有这么多问题。天父说你若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问我,我会回答的。”

    耶稣,你是谁?

一时,许多问题掠过我的脑海,但是有一件事是我最想知道的:“告诉我,耶稣实际上是一位什么样的神?你可否告诉我一点有关的事?我好想更加认识。”

天使将身子往后靠,翘起脚,换成一种比较轻松自在的姿势。“耶稣是那样地奇妙,一微笑就可以用温暖和爱照亮全世界;耶稣那样的热情,永不疲倦地为教会工作。他的子民所关心的事,没有一样会因太微小而得不到完全的关切。不断为照顾的子民和把其他人带入的教会而工作着。他的荣耀无限延伸又延伸,穿过全世界,直到穹苍之外,永远没有尽头。

我会思考他的话,试着想像成一幅图画。我常常在想,耶稣的荣耀是否像美丽的晨曦。我是说,一切都是黑暗的,然后绚丽的辉芒和色彩开始上地平线。当太阳愈往上爬的时候,光色的明度和彩度也愈加增。最后当旭日完全升起时,它是那样的光鲜夺目,璀璨耀眼。当耶稣向你走来的时候,他的光耀是否也像那样?

“是的,一点也不错!”

    我们悠闲地谈了将近两小时,我永远不会忘记那种美妙的经验。上帝的爱在他身上如此强烈地绽射出来,主十分关心儿女,每次他们当中有人哭泣的时候,就差派天使去把他(她)抱在怀里,予以安慰。当然,我们从不知道这点,但是这事却仍然继续进行着。

    我们的守护者

天使告诉我,上帝以大爱造出所有的天使,以致人人都有一个特别的守护天使。因为天使非常爱那个人,所以从他或她一出生,天使就请求天父让他去守护这个人。这使我记起了希伯来书一章十三至十四节所说的:

所有的天使,上帝从来对哪一个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天使岂不都是服役的灵,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吗? 

那天晚上,我对以下的经文又多了一层认识:

如经上所记:‘上帝为爱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上帝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上帝深奥的事也参透了。”(林前二9~10)

天使向我启示许多经文,当我以祷告的心来研读时,终于明白了上帝为子民在未来所做的奇妙计划。

    我与天使见面之后,争战变得更加激烈,但是我发现由于每天求主赐上军装,我就得到更大的力量,而且也不再因和邪魔作战而使肉体受到重创。

    主改变了我

在这段争战期间,我发现自己已不再留恋过去所拥有的一切,或以往所热衷的社交活动。我变得和周遭的**不相同。除了偶尔和派特牧师交通之外,我无法和任何人分享自己的经验,也不晓得有谁能了解这些经验。我担心我的心理再也不能保持平衡了,于是在祷告中把这个问题带到在父面前,向他倾吐我的疑虑和恐惧。我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有足够的聪明去识破或辨别撒但的诡计,我必须仰赖主的指示,好让我知道是否掉入撒但的陷阱。

因此,主指示我读彼得前书。我必须承认我感到相当失望,因为我看不出有任何帮助,但是依然服从主,照主的吩咐去做。在阅读之中,主让我对以下宝贵的经文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耶稣基督的使徒彼得,写信给那分散在……寄居的。”(彼前一1)

亲爱的弟兄啊,你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我劝你们要禁戒肉体的私欲;这私欲是与灵魂争战的。”(彼前二11)

接着,又让我留意两处经文:

耶和华我的磐石,是应当称颂的。教导我的手争战,教导我的指头打仗。是我慈爱的主、我的山寨、我的高台、我的救主、我的盾牌、是我所投靠的,使我的百姓服在我以下。”(诗一四四1~2)

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林后四17~18)

    当我们定睛或注意在“看不见”的东西上时,必须付出代价。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将变成外邦人和陌生人,我们在这个地球上也无法真正拥有一个家。惟有当耶稣最后再来带我们回天上的家和一起永远同住时,我们才算真正的归家

    最后的殊死战

几周过去了,我愈来愈注意到与邪魔激烈的作战正在摧毁伊莲的身体。很多次我问天父这场战争要持续多久,总是回答:“直到你学够为止。”最后天父终于指示我和派特牧师连络,安排一个时间替伊莲做最后一次的驱魔工作。我和派特牧师连络了,但是没有告诉伊莲。我知道如果先告诉她,她里面的邪魔就会听到,然后又会尽其所能地阻止我们。

最后一次为伊莲驱魔的日子愈迫近,恶魔和当地的女巫、男巫和灵体就愈困扰我们。我们看不到他们,所以当他们发动攻击时,我们无法预先得到警告。伊莲和我常常被举起来,然后摔到房间的另一头,家具和其他物品也如飞掷到我们身上来。这一切都是那些看不见的存在者的行为。由于他们的攻击,我们两人全身上下都伤痕累累。

    伊莲最后一次驱魔的前夕终于来临了。我们两人已累得动弹不得,而伊莲又病得很重,使我十分担心。我们试着躺下来,但却不断被一个看不见的灵体拉下床,或者被摔到墙上。房间内的邪气愈来愈重,沉甸甸地压在我的灵上,甚至连空气也仿佛弥漫着杀机,使我们难以呼吸。

    逃离魔掌

那一夜很晚的时候,我坐在伊莲身边用手臂圈住她,试着拼命抱住她,用我的身体覆盖她,让她不再继续遭受攻击。那时候她已经衰弱到没有半点力量去反抗。当我向主大声求救时,泪水不断地流过我的脸颊。

“逃走!”刹时,这两个字猛地闪进我的心中。“逃走!”接着主让我想起马太福音二章中,主的天使在半夜指示约瑟,叫他带着马利亚和婴孩耶稣逃到埃及去。这时我知道必须赶快带着伊莲逃跑,否则我们两人都会被杀。

我求主把我们围绕起来,不让邪魔和人的灵体看到我们离开。顷刻间,我的灵眼睁开了,看到一群大有力量的天使战士靠近我们围成一圈。伊莲几乎不省人事,而且完全无法走路。我虽也不比她强多少,但却知道必须服从那个紧急的命令,因此我抱着伊莲摇摇晃晃下了床。当我在她的重压下不支倒下来时,我听到其中一个天使啪一声发出命令,两个天使立即把我们举起来。真正把我们带到车上的是他们。他们把伊莲放在座位上,万无一失地把她系在安全带内,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并锁好。那时她完全失去知觉。

我不晓得要去哪里,只管开车出发。那是一个美丽晴朗的夜晚,星星和月亮光辉地照着。当我开上公路时,主让我的灵看到身后的屋子里所发生的一切;邪魔和人的灵体疯狂地在我的屋子四周和庭院搜索我们。赞美主,因对我们施加慈爱和怜悯,撒但和它的仆役不知道我们在哪里!接着主指示我前往哥哥的家。我们大约在凌晨三点到达,在那里度过一晚。

    第二天早上我又把伊莲放在车里,然后朝教堂前进。大约在离教堂约半里远的地方,伊莲把脸转向我说:

    “利百加,你没有说要去哪里。现在请老实告诉我,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要去教堂。今天选定最后一次为你驱魔的日子。”

“太好了!”这是伊莲唯一能够说出的话,邪魔立刻就显现。它们十分生气,怒不可遏地尖叫着。感谢神,我服从了主的指示,早已小心地替伊莲系上安全带,把门锁上,否则邪魔定会把她扔到车外。当我们拐弯驶进教堂的车道时,它们开始疯狂地挣扎要逃掉,但是主把一切都计划好了。当我把车停下,然后转过来试着要抱住伊莲的时候,早在那里等着协助我们的朋友茱迪,很快朝我的车子走来,手中拿着一本翻开的圣经。她拉开伊莲身边的车门,一边说:

“听听主今日赐给我们的经文:“我要一心称谢你,在诸神面前歌颂你。我要向你的圣殿下拜,为你的慈爱和诚实称赞你的名,因你使你的话显为大,过于你所应许的。我呼求的日子,你就应允我,鼓励我,使我心里有能力。耶和华啊,地上的君王都要感谢你,因他们听见了你口中的言语。他们要歌颂耶和华的作为,因耶和华大有荣耀。耶和华虽高,仍看顾低微的人,却从远处看出骄傲的人。我虽行在患难中,你必将我救活;我的仇敌发怒,你必伸手抵挡他们,你的右手也必救我。耶和华必成全关乎我的事。耶和华啊,你的慈爱永远长存,求你不要离开你手所造的。”(诗一三八)。

当茱迪诵读这些美妙的诗句时,伊莲里面的邪魔安静下来了,而且被控制住。然后茱迪帮助伊莲走下车子。当我们走到教堂大门的时候,他们又开始狂乱挣扎,但主又再次掌管这一切。派特牧师和助理牧师在教堂门口迎接我们,接着一人抓住伊莲的一只胳膊。

“我看出我们这里有一些非常不快的邪魔,”派特牧师大声地说,“现在你们这些邪魔闭嘴吧!不要吵闹,我们以耶稣的名捆绑你们!”如果主没有让他们两个人在门口帮助我们,我怀疑茱迪和我是否有足够的力量把伊莲从大厅弄到牧师的书房。当我们五人进入房内并把门关上时,争战立刻爆发了。这场战争激烈地进行了十个小时,其间,恶魔像笼中的困兽般拼死一搏,因为它们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然而它们没有什么机会,因为在那个房间内,主的能力和同在是极明显的。

在我心中,那一天永远是我所经历过最美妙的日子之一。主完全掌握全局,而且当轮流使用我们的时候,我们合作得完美无缺。以前我们无法完全释放伊莲,是因为不知道要把所有的门路封闭起来,而那天不断地给我们启示。

    像伊莲这样让邪魔深入渗透辖制的人,驱魔工作必须由内往外进行。以下我依照顺序把必须封闭的门路列出。在当天以及日后的许许多多案例中,主向我们显示集中火力从某个区域进行驱魔,远比只一个接一个地逐出恶魔更容易且有效。而且依这种方式进行时,驱魔者通通行动控制邪魔,而不是被动等着看哪个邪魔会现身。每个区域的邪魔头子和它的部下同时一起被逐出。邪魔的数目太多了,我们无法一个一个来——这会耗费太多时间,而且徒令参与驱魔工作的人疲惫困顿,灰心丧志。例如:里吉安这个邪魔的手下可能就有四千个小喽罗。在路加福音八章中,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把邪魔一次全部逐出,已经为我们立了一个榜样。

    撒但的途径

    (一)大多数深入参与神秘宗教组织者里面都有一条专门向撒但自己的门路。一个高阶级的邪魔会使这条最里面的门路保护敞开。这个邪魔自称为“撒但的儿子”(注意:这个称呼会随着地理区域的不同而改变,而这些邪魔特定的名字也会改变。它们的名字实在太多了,不胜枚举,只要以某邪魔的职权功能来辨认其身份便足够了。)这些门路让撒但自己可以进入人里面,并且随心所欲地透过这个人的身体说话和行动。

(二)另一个部分是人的灵(human spirit)。有一个高阶层的邪魔控制着整个人的灵,这邪魔常常被称为“引导的灵”。但是在不同的地区也有不同的称呼。蛮猖就是伊莲的引导灵。在人的灵里面又分三个不同的区域,每个区域都由一个魔头控制着,魔头手下有许多小邪魔。

人的灵的三个不同区域是:

    良心——辨别是非的能力

    直觉——辨别上帝和感觉的同在的能力

    崇拜——我们常使用“在灵里”崇拜主的区域,就如约翰福音四章二十三节所讲的:“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敬拜。”

    (三)魂(soul)也有几个区域。控制魂整个区域的邪魔通常是自称“力量”的邪魔。我们到十四章探讨受制于魂的灵时,再来讨论这些力量邪魔。魂里有六个区域,前三个与控制灵有关。

    意识(conscious)

    潜意识(sub—conscious)

    然后是其他三个区域:

    意志(will)

    心智(mind)

    情感(emotions)

    同样地,每个区域都有一个魔头,以及它的属下。

(四)最后是肉体(boby)。控制肉体的主要邪魔经常是一个“死亡邪魔”,例如:亚哥格。它们的力量很大,倘若没有受到主的制止,在极短的时间内,它们就能够让它们所占据的人生病死亡。

肉体包括的区域有:

    脑——指身体上的脑

    身体——身体的其他部分

    性——这个区域的主要邪魔通常把门敞开,让撒但以及其他邪魔有权利和人发生性关系

    有很多经文论到证实以上所提的各区域。限于时间和篇幅,我无法把这些经文一一列举出来。其中最重要的一处经文是:

    “愿赐平安的上帝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帖前五23)”

    假如你对这些方面想更进一步了解,我大力荐你读倪柝声的《属灵人》这本书。作者适切地参照了圣经的经文,对于这些区域也做了极好的诠释。

    圣灵的预工

    助理牧师以前从未参与过驱魔工作,而且他是在开始前大约一个小时才知道此事。在驱魔工作大约进行到一半的短暂休息中,他做了一个评论,令我觉得很有趣:

“你们知道吗?现在所做的一切,比不上昨晚所发生的事来得奇妙。”然后他继续告诉我们,前一晚他经历了一人极不寻常的经验。那时已经很晚了,他正在教堂内的房里读书。

“突然,圣灵从我手上把书拿走,并把我的手往上拉到空中,命令我站起来,然后叫我拿一瓶油到派特牧师的书房去。那时教堂有只我一个人在。圣灵随即指示我把书房的门关好。上锁,并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把门柱、门眉涂上油,再来是门本身,接着是所有的窗子,并且求主封闭这个房间。我照做了,但不知理由何在。直到我们今早进入这个房间为止,这个房间一直是关闭的。”我们都为主的预备高声赞美。封闭那个房间是为了让伊莲在驱魔期间不受任何外在的干扰。

    争战总计持续十个小时以上。结束的时候,我们满心欢喜赞美主。主又再一次遵守他的诺言,使被掳的得释放。从那天起,伊莲完全不再受邪魔的干扰了。为了这奇妙的作为,我们永远无法对主献上足够的赞美和感谢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