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不起的比尔盖茨——挪亚的彩窗

    这个世界如同一场戏,戏中有那么几个关键人物,脸谱特别复杂,令人捉摸不透。别人对他们的评价也好坏皆有:好评能到神级,差评能到魔级。

    比尔盖茨就是这样的一位人物。

    从我上学的时候起,他的名字就如雷贯耳,成为上世纪末中小学生作文里惯常出现的西方楷模,标榜了一种思路清奇,走位风骚,通过个人奋斗而发家的成功典范。

    这股旋风依旧在刮,如今刮到了互联网上。世界各大信息平台上,都少不了对于比尔盖茨究竟是神还是魔的纷争。特别是从新冠病毒在世界范围流行开来之后,这场纷争愈演愈烈。

无偏见者的一个梦

    笔者对于比尔盖茨的再关注是从最近,新冠病毒的大爆发开始的。而在这之前,我对比尔盖茨的认识仅仅停留在“微软公司的创办者”、“曾经的世界首富”、“慈善家”这样的头衔上。

    一年多前(2019年初左右),对比尔盖茨毫无偏见的我,做了一个有关他的梦。

    梦中,我在一个私人会所里,里面有一群着装正式的人在举行一个抽奖活动。组织抽奖活动的是两个世界首富,第一个人的形象非常模糊,在第一个首富抽完他的获奖者之后,比尔盖茨上台了,他也要抽出他的获奖者名单。

    结果出来了,获奖者竟然是——他自己!然而,我在梦中不仅是一个旁观的小女孩,还是他的养女。他来到我的左边,温柔地拉起我的手,要与我一同上台去领奖。我抬头望着他的脸,慈祥极了,微笑的脸上泛着光,就像神一样。

    在往台上走的路上,我在心里默默地想:“比尔盖茨设置了大奖,然后把自己人抽中了,这样合适吗?”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第二天各大媒体报纸的头条专栏,上面纷纷刊登了比尔盖茨把自己抽到的新闻,引起了大众哗然。但是我又转念一想,“抽奖的过程是公开透明的,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猫腻,比尔盖茨难道就不能抽中自己吗?抽中了也仅仅是巧合而已,不能怪他。”

    比尔盖茨拉着我的手,越过了奖台,走到了室外,爬上了一座山。他说:“来,让我带你去看看我为你准备的奖品。”我们顺着山间小路,翻过一个山头,看到前方有一个山谷,山谷里有很多住户在安然居住。我在梦里想:“大地震要来了,这个地方难道不会被地震破坏吗?”

    梦醒后,我开始试图自己解梦。我想,比尔盖茨,Bill Gates,直译是“钞票之门”,他也的确很有钱,所以他应该是指代上帝。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又设置了一些对义人的奖励,就好像用他的财富设置了一个大奖一样。上帝道成肉身成为耶稣,作为最义的人牺牲了,因此大奖落在他头上无可厚非。他又用自己的血买了很多人跟随他,因此这些人作为他的新娘或者说养女,和他一起领奖,也顺理成章。他的大奖里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在末后的大灾难中隐藏他的新娘,让她能够躲避大患难。梦的解析就应该是这样。

    这个梦过去大约两个月后,一个美国邻居拉我去她们的主内小组聚会。作为新成员的我在会上简要地做自我介绍,当我说到,“上帝经常通过梦与我交流。在梦里,他有时是我的丈夫,有时是我的爸爸,甚至还有一次是比尔盖茨。”带领小组聚会的美国牧师脸色突然有点不对劲,他质疑道,“你这些梦有圣经依据吗?”问得我一头雾水,我心想圣经里又没提比尔盖茨。我只好回答,“上帝经常把我引向圣经,我非常热爱圣经。”牧师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点。

    这事之后,我一直有些纳闷:为什么这个美国牧师对“比尔盖茨”这个名字这么敏感?直到我最近在网上发现了很多有关比尔盖茨的阴谋论,才恍然大悟。

    不仅如此,最近的一条新闻,更是让我开始重新思考一年前的那个有关比尔盖茨的梦。

专利号惊现060606

    就在前不久,一则消息震惊了很多美国基督徒。那就是微软公司近日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 (WIPO)申请通过了一项专利,这个专利的主要内容是建立一套人体信息和加密货币的关联体系。

    这就像极了启示录十三章里的兽印。更不可思议的是,不知道是背后有人有意而为之,还是就是凑巧了,这项专利的排号竟然是WO 2020 060606,其中2020是年份,而060606正吻合圣经里提到的兽印号码“666”。

    它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做买卖。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它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启十三16-18)

    这项专利的文本在WIPO的网站上是公开透明的,里面的表述非常详细,图文并茂。不熟悉英文的读者也可以通过网站提供的“机器翻译”,来阅读中文翻译版本。

    

    下面,笔者就根据自己的阅读,以及从老公那里获得的参考信息(老公在加州从事信息产业相关的工作),简要说明一下这项专利到底是干嘛的。

    老公说,与许多人理解的不同,申报一项专利不一定要有实物,如果你想到了一种概念,觉得这种概念有可能在以后实现,虽然你现在还没有实现这种概念的手段,依然可以为这个概念本身申报专利。正所谓先占概念的坑,后填实物的货。

    这项专利也是,重在概念的呈现。至于实现的手段出没出来,这个尚不清楚。

    网站截图的摘要里已经用学术的语言,把这个概念讲述清楚了。但是图上的语言太过学术晦涩,下面我用大白话解释一下:

    这个概念的重点,就是把这个世界上已有的金钱与人体的关系,完全搬到了互联网的虚拟世界上。我们不妨思考一下,老百姓为什么能赚到钱?其实本质就是个体“劳动”了,而且这个“劳动”是基于一个具体的“任务”,如果发布任务的机构,认可了这个个体的“劳动”,那么这个机构就付给这个个体钱,作为报酬。

    自从近几年比特币兴起以来,各种网络虚拟货币已经存在于互联网上。也就是说在虚拟世界中,“钱”已经有了。“任务”的本质就是指令性话语,这个在虚拟世界中也不难。难点在于,怎么把人体的“劳动”也虚拟化。

    这个专利里最骇人听闻的部分,就在于它提到了通过传感器来监控人体的一些参数,参数包括:“从人体发射的辐射,脑活动,体液流动(例如血液流动),器官活动或运动。”(引用自专利描述[0036])

   它还提到:脑电图(EEG)可以用来评估大脑中的电活动……可以使用磁共振成像来感知大脑活动。

    基本上,就是用各种现代科技手段,把人体大到宏观运动,小到脑电波成像,能观测的全给观测了,然后把这些数据扔给人工智能(AI)去学习,让人工智能通过这些参数,去判断这个人体的“劳动”究竟有没有完成给定的“任务”。如果完成了,就用虚拟货币付给这个人“钱”。

    对脑电波的检测,不禁令我想到了一则国内的新闻,浙江小学生头戴“紧箍咒”防止走神。

    为了监测人体的各种参数,监控设备是少不了的。因此不少人就猜测,电子手表和头上的箍圈会被用来监测这些数据,那不就是“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吗?

    而且“除了那受印记(监控装置),有了兽名(用户名)或有兽名数目(用户密码)的,都不得做买卖(获得不了虚拟货币)”。

重新解梦

    在上述专利中,最令人不可思议的就是专利号码,为什么就那么巧的是“060606”?这种诧异的情绪一下子把我带回到一年多前的那个梦中。在那个梦里,当我得知比尔盖茨最后把自己抽中时,也是非常诧异。然而,当我看着比尔盖茨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又觉得自己的诧异是多余的,也许就是巧合而已。

    在梦里,我完全被他神一样的气质吸引了,而且我也从他那里继承了奖品,何乐而不为呢?更主要的是,在梦里我知道灾难就要来临了,而比尔盖茨无偿提供给我一个避难所,一个住到山谷里的机会。

    如果一个人对圣经启示录里的信息不了解,大概也就像梦里的我一样,被他设置的美好假象蛊惑了。

    在圣经里,当末世的各种变故来临时,大众是知道惩罚要来的,因此试图向世界上的各种权威和权威建立的体系(山和岩石)寻求帮助,来度过难关。

    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和一切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里,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吧!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愤怒,因为他们愤怒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启六15-17)

    这种求助避险的心之强烈,已经让大众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比如在梦中的我,明明知道比尔盖茨抽中自己是一件让大众哗然的丑闻,我依然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这是巧合。

    梦里最开头的部分也很值得品味。在比尔盖茨之前,还有另一位形象模糊的富豪进行了他的抽奖,他抽完之后,才轮到比尔盖茨。也许,那位模糊的富豪,才是真正隐喻上帝。

    如果在灾难开始之前,你没能准备好,让自己完全站立在耶稣基督这块坚固的岩石上,那么当暴风雨来临,你就很容易去寻求世界上的权威,从而落入他们早就布好的陷阱。

    有关比尔盖茨这个人的事迹,我只讲述了冰山一角。他所从事的领域很广,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搜索。关键词:病毒、疫苗、堕胎、人类共同体、微软、芯片。

    比尔盖茨确实让人“聊不起”。这个人物太过复杂,不是一篇文章就能谈明白的。笔者能提供的有价值的线索,也就是一年多前的那个梦,以及自己对060606专利的理解。

    最后,我想用一句圣经章节来提醒那些仇恨比尔盖茨的基督徒们: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六12)

    我们不是要针对某一个人,因为整个历史的进程已经被上帝写好,至于里面的一些角色由谁来扮演,环节由谁来完成,这个并不会影响历史的总体走向。如果犹大不背叛耶稣,难道耶稣就不会去上十字架吗?

    我有一些梦是有关平行宇宙的,上帝也启示过我,大局他来控制,但他也同时赋予了个人自由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如果当历史进程到了一个关键点,人群中未能出现合适的人选来完成使命,他甚至会派遣一些天使(善恶都包括)来完成任务。但是派天使是次好的,毕竟这是一种系统之外的介入手段,最佳的历史进程是在人类之中,自主就能出现担当得起重任的人选。换句话说,剧本是确定的,但演出的还原度是不确定的。

    而这场戏的目的,就是为了培养在其中的我们,一切都是出于他的爱。

https://mp.weixin.qq.com/s/l3BcQJ6yUS5beb32zs_Lkg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