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撒但教》 ​第十三章 邪魔入侵的门路(中)——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生物回馈治疗法

    “生物回馈治疗法”(Biofeedback,一种控制不随意活动的方法,如血液流量、血压、心搏等皆可以此法控制)在最近几年的医学界造成很大的轰动,其发展的速度相当引人注目。它主要是用来控制疼痛、高血饮酒过量和滥用麻药。其实在大众风行这种治疗法之前,兄弟邦已使用好几年了。他们发现这种是训练女巫在清醒状况下控制灵体并与灵界接触的最快速的方法。基本上“生物回馈”是训练一个人去控制那些上帝没有允许我们控制的身体机能和区域。这方法教导人在自觉中控制他的灵,一由这灵进而控制并改变其肉体上的状况,同样地,受过这种训练的人很少知道自己卷入了怎样的险况之中。基督徒千万不要接触“生物回馈法”,这种治疗法不过是现代化的瑜珈,属于撒但的现代化冥想和现代化巫术。

    摇滚乐

另外一个经常为人所轻忽但却十分厉害的途径是摇滚乐摇滚乐是撒但的音乐。它和许多其他事物一样,整个发展从一开始便是由撒但和其手下所精心策划推动的。摇滚乐绝不是“无缘无故流行起来”的,而是由撒但自己在幕后一手导演。

本书前面曾提过,伊莲所会过面的摇滚歌星多如过江之鲫,他们全都愿意事奉撒但,为了得着金钱的名誉。他们已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但也包括了很多自己不想要的。他们的生命和灵魂都毁了。这些摇滚歌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们正在一步一步地教导无数年轻人崇拜并事奉撒但。

伊莲曾在美国各地许多不同的录音室里参加过特别的仪式,目的是要把撒但的祝福放到录制的摇滚乐中。她和其他人念咒文,使邪魔住进卖出去的每一张唱片和每一卷录音带里面。有时候他们也会叫出某种特别的邪魔,让它们在录音过程中,撒但教徒的声音常成背景音乐被录下来(藉着音乐全体的吵闹声做掩护),他们哼唱着,大念咒文,以便在每一次播放唱片、录音带或录影带时叫出更多的邪魔。当音乐播放的时候,这些邪魔就被唤到房间或耳中,好凌虐播放音乐或任何听音乐的人。

这一切的目的何在?就是要控制心智!经由控制心智不但使听者能够了解撒但藉音乐传达给他们的讯息,同时也使他们无法认知自己需要耶稣,以及死在十字架上所赐给他们的救赎。

许多抒情歌本身就是真正的咒文当歌曲被放出来时,邪魔也被召唤出来。这种歌曲有两个目的:一是对他施加控制,二是为听者提供能够使用的真实咒文,好让他或她把邪魔送到另一个人身上。如此,就可以藉着让对方生病或出意外等等来报复他,并且影响另一个人进入摇滚乐本身的控制之下。

    若是想要更深入地研究摇滚乐,我们极力推荐灰夫.葛得温(Jeff  Godwin)所著的《魔鬼的门徒——有关摇滚乐的真相》(The Truth About Rock,Chick Publications,Inc,出版)。这本书对父母了解他们的孩子所接触的摇滚乐真相有极大裨益。

    解救之道

以上所有的门路都必须封闭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

    倘若你已参与任何以上所描述的活动,只要做下面的祷告就能把那些门路闭起来:   

天父啊!我向你承认我曾和X X X 有过接触。我认清这样的事情是你所憎恶的,而且在你眼中看为可厌。我谦卑地请求你在这些事上宽恕我的罪。我请求你驱逐任何因无知行为而进入我里面的邪魔,并洗净我的罪,以耶稣的宝血把邪魔进入的门路永远封闭。我奉耶稣的名而求,也为此感谢。

    然后,我建议你依照以下的方式,大声地对撒但和它的邪魔说:

撒但和你的邪魔,我已请求天父宽恕我接触过X X X 的罪,而且已得着赦免。我现在靠着信心藉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流的血,永远向你关闭我生命中X X 区域的门路。我奉耶稣的名命令你离开!

遭受群恶魔侵入的常常需要别人的帮助他驱魔。如果你迫切地祷告,并且不惜任何代价希望获得自由,那么主会把必须去做的事指示给你,让被掳者得着释放。

接下来,我要以自己在行医生涯中所接触的一些人为例说明,他们都因打开这样的门路而招致严重的后果。为了保护卷入事件中去,所以他们的名字都已被更改过。我们身为基督徒必须了解一件在任何教会中从没有被教导过的事,在我们传福音的对象中确实有很多人被邪魔所捆绑,有的在里面,有的在外面,因此他们的意志是不自由的。他们无法让自己接受耶稣做生命的救主,而他们的心智也同样被捆绑,以致不能了解福音的讯息。

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上帝的像。”(林后四3~4)

这些人也不会告诉你关于他们被捆绑的事,的确,那捆绑是何等彻底,以致许多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受制已深。当你直接问某人是否愿意和你一起祷告接受耶稣时,常会听到他说:“我尚未准备好”、“我以后会的,但……”或者“我现在就是不能,不要逼我!”以及各式各样其他的藉口。

但是,耶稣来是要让被掳者得以释放

    “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赛六~1)

    我们基督徒只需要接受耶稣,就会赐给我们力量和权柄,以使用它们叫被掳者得释放。以下就是我亲身经验的一些例子。

    (一)珍的见证

    珍是来自我家乡的一位三十五岁的护士。大约在十年前当我还是一个护士时曾和她一起共事过。她看到我的改变感到很讶异。因此,某天下午我和她坐下来,分享主在我生命中所做的一切。她的反应是:

    “你知道嘛,五年前我曾有两个朋友把生命交托给耶稣,从此他们的生命有了戏剧化的改变,从原来的失望、受伤变为喜乐的平安。我常常想自己也要这么做,但我偏偏却不能,后来,后来也就慢慢淡忘了。”

    “你为什么不能将生命交托给基督?”我问。

“这个,呃,我觉得那对我有益处,但我就是不能。事实上,现在我们谈论这件事情的同时,我觉得自己忽然变得非常焦虑不安。我想我们最好立刻就停下来,不要再谈这些了。”

    我原本可能会停下来,但是赞美主,感谢给我的训练,使我轻而易举就认出所有的症状,因此我继续说下去。

    “容我再问一个问题:当你试着思想耶稣的时候,是否像撞到一面空白的墙,而且若要继续想下去,就得费很大的努力,因此你干脆就放弃了?”

    “对,就是这样!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嘛,我曾上过上帝的训练学校。告诉我,你参加过什么秘术的活动?”我的话令她大吃一惊。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我没有接触很多,但是大约在八年前因着寻找刺激的心理,的确去看过手相。之后,又有好几次去找看手相和占卜的,最近还曾用占星术算过命,但我并没有真正对这些玩意儿认真过。”

“哦,珍,只要与秘术有一点点皮和的接触,就足以使你置身在魔鬼的捆绑之下了。这便是你一直不能接受耶稣的原因,但是我带给你一个好消息——耶稣来是要让被掳者得释放,而且由于我是他的子民,所以已把战胜撒但和恶魔的力量与权柄赐给了我你们这些把珍捆绑住并让她看不清真理的邪魔,我现在就奉耶稣的名捆绑你们,你们再也不能在她的生命中活动。”

    珍看起来一副满头雾水的样子,仿佛在怀疑我是否已神智不清,但我只是改变话题,谈了十分钟其他事情。然后我问:

    “珍,我刚刚问你是否愿意接受耶稣做你的救主,而你也知道那就是你所必须做的。现在跟我一起祷告,怎么样?”

    她先是一脸讶然,接着露出轻松的表情。

    “你知道的,我现在要和你一起祷告。我可以接受耶稣!我真不明白自己为何没有早些接受。”

    我们两人一起跪下来,于是又有一位被掳者从撒但的黑暗国度里释放出来,投入上帝的怀抱。然后我告诉她有关门路被打开的事,于是她祷告,并以耶稣的宝血永远向撒但关闭那些管道。

    (二)苏茜的见证

某天晚上我在值班时,一个大约二十岁的女孩被送进急救室。她扬言如果不能得到帮助,恐怕她就要自杀了。她颓丧焦虑,而且很害怕,觉得仿佛没有一个能够让她活下去的目标;她的生命非常空虚,早已失去意义。和她谈了一会儿之后,我清楚地告诉她所需要的就是耶稣基督,接着和她分享福音。她的反应是:“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我也是在教会中长大的,我知道你说的是事实,但我就是没有准备好要那样做。”

    “捆绑这女孩的邪魔,现在我奉耶稣的名捆绑你们,你们再也不能在她的生命中胡作非为!”当我这样说的时候,她看着我,以为我发疯了,但是我随即改变话题,岔到其他事上去,她很快就把它忘了。不久我又回到主题:

    “苏茜,就在几分钟前你承认我说的是实话,也承认生命中需要耶稣。现在好不好和我一起祷告,求他成为你的救主?”

    “好啊,我愿意这样做。以前从没有人真正叫我这样做,你愿意帮助我吗?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此,苏茜和我一起祷告,开始往永生的路上前进。当我进一步了解她时,才发现她生命中也曾为撒但敞开一条门路,就是在她十三岁那年某个周末的“昏睡派对”(Slumber party)上曾尝试过毒品。就因这一次的尝试,便落入邪魔的控制下了。从她对自己生命的描述看来,我相信在我们相遇之前她已有很多机会接受耶稣,但却被遏阻了。

 (三)一位老人的见证

    在我担任住院医师期间,一个心脏严重麻痹的八十岁老人被送进加护病房。为他检查之后,我知道他很可能不久人世。他问我情况如何,我说不太好,因为他心脏麻痹的状况十分严重,于是他转身开始哭泣。我们的对话如下:

    “啊,医生,请不要再说了,我承受不了!”

    “老先生,怎么回事?您怕死吗?”

    “是的”

    “您知道您死后会发生什么事吗?”

    “是的,小姐,我会一头栽进地狱!”

    我一时错愕,因为很少人会说得这么直截了当。“老先生,请你让我告诉您怎样做才能避免下地狱。”

    “不,不!我以前听过一大堆了,那些都没有用,不必麻烦了。”

    “不管您要不要,都必须再听一次耶稣的事。”然后我大约用了四句话把福音传给他。在这种情况下,简短是有其必要的。

    “这事我全都明白,我知道那是对的,但就是不能接受。”

    “老先生,您只要跟着我念几个字就行了:耶稣救我!”

    “我不能,我不能,走开!”

    “老先生,我知道有东西正在阻碍您,您是对的,您无法说这几个字。告诉我,您知道谁正在阻挠您吗?”

    在这个时候。他转过头来,直直看着我的眼睛,说:“撒但和它的邪魔!”

“我有好消息要告诉您。耶稣来是要让被掳者得释放,您是一个俘虏,但我是王的孩子,已把对付撒但和它的邪魔的权柄交给我了。”

然后我大声直呼撒但和它的邪魔,并奉耶稣的名捆绑它们。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时那个老人脸上所浮现的喜悦神情。他抓住我的手,当他祷告求耶稣成为他的救主时,我们都泪流满面,我可以看出他的心中充满平安。他往上看着我说:“小姐,五十年一直在渴望耶稣,寻找耶稣,想要来到他面前,但是我不能够。”

    我和他谈了一会儿,他告诉我他在大约三十岁时曾当过立手。有一次,他的船在菲律宾停了一阵子,在请假上岸期间,他和几个当地的居民起了冲突。他们对他施了一道巫毒符咒,结果使他寻找耶稣五十多年却不能接受它,因为和他谈过的都不知道可以使用耶稣赐给我们的能力和权柄,也没有人认出发生在他身上的事。第二天我进去看他的时候,他的身体状况恶化已极,却显得光彩焕发。他最后对我说的话是:“小姐,我完完全全感到平安。”然后他陷入弥留状态,不久就离开人世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