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撒但教》 ​第十三章 邪魔入侵的门路(下)——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四)莎拉的见证

一个四十四岁的妇人被朋友带到我的办公室,因为她已濒临自杀的边缘。她的朋友之所以带她来找我,乃是因为他们知道我是一个基督徒医生,希望我能够帮助她。她的故事和我以前所听过的许多故事大同小异。她的父母基督徒,都非常爱她,而她也知道这一点。但不晓得为什么在十几岁时,她的生命开始出了差错。她和学校的坏学生鬼混,陆续和人发生各种不正常的性关系。

她说:“我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不对的,而且内心深处也真的不想如此,但我似乎是无能为力。我是在教会中长大的,深知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然而我却似乎永远不能让自己真正接受耶稣,像我的兄弟姐妹一样地把生命交托给主——我从不知道为什么,我猜想自己一定是还没有准备好。”

在她十七岁时,还没结婚就有了一个小孩,她的父母让她把这个小孩送给别人收养。同年稍后,她差点便自杀成功,而且在精神病院待了三个月。她以后的生活就是在精神病院进进出出,不断看许多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学家,服用无数的药物和镇定剂,可是没有一样能够帮助她。她无法和人建立任何一种稳定的关系,或体验任何一种爱。之后,她又生了第二个私生子,由于害怕双亲又把这个孩子送给别人收养,所以她在十九岁那年离家出走。

最后,在来见我的前两年,她开始上教堂,终于接受耶稣,第二年的生活明显大有改善。她停止酗酒,而且能够维持一份固定的工作。她找到真正的基督徒朋友,这些朋友花很多时间陪她,帮助她改变并整顿生活,而读圣经和祷告也带给她满溢的喜乐。然后突然有一天——

“我感到仿佛有人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一切都变成黑暗。我再也不能读经和祷告,也无法感觉到主的存在,这使我十分灰心沮丧。我继续上教会,因为我知道那是唯一的答案,可是仍寻不回任何喜乐。我和许多牧师谈过,他们说我生命中必定还有一些没有忏悔过的罪,或者是主正在考验我。但是我知道自己快要崩溃了,也不想再活下去。我唯一的出路就是自杀。”

我问她是否曾觉得里面有某种东西并不属于她,却又控制她的行动和思想。她恍然大悟地说:“啊,是的,我常有这种感觉,也的确意识到里面有某种不属于我的东西。我问过几个牧师:“我里面是否可能住着一个魔鬼?”但是他们告诉我:“基督徒是不可能被鬼附的。”我猜自己一定是疯了。当我试探着把这件事告诉精神科医生时,他们都说我患了精神分裂症。

唉,竟有这么多人是如此得无知!莎拉里面的确住着一个魔鬼,一个力量非常强大且管辖许多小魔头的大魔头。主指示我为她找出那条开向恶魔的门路。在主的带领下,我问莎拉是否记得在童年时期,有什么事件在她内心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想了一会儿,她说:你问我这个问题真是奇怪。不过,我的确依稀记得母亲有一次曾提到,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时曾被**过。她从来不愿再重提,而且说最好把它忘得一干二净。在模糊的印象中,似乎曾有一个人抓住我,把我摔在地上,而我只记得自己躺在地上,往上看见一棵缤纷美丽的山楂子树,其他的事情就一片空白了。

那就是一条门路。当她被**时,邪魔就趁机进到她里面,在其中盘据了许多年,并且摧毁她的生命。这是一种特别的邪魔,我会在后面加以讨论。它可以同时占据人的灵、魂、体,还有数千个触角能深入地缠绕各个区域。就是它在莎拉的灵中把门关起来,让她不能再感觉到上帝的存在。由于它不能忍受圣灵在莎拉里面的成长和掌管,因此试图要制止莎拉把她自己交托给主。

    但是主已保守莎拉,因此两个小时以后,那个邪魔和它的许多爪牙就逐出去了。最后,莎拉终于被释放,脱离了邪魔经年累月的伤害。于是她又在灵里体验到主的同在,满心喜悦地读神的话语,重新过一种正常、健康的生活,并且沉浸在主耶稣基督的爱中。这又令我想起何西阿书四章六节里说的:“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

    (五)被掳者的见证

一个体格良好的三十五岁男子来到我的办公室抱怨说:“我的生命快要被毁了,它在我四周溃散成碎片,我无法说明这件事,可是我知道它的确存在着。我快要死了!”

我花了一个小时与他谈话,为要找出症结的所在。他的健康状况极佳,也没有任何疾病或觉得舒服的地方。他是一个基督徒,可是没有紧密地与主同行。他的婚姻美满,孩子都安好,全家人的关系也很愉快,又有一份很满意的工作。最后问及有关他身体器官的情形时,他说:“大约三年以前,我一直患有静脉窦(sinuses)方面疾病,但是自那以后就不曾再患了。”

    有趣的是,他刚好告诉我就是在三年前开始觉得生活渐渐崩溃。

    “三年前你如何治愈你的静脉窦?”

“哦,我去找X X X 大夫接受针灸治疗。这个治疗真有效,我以后就没有这方面的毛病了。”

这就是关键所在!接着我替他检查身体,为他做了心电图检查。当心电图的仪器绘出他的心跳时,我忽然感觉到房间里充满一种邪恶存在,而这位男士的心跳竟突然停止了!我并不十分确定自己在应付的是什么,但我奉耶稣的名斥责那个邪恶的东西,于是他的心跳又恢复了。他的心脏有整整一分钟停止跳动,然后主向我显示,让我知道自己所感觉到那个邪恶就是针灸大夫的灵。他正在吸取病人的力量,致使病人暂时地停止心跳。

主在那个特别时刻容许事情发生,好让我明白其中原委。原来邪魔经由针灸用的针作为门路,然后留在这个人身上,让他任由针灸大夫控制,就像被催眠师控制一样。针灸大夫从这人身上吸取力量,供自己使用,这就是为什么这人会觉得他的生命正在逐渐毁灭中。由于他是一个信仰根基不深的基督徒,还没有准备好接受邪魔存在的事实,所以我不能贸然告诉他所发生的一切,免得他以为我疯了。我求问主,在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处理?

“使用你最有力量的工具,”这是他的回答,“迫切地为他祷告。”

    接着的那一年,我多次为那位男士禁食祷告。一年之后,有一天主终于对我说话,告诉我已回应了我的祷告,因为已在那人身上动工,使他释放了。不久之后,这人又因为一个小问题和我再度碰面,他告诉我感觉好多了。耶稣又一次从壮士家中抢出了家财。

    (六)瑞克的见证

一个二十四岁的年轻人由于试图自杀而成为我的病人。瑞克在一个基督教家庭中长大,家人都很爱他。在十几岁时,他将自己的生命完全交托给主,他和主的关系非常密切,也会聆听主对他灵里所说的话。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即进入一所神学院的研究所,准备以后成为牧师。主是他生命的喜悦。

突然间,大约在我遇见他的前一年,他不能再与主沟通,也发现自己几乎不能读圣经或祷告,甚至完全无法感觉到主的存在。他请教了许多人,也和许多人一起祷告过,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帮助。他开始不能集中精神在任何课业上,所以成绩一落千丈。最后他变得绝望万分,并且在试图自杀之前的一个月左右退学了;他觉得没有意义再活下去。

我询问他一些问题,试着把撒但的门路找出来。最后,当我要他把事情发生之前一切告诉我时,他说出了下面的故事:

“一年前,在学校秋季课开学不久,我开车到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我的母亲打电话来叫我去,因为她的母亲在医院里病得很重。我请了几天假,然后开车前往,一到达丹佛市就直奔医院。一进医院时,我突然感到一股黑暗的力量像云一样落在我身上。这种感觉只持续了几秒钟,不久就消失了,之后我没有再多想这件事。当我到达医院时,我发现我的祖母刚刚去世。我留下来参加丧礼,然后就回家。

在我更进一步的追问下,他道出了他的祖母深入接触过巫术。他家里很多人都尝试让她知道她需要耶稣,但是没有成功。那就是撒但的门路——遗传。老祖母一死,占据她的厉害邪魔就被传到这家庭的另一个成员身上。撒但当然会选择瑞克,因为他正准备要全职事奉主。如果他里面的魔鬼被赶出,瑞克便能够与主完全且自由地沟通了。其实他的父母只要凭着信心,简单地祷告,求主打断他继承自祖母的任何管道,就能使他免去邪魔的攻击——但是他们毫不知情。

    我知道很多人会说瑞克应该可以免去这一切,因为他是一个基督徒。但是圣经说得很明白,父母的罪会遗传给子女,甚至到三、四代。这就是为什么上帝要如此强烈地警告以色列人不可接触秘术。基督徒必须觉察这一点:如果知道家中有任何人接触过秘术,就应该请求主,以耶稣的宝血为他们自己和儿女封闭遗传的门路。

    解救的四个步骤

    以下我要列出基督徒为解救被魔鬼捆绑的人所能采取的四个基本步骤。许多父母必须面对不信主的孩子去接触摇滚乐、秘术游戏、毒品或酗酒等问题。任何基督徒若是觉得对某个人有负担,且愿意为他(她)作战,也可以采用这些步骤,把这个人带到主耶稣基督面前。

第一,倘若尚未得救的人和基督徒住在同一幢房子里,首要的步骤就是必须洁净这幢屋子,当然,惟有当基督徒是这个家的家长时才可能如此做。很明显地,如果基督徒和父母住在一起,又是家中辈分较低成员,那么他们恐怕就有所不便了。我们稍后会讨论这种情况。

所有用来事奉撒但的物品(例如有关秘术的所有物品、摇滚唱片、角色扮演幻想游戏材料等等)都是“佣物”(familiarobjets,见二十章)。我们必须把这些物品拿走或处理掉,因为它们会为魔鬼提供一个合法的依据地,使它们可以利用这些物品,不断地把邪恶力量带进屋子来。

假使你们是基督徒父母,而的应付的是叛逆、不听话的十几岁儿女,我要劝告你们不可冒冒失失闯进孩子的房间,然后把一切你们认为是“佣物”的东西清除得一干二净。你们必须先和他们沟通,一边捆绑住在他们里面的邪魔,一边坐下来跟他们交谈。最好和他们一起听摇滚唱片,仔细地检查其中歌词。我保证你们的孩子会自觉难为情。因为他们心里明白摇滚乐的内容是腐败不健康的。如果他们有接触秘术游戏,你就坐下来看看游戏手册,和他们一起研究这游戏,如此才能明白他们在做什么,并有依据圣经指出这游戏错谬之处。然后,你们才可以把所有的唱片、录音带和游戏的器材等等毁掉。

    如同上面所提过的,在家里辈分较小的基督徒可以求主封闭这些佣物,使魔鬼不能再透过这些东西活动。

第二你必须知道自己所爱的人被魔鬼捆绑了,且被它们弄得看不清事实的真相。你可能连续几年不断地告诉他们需要耶稣,但是他们偏偏不能明白你的意思。他们甚至会把你讲的话回讲给你听,但是在你所说的话和他们的脑袋之间仿佛有一个“频率干扰器”,使得他们不能真正了解这些概念。这个“频率干扰器”就是魔鬼。另外,他们的意志也大大受到捆绑,以致使他们了解自己需要耶稣的救赎,仍然不愿意成为他们的救主。

倘若他们和你住在同一幢房子里,你每天要大声地斥责他们里面的邪魔。你可以在另外一间他们听不到的房间里这样做,别忘了,邪魔有很敏锐的耳朵。你可以这样说:“你们这些捆绑X X X 的邪魔,我以主耶稣基督之名的权柄斥责你们。我奉耶稣的名捆绑你们,从今天起不可搅扰X X X 。我已把我的房子交托给主,所以这房子是一个圣地。你是非法入侵者,没有权利在这里活动。我奉耶稣的名捆绑你们,并且命令你们离开!” 

    这场仗每天都要打的。我不能告诉你战争要持续多久,只有主知道每场战争所耗的时间。你要觉察一个事实,那就是邪魔可能藉着他人说话,它常常会十分粗鲁,而且故意侮辱人,好试图把你赶走。在许多个案中,当邪魔藉着他人说话时,你必须要直接斥责它,并命令它闭嘴。不要怕,主会引导你怎么做。

第三,你可以求主让你为那些没有得救的“站在破口之上”。有关这点,我们在十四章会有更详细的讨论。现在请看以西结书二十二章三十三十一节,求主让你为这个人站在破口之上,好使他们的眼睛能够睁开,意志能够得到自由,可以接受耶稣。

第四,最后你必须了解主耶稣已将我们置于何等奇妙有力的地位上。希伯来书说:“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

    圣经告诉我们,撒但来到上帝面前请求把人赐给它。约伯记第一章的记载清清楚楚地提示这点。另外,撒但显然也曾向上帝请求要得着彼得:“主又说,西门,西门,撒但想要得着你们,好筛你们,像筛麦子一样,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路二十二31~32)

    一直到启示录十二章,撒但才终于被掷出天堂。

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它的使者去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它们的地方。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上帝的救恩、能力、国度、并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上帝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启十二7~10)

你必须了解撒但正站在上帝的宝座前,向我们天父乞求要得着我们所爱却又尚未得救的人。撒但伸出控告指头说:“看某人接触摇滚乐(或任何其他事物),因此我有正常权利得着他的灵魂,影响了的生命,并差遣我的邪魔进到他里面。”

由于上帝是绝对公正的,因此如果没有竞争的话,他必须同意撒但的乞求。但我们既然与耶稣基督一同后嗣,就该比撒但更有权柄去请求上帝了。我们必须“坦然无惧”地来到宝座前,和撒但的请求相对抗。

我们这样祷告:

父神啊,我来和撒但的请求相对抗。我以耶稣基督我主的名来到你面前,宣称X X X 是我的。我宣称X X X 是你所答应赐给我的产业(假使是你的孩子或配偶,撒但绝不可拥有此人。我请求你打开X X X 的眼睛,好让他(她)能够看见耶稣基督福音的真光

倘若你向上帝请求的对象不是自己的亲人,你可在耶稣基督命令我们去使全世界的人都成为门徒的根基上,向上帝请求,宣称那个人是耶稣基督的门徒。

    再者,你必须了解这是一场真实的争战。你不可用一夜工夫赢得这场争战,但是你在耶稣基督里的确拥有力量的权柄赢得最后的胜利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