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我,也来自他——挪亚的彩窗

    上帝对每个人说话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有的人能清晰地听见上帝的声音,甚至清晰到不能分辨究竟是不是外界真实的声音;有的人善于通过纸和笔把安静时情不自已的“心流”记录下来,圣灵的话语就如同生命之河涓涓流淌在笔下;还有的人通过视觉语言与上帝交流,他们在旧约里被称为“先见”。

    上帝与我交流的方式主要是通过启示。一阵像电流一样的感觉在身体里涌流,我就像顿悟一样突然明白了某个道理,然后再用自己的语言把这个道理讲述出来。除此之外,还有众多一知半解的梦,以及一些清醒时看到的异象。

    因此,我一直对是否能正确传达上帝的信息,不太自信。毕竟从我这里传达出去的信息是被我消化过的,而不是最新鲜最纯粹的。我还没有达到完美的境界,因此从我口中出去的东西不可避免会混杂一些属于我自身肉体的污秽。

    入口的不能污秽人,出口的乃能污秽人。(太十五11)

    这种不自信其实来源于我一直以来的性格特征——极度的完美主义和对犯错的恐惧。这种心理都被上帝看在眼里,他一直通过他的方式,安慰我,引导我,告诉我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下。

    下面我就讲述三个梦,来谈谈上帝是怎么安抚我的不自信的。并说明,上帝可以用任何他想用的人,来完成他最美的旨意。

第一个梦:我来给新娘修理腰带

    2019年4月初,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讲述了我一生要完成的几个任务,第一个任务是这样的:

    在旷野中一个院子里的宴会厅中,大家在准备一场婚礼。有很多人在桌子前忙碌着,新娘就在我的旁边。我的任务是为新娘修理婚礼时要佩戴的腰带。腰带很好看,是由金链、彩线以及各种装饰元素编成的,腰带的卡扣有点问题,我的任务就是着重修理这根腰带的金属卡口。

    忙了一阵,我终于修好了腰带,放在自己腰上一比,发现这跟腰带不够长。我沮丧极了,觉得自己的辛苦都白费了。

    这时新娘走过来问我为什么不高兴,我说这根腰带不够长。

    新娘说,“这不是我的腰带吗?你为何要在你自己身上比?你的腰不是比我粗吗?”

    我这才反应过来,是啊,腰带只要新娘戴着合适就行。我终于松了口气,任务完成了!

解梦:

    腰带比喻真理。 

    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做带子束腰。(弗六14)

        这个梦的意思是,我的第一个任务是在耶稣再次来临之前,为他的新妇——教会修理真理的腰带。我并不是要重新做一根腰带,阐述全新的真理。而是要用我的工匠之手,把腰带中缺失的部分补全,弄乱的地方理顺,并让腰带能够首尾相接,得以佩戴在新妇的腰间。我不必太完美主义,把我的标准强加给教会。上帝并不苛刻,他对教会在这个阶段能够接受的真理表达程度有一个标准,只要达到那个标准就行。

第二个梦:住在山下的贫穷人    

    这个梦讲述了一座山的故事。有一座山,越往山顶去,地价越贵。有一个人很穷,就在山脚买了一块地,修建自己的房子。这个人很好客,从别处来要登山的客人,他都会热情款待,邀请客人在自己家里歇歇脚。

解梦:

    在这个梦里,山表示属灵的境界。属灵程度高的人住在高处,灵里贫穷的人住在低处。但上帝并不浪费他的各种器皿,哪怕是卑贱的器皿,也有可承装的任务。他给住在低处的人安排的任务,就是款待攀登属灵高山的人,让他们能在山下歇歇脚,休整体力,开始第二天的战斗。

    因此,就算我们现在还没有达到属灵的顶峰,也依然可以被上帝所用。

    这里需要补充说明一下,在这座属灵的高山上,是什么定义一个人是富有还是贫穷?不是一个人在教会中的地位,也不是一个人属灵能力的大小,而是这个人在上帝面前多么谦卑,能让圣灵有大的掌控权。

    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撒四6)
    务要在主面前自卑,主就必叫你们升高。(雅四10)

第三个梦:礼物来自我,也来自他

    就在三天前,我获得有关“金银铜铁”启示的当晚,我跟神说:“神啊,你给我的启示这么具体,我再讲述出来,难免会有错误。我会在文章结尾注明,这些启示的表达会受限于我的理解力。这样万一文章里有错误,我来扛,不要让那些错误亵渎了你的名。”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老公在我以前家的外屋,他在网上买了一把扫帚,要寄给一个主内的姐妹作为礼物。他还写了一个感谢的字条,署名是他的名字。

    在一旁的我特别生气,觉得我老公是因为喜欢那个姐妹才要送礼物,就去阻止他。我老公就解释说,她家之前帮助过我们,送礼物给她只是为了表达感谢。

    我生气地回到里屋,自怨自艾了一阵,又跑去外屋和老公理论。我说:“礼物可以送,但是要把署名改成是我的名字,以我的名义送才行!”

解梦:

    在我的众多梦里,有几个现实生活中的人物频繁出现。在圣灵的启示下,我明白了他们每个人都指代一个末世的人群,而且往往指代人群的特征和他们的名字相关。

    这个主内姐妹在我的各种梦里,一般指代还没太觉醒的教会。

    我的老公一般指代主耶稣基督。

    以前的家比喻“旧我”。

    “我”比喻在我的灵魂中属于肉体的那部分。

    我所写的一系列文章,其实本质上是圣灵要送给他教会的礼物。梦里的礼物是一把扫帚,比喻“洁净”、“灾祸(扫帚星)”、“属灵的腾飞”,这也是我文章主要涵盖的内容。

    圣灵让我写文章,一个很主要的原因就是回馈教会的帮助。虽然现今很多教会仍在世界中沉睡,但是如果没有这些教会,也不会有今天的我。

    我极力把送礼物的署名改成自己,是属肉体的我想宣称,礼物是出自我本人对教会的爱。我的信心没有大到能够承认,上帝除了爱我,也爱他那还没有觉醒的教会。

    然而事实是,上帝非常爱他的教会,我笔下的文章虽然出自我之手,但本质上来自他的旨意。 

https://mp.weixin.qq.com/s/PPFiV3_cLY7KiFCtFLzVQQ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