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撒但教》 ​第十八章 邪魔所引致的疾病(上)——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第十八章 邪魔所引致的疾病

利百加的叙述(九) 

邪魔所导致的肉体疾病是一个广受争议和误解的问题,在此我无意要解决这个争论,因为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然而我仍希望以一个对这方面有特别研究的医生的身份,把一些经文和个人经验介绍给读者诸君,并和你们分享主在这个问题上所教导我的。

有一些教会的带领人教导信徒,所有肉体的疾病都是邪魔所直接引起的,因此唯一的治疗途径就是驱魔。另有其他人则持极端相反的看法,认为邪魔不能碰触基督徒。让我们来看看上帝的话。身为一个医生,我特别喜欢读路加福音,因为我看到路加把一个医生的观点呈现在他著述中的各处。他仔细地说明疾病范围的差异处,这常是其他人所没有察觉到的。

耶稣和他们下了山,站在一块平地上,同站的有许多门徒,又有许多百姓,从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并推罗西顿的海边来,都要听他讲道,又指望医治他们的病。还有被污鬼缠磨的,也得了医治。」(路六17〜18)

请注意,这里清楚区分了一般被医治的疾病,以及由于污鬼被逐出而得着医治的病。

正当那时候,耶稣治好了许多有疾病的、受灾患的、被恶鬼附着的,又开恩叫好些瞎子能看见。」(路七21)

此处又做了同样的区分。路加福音中另有两个例子也同样明白地显示,有些疾病纯粹是肉体的,有些疾病则是由邪魔所引起的

正来的时候,鬼把他摔倒,叫他重重的抽疯。耶稣就斥责那污鬼,把孩子治好了,交给他父亲。」(路九42)

耶稣出了会堂,进了西门的家,西门的岳母害热病甚重,有人为他求耶稣。耶稣站在他旁边,斥责那热病,热就退了,立刻起来服事他们。」(路四38~39)

在第一个例子中,耶稣斥责污鬼,把病治好,在第二个例子中,祂所斥责的是肉体上的热病。

疾病的来源

邪魔可以导致疾病,而且也确实导致了许多疾病。并非所有的疾病都是由邪魔所引起的,但有很多却的确是。我们必须记住,肉体和灵的死都是亚当堕落的结果。由于罪引起了肉体的变化,使我们易受肉体疾病的攻击。主在这方面给我们很多教导。邪魔是操纵微生物和毒素方面的专家,牠们把这些东西放进人体里,引起很多疾病,但是同时牠们也能直接造成伤害。

邪魔在人体的组织上从事破坏,也可以在显微镜看不出细胞结构有所改变的情况下,对许多器官进行摧残。牠们所造成的破坏常常需要用实际的药物和营养品等等来进行治疗,但是医生唯有藉着上帝直接的启示,才能知道病人到底出了什么毛病,以及应该用什么样的治疗方法。很少基督徒医生愿意冒险去完全倚赖主。我并不赞成未经合适的诊断就治疗一位病人,但是不管愿不愿意承认,每位医生都会看出有许多病痛光靠诊断并不能知道症结何在。在这些病例中,用祷告和禁食来特别寻求主的带领,就是医生的责任了。

鲍伯的见证

最能说明邪魔导致伤害的一个病例,乃是发生在我接受训练快要结束的时候。当时我在内科部门实习,负责管理加护病房。有一天,三十五岁的男病人鲍伯被送进来。在这之前,他已在邻近一个较小城市的一家医院住了一个星期。他的病是突然发作的,而且高烧不下,可是他的医生却找不出病因。我在他入院那天为他做检查时,也找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毛病,但是显而易见地,他的病情十分严重。在我们开始进行一连串例行的检查,并请其他专家来会诊的同时,我开始迫切祷告,求主把他的毛病告诉我。

隔天早上,他突然从床上跳起来,宣称立刻要离开医院,如果他不离开就会被杀害。我们无论怎样和他谈都无法改变他。最后他的私人医生从法院那里得到一个七十二小时的限制令,强制把病人留在医院里。一听到这个限制令,他的身体先是一阵抽动,然后就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口中断断续续地喃喃自语,而且对任何刺激都没有反应。以后两天他一直是这个样子,身体状况迅速恶化。

第三天当我准备上班时,天父对我说话了。祂告诉我,鲍伯实际上是邻镇的一个大祭师,他的病是撒旦给他的教训,因为他在某方面得罪了撒旦。鲍伯想要离开医院,因为一个叫「大卫」的人找上了他。大卫是当地的大祭师,也是纪念医院的医生,一般来说,在同一个地方是容不下两个大祭师的,除非他们愿意妥协,否则必要争个你死我活。鲍伯知道他在这种软弱的情况下,绝不是大卫的对手。父叫我去拥绑那些束缚人心并制造困惑的邪魔,然后告诉鲍伯我知道他是谁,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并且向他传福音。我热切地希望没有听错主的话,于是那天早上就照祂所说的去做了。

捆绑邪魔

那天一早我进到鲍伯的病房,一确定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后就把门关上了。我试着看看是否能让他对我有所反应,但却没有成功,他继续不着边际地喃喃自语。于是我把手臂靠在病床上周围的横杆上,对他说:

「你们这些束缚人心、制造困惑的魔鬼,我的主耶稣差我来捆绑你们。我现在就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捆绑你们,你们不可以再折磨这个人了!」

结果是极富戏剧性的。鲍伯不再喃喃自语,而是转过头来看着我,完全清醒了。「早安,」他说,「你想要什么吗?」

「是的,我有一个好消息要传给你,是从至高无上的上帝那里来的。」我继续把天父告诉我的一切对他说,然后又简略地和他一起分享福音。

「鲍伯,你唯一的希望就是耶稣。撒旦决意要杀害你,继续服事牠只会给你带来毁灭,更糟的是,你会永远下地狱。」

他假装大吃一惊地看着我:「你是谁?你疯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噢,你知道的,我的上帝不会撒谎。」

「啊,走开,我不想和耶稣有任何关系!」

「好吧!这可是你的选择。」

说完,我就离开他的病房。从那时候起,鲍伯变得完全机警和清醒了。我必须承认的是,那天早上我曾打趣地追问那些专家,请他们解释为何鲍伯的身体状况没有改善却能突然恢复警觉,他们没有人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继续热切地为鲍伯禁食祷告,求天父至少给他一个机会。四天后,鲍伯在死亡边缘中挣扎。两年前他的肾脏机能就已坏死,肺也几乎不再发挥作用,他的心脏非常衰弱,肺部积满了水。他的血压低到必须从静脉进行药物处理,好使血压维持在一定的高度。我知道在短时间内,他必须倚靠机器替他呼吸。他的疼痛是我们所不能控制的。然而天父又对我说话了,叫我再去向鲍伯传一次福音。

最后的胜利

和以前一样,我确定他的病房里没有其他人后,说:「鲍伯,你快死了!你不明白这点吗?你不认为也许现在是你应该对我诚实的时刻了?」

「是的,也许你是对的。」

「你记得我们四天前的谈话吗?_

「是的,记得很清楚。你说得不错,我是一个大祭师,我不想脱离是因为大卫会杀了我。」

「鲍伯,你必须明白你唯一的希望就是耶稣。你不想求祂原谅你,并取代撒旦而成为你的主人吗?」

「我想要,但是我不认为他们会容许我这样做。」

「为什么?_

「因为撒旦站在那里。」他动动他的手,指着床上的另一边,即我所站的对面。我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我的灵可以感觉到牠的存在。

「不,主已经捆绑了牠。你需要一个证据来让你明白事情确实如此吗?」(主告诉过我能驱逐制造疼痛的邪魔,以证实我所言不虚。把这个魔鬼驱逐出去,就可以立即停止他的疼痛了。)

「不用了,单单从你疯狂得愿意冒险来这里,就足以向我证明了。」接着,他流着泪抓住我的手,用颤抖的声音求耶稣宽恕,并做他的主。然后他转向床上的另一边,直接对撒旦说话,告诉牠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不服事牠了。

在主的指示下,我驱逐了几个导致他发热、疼痛和肾脏衰竭的邪魔。他的疼痛立即就停止了,这是他许多天来第一次不觉得疼痛。在两个小时之内,他便不再需要靠药物来控制血压了。两天之内,他就离开了加护病房,不到两个星期便出院,完全康复了!专科医生把他的病归因于一种「病原体」,当没有人知道真正问题所在时,他们常常会做这样的结论。

有时候我会想:「在过去我所看过的病人中,有多少人未经真正诊断出病因就死于致命的疾病?」通常这样的病症都被归因于一种「病原体」。基督徒医生应该经常禁食祷告,迫切地寻求主在这些病症上给予带领和启示。此外,教会和医生也常常忽略了雅各书五章的教导。治愈邪魔所导致之伤口和疾病的唯一途径,乃是用信心祷告和抹油。

疼痛

另外一个邪魔常用来折磨人体的途径就是疼痛。疼痛的程度各有不同,但经常是具有破坏力的,而且在医学上找不出导因。每当我看到一位病人疼痛得很厉害,却又不能从他的身体状况中找出病因时,就会立刻开始求主把病原体显示给我。而这个病原通常就是邪魔。当撒旦教徒和邪魔的巫术力量战斗时,失败者最后常常会带着剧烈的疼痛被送到某医院的急诊室,而没有一位医生能够找出疼痛的原因。邪魔通常不会在制造疼痛时,又让人体受到损害,而且他们制造疼痛时并不需要进入人体。

基督徒也经常会受到这种疼痛的折磨。他们往往不知道问题就出在邪魔上,也不知道邪魔出自于何处。女巫所遣送的邪魔通常是从人体外凌虐一个人——特别是重生的基督徒。此外人的灵(如十四章图片所显示的)也可以像邪魔一样从外面凌虐人,虽然除了有关仇恨的门路外,疼痛的根源通常是邪魔。在我看过的病例中,许多病痛都是由于另一个人仇恨这些病人所引起的。在这些病例中,当所有的医护措施均告无效后,病人只要涂油并祷告,求主保护他们免受别人的攻击,这病痛就可以不药而愈了。

约翰的悲剧

这类疼痛的一个好例子,就是一位年约三十五岁的男子的病例,我暂称他为「约翰」。一天晚上,约翰来到急诊室,抱怨说他胸腔有剧烈疼痛,而这种疼痛是心脏麻痹时所特有的症状。我允许他入院,并且替他做了许多检查——结果显示一切都很正常。出院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他又来到我的办公室,很明显又因着同一种疼痛而痛苦万分。我怀疑他是一个在争战中惨败的撒旦教徒,但那时候主没有给我明显的启示。当我为他做了一切检查之后,就把他送往附近一家大医院,让那里的心脏专家为他做进一步的检查。他们让他入院,插进一条心导管把染料注入他的心脏动脉,观察血管是否有阻塞。结果仍然是一切正常。

做完这个完整的检查后,约翰又回来看我。他极端沮丧,因为胸部经常疼痛,使他不能做任何事情。在主的带领下,我坐下来和他交谈,直接了当盘问他是否是一个撒旦教徒,以及他的胸口疼痛是否因为和其他人发生属灵的争战。他非常震惊,事实上,他震惊得没有去否认我所说的。我和他广泛地交谈,向他传福音,告诉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耶稣基督。很不幸地,这个年轻人不惜一切要得到撒旦的力量。尽管这些伤害发生在他身上,他仍然决定要留在撒旦教内。他承认知道自己的疼痛是由属灵的争战所造成的。最后他离开这个州,离开一位力量较强大的撒旦教徒,到另一个新的盟会中建立自己的实力。我常常为这个年轻人祷告,心想会有什么事发生在他身上。看到这个生命由于贪求力量而被糟蹋,实在是一件令人可惜的事。

沮丧

邪魔造成的情绪问题,种类多得数不清。但是我们不能认定所有情绪上的困扰,都是由邪魔所引起的。我看过一些基督徒在生活的压力下作出非常人的反应时,别人会对他们说,问题乃是由邪魔所造成的,结果使他们受到很大的伤害,这实在叫人难过。我们绝对不要忘记自己是人,我们虽成为基督徒,但是并不因此变成某种超人,不再有弱点,对压力也不再有反应。

我认为我们应该讨论一个最常困扰人类的问题——沮丧。圣经有多处经文讲到沮丧:

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上帝,因他笑脸帮助我,我还要称赞他。我的上帝啊,我的心在我里面忧闷,所以我从约旦地、从黑门岭、从米萨山记念祢。」(诗四二5〜6)

诗篇和其他地方也提过沮丧。这是一场真实的争战,而我们是地地道道的人!我很感激主把这类的经文放在圣经里。

主啊,求祢睡醒,为何尽睡呢?求祢兴起,不要永远丢弃我们。祢为何掩面,不顾我们所遭的苦难,和所受的欺压?我们的性命伏于尘土,我们的肚腹紧贴地面。」(诗四四23~25)

如果有任何一位真正重生的基督徒告诉我,他从未经历过上面引用的两处经文所表达的感觉,我会说那是因为他没有与主站在同一阵线上,所以从未被卷入属灵的争战中,不然就是他在说谎!

看看使徒保罗多么诚实地写道:

弟兄们,我们不要你们不晓得,我们从前在亚西亚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上帝。」(林后一8〜9)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