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撒但教》 ​第十八章 邪魔所引致的疾病(下)——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沮丧的来源 

造成沮丧的原因有很多。很不幸地,许多参与过驱魔圣职的人认为所有的沮丧都是由魔鬼造成的。我认为,这是由于人类喜欢在各种困境中随便找个借口。倘若所有沮丧都是由魔鬼所引起的,那么事情就容易解决得多了,只要尽快把魔鬼逐出,你就可以不必再沮丧了。就我的经验而言,大多数我所见过的案例,都不是因为那人里面住着一个带来沮丧的魔鬼所引起的。

那些严重沮丧的例子中,多半是因为他们的心思几乎完全失去控制所致(请看十六章详细讨论心思控制的部分)。上帝的话确确实实地告诉我们,要让每一个思想成为我们的俘虏,使其顺服基督(林后三5)。极度沮丧的人(包括基督徒)多半从来没有服从主所给的直接指示,却容许撒旦或邪魔所放进他们脑中的思想停留在那里。他们从未停下来按当时处境的真实状况或上帝话语的光照查看自己的思想是否正确。他们认为所有的思想都是出于自己,并且照单全收了。简而言之,他们太懒了!他们容许自己的心智掉入懒惰的消极、被动状态中,因此魔鬼的力量就带给他们极大的情感折磨。

重新管理你的心思!这是你所遇过最困难的一战,但你的努力是非常有价值的。由于人们很快就把我的身份一个基督徒医生传开来,所以在行医生涯中我碰见很多沮丧的病例。在这些病例中,我可以说除了少数几个是由魔鬼直接导致之外,其他的都可以按照十五章所提出的「心思控制步骤」而有所改善。请注意:大卫在诗篇四十二篇中是如何做的。他说:「……我还要称赞主……」他在使用自己的意志来克服灵(心)里的沮丧思想,宣告他要赞美主。在克服沮丧方面,「赞美」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请注意在十四章结束时我以自己的经验所做的描写。

其他一般的沮丧根源就是惨重的损失,例如:失掉一位你所爱的人、肉体的疾病和衰弱,或是生活环境的不幸逆转,当然,还有纯粹因疲倦所引发的沮丧——特别是那些正在进行属灵争战的人。我们这些被卷入属灵争战的人必须不断对主的带领保持警觉和服从,当主命令要停下来休息时,不管你认为有多么不必要,最好还是服从,否则你必定很快就会被击倒

所谓击倒,是指在肉体上或情绪上可能会遇到很大的麻烦(特别是在和其他人的关系上),或者你可能会犯错并受骗,因为你不能再像先前那样保持警觉。太多人忘了自己仍然是有人的弱点和限制。如果我们让主在这些方面带领我们,将可以避免许多麻烦。我所见过最厉害的邪魔多数利用家庭里的近亲强奸,以及各种变态的性关系,尤其是藉着重金属摇滚乐所带来大行其道的性虐待,而进到人里面。

这些厉害的邪魔通常能同时进入人的三个部分——体、魂和灵。有关这方面,让我为你们举一个例子:

有一天下午,我在办公室里接到一通电话,是邻近城市的一位牧师打来的。他问我是不是那位行「驱魔圣职」的医生,当我回答是之后,他便说有一个年轻的女子必须当天就来看我。我同意了,他们那天晚上在我下班时来到我的办公室。

珍(并非真名)是一个廿五岁的年轻女子,已经结婚两年了。她的丈夫是一位很聪明的年轻人,比她大一点。他们两人大约在结婚前一年就已将生命交托给耶稣,而且也定期上教会。他们一直在寻求牧师和助理牧师的辅导,因为珍完全缺乏热情,他们的婚姻生活一直不能圆满。

在他们来找我之前三天,牧师和教会其他的会友已正确地辨认出这个问题与邪魔有关,而且也试图为她驱魔。但是他们没有成功,反而在来看我之前的四十八小时期间,珍变得完全神智不清。她经常胡言乱语,而且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机能,也无法进食。她不知道她是谁,也不知她身在何处。他们都非常震惊,因为珍的丈夫在当天接到一个电话,是来自她那对非常跋扈的父母,他们说第二天就要来把珍带回家,并且要「把她送进适当的精神病院」。珍绝对不能被关入精神病院,因为如果用各种强烈的药物或电击疗法进行治疗,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真是困难重重,这种情况很容易就会惹上法律纠葛的,我真希望能叫他们全部离去!但是她的丈夫在这种不圆满的情况下仍将婚姻维持了两年多,这股奉献精神令我感动,而且也可以看出他迫切地希望她能康复。

因此,我告诉他们我需要大约廿分钟的时间寻求主的带领,求祂的启示。我独自一人上楼,在天父面前跪下来,迫切祷告寻求祂的旨意。祂几乎立即就让我得到完全的平安,并告诉我祂愿意释放珍。然后,祂让我明白珍里面住着一种可以同时占据人的体、魂和灵的有力邪魔。他们不明白这点,所以不能成功地为珍驱魔。他们已经激怒了这个邪魔,因此邪魔正逐步计划要在她得到释放之前杀害她。主打开我的灵眼,让我看到她身体里面发生的光景。她的脑被扯裂,好像有巨大的爪试图要把它撕成碎片,她身体的其他部位也有相同的情形。主教导我用油膏抹珍,并叫我用手握着她的头祷告,直到祂释放珍为止。祂也特别指示我,在这个特殊的状况下,我不能让任何其他人碰触她。

当我回到办公室时,就试着向他们解释这个邪魔的特色,以及为什么他们不能把这个邪魔逐出的原因。然后我就依照主的指示,坐在珍所坐的椅子扶手上,把手放在她的头上。战争马上就开始了。首先我必须控制较小的邪魔。这个邪魔不断透过珍的嘴胡言乱语,使她非常慌乱不安。主一把牠逐出,珍就安静下来了;然而她仍然完全精神错乱。几个其他的小邪魔试图要阻挠,想把珍从我身边移走,但是不久也被逐出了,其中一个邪魔出来时尖叫着:

「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吗?你永远不能把犹拉苏哈(Yurashuha)赶出去!牠太厉害了,而且也在那里面待很久了!」

「犹拉苏哈是怎么进去的?」我简略地问。邪魔笑了,「那很简单,就是在她小时候和她父亲发生性关系时进去的。」主已先向我显示如此,这就是属灵的邪魔进入珍的门路。

医学界都很清楚,童年时期所受之性攻击的创伤,是女人在日后性生活中缺乏热情的一个最普遍的因素——尤其是近亲强奸。我们在医学院的精神病学课程中学到,这些女人因外界帮助而获得改善的百分比可以说是低而又低。

大约廿分钟后,牧师和带来的人都一起离去了,他们说不能再挪出时间待在那里。坦白说,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因为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经验。当我坐在那里,把手放在珍的头上祷告并赞美主的时候,我感觉到主的力量透过我往下流到我的膀臂和手。我变得很热,尤其是手臂,这使我觉得很不舒服。之后,珍抱怨说我的手热得几乎要烫伤她的头了,而她的头皮上看起来好像真的有一级灼伤的痕迹,这些痕迹大约在一小时后才消失。这场争战非常激烈,我待在原来的位置上有两个小时之久。和往常一样,主是信实的,最后邪魔终于把持不住,骂了一些亵渎的话后就出来了。

压伤的芦苇

当邪魔出来时,珍的情况立即有很大的转变,她几乎完全清醒而且能辨认环境,只是仍然断断续续有轻微的错乱现象,因此她的丈夫怀疑她并没有完全得到释放。我向他解释损害已经造成了,要治愈她身上所有的伤害需要花一段时间。为了让他们安心,也为了要确定我没有任何遗漏,我开始替她进行治疗,在以后几天中还做了一连串的检查。每一天我们都看到珍的情况大有改善。如同我所预料的,所有的检查显示一切皆正常。大约过了一个月,珍就完全康复了。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们大约是在珍得到释放后三个月,他们非常幸福快乐。珍的丈夫奋兴地告诉我,他们现在有正常的性关系,而且珍已经怀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因着主在这对年轻夫妇的生命中所做的奇妙工作,我的心真是充满无限的感恩。

撒旦的王国之大是我们所不能了解的,我们每天必须完全倚赖主赐下智慧和指引。天底下没有两个人是一模一样的,因此撒旦对每个人所做的攻击也都各不相同。我们没有足够的聪明能自己破解撒旦的诡计。我常常祷告求主赐下智慧,因为这是一场真实的争战,倘若我们不跟我们的「领导者」保持连系的话,将可能会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带来严重的伤害。

珍的情况让我明白了一件事,而这是许多进行驱魔的牧师所经常忽略的。在以赛亚书四十二章有关耶稣预言的描写中,最能说明这一点。

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所拣选、心里所喜悦的。我已将我的灵赐给祂,祂必将公理传给外邦。祂不喧嚷,不扬声,也不使街上听见祂的声音。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祂凭真实将公理传开。祂不灰心,也不丧胆,直到祂在地上设立公理,海岛都等候他的训诲。」(赛四二1~4)

小子们哪,我们相爱,不要只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诚实上。」(约壹三18)

真诚的爱

我看过很多人由于执行驱魔的牧师缺少爱以致没有得到释放,或者只是得到部分释放。我要询问每一位参与驱魔圣职的人:你有多爱那位需要被释放的人?你对他们的爱足以让你耐心地为他们辛劳工作吗?而且每次都要花上数小时之久。或许为了要看到他们得释放,你愿意不只一次地做下去吗?

你有足够的爱让你在必须继续战斗时,把他们带回你家吗?你有足够的爱让你甘心费时费力,把他们带到一个隐密的地方为他们驱魔,使他们不用感到难为情吗?在应付某种住在妇女里面的性邪魔时,你们男人有足够的爱让你们收起骄傲,离开房间,让女人进行驱魔工作吗?反之,在为男人驱逐性邪魔时,女人是否也愿意这样做?或者你们的骄傲使自己甚至不愿聆听主对这件事的要求?

耶稣不折断一根压伤的芦苇,爱是永远的保护。那么你为什么不考虑并尝试使用任何一种可能的方法,好让你能够保护一个接受驱魔的人,使他不致常常陷入那种极端困窘的处境?即使没有这种难堪的处境,他们心里的创伤也已经够他们受的了。驱逐那些入侵较深、力量较大的邪魔,通常不是在所有信徒面前的祭坛旁,或在电视摄影机前花个五至十分钟的时间就能完成的。我们的上帝是一位爱和怜悯的上帝如果你对每个接受驱魔的人没有怀着祂的爱和怜悯,那么你根本就不适合担当这个驱魔的圣职。如果你「太忙」了,没有时间花在个人身上,那么你就更不应该尝试参与这项工作。

医治的原则

不管是由邪魔所引起的疾病,或纯粹是肉体的疾病,我们在治病时都可以应用这个原则。雅各书五章和马可福音十六章的应许永不改变。

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十六17〜18)

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雅五14〜15)

我们人类为什么总是那样匆忙呢?为什么我们经常认为上帝急忙地工作呢?圣经从头到尾不是向我们显示上帝从不匆忙行事吗?我要坦白告诉你,为什么我们总是这样匆忙——因为自私。我们的时间是我们最不想放弃的东西。有多少人带着信心走到圣坛,求教会长老为他们祷告治病,但却没有得到医治?若是我们知道这个比例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因此这个世界之所以对教会不怀敬意,实在应该让我们明白一件事。在使徒行传中我们看到世界非常尊重教会,这和现今的景况是迥然不同的:

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主藉使徒的手,在民间行了许多神迹奇事;(他们都同心合意的在所罗门的廊下。其余的人没有一个敢贴近他们,百姓却尊重他们。)」(徒五11〜13)

长老们,如果为了让人得到医治,你愿意在爱心和祷告中多耽搁卅分钟、一个小时或两个小时吗?上帝的力量是极大的,祂可以立刻医治人。有时候祂的确能让人立刻得到医治,但由于祂的大爱和怜悯,祂常常没有这样做,因为在短时间内大量进行细胞重组,将会造成那个人的疼痛和创伤。由于为人祷告的长老十分吝惜自己的时间,不愿在主作工时祷告等待,以致有多少人因此得不着医治啊!

耶稣斥责那鬼,鬼就出来,从此孩子就痊愈了。门徒暗暗的到耶稣跟前说,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那鬼呢?耶稣说……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他就不出来。」(太十七18〜19、21)

经常祷告和禁食不是需要花很多时间和爱心吗?上帝不会每一次都选择同样的方式来医治或除魔。如果祂那样做,我们很快就会倚赖这个方式,而不倚赖祂了。如果我们在时间方面自私自利的话,就不能在驱魔的事工上辨识上帝的带领。上帝的工作必须按上帝的时间来做,而不是按我们的时间

彼此相顾

关于医治还有另一方面是很少人愿意讨论的,更不用说付诸实行了。让我们来看看以赛亚书:

我所拣选的禁食,不是要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折断一切的轭吗?不是要把你的饼分给饥饿的人,将飘流的穷人接到你家中,见赤身的给他衣服遮体,顾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吗?这样,你的光就必发现如早晨的光,你所得的医治要速速发明,你的公义必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做你的后盾。」(赛五八6~8)

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六2)

从这些和其他经文看来,我绝对相信今日基督教会的神迹治疗不普遍,乃是因为上帝的子民太自私了,不愿担当别人的重担。

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这就是我的命令。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十五12〜13)

你有没有停下来想过:除了走出去站在枪口前替一位弟兄或姊妹挨枪外,你还可以怎样舍身救他们呢?有很多其他的途径!请看看前面所引用的以赛亚书五十八章六至八节。把某个人带回你家和你一起住怎么样?这真是击中要害了!人喜欢保有自己家里的隐私。但我们的家是属于上帝,是要供祂使用的。这意味着我们对自己的「隐私」不再保有任何权利,因为外面有人需要我们把他们带回家里来。很少有人听从上帝的要求,愿意把某个人带到他们家里,因为在这方面他们是那样自私。

当一位弟兄生病时,你愿意说:「主啊,让我分担我弟兄的重担!让我真正分担他一些软弱和疼痛,好让祢能够更快地治愈他。」是的,我们祷告求医治,上帝就垂听;我们斥责撒旦,撒旦就逃跑。但是我们也愿意分担重担吗?你知道了吧,亲爱的弟兄姊妹,我认为这就是我们能够彼此舍命的途径。只要我们这样做,上帝就能够自由行使神迹,医治疾病。在以赛亚书五十八章里,主告诉我们,当我们做这些事情时,「你所得的医治要速速发明……」。上帝在天上和地上当然握有一切的力量,在任何情况下祂都有能力医治病人,使死人复活。但是我确信在许多时候,由于我们只专顾自己,不愿分担他人的重担,去「完全基督的律法」(加六2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这样就成全了基督的律法),因此拦阻了上帝自由作工。

主啊,让我分担!

不久以前,每天和我一起工作的一位主内弟兄背部受伤。由于伤势非常严重,所以他的医生吩咐他要完全躺在床上。我知道我们的工作很需要他的参与,于是在祷告中求主医治他,并告诉主如果没有违背祂的旨意,我愿意分担这位弟兄的背痛。当我投入当天的工作时,我已把自己的祷告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天稍后,当我如平常一样急急从椅子上跳起来时,竟出其不意地往后倒下。我的背痛得使我几乎动弹不得!我立刻问主这是怎么一回事,主很快让我想起那天早上的祷告。主允许我分担那位弟兄的背痛。当天晚上,那位弟兄去上班了,他很高兴能够站立起来,虽然疼痛并没有停止。

在以后的五天中,主完全医治了他的背,使他的医生大吃一惊。让我告诉你,在这五天中,我没有一次忘记为他祷告,因为我所分担的疼痛使我在每一次试着要移动时,就记得要祷告。当主医治这位弟兄时,我的疼痛也完全解除了。这是我所讨论的一个实例。我从医学训练中知道,治疗本身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我相信治疗会带来疼痛,所以主必须缓慢地进行治疗。如果我们愿意分担,对方的病痛很快就会得到痊愈了。

这场争战是真实的,伤痛也是真实的,我们必须愿意彼此帮助。当某人正在说话,或者正在接受驱魔时,让其他坐在后面的人说:「主,让我分担那个人的负担!」

请伸出援手

让我再举一个例子。两个月前,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子来到我的家,我和她有深入的谈话。她接触过巫术,后来就离弃了,并且已经完全得着释放。她有一颗我所谓的「温柔的心」。她是一个非常温柔有爱心的人。由于她接触巫术,撒旦就要去破坏她日后的生活。这是每一位曾经事奉过撒旦的人所得到的下场,而且就发生在真实的生活中。这名年轻女子受到极可怕的折磨,而她的身体也不很强壮。她对主的信仰很坚强,但在个性上却是一个温柔的人。她心里总是对别人满怀着温柔的爱。

有一些人天生比别人更像斗士,可是上帝在传福音上却有祂自己的心意,而这位年轻女子看来如此弱不禁风,她却必须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耗在对付邪魔的攻击上。这位年轻姐妹应该被造就成一位充满温柔和爱心的传道人,而不是一个斗士。

和她交谈之后,我感到心里很乱,也非常哀伤,最后为她流泪来到天父面前问:「天父啊,为什么有一颗如此温柔的心的人是那么少?祢的子民也需要这些人的爱,为什么她必须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耗在战斗上?」祂的回答是:「因为我的子民不愿分担她的重担。」如果她教会里的人愿意分担她的重担,她就能够毫无拘束地奉献她的温柔和爱心,因为不必再这么艰苦地作战了。那些上帝赋予他们力量作战的人可以为她作战,而她也会把上帝赐给她的秉赋奉献出来,这样大家就可以互相分享,彼此大大地得到祝福。然后很快地,撒旦就不会再那么猛烈地攻击她,因为牠会发现这样的攻击是没有用的。这并不是说她没有基督的力量抵抗这些攻击,诚然她有这个能力,但是我们必须分担她的重担。

这是一场争夺战!让我们学着去分担别人的负担,这就是彼此做耶稣肢体的真义。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