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忠实于他的话语——McKana

5-19-20

诗篇12:6 耶和华的言语,是纯净的言语。如同银子在泥炉中炼过七次。

因为我们还没有脱离险境,让我们稍微了解一下当前的大流行及其致命的潜力。主通过许多,包括作者在内的见证人告诉了我们,冠状病毒是基因工程。

我们信任主,这里简而言之地提出他们工作的证据,揭示真理是我们的工作。

我已经通过用于治疗应用的基本分子生物学技术完成了许多基因工程工作,这是我25年来一直从事的工作,用于治疗应用的克隆和表达活性物质。

切片DNA(限制性消化),融合(连接),转化(将克隆的DNA放入细胞,细菌,酵母,细胞)并表达(产生)蛋白质;很多很多的克隆——血红蛋白用于血液代用品,抗体,大小蛋白和融合蛋白等。

它是分子生物学基础,尽管这项工程工作听起来是一门复杂得多的科学,但它是基本的分子生物学技术,容易理解,是一门基础科学。

他们用我们的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拨款,他们用我们的技术——基因工程,他们用我们的试剂,他们用实验工具,酶,人类肺细胞,老鼠和材料来制造冠状病毒。

没有人需要具备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工程技术的高级知识来了解他们在实验室中所做的事情(你们将在最后阅读已发表的科学论文时了解到)

把实验室的行话/术语放在一边,他们所做的就是:

1、将两种不同病毒(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通称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是可致命的传染病和冠状病毒)的RNA转化为DNA(逆转录)—— RNA(核糖核酸)转化为DNA(脱氧核糖核酸(动植物的细胞中带有基因信息的化学物质))。

2、通过连接融合两个DNA(SARS病毒的后骨和冠状病毒的刺突)

3、将融合的DNA更改为RNA(依赖于DNA的RNA聚合),将DNA重新更改为RNA。

4、将克隆的病毒RNA导入细胞并繁殖病毒。

5、获取克隆的基因工程嵌合/杂交病毒。

6、感染人类肺上皮细胞以及感染小鼠并产生疾病。

7、试图生产免疫疗法和疫苗,但它们没有完全成功。

简而言之,他们克隆了一种毒性很强的病毒株,并使其更具传染性(野生蝙蝠冠状病毒的SARS-COV+纤突蛋白)。

从野生蝙蝠冠状病毒中克隆出纤突蛋白是他们所做的最重要的工程工作,这使其对人肺和小鼠肺细胞更具感染力;纤突蛋白是冠状病毒的表面蛋白,可帮助该病毒进入肺和其他器官的细胞。

他们所做的科学工作发表在2016年4月的《自然》杂志上,让所有人都能看到,目的是在实验室规模内制造一种流行病,它们不仅是传染病,而且是一个大流行。

在克隆了这种杂交病毒之后,他们在2016年后取得的进展至关重要。

故事的悲伤部分是,当美国政府试图实验性地感染灵长类动物(猴子、猿等)的时候,他们停止了对这项研究的资助。

他们知道它非常接近人类,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停止了基金,但是第一,他们已经在人类肺细胞中做了实验,第二,他们的实验表明蝙蝠冠状病毒可以感染人类,不需要进一步研究。

与此同时,他们克隆了一种致命的病毒,这种病毒很容易在有意或无意的情况下,在自己的实验室里从小鼠跳入人类。

显然,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用冠状病毒做实验的病毒学实验室的位置,距离他们所说的大流行的发源地只有几英里,不到50英里。

告诉我们,这种大流行病毒株是克隆的,是经过基因工程改造的;与主的话语相吻合的是,他们的工作讲述着同样的故事。

他们不会出来告诉世界他们做了这件事并制造了流行病,实验室证据已消失,但病毒仍在人群中。

未来,如果有任何的未来的话,序列研究将证明该病毒会揭露他们的实验室毒株,与在公共场合病毒的同一性或差异。

目前大流行的突变体已经开始到处出现,一个或更多的可以变成致命的,或与来自恶者通过邪恶之双手的工作相同。

对我而言,从主的话语,以及从所有科学证据和间接证据中,我相信,这次大流行是他们在大流行发源地的实验室通过基因工程克隆的产物

带着这种可能性,他们可以制造出各种致命的感染病毒。他们知道怎么做,他们有潜力,知道如何去克隆和创造一个致命的传染病/大流行。

这就是那篇文章——前几页就足以看出他们一直在搞什么: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信任主的话语!

https://444prophecynews.com/the-lord-true-to-his-word-mckana/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