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踏撒旦教——为争战预备》第一章 离城!——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本书出版序

 

自从《走出撒但教》中文版出版以来,得到许多回响。一方面有许多人说他们看了之后得着许多提醒,因而肯定这本书的价值,另方面有些人则持负面的态度,甚至警告他人不要看这本书。

 

这原不足为奇,因这本书的英文版也造成同样的结果,而历史上每一次攸关重大的事件发生时(如马丁路德改教,约翰•卫斯理的复兴,五旬节运动  等),都会有反弹的现象出现,以致英国的属灵长者亚瑟•华理斯(Asher Wallis)在他所写关于「复兴」的经典名着On the Days of power》(节录本为以琳出版的《雨从天降》)中说:「若一次圣灵的工作没有受到反对和逼迫,就不是真正的复兴。」

 

对于这本书的质疑不外乎二方面:一、其中叙述的利百加与伊莲的故事是否真实无误;二、其中对灵界现象及如何挣脱邪灵捆绑的教导是否合乎真理?在美国出现了不少就这二方面攻击。

 

本书的流言、小文章和小册。其中尤以「Personal Freedom Outreach」机构出的一本小册讨论得最为详尽。但细察其内容,可以看出这小册作者发现到利百加和伊莲生平的经历与残害中所述大都相符,他所质疑的只是,是否真有书中所描写的那么神奇。而这小册作者对书中教导不赞同之处,并非关乎一些基要的真理,只是对一些灵界现象的解说和赶鬼的方式有不同看法而已。

 

橄揽基金会出版《走出撒但教》及《践踏撒但教》的目的有三:

 

一、就一些曾经通灵过的基督徒的经歴来推估,在撒但教这么邪门的组织中发生像书中所描述的状况绝非不可能的事,而正因为让一般人听起来觉得有点匪夷所思,才更需要让大家知道有这些事实存在,因而有所警戒。

 

其实撒但教的存在和猖狂早已是不争的事实,约廿年前新生命文字中心曾出版过一本何晓东先生译的《女巫归主记》(校园代理)是讲撒但教中的女巫信耶稣的经过。前一阵子英文属钣窖刊排行榜中就有另一本《Satan seller》,是一位后来归主的撒但教核心干部的自传。在七00俱乐部中也曾出现撒但教徒信主后公开作的见证。撒但教的存在是个公开的秘密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最近在美国有二本杜撰的关于魔鬼用种种手段辖制、残害一个小镇的故事(英文书名是This Present Darkness和The Piercing Darkness),非常生动有趣,位居畅销书榜首久久不下,但其中也有不少和圣经真理不符之处,却未见有任何人提出任何批判。

 

二、不久前,在台中地区有二位牧师发现教会附近有一家餐厅叫「撒但餐厅」。一収近报上一再呼颟注意许多小孩失踪的现象,而撒但教就是常常用小孩来献祭。种种蛛丝马迹不禁让人担心撒但教是否正准备大举侵入台湾(其实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藉着这二本书让弟兄姊妹有所了解,提高警惕,也是非常重要的。

 

二、书中关于如何从邪魔的捆绑中得释放的解说和教导,虽不免有部分偏于个人主观体验,不见得适用于每个人的每种状况,但并不背乎圣经,也具有相当的参考价值。

 

当然,我们还是要提醒:个性敏感多疑、胆小怯懦者,灵性根基不稳、真理不明者,这样的基督徒或许不宜看这二本书,而任何一位要看这二本书的读者都应该先好好祷告,求主耶稣的宝血洁净,主耶稣的荣耀遮盖,这样才比较稳妥些!

 

是为序

橄榄基金会出版部

 

当在万民中宣告说:要预僙打仗,

激动勇士,

使一切战士上前来。要将犁头打成刀剑,

将镰刀打成戈矛;

软弱的要说:我有勇力。四围的列国啊,

你们要速速地来,

一同聚集。

耶和华啊,

求你使祢的大能者降临

万民都当兴起,

上到约沙法谷,

因为我必坐在那里,

审判四围的列国

开镰吧丨因为庄稼熟了;

残踏吧!因为酒醉满了。

酒池满溢;

他们的罪恶甚大。

许多许多的人在断定谷,

因为耶和华的日子临近断定谷

珥三9-14

  

作者序

 

当我照着上帝的吩咐写此书时,我的心情格外地严肃而沉重,因耶和华临近断定谷的日子就要临到我们了。恶者公然横行遍地,甚至到了连一个普通的基督徒只要睁开他的眼睛瞧瞧,也必要被震慑、惊吓的地步。然而我们却还一味地躲在温暖舒服的家中,满足地安于舒适恬然的小教堂,醉心于无数的雄心筹划,至于对那些发生在我们周遭的事则避之唯恐不及,赶忙蒙上眼睛,捂上耳。今天,透过各种媒体的管道和数以百万人的活动,撒但正不断大声且清楚地喊叫:「服事我,否则就是死!」

 

有谁去警告这些在断定谷里的人呢?有谁去为他们的灵魂争战呢?有谁去向他们传毋需事奉撒但的信息呢?哪个人有拾起耶和华的剑去迎战的信心呢?

 

亲爱的弟兄姊妹,战争已经爆发了,不论我们愿意与否都无可逃避这世代是邪恶的,时候也不多了,我们必须面对一个生死攸关的抉择——不是服事撒但就是拾起剑来争战。我们当中将有许多人会在这场争战中摆上性命。

 

因此,我们面对了一个关键问题:我们和上帝的关系究竟如何?你果真切实认识祂吗?祂曾对你说过话吗?你每天和祂同行吗?你是否和祂够亲近到一个地步,以致当你面对那纯然出于魔鬼的能力时,可以坦然无畏地靠耶稣基督的能力和权柄抵挡它?或者由于你生命中的罪已给撒但留下合法的地步,遂让牠长驱直入攻击你呢?果真如此,你就别巴望能抵挡得了牠。当你面对甚至要牺牲自己的孩子或你本人以为祭物的紧要关头时,你会怎么办?你能抵挡诸如此类的罪恶吗?那些闪亮耀眼的「基督徒」电视明星能承受得住这些罪恶吗?其结果是不堪一击!

 

本书的目的即是为了要预备你充分整建以面对这样的罪恶。尽管如此,别忘了当耶稣在十字架上受难而死的那一刻,祂便已为我们完成了这场争战的最后得胜

 

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西二14)

 

现在就看我们是否真的要与主同行,好让我们能奉耶稣基督宝贵的名,并藉着祂奇妙的能力胜过这些执政的、掌权的。但是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如果你的生命中仍留有罪的辖制,你和主之间没有建立个人亲密的关系,那么你势必站立不住,而且你在断定谷里所做的一切抉择终将会是错误的抉择

 

这本书是《走出撒但教》(述及伊莲和我本人的故事)的续集。伊莲曾做了十七年撒但的使女,也是美国顶尖的女巫之一。在我离开医学院的头一年,她和我卯上了。我们之间的对抗几乎索走了我的性命,但是伊莲却因此找到一个比她的主人撒但所能给她的任何东西都大的能力和爱,并决定弃绝服事撒但,而接受耶稣基督做她的上帝、救主和生命之主。自伊莲完全脱离所有住在她里面的邪魔的荣耀释放之日迄今,匆匆已七年了。这当中,我们曾经历多少令人难以逆料的遭遇啊!

 

我们都已快跑完赛程,知道主就快来召我们回天家了。我们盼望能留给你们一些上帝在争战期间所晓谕我们的知识。我们的心实在为许许多多正冲向地狱的人沉吟哀痛。

 

我的祷告是,盼望主能使用这本书帮助你拾起祂的宝剑,慷慨勇赴战场。你可愿意舍下自己的性命,为了让某个灵魂认识耶稣基督?

 

人为朋友拾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十五13)最后,我要向你提出一个挑战:「在断定谷之地,你站在何方?」

第一章 离 城!

 

阴暗的走廊上,除了两个身穿白衣,疲惫地走向值班室的人脚上橡胶鞋底所发出的沙沙轻响外,四处寂静无声。两人其中之一的利百加感到空气中正萦绕着某股凝重、不祥的气氛。突然,她的同伴转过身来,用力抓着她的肩膀,顿时两个人都停住了脚。当他们面面相觑,空气中彷彿可嗅到一股紧张之势。利百加讶异地发现这位与她同行的医师脸上布满了惊惧的神情。

 

黑色弥撒的祭物

 

他凌厉而急促地低声吼道:「利百加,你这个礼拜一定要离开此地!就说你母亲突然生病或去世了,无论用什么理由,你都非离开不可,你的性命就决定在此举了!」

 

「但是,提姆,你明知道我这礼拜毎隔三晚就要在医院值班,不可能离开的。再说我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不可呢?」

 

「你必须相信我,如果你留下来铁定会被杀害的。直到复活节的周末,你都不可出现。我不敢再多说了。」

 

「哦,我想你一定是参加了兄弟帮(theBrotherhood)的会议。我是今年黑色弥撒的祭物之一,对吧?你知道我是无法离开的,伊莲病得很严重,不能出院。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丢下她一个人。」

 

「这个我知道,他们也会杀害她的,就在医院里。杀害她相当容易,但是你……」

 

「听着,提姆,谢谢你冒着生命的危险来警告我,但我是不会离开    」

 

「利百加,别傻了!如果你留下来,就死定了!」

 

「哦,不,我的主必保守我平安无事。提姆,你难道不了解吗?你服事错了主人。撒但会毁掉你的,可是耶稣却爱你,爱到愿意为你而死!你不考虑回转归向祂吗?

 

「不可能,没有人能活着脱离的!」

 

「看看伊莲,她不就是活生生的榜样吗?」

 

提姆挺直着腰杆,脸一下子僵硬了起来,透出冷漠,「是啊,看看伊莲,她一无所有!她失去了一切,甚至就要活不成了。我已投资太多下去了,我的事业、家庭及一切。我不要失去那些!利百加,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下去,你会丧失你的事业和所有的一切。为什么要这么傻,丢掉你多年辛苦得来的一切。太傻了!」

 

「上帝的智慧在人看来是愚拙的,提姆。即使你得到了全世界,结果却在地狱里永远被焚烧,对你又有什么益处呢?你必须明白其实撒但是恨你,并且计划要毁掉你!」

 

「哼,我不认为你的耶稣为伊莲做了什么大事!自从她离开撒但后,不仅失去了一切,现在还躺在医院快六个月了,而且如果你继续努力使她活命的话,你也会从这里被赶走!利百加,运用一下你的一般常识吧!你知道自己在这里很受器重,大可建立一番出色的事业,甚至赫赫有名。我真是不了解你!」

 

「抱歉,我知道你不能了解。但是我会继续祷告,希望有一天你能明白,并且一直记得我们今晚的谈话。提姆,只要记住,不管濒临任何危险,耶稣始终爱你,而撒但却恨你,牠不过是一个说谎者罢了!

 

提姆的脸色和声音倏然变得冰冷且愤怒,「算了,你的生死就系在你自己的想法上了,不要怪我没有警告过你!」

 

丢下最后那句警告,他转过身,迅速地走进自己的值班室,然后漠然、绝决地关上门。

 

利百加瞥了一眼手表,清晨四点钟。她叹了口气。还有两小时(如果这段时间内病房没有洱出状况的话)她就必须起床,开始新的忙碌的一天。

 

提姆这番话给她的震撼比她所显露于外的大的多。她知道他是相当认真的,她的性命真是岌岌不保了。提姆是利百加医院里受训的医师同仁,亦是撒但教里跻身高位的一员。今晚的谈话就证实了这一点。除非他也列在会议席上——那是一个大规模且十分重要的地方性巫师会议——否则他不可能知道利百加将成为祭物之一。她从经验知道自己的生命值不了几分钱,然而他所说关于伊莲的那些话却正好击中她这几天来一直担心的事。说到伊莲,为什么他们对这些得胜还不满足呢?几乎在一年前,她得着最后的释放后就经常断断续续地住院,而目前她正病得极为严重。这场争战没完没了地持绩拉锯着,她们两个都已筋疲力竭,又落入极端沮丧的地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不智的吗?

 

立 约

 

进了值班室,利百加「咚」的一声便跪在窄床前硬冷的地上,泪水不自禁地滚落。她呼喊道:「哦,上帝啊,我是否行在祢的旨意里?」

 

当利百加向主倾倒内心的疑惑和惧怕时,她的脑子也回溯到近来一连串发生在她生命中的事件:伊莲悔改信主,脱离一度盘踞美国撒但教高位的权势,接下来那可怕的八个礼拜则是与她里头的邪魔作殊死战,直到她完全得着释放为止。她们原以为只要伊莲得到最后的释放,一切的麻烦就会告一段落,但她们大错特错了,其实这场争战才刚刚开始哪!他们不断地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邪魔、邪恶的人的灵和属肉体之人等等的搅扰攻击。伊莲不停地生病,到现在已有六个月都一直躺在医院里。

 

利百加求问:「难道这就是一切的结果吗?父啊,祢的旨意是要我们现在就舍命吗?」突然圣灵清楚地对她说:「孩子,还记得你和上帝所立的约吗?」

 

立约?她怎么忘记了呢?天父早在几个月前就把这一切都计划好了,难怪这场争战会如此激烈。利百加站起来,坐到床边,微笑地拭去她的眼泪,全身涌流着平安——那是一种只有耶稣基督才能赐予的平安。

 

悖 逆

 

她的思绪回溯到六个月之前那个关键性的周末晚上。伊莲的顽梗不服似乎已濒临紧要关头了。上帝在某个礼拜五的晚上对利百加说,祂已吩咐伊莲和祂立下一个约以保护她们脱离本地撒但教即将发动的一次攻击,但伊莲却拒绝了,顽固地坚持她足可抵抗和保护她们自己的。她服事撒但十七年来所培养出的骄傲和固执尚未被破除。

 

那晚吃过晚餐后,她们坐在客厅的长椅上,利百加对伊莲提出这桩事来讨论:「伊莲,天父今天告诉我,祂已吩咐你和我一起与祂立约,以保护我们脱离那即将发自此地撒但教徒的攻击,可是你却拒绝这么做。是这样吗?」

 

「是的,这是一种侮辱,我足以抵挡、还击并保护我们两人的。我很清楚我们的敌人。毕竟我曾花了十七年服事牠,实在太了解牠的伎俩了!我可不是一个弱者,为什么要去求上帝来保护我们呢?」

 

「伊莲,你不可以违背上帝!」

 

「为什么不可以?当撒但命令我做某件我不想做的事情时,我就偏偏不做。上帝在羞辱我。我自己明明可以抵挡,为什么要请求祂来保护我们呢?」

 

「但是,伊莲,撒但不是上帝,牠只是一个被造物,而上帝却是上帝,你不可以违背祂!

 

争论持续着,利百加愈辩愈觉得受挫,伊莲却愈加固执。突然间,房里充满了大光,一位穿着白袍的人形出现在客厅,手中拿着一把出鞘的剑。他非常高大,他的头几乎要碰到房子的天花板了,全身散发出能力的光辉,容貌勇猛,有古铜色的肌肤,手执闪闪发光的剑。利百加还来不及说话,他便打断了她,说道:

 

「平安,妇人,我是至高上帝的使者。拿撒勒人耶稣基督是为童女所生,道成肉身在这地上卅三年,并为你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这位耶稣如今正坐在至高天父的右边,祂就是我的主人。父上帝差遣我来除灭这个悖逆、不知顺服的人。她已经触怒了上帝。」(注1)当伊莲从椅子上跳起来时,利百加正目瞪口呆地楞在那里。伊莲五尺三寸的身高和巨大的使者比起来显得很矮小,但这并没有能吓住她。她向他挥拳说:「好吧,大个子,让我们来看看你是否真能说到做到!」

 

此时,利百加忽然回过神来,吓得从长椅上飞扑向伊莲,抓住她的颈背,把她拉回长椅上。「伊莲,闭嘴!现在你乖乖坐下,并且把嘴闭上,变换一下心情!」

 

替代者

 

然后,利百加背对着伊莲和使者,脸朝下俯伏在地,伊莲顿时张大嘴惊讶地看着她。利百加呼求道:「哦,父啊,祢是正直、良善、怜悯人的上帝。我奉耶稣基督祢儿子的名请求祢,让祢的怒气降到我身上而不是伊莲身上。祢诚然公义正直,有绝对的权柄可以审判祢的使女伊莲,但是,父啊,我求祢考虑这件事,如果祢杀了伊莲,撒但和牠的仆人会说祢的膀臂太短,以致无法带领任何人脱离撒但的国度。恳求父稍加考虑祢使女的请求,让祢公义的怒气降在我身上,不要杀伊莲。」

 

使者把他的剑收入鞘中,说:「起来,妇人,你的请求已蒙天父垂听和应允了。」然后他就消失了。

 

当利百加缓缓爬起来时,伊莲问她:「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使者就这样突然离去了?还有,关于上帝的怒气降在你身上而不是我身上,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利百加拿起她的圣经并翻开,说:「伊莲,让我给你看一些东西——『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撒上十五23)』「伊莲,再看看前一节经文——「听命胜于献祭……」(撒上十五22)。你可知道,悖逆是一种罪?上帝无法容忍祂的仆人悖逆。你每一回违逆上帝,就好像又犯下实际行邪术的罪一样。」

 

「好嘛!好嘛!那么关于上帝的怒气临到你而不是我,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哦,我只是在效法摩西的榜样罢了。他带领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那段期间,他们曾多次悖逆上帝。好几次上帝已决定要毁掉他们所有的人,然后从摩西兴起一国来替代他们,谁知摩西竟都为他们代求,求耶和华不要毁灭他们。在出埃及记卅二章里,摩西甚至向上帝表示如果祂不肯饶恕百姓的话,就把他自己的名字从生命册上除去。我认为民数记十四章正好可为摩西的力争做一个最好的总结:「耶和华对摩西说,这百姓藐视我要到几时呢?我在他们中间行了这一切神迹,他们还不信我要到几时呢?我要用瘟疫击杀他们,使他们不得承受那地,叫你的后裔成为大国,比他们强胜。」摩西对耶和华说:如今祢若把这百姓杀了,如杀一人,那些听见祢名声的列邦必议论说,耶和华因为不能把这百姓领进祂向他们起誓应许之地,所以在旷野把他们杀了。」(民十四11〜16)

 

「伊莲,你不明白你的顺服有多么重要。你必须为上帝站稳,好让其他许多人可以效法你,并从撒但的国度里被救出来。你的顽梗一定要被破除。你不可能用其他任何方法来服事主。那位使者真的会杀死你,他不是在开玩笑的。主绝对有权柄击打你致死。我知道你一向习惯和邪灵争战,然而上帝的使者和邪魔是完全不相同的。你不可以和天使做对,他们带着主的能力来争战,而且只听从主的旨意」「既然如此,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但至少你还活着,而使者也说我的请求已蒙应允了。我们只有等候主行事了。」

 

「是啊,就算这件『等候主』的事套住了我!」伊莲一边走向床,一边低喃地评论。

 

伊莲向来习惯于事奉一位她看得见并可以直接沟通的主人,也经常和邪魔谈话,并且为所欲为。这点和凭着信心行并接受一位她不能眼见的上帝的吩咐是迥然不同的。像其他许多人一样,她服事撒但是因为可以从牠那里得到为所欲为的能力。事奉上帝并只照祂的旨意而行是另一种截然迥异的生活方式,对她来说实在难以接受。

 

大病一场

 

隔天早晨是利百加永远难忘的一天。她那天休假,正在厨房里清理早餐的杯盘。突然间,她陷入了一种从未经历过难以置信的病痛中。她问道:「主啊,这是来自撒但的吗?」「不,这是我对你的请求的答覆。」圣灵很快地答道。

 

就在几分钟之内,利百加便病得非常严重,连站都站不起来。她发着高烧,感觉相当痛苦,全身的每一根骨头、关节和肌肉都因灼热的疼痛而抽搐着,每吸一口气则像死般困难,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床上紧紧地蜷缩成一团,黙然忍受这无名痛楚。

 

不久伊莲进到房间找她,主使她立刻完全明白利百加发生了什么事。约过了四个钟头左右,利百加才从痛苦中缓缓清醒过来,还未睁开眼便意识到伊莲正跪在床边,默默地啜泣。只听到她低声祷告道「哦,父啊,请饶恕我。我明白自己的罪有多么深重,我明白毎次我一不顺服祢,我的行为就会连累到其他人,而其中最主要的是影响到耶稣自己。哦,上帝啊,我不配,但是求祢饶恕我,并救利百加脱离死亡!」

 

伊莲的顽梗终于被击得粉碎!从那之后她再也没有违背过主的任何命令了。她的祷告得到了回应,主的手不再加在利百加身上她在当天就恢复了。次日是主日,伊莲在笔记簿里写了下面的话:

 

「天上的父,为了顺服你的命令,祢的使女利百加和伊莲在此与祢立约,求你保护我们不致受到即将来自撒但的仆人们的攻击。我们求祢保护我们,并为此献上感谢,奉祢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最后伊莲写下日期。当天早上作完礼拜之后,她们一起走到祭坛前,把笔记簿呈献在主前。两人都签上名字,表示顺服祂所给她们的命令,然后在祷告里将它交托给主。

 

直到六个月之后,当利百加坐在阴暗的值班室里时,她才恍然明白主吩咐伊莲和她与祂所立的那个约正是为了这桩事。当她一想到如果伊莲在这事上拒绝顺服主的后果时,就不禁打了个冷颤。现在利百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天上的争论

 

那天一大早她赶紧起来巡视,并设法及时离开医院,开车到伊莲得释放的教会去。她抵达时,主日早晨的崇拜已进行到后半段了。崇拜一结束,像往常一样,派特牧师邀请有代祷需要的人到台前来。利百加手中拿着伊莲的笔记簿,走上前跪下来,把簿子放在祭坛上。她脸上流着泪,向主黙祷着:「哦,主啊,请眷顾祢的使女们。祢知道撒但一心想杀害我们……」当她想再多说些什么时,突然主容许她看见了灵界。她瞬间被送到上帝的宝座前,听见撒但正在向主求取伊莲和她自己。

 

「我向祢求取祢的使女,其中一个对我来说是个叛徒,她们竟然同意即使到死都要事奉祢。我不相信她们,她们在说谎。我要证明这一点,因此容我的仆人在这个黑色弥撒中用她们做祭物,然后祢就会看见她们的奉献有多肤浅了。」(注2)

 

接下来,主问利百加说:「妇人,你对撒但这个请求有什么话要说吗?」

 

利百加拿出笔记簿,「父啊,祢知道我们的内心。我希望能向祢呈上祢跟我们所立的这个约。伊莲和我顺服了祢的吩咐,立下这个约,现在我恭恭敬敬地奉祢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把它呈给祢。」利百加发现自己屏着气,等待一段似乎极漫长的沉寂。然后她听见父转向撒但说:「撒但,妳知道我一向守约的。我和我的使女立约要保护她们脱离祢众仆人的这次攻击。祢绝不可索取她们的性命,祢的仆人绝不可攻击她们,我要守信。从我这里离开吧!」

 

一转眼,利百加又可以重新感受到她周遭现实的人事物了。她满心喜悦地想起了希伯来书中宝贵的经文:「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

 

上帝守了信,她们会平安无事的。回家的路上,她一直赞美着祂的信实良善。

 

注1:使者在话里确认耶稣基督是他的主人,这便可证实他的身分。就是根据这句话,利百加接受他是耶和华的使者。这和「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上帝的不是……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上帝的」(约壹四1〜2)的经文相符合。魔鬼试图装做「光明的天使」(参林后十一14)。把这项上帝所赐的试验方法应用到一切的灵身上是非常重要的

 

注2:「我听见在天上有大声音说,我上帝的救恩、能力、国度,并祂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上帝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启十二10)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