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踏撒旦教——为争战预备》第二章 与上帝立约——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第二章 与上帝立约

 

我们有一位奇妙的上帝,祂乐于跟自己的百姓立约。整本圣经所写的正是上帝与祂的百姓立约的故事。前一章所举的只是上帝与伊莲及我立约的一个例子。我们有一位创始成终的上帝。祂知道撒但会索求我和伊莲的性命,因此早在六个月之前就要求我们和祂立那个约。撒但并不知道有关这个约的事,直到牠求取我们性命的那一刻才晓得。我敢肯定如果我们不顺服上帝,没有和祂立下那个特别的约,必定早已惨遭撒但教徒的毒手,成了他们黑色弥撒的祭物。哦!深哉,我们这位奇妙伟大上帝的智慧!

 

我希望在此多一点讨论这个重要的原则。太多基督徒昧于察觉上帝渴望与自己的百姓立约,因而在祂确实想和他们立约时,未能留心听从圣灵的引导。以下且让我们来看看上帝在「约」这个主题上曾说了些什么。

 

更美之约

 

耶稣基督本身这份礼物即被视为是上帝与人所立的一个「新」约

 

我们所讲的事,其中第一要紧的,就是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在圣所,就是真帐幕里作执事;这帐幕是主所支的,不是人所支的……如今耶稣所得的职任是更美的,正如祂作更美之约的中保,这约原是凭更美之应许立的。」(来八1〜6)

 

这个「更美之约」是指上帝的应许完成于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所付出的代价,将我们带进成为上帝的儿女,并与基督在永世里同为后嗣的关系中。

 

必有一位救主从安出来,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又说:我除去他们罪的时候,这就是我与他们所立的约。」(罗十一26〜27)

 

当我们求耶稣饶恕我们的罪,并成为我们的救主和主时,上帝就和我们每个人立下一个约。然而大多数的基督徒却就此打住了,这绝非上帝衷心所愿。我们都相当蒙恩宠,上帝对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有特别的计划,并为我们每个人安排了一份特别的工作要完成。只要愿意让祂来掌管我们的生命,许多时候祂就会透过圣灵对我们说话,让我们知道祂渴望与我们立约,甚至像祂和挪亚、亚伯拉罕、约书亚以及圣经里的其他人立约一样。

 

与上帝立约始终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更是主要供应我在过去七年跟撒但激烈争战的稳定力量。我愿分享其中的一些约,以期让你能了解这个重要的原则。

 

立约而生的孩子

 

我是一个与神立约而生的孩子。当我的父母结婚时,他们两人都已卅六岁了,均是首次结婚,且同样是基督徒。当我母亲四十岁生下我哥哥后,医生告诉她不能再生孩子了。她和我父亲都不满意那样的判决。大约一年以后,我的父母一起跪下祷告,并与主立下一个约:如果祂再赐给他们一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被带到这个世上来将只为一个目的——终身事奉主上帝。他们还告诉主说他们了解这个孩子不是属于他们的,而是属乎主的,并且他们会教导他明白这个约的条件。

 

他们遵守诺言了,主耶和华也守了信。我就是祂所赐下的孩子。撒但打从一开始就极力要杀害我。我的父母被告知我活不过一岁生日,但是上帝守住了那个约。我甚至记不得自己这辈子可曾有哪一天感到身体安康无恙过。由于撒但决心要除掉我,因此这场争战从我一生下来就发动了。我的童年几乎是在进出医院中渡过的。我不知道我的母亲如何耐心忍受这样一个不断生病的孩子,但是我的父母却单纯地相信主必守住祂那一方的约定。祂确实做了,而我也存活下来了。

 

我童年最早的记忆包括了母亲严肃地告诉我有关他们为我与上帝立的约。她曾多次按住我的肩膀,直视着我的眼睛,说:「女儿,你不属于我们,而是属乎上帝的。你被带到这个世上来只为了一个目的,就是要终身事奉上帝。千万要记住这一点啊!」

 

从我懂事以来,他们就把福音介绍给我。记得四岁那年圣灵感动我需要一位救主,我就为自己的罪极其难过。我清清楚楚地记得,许多夜晚我为自己的罪跪下祷告,直到有一天主上帝向我证实祂是真实的,耶稣基督是真实的,而且祂已死在十字架上洗清了我的罪。当上帝将平安赐给我,耶稣成为我的救主时,对我和我的父母来说,那是多么值得欢欣鼓舞的一天啊!当时我未满五岁。

 

被辖制的教团

 

几年过后,麻烦来了。我父母所参加的教团一下子变得非常邪恶,彷彿被邪魔控制了。他们自你是全世界惟一知道真理并且能进天堂的人。醉酒和奸淫在那个团体里异常猖獗。无论在那个团体的里外,我都成了被孤立的人,经常为此伤心流泪。然而主一直持守着祂的约,保守我脱离一切罪的网罗。

 

那个团体被邪魔的思想整个控制住了,人人都慑服在它的胁迫淫威之下,包括我的父母在内。它变成了一个严密辖制人不放的邪教,会友被恐吓如果他们离开或不服从领导,就会失去所有的救恩。不过另一方面,我的母亲从我年幼起便已教导我总要为自己所做、所说的每一件事直接向上帝负责,绝不可盲目附和某个团体。我必须经常研读圣经,并根据上帝的话语来判断是非对错。她并不知道自己正是在教导我脱离那个调教了她一辈子的团体。

 

我现在回顾起来觉得相当有趣,也惊讶地发现虽然我接受主时仍幼小,祂却早已赐给我辨别诸灵的恩赐。起初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因为我们素来被教导在这个世代已经没有圣灵恩赐了。记得有好几次我从这个团体聚会回家,总是眼睛哭肿地喊道:「爹地,爹地,我觉得那里很邪门!」每次我们去参加聚会,我就会生起病来,但是我的父母始终不明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我麻烦丛生的青少年时期,我的父母和我自己都忘了这个约,然而上帝并没有忘记。祂一直信守着这约。廿六岁时,我终于和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团体断绝关连,头一次离家去读医学院。我住进一个规模完善、校区偌大的大学校园里,自然而然对呈现在我眼前的种种机遇感到非常兴奋。我打算要好好地体尝这一切,可是上帝对祂曾和我父母所立的约仍念兹在兹。刚入学的第一个礼拜,主的手已有力地掌控了我的生活,使我处处碰壁。我知道自己和主的关系不对,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怕得要死,不敢去教会,因为我所生所长的教团教导我们,有牧师正式牧养的教会是得罪圣灵运行的,我们任何人若加入哪一个教会,主就会击打我们致死,或把我们交给撒但来折磨。其实那教导是完全谬误的,可是当时我搞不清楚,因而深怕去教会。我挣扎苦恼了两个礼拜,最后邀请两个室友和我一同前往。她们并不惧怕;虽然她们两个都在教会中长大,但却不是基督徒。

 

头一次的爱

 

我们参加了一个小型的校园团契,结果主并未把我杀死,使我大大松了一口气;我甚至还和牧师谈过话哩!我生平第一次开了眼界,知道我们能与主建立一种个人的关系,这样祂可以与你说话和沟通,就像祂和圣经上的人物说话和沟通一样。然而,牧师还强调除非我们把自己完全地交托给主,否则不可能与祂有如此亲密的关系。我从未听过这样的教导。生平头一次,我从这一基督徒学生身上看见并经历到上帝的爱,也目睹牧师和其他人都与主亲密地同行着,心中不由得兴起一股羡慕之情。

 

全然委身

 

一想到要全然委身我就踌躇不已。这事一直令我十分惊惶,但我知道自己已别无选择。终于挨到第一个学期末了,我再也无法忍受了,在我「组织学」期末考前夕,我整晚泪浑涔,苦恼地来回踱着方步,根本无心准备考试。最后,在黎明破晓之际,我拿起一张纸,写下自己生活中的每一层面,包括我的事业、家庭和所爱的人、我住的地方、要做的工作、我可能交往的朋友、我的身体状况、我的名誉,以及可能最难的一点——结婚与否等等。我将这一切都交托给主,并签上名字和日期。我满心期望当自己好不容易做了这样一番全面彻底的委身之后,就会受到闪电般的击打,仆倒在地,口吐方言;毕竟在我所看过的书里都是这样描写的。但令我大感讶异的是竟然什么事都没发生!我甚至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一样。我对主做了一个这么大的委身,期待祂会有些惊人之举来回报,但祂却不选择这么做。

 

我惨透了。草草挨过了期末考,我直奔回家过圣诞假期。整整两个礼拜,我关在卧室里流泪禁食祷告,彷彿就要发狂了。我心中充满了想与主建立个人关系的渴慕,再得不到我就要活不下去了!我可怜的父母也心慌意乱,以为我因学校的压力发疯了;他们实在不能了解我在说些什么。假期结束的前两天,我收拾好行李回到学校。我永远不会忘记隔天所发生的事。我去找团契的牧师,在他的办公室里嘤嘤啜泣,一边诉说着关于委身之后却什么事也没发生的绝望情绪。「主一次也没对我说话,我甚至不觉得有任何的不同!」谁知他竟开始略略地笑了起来。

 

「我打赌你一定在想自己会被一道闪光击倒,然后开始说起方言来,对不对?」「对啊!难道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不,上帝就是上帝,一向都随己意行事。祂在每个人的生命中有各种不同的工作。经上吩咐道:「要被圣灵充满。」(弗五18)你既然已经求主用圣灵充满你,并且完全委身于祂,那么现在就要凭信心跪下,为祂持守祂的应许献上感恩,并求祂照着祂自己的意思在你的生命中动工。接下来,你就会看见主开始在改变你的生命了。」我为那位牧师的智慧感谢上帝。我照着他的忠告去做,接下来在三个礼拜内,我果然就改变成了一个焕然一新、不同于往昔的人。我经历到的一个改变是,难以置信地渴望更多阅读、查考上帝的话语。我生平第一次读完了整本圣经。很快地,主又让我注意到自己的生活中有许多地方不讨祂的喜悦。而就在大约我完全委身给祂的一个月之后,祂首次对我说话了(第七章将针对倾听主的声音这个主题作更深入的探讨)。此后,我与主的关系迅速地成长。

 

上帝就是上帝

 

关于我曾期待委身能生发出一种热烈的感觉并伴随着说方言这件事,我要有一点提醒。

 

撒但在攻击属灵恩赐这领域(有些人你之为「圣灵的浸」)上一向不遗余力,比其他方面都还猛烈,尤其在这末后的日子更是变本加厉。大多数灵恩派人士要的是能力,而非十字架。

 

不幸的是,他们只陶醉于情感上的经历。不过话说回来,一些基要派人士也未必真的要十字架,因此他们说能力不是赐给我们这个世代的。两种立场都错了。人类的问题自始至终都必须归结于认识上帝就是上帝。祂毋需附和我们,在任何事上我们也都无法控制祂。祂没必要做任何我们认为祂应该做的事情。圣灵的恩赐不是照着我们的好恶,乃是按着圣灵决定的方法和时候来给予并运作。我们不能随自己的意思强求恩赐或强迫它们在我们的生命中运作。只有当上帝选择时,它们才随着上帝的决定运作。我们必须行在顺服和信心中。而这信心有一部分是建立在了解并接受「只有当上帝要行使恩赐时,它们才会运作」的真理上。基督徒似乎耗费太多时间要将各种教义作有系统地陈述,而避开上帝的主权。这是行不通的!我们若愈快认清这个事实,就愈能与主有更亲密的个人关系。

 

我和主所立的第一个约是在刚得救之时,第二个约则是在我完全委身,让耶稣做我整个生命之主时;这两个约是我主动与主立下的。自此以后,这些年来所有其他的约都是上帝主动立的。我相信上帝要每个人自己主动抉择去立前两个约,其余的就由祂来发动了。我的父母要求与主立约,祂行了让我母亲二度怀孕的神迹来证明祂的应允(他们只有两个孩子)。

 

第三约

 

我与主所立的第三个约就是接受祂的呼召进入属灵的争战。在我的第一本书《走出撒但教〉中已提及,时间是在第二约的五年之后。

 

在主的吩咐之下,我让伊莲搬到我家住,以保护她不受到撒但教徒的攻击。主保守我们安顿下来,在伊莲里头的邪魔发动攻击之前有一段短暂的等候期。当我回顾那段日子,我明白在自己能投入那场争战之前需要与主立下另一个约,就像约书亚过约旦河、使耶利哥城倒塌之前,上帝所跟他立的约一样。上帝暂时制住邪魔约两个礼拜左右,直到我能对这个新立的约有所决定为止。

 

在那段期间,主非常直接地对我说话,告诉我祂想要和我立一个约。这个约的条件如下:第一、我必须将自己的生命交托给祂,让祂以祂所选择的方式直接跟撒但及其群魔争斗;第二、我必须了解这样的委身需要付出相当高的代价,其结果可能会失去我的事业、家庭、所有的朋友,甚至是每一件我所珍贵的东西。此外,我还会在肉体和情感上饱受极大的痛苦。然而上帝却应许祂必时刻站在我身边,伴我共同经历这一切,并将用一种深沉且个别的方式向我显现,而这经验是不可能藉由我生命中任何其他的行为获致的。更甚者,许多灵魂将因此而得救并脱离撒但的俘虏。上帝还清楚对我说,这个奉献是祂为我的生命所做的第1个选择。如果我不选择遵守它或和祂定这个约,祂仍会大大祝福我自己所选择从事的肿瘤研究工作。但若没有这个约,我便无法像走这条属灵争战、受逼迫的道路那样个别亲密地认识主。这实在是一个很困难的抉择!

 

我为这个决定挣扎了一个礼拜左右,盘算着自己可能付上的代价。无可置疑地,一旦我立了这个约,就绝对再也没有取消的机会了。一遇到事情不顺遂时,我也不能改变初衷。如果我出尔反尔就会失去与主的关系,而那是我所不能忍受的。那周快结束时,我终于跪下和主立下那个约,也从此扭转了我一生的道路。

 

主亲自唤醒我

 

自此以后,主更频繁地使用各种不同的「约」拉近我与祂的关系。伊莲得到最后的释放后不久,有一天祂对我提及我的「灵修」。祂邀我和祂再立一个约。祂告诉我,祂知道我每天需要多少时间来读祂的话语和祷告。祂请我挪去闹钟,好让祂亲自叫醒我。祂说无论祂什么时候叫醒我,我都得起床,在开始每天工作之前所有的时间,我都必须与祂同在一起。我同意立这个约,之后就再也未用过闹钟了。

 

接下来的两年间,主经常在半夜两、三点就叫醒我。许多次祂只允许我睡一、二个小时,其余的时间则花在祷告、研读和查考祂的话语上。祂训练我在夜晚任何时刻只要一听到祂的呼唤就能立刻醒来。这种训练不止一次及时救了我们的命,因为我们的身体时常受到撒但教徒的攻击,而主毎每都会叫醒我,向我提出危险的警告。(在这个训练刚开始之初,有好几次我醒来了,但事实上主并未呼唤我。然而当我行在信心里,并且每次醒了之后总是坚持熬夜不睡时,主便训练我对祂的呼唤愈来愈敏感。)

 

我并不是唯一被上帝用这种方式训练的人。我另外再举一个例子。大约在一年前,我得了非常严重的肺病。我气喘得很厉害,以致必须挺直坐在椅子上整整两个星期。当我进步到可以平躺而卧的第一个晚上,我全身筋疲力竭,因而睡得非常沉。大约清晨两点钟左右,主呼唤我起来去检查一下前门,当时我正睡在客厅的一张长沙发上。我听见我们的狗不断地吠叫,但是我的身体似乎不听使唤。尽管如此,主一如往常地体恤我的光景。

 

当我正挣扎着醒来,强迫自己的身体离开长椅时,主也唤醒了另一位当律师的基督徒弟兄巴德,要他起床来叫醒我们。幸亏他顺服了。虽然他觉得这么做有点傻,但还是打了个电话给我们。电话放在伊莲的房里,而她一向都睡得很沉,几乎完全像聋了似的。伊莲通常是不会听到电话铃声的,但是主扩大了铃声的音量吵醒了她。巴德告诉她,他觉得半夜打电话来有点儿可笑,但是主吩咐他要提醒我们有危险发生了。伊莲于是设法把我完全弄醒,并告诉我有关巴德的电话内容。我照着主已经通知我的,要她去检查前门。当伊莲去时,有人正设法破坏门锁打算破门而入,她立即就喊叫出来,奉耶稣的名吩咐他们离开,他们便逃之夭夭了。

 

属灵装备

 

在第一章中我曾叙述立约后不久,伊莲依然卧病在医院里且情况非常严重。某个主曰,我做完早崇拜正驱车回家途中,主告诉我,我很快将在拜撒但的仪式里与一位高阶层邪魔面对面,而且牠会试图杀害我。我说:「哦,主啊,我不觉得自己在属灵上已经做好预备能迎接这样一个对抗。」

 

主回答道:「你先自己决定好你面对这场对抗所要向我求的预备事项,然后今晚崇拜之后到前面来,我会与你立约,供给你所需求的。」

 

那个下午,我用祷告的心细读着圣经,最后列出一张有十二样属灵装备的表,每一项都有经文的依据。比如:我要求拥有受磨难好成为基督耶稣精兵的能力(参提后二3);有一颗「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提后一7),又根据诗篇一四四篇一节:「耶和华我的磐石是应当你颂的!祂教导我的手争战,教导我的指头打战」向上帝要这样的应许。最重要的,我求主让祂对我的引导是非常清楚的,而我对祂的声音也能特别敏锐。

 

那个约是我在这间教会圣所立的第二个约。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晚上。崇拜完后,我黙黙地走向祭坛,准备一人独自祷告,因为晚崇拜之后并无任何其他正式的呼召。然而我想圣灵一定已经提醒过派特牧师了,因为他很快地走向我,问我他能帮什么忙,我于是简短地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他。我把请求事项记在一本笔记簿里,但却没有打开它,因我不觉得有必要让牧师知道我的祈求。他同意和我一起祷告,做这个约的见证人。我先开口,然后牧师跟着做了一个我所听过最令人难以置信的祷告。靠着圣灵的能力,他居然列出我写在合着的笔记簿里的每一样请求,最后求主把这些都成就在我的生命中!一如往昔,主依旧忠实地信守祂的约。我不仅在跟大邪魔对抗之后得以存活(发生在几个礼拜之后),而且几年来,主在那约上所应许的,至今仍在我的生命中运行不已。

 

确知上帝总是守信的,这种单纯的信念在过去七年与撒但恐怖的争战中,源源不绝地提供了我所需要的安全感和力量。

 

我最近与主所立的约之一是在祂呼召我搬到加州时所立的。加州原是这个地球上我最不愿去的地方之一。

 

我无法任意透露这个约的全部条件,只可略为提一些。我搬来加州,将在这里履行完全顺服主的生活,也明了最后自己会在此为主摆上性命。其间,祂必陆续供给我们所需要的(而不是我们所想要的),保护我们(直到该我们舍命的时刻来到为止),并为我们的服事之故打开那些祂要敞开的门,关上祂要关闭的窗。

 

立约之主

 

记住,上帝从来不用相同的方式对待任何两个人我们每个人对祂来说都是这么宝贵,因此祂待我们的方式也就因人而异。一旦你明白与主立约这个原则之后,祂就会随其心意向你个人提出明确的约定了。

 

但问题是,大多教人想要根据自己的条件而非上帝的条件来与祂立约。他们为了肉体的欲望祈求健康、财富、安慰和满足。雅各说得再透辟不过了:

 

你们求也得不着,是因为你们妄求,要浪费在你们的宴乐中。」(雅四3)

 

有两个约是每一位基督徒都应该跟主立的,这些在上帝的话语里均有清楚的吩咐。第一个约是得救之约,第二个是让耶稣全然做主的委身之约。没有任何人可以不先立好这两个约,而能与主有更深一层的关系的。在这两者之后,通常主都会主动要求与你立约。务要儆醒注意圣灵的带领,专心寻求主,祂就必被你寻见。祂会来就近你,并且欣然乐于跟你立约。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