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踏撒旦教——为争战预备》第三章 一年的摔跤——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第三章 一年的摔跤

危机四伏

 

利百加身心俱疲地叹了口气,打开了家门,随脚踢上身后的门,然后瘫在长椅上。她的暹逻猫奇哥立刻跃身而上,坐在一旁开始咕噜咕噜地叫着。「有什么好咕噜咕噜的,老兄?」她低语道,抚摸着它柔软的毛。「现在晚上十点都过了,我竟然还没有吃晚饭哩!」奇哥也瞄呜叫着附和。

 

「嗯,好吧!反正光坐在这里也不能使情况有什么好转。」利百加一边从长椅上站起,一边打着哈欠说道。她打开一盏灯,又伸手想打开立体音响。

 

「不行!」突然她的脑子里闪进圣灵的命令,手顿时就停在开关上。「不行?主,这是什么意思?」她问道。

 

「不要打开立体音响!」主很快地回答,然后就寂然无声了。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利百加呢喃道。「他们怎么老是不死心呢?这种情况到底要继续到什么时候呢?」她打开了另一盏灯,小心翼翼地把音响设备拉出来,端详扩音器背面的电线。就在那里绑了一个小燃烧弹,有半根炸药放在立体音响里。她刚刚要是打开音响电源,这会儿她就已经成为「历史」了。她极其小心地把插头从墙上拔下,并徐缓地解开燃烧弹的线路。幸好伊莲曾经教过她。当伊莲在撒但教时,也曾制造过这样的炸弹,所以她教导利百加如何拆除它们。利百加谨慎地把炸弹放进一个盒子里,以便待会儿能安全处理掉,然后重新接上立体音响的线路。松了一口气之后,她播放一张赞美乐的唱片,再走向厨房打算去吃点束西。当她疲惫地望着冰箱里的食物时,主又对她说话了。

 

「去找出巴夫隆(Pavulon)的解药,你又忘记它了。」

 

「主啊,现在?我饿了!」利百加那天一早自七点开始就在医院里马不停蹄地忙着。这几个星期来,她没有一天休假,而且睡得很少。伊莲拖着重病,再加上撒但教徒锲而不舍的攻击已收到成效,让她的身体和情感都完全透支了。

 

「就是现在!」主命令道。过去紧张的两年已培养出利百加立刻顺服主任何命令的习惯。她关上冰箱门,走向书橱。

 

「巴夫隆是一种在所有医院手术里每天都要用到的药物,以静脉注射直接打入病人的血管里,能在几秒钟内使所有的骨骼肌肉完全痳痺,一般如果没有补充药剂,药效大约只可持续半小时。这是在手术期间用来痳痺病人的肌肉以防止肌肉痤挛,为要将肌肉可能因手术所受的伤害减少到最低限度。然而在使用的同时,麻醉科医师会用一种特别的仪器来帮助病人呼吸。如果没有这么做,病人就会因巴夫隆所造成的肌肉痳痺而窒息死亡。解药是胆酯醇抑制剂(pyridostigmine),也是一种静脉注射的药,它能很快抑带因巴夫隆所造成的麻捧。当利百加「啪」一声合上药理的书时,主又对她说话,这次说得非常急迫:「立刻回医院去,因为有人现在正把巴夫隆注射到伊莲的静脉血管里。」

 

伊莲命危

 

利百加抓起她的钥匙,连忙跑出门去。她的住处离医院大约两分钟的车程。她从车子下来后,一路跑上楼梯奔进伊莲的房间。不错,当她到达时发现伊莲的脸色已因缺氧而发青,没有呼吸了。她呼叫紧急信号,护士马上带着急救用品的手推车跑来,刚好伊莲的私人医生杰利(非本名)也正在下面急救室看一个病人。当杰利听到医院的对讲机大声呼喊着房间号码的讯号时,他知道那是伊莲的,因而立刻就跑来了。

 

当杰利赶到时,利百加和因传唤而来的医师小组已从伊莲的喉咙把一根管子插入她的肺褢,而且正用一种急救袋的仪器帮助她呼吸。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杰利问道。

 

「我不知道。」利百加回答,「我发现伊莲的脸色发青且呼吸停止。她现在仍然无法呼吸。」

 

「这点看得出来,可是怎么会发生呢?」杰利懊恼地把手插入自己的头发。「我从未看过像这样的事,接二连三地发生状况,而且她的问题都是无法解释的!」

 

利百加犹豫着,不知道到底该说出多少实情来。最后她决定放手一试。「嗨,杰利,我知道这些话听起来也许很疯狂,但是从伊莲停止呼吸的这些现象,看起来就好像病人被注射了巴夫隆或某种类似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试试用一些胆酯醇抑制剂呢?」

 

「巴夫隆!搞什么鬼?巴夫隆怎么会进到伊莲的静脉血管呢?」

 

「就是有人搞鬼!你不知道『魔鬼』在这一连串的事件上涉入有多深啊!」利百加内心这么喊着,表面上却平静地说:「我不知道,杰利,但我们试一试又有何妨呢?胆酯醇抑制剂不会对她造成伤害,而且如果它真的生效的话,我们就能得到许多答案了。」

 

「是啊!也会有更多的问题!好吧,反正我们不会有什么损失,就试试看胆酯醇抑制剂吧!」杰利耸耸肩膀说道。当杰利缓慢地把药注射进伊莲的静脉血管里时,在场的毎个人都屏息以待。几秒钟之内,她开始动了动而且自己又能呼吸了,泪水接着从她的脸颊滑落—她无法说话,因为喉咙被插了一根导管直通到肺里。突然痳痺、又因为不能呼吸而失去知觉着实是一个可怕的经验。所有的医生和护士脸上都满布着惊异的表情,但不到一会儿工夫,他们都从房间里消失了,免得被卷入这场是非事端里。等一下如果他们当中任何人被问及这个意外事件,他们必会矢口否认它发生过。在医学界这早已司空见惯了。

 

杰利抬起头来看着利百加:「你说对了!其实我也晓得事情绝不像表面上眼见的这么简单,但我不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要早日把伊莲从这里弄走就行了。你怎会那么巧刚好就在这里呢?」

 

利百加简单地答道:「主告诉我的。」杰利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但是容我给你一个建议,不要在这里到处对人说『主告诉我』这种废话,他们会把你关起来,然后再把钥匙扔掉的。利百加,你知道那听起来有多荒唐吗?你真的相信上帝对你说话吗?」

 

「杰利,你知道我真的相信。如果你让耶稣基督做你的主和救主,上帝也会对你说话的。」

 

「利百加,现在请不要谈这些,今晚我太累了。看吧,不管是谁施了那个小诡计,总有些东西可以让他想好一阵子了,因为他失败了。今晚我要把伊莲转到加护病房去,明早再拿掉管子。我也要想想如何在她的病历表上针对这件意外做一些适当的描述,让它听起来不致象是完全疯狂的话。」杰利一面自言自语,一面摇着头离开了病房。

 

利百加弯下腰来,把伊莲额前的头发拨顺到后面去,然后说:「好了,没事了,主像往常一样不误事。我很抱歉你必须经验这样一个可怕的经历。你是否看到是谁把那个东西注射进你的静脉血管吗?

 

伊莲摇头表示不知道,利百加只好叹了一口气。这一切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呢?她看了一眼手表,已经过了半夜。在回家之前,她要陪着伊莲直到她被安全调到加护病房为止。

 

攻击不止

 

这个注射巴夫隆到伊莲的静脉血管里的事件,只不过是想要杀灭她的许多尝试之一罢了。事实上,这场争战一直都没停过,而伊莲的病看起来似乎也好不了。伊莲不仅要面对外来的重重杀机,而她本人亦不断地生着重病,先是无法抗拒的肾感染病,接着转成败血症(血液里的感染),然后在她腿里的血块逐渐向上移到肺部,几乎毁了她大半个肺而险些要了她的命。后来又有一个血块造成感染,最近动辄发生的插曲则是伊莲常会因某些无法解释的理由而突然停止呼吸,必须借呼吸器的帮助。今晚主已揭晓了窒息的原因。

 

利百加非常地沮丧,伊莲也是。自一年前伊莲得到最后的释放后,她从未享有一个不受干扰的睡眠。不单是伊莲饱受接二连三的攻击,连利百加也遭到同样的待遇。她的家不断地被闯入,诸如燃烧弹的事件也发生过好几次了——这样的炸弹曾绑在她汽车的起动器上、电话机里和立体音响中。

 

还有人无数次试图在她的食物里下毒,特别是在她的咖啡中。有太多太多次当她正要啜飮第一口咖啡时,圣灵就阻止了她。许多次她已在自助餐厅排好了队,主却告诉她把整盘食物放在脏碗盘的输送带上,不要吃任何东西。利百加确实体会到以下这些经文在字面上的解释:

 

凡上帝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谢着领受,就没有一样可弃的,都因上帝的道和人的祈求成为圣洁了。」(提前四4〜5)

 

「(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可十六17〜18)

 

利百加从来没有在喝一口水之前不先为它感谢主并求祂分别为圣、洁净这水的。不只一次当她吃完午餐后,她注意到一些医护人员以怪异的表情看着她,有些甚至还问她是否觉得没事哩!她毫不怀疑主已听了她的祷告,并洁净了放在她食物里的任何毒物。有一天有位护士来找她,然后接受耶稣做她的救主。她告诉利百加,她非常惊讶利百加在吃了有毒的食物后居然仍能活命,所以她想要服事利百加的主人,而不要服事撒但。

 

大卫(利百加同医院里一位医师的教名,他也是当地的撒但教大祭司)显然愈来愈恼火了。某晚,他在走廊上叫住利百加,并威胁要她的命。院方提供给值班医师们的睡房相当偏僻。值班室的门可以从里面锁上,但是人离开房间之后却不能把它锁起来。利百加受了圣灵的指示,把一些小纸片或线留在门的顶上或底部,以致她能知道自己不在时是否有人曾开过门。许多个晚上她不能回到自己的值班室,因为大卫或是某个人正在房里等她,于是她只得整晚坐在医师的临时休息室里。

 

然而有时候当利百加知道撒但教的人几乎像她一样觉得受挫时,不免也会暗自发笑,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会连连失败。有些人甚至公然跑来问她到底拥有什么他们所没有的能力,结果这些人都接受了耶稣基督做他们的救主,离开了撒但教。利百加欣喜若狂,因她知道不仅她本人的性命端赖她对主的持续顺服,而且由于祂保守她安全脱离一切的攻击,以致使其他人也得以接受耶稣做他们的救主。

 

利百加时常向主呼求盼能早日得解脱却未被允准,圣灵一再地让她想起以弗所书六章的经文: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抗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六12〜13)

 

这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主所给利百加的唯一回答。祂已保守她们脱离复活节的黑色弥撒,但除此之外,这场争战似乎没完没了。

 

与主摔跤

 

巴夫隆事件过后几个星期,某晚利百加在开车回家的途中泫然泣下。她哭道:「主啊,为什么我们不能有个胜利呢?可否请祢至少以让伊莲出院这件事来祝福我们呢?」

 

主立刻答道:「你到底有多看重我的祝福?」然后圣灵让利百加的脑子里涌进创世记里提到雅各的故事的经文「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  那人说,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说,祢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祢去。那人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雅各。那人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上帝与人较力都得了胜。雅各问祂说,请将祢的名告诉我。那人说,何必问我的名?于是在那里给雅各祝福。雅各便给那地方取名叫毗努伊勒,意思说我面对面见了上帝,我的性命仍得保全。」(创卅二24〜30)

 

当利百加细细思考这段经文时,主又对她说话了:「告诉我,孩子,你看重我的祝福到一个地步愿意为它与我摔跤一整晚吗?」利百加考虑着这个问题。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而她也疲憋不堪,全身都渴望着睡眠。但当她把汽车开进停车道时,却做了决定「好!」

 

那晚是利百加通宵不眠跪着祷告的许多夜晚的发轫起头。她祷告读经,终夜思念着属上帝的事,并求主向她显明生活中的每项罪。许多时间她则流着泪,心里为伊莲所受的折磨大大忧伤。黎明破晓时分,她的心中充溢着主的平安,欢喜快乐地站起来预备新的一天的工作。

 

上帝垂听了利百加当晚的祷告,一个星期内伊莲便复元到能出院了。利百加也将离开医院,预备搬到另外一个镇去行医。那一年,从为伊莲的性命做的激烈争战中所学到的功课对日后利百加和伊莲为主作工,带领许多人离开撒但的捆绑,进入耶稣奇妙光明的国度来说,都相当派得上用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