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踏撒旦教——为争战预备》第四章 站立得稳——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第四章 站立得稳

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曰子抵档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六13)

 

站立在一个定点上不动,不向前进也不往后退是最艰难的任务了,一般人总认为一定要动,要往前进才行。我们很难理解上帝的想法。其实许多时候站稳脚步,保住已经赢得的地土就首要之务。伊莲和我在早期的服事上便是必须学会这个功课。

 

本章的宗旨乃在提供一些例子以说明「站稳」对我们有何等意义。我屡屡感到踬踣受挫是由于觉得自己并未获致任何胜利。我所要学习的功课是,只要站立得稳,保住我的地土,在上帝看来它就是一种胜利了。许多拜撒但的人之所以脱离撒但教,就只因为他们看见我们站稳了,以致他们处心积虑想要杀伊莲和我却都无法得逞。

 

撒但用尽千方百计要使我们落入沮丧。在第一章中提姆指出伊莲缠绵病榻的事实来打搫我,那就是直接出于他里面的邪魔的诡计。撒但和牠的群魔总是知道哪里是可攻击的要害,牠们在人身上已经操练将近六千年之久了!如今牠们对我们的天性已经了如指掌,因此当然晓得我们在似乎停顿不前时是多么容易心灰意冷。

 

种与收的定律

 

在此我想直接挑出一些很少有基督徒愿意论及的尴尬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在伊莲得到释放后,上帝还不医治她的病呢?事实上,自她得着最后释放的这七年来,她不断接二连三地病着。不幸的是,大多数基督徒在这种情况下只会耸耸肩膀说:「哦,那是因为你的信心不够嘛!」或「你不愿意接受上帝的医治。」或「你的生命中一定还有某些罪存在!」他们很满意于这些答案,却没想到对未得着医治的人而言那是很可怕的,特别是当没有一个指控属实的时候。事实上,继续不断地受邪魔的折磨及生病乃是脱离邪教或任何其他沉重罪孽之人所要面对的常态结果。为什么呢?让我们来看,上帝的话:「不要自欺,上帝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我们行善不可丧志,若不灰心,到了时候就要收成。」(加六7〜9)

 

伊莲一直在回收她自己所栽种的,而且毎一个脱离相同环境景况的人也都是如此。在你开始动怒说「但是耶稣已经死在十字架上,我们理当毋须再回收自己犯罪的结果了呀」之前,且容我向你举出另一段经文来:「那同订的两个犯人(强盗)有一个讥笑祂说,祢不是基督吗?可以救自己和我们吧!那一个就应声音备他说,你既是一样受刑的,还不怕上帝鸣?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做的相你,但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就说,耶稣啊,祢得国降临的时候,求祢记念我。耶稣对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廿三39〜43)

 

这个强盗淸楚明白自己正在收他所种的。在罗马的法律之下,他应当被钉死。然而就因耶稣临死之前呼叫道:「成了」。这个强盗的罪已被偿还了,对不?没错,它们是已经偿还了。但是,这个强盗是否立刻就死了而未再多受点苦了呢?让我们来看看约翰福音:「犹太人因这日是预备日,又因那安息日是个大日,就求彼拉多叫人打断他们的腿,把他们拿去,免得尸首当安息日留在十字架上。于是兵丁来,把头一个人的腿,并与耶稣同钉第二个人的腿,都打断了。只是来到耶稣那里,见祂已经死了,就不打断祂的腿。」(约十九31〜33)

 

显然在耶稣死后几小时,两个强盗仍然活着,并且还必须忍受被兵丁打断腿骨的额外痛苦,好让他们不能再支撑下去而因窒息死得更快些。如果那位已经得救的强盗同时也能免于收他所种的,为什么耶稣不在祂自己死的时候立刻带他到乐园去呢?答案很简单。耶稣为我们付了永远得救的代价,但却没有取消我们必须回收自己所种的原则。

 

这是上帝的子民很容易忘记但却非常严肃的一个原则。我曾和许多因为自己生命中的罪而落入可怕光景里的人谈过话。他们时常对我说:「我愿意用我的余生服事上帝,只要祂愿意做……」耶稣为我们的得救受到了那么可怕的苦难还不够吗?我们还有什么权利向上帝提出条件呢?我们对上帝的委身是没有「如果」的。

 

我们必须愿意服事祂而不在乎自己的环境——不管主是否选择改善我们的环境。许多人可能会提出下面的经文作为反驳:「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八28)

 

请容我提醒你:「益处」往往对上帝来说是一个意思,对我们来说却又是另一种意思。姑且以下面的经文为例:「因此,你们是大有喜乐;但如今,在百般的试炼中暂时忧愁,叫你们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壌的金子更显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著你赞、荣耀、尊贵并且得着你们信心的果效,就是灵魂的救恩。」(彼前一6〜9)

 

在你听起来,这象是万物都互相效力叫你得益处吗?然而对上帝而言,这里的答案是肯定的,也唯有如此才能算数。

 

不要自欺,上帝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愍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我们行善不可丧志;若不灰心,到了时候就要收成。」(加六7〜9)

 

请注意,基督徒在这里也没有例外。假如你一直活在与性方面有关的罪里,那么必会收到肉体的败坏——疾病。上帝的律法是绝对的,无一幸免。但是如果我们顺服在上帝的手中,不在乎环境如何而一心愿意事奉祂,时候到了,就必收到一个永恒的奖赏,如果我们不丧志的话。多少时候我们想要「丧志」。但与其放弃,我们应该「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帑助」(来四16)。

 

额外之恩

 

与其大声呼求主挪走我们所有的苦难,倒不如求祂挪走那些祂要挪走的,并赐给我们一份额外的恩典来承担剩余的麻烦。自从我学会了这个原则后,有多少次我被催促来到施恩的宝座前求一份额外的恩典啊!而每一次主也总是信实地听了我的祷告,赐给我所需要的恩典。

 

我愿意另外提出一个能应用于此的重要原则。主命令我在必要时,要用自己的性命来护卫伊莲。祂让我扮演一个帮助者和同伴的角色来扶持伊莲,使她不仅能在撒但教的攻击之下安然存活,也能渡过她自己生命的回收期。至此,我真正学到了以下这节经文的真谛:「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六2)

 

看哪,尽管伊莲曾有十七年的时间唾弃祂的面,主还是爱她!这正是祂派我帮助她,并差遣我们两个一队出去就像祂昔日差遣祂门徒们一样的原因。由于伊莲愿意接受上帝对她生命的旨意,而我也愿意帮她担当从前所种恶果的回收的重担,因此我们两人都在信心、爱心以及与主的关系上大大长进。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所以说上帝一如往常地实行了祂的应许,叫万事为我们「互相效力,使我们得益处」了。

 

在这场争战里必须时常站立得住,如果我们不愿意帮忙担当彼此的重担,将无法站稳太久。许多次我为伊莲整晚跪着流泪向上帝祈求。许多次她奇迹似地逃出死地,上帝医治她,将她从致命的疾病中挽回。我深信今天在基督的教会里真正奇迹般的医治之所以这么少,乃因为上帝的子民自私地拒绝背负彼此的重担,上帝也曾藉着以赛亚说到了这一点:「我所拣选的禁食不是要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折断一切的轭吗?不是要把你的饼分给飢饿的人,将飘流的穷人接到你家中,见赤身的给他衣服蔽体,顾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吗?这样,你的光就必发现如早晨的光,你所得的医治要速速发明,你的公义必在你前面行,耶和华的荣光必作你的后盾。」(赛五八6〜8)

 

除了走出去站在枪口前代替他或她挨子弹一途之外,你可曾停下来想过到底自己如何能为某个弟兄或姊妹舍命?

 

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这就是我的命令。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十五12〜13)

 

你知道,为人舍命的确是一件痛苦的事!在这场争战里,我们将要帮助那些有可怕后果正等着回收的人,而由于对撒但采取攻势的结果,使我们也落入了激烈的战火中,承受迫害的伤痛。你的情感和身体难免都会受到重创。为了要帮助伊莲和其他人,我牺牲了很多睡眠,也遭受了不少肉体之苦。

 

真枪实弹

 

有一次和一位年轻的牧师谈话,让我觉得非常地好笑。他在电话里向我哭诉.,他和他教会的会友们最近对撒但发动了一连串攻势。我先前已警告过他这场争战是要付上代价的,但他并没有真正听懂我的话。我们的对话大概如下:

 

「利百加,我们快要惨败了!撒但正从四面八方攻击我们。我昨天才发现就在我们的城里,有七个教会的牧师正每周一次聚在一起用祷告来反对我们,怎么会这样呢?」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这场争战是玩真的!你期待什么?期待上帝让撒但只用空包弹而非真枪实弹来攻击你们吗?」

 

「不!但是我原先的确以为弹头只会无甚大碍地掉落在我们的脚前。」

 

我想这句话正好可以概括今天在我们教会里的大多数错误的教导。耶稣从未应许我们这样的事。事实上,祂说得再清楚不过了。

 

你们要记念我从前对你们所说的话,仆人不能大于主人。他们若逼迫了我,也要迫你们」(约十五20)

 

耶稣没有家,饱受人讥诮、唾弃、出卖、鞭打,最后甚至还被用也许是世界上最痛苦的方式处死在十字架上。既是这样,为什么当我们觉得不舒服、牺牲一些睡眠、受到财务上的损失或他人的背叛时,我们就应该怨天尤人,叫苦连连呢?

 

琴的案例

 

一年前,我曾和一些从事释放事工的基督徒接触。这是一个最悲哀的个案,因为他们不愿意担当彼此的重担。最先是有一位心理医师连络上我,他正在帮助一位我你之为琴(非真名)的年轻女子。琴是在天主教的孤儿院里长大的。整座孤儿院被组织成一个撒但教会。琴在很小的时候即被迫参加孤儿院里所举行的拜撒但仪式。她经常受到性虐待,且被迫参加活人祭。她在青少年时期就曾怀孕过三次,每次怀孕的目的都是为了生一个婴儿来做祭物。她三次亲眼目睹她的婴儿被献祭。终于在十八岁时,她设法逃出孤儿院到另外一个城市去,尝试开始一个崭新的生活。

 

然而事情并不是很顺利,因为她很快就被当地撒但教的人盯上了。由于他们企图强迫她加入他们的撒但教组织,而不断地受到邪魔的折磨。到了廿岁那年,她被诊断患了精神分裂症,且被送到当地一位心理医师那里接受治疗。他介绍她加入某个基督教会。

 

当琴把自己的生命交托给耶稣基督时,她里面的邪灵就开始起来要毁掉她,争战于是展开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她在悔改后不到一年内就至少经历过三次长时间的赶鬼。每一次邪灵都在几个星期之内又回到她里面,结果她的情形一次比一次更糟。就琴的个案来说,邪魔重返不是因为她还未完全得释放,而是因为她尚未坚强到一个地步足以独自抵挡牠们。我曾与几位涉入琴的个案里的基督徒谈过话,告诉他们务必要把她接入他们其中一人的家里,帮助她一段时间,而他们的回答总是「我们没有一个人觉得『被召』要卷入那类的事端当中」。多悲哀啊!

 

你知道吗?这正是上帝的话所一语道破之处。那些人没有一个愿意为他们的姊妹琴舍命。人们喜欢自己的家能保有一些隐私权,却不知我们的家乃是属于上帝且要被祂使用的。这个意思就是说我们不再有任何隐私权了,因为外面有许多人需要被带进我们的家里。极少有基督徒听从主耶稣要他们开放家庭的请求,因为他们在这一方面是这么地自私。诚然我们必须很有智慧,尤其是家中若有幼小的孩童的话。有稚龄儿童的父母应该非常小心他们带什么人回到家里来。但毕竟还是有许多人的家里没有幼儿。这些人应该遵照上帝的指示,愿意开放他们的家给上帝使用。

 

抵档邪魔的缠磨

 

最近我接到一位妇人的电话,我们姑且你她为邦妮。邦妮卅多岁。她加入新世纪运动(NewAge Movement)好几年了,也涉及精神医疗(psychichealing)、灵魂出窍(也叫做魂游)、算命、冥想、瑜伽等等。年少时她曾拜访过一位算命先生,他告诉她将会有一个脑部严重受损的儿子。后来邦妮的儿子确实在青少年时期发生了一场几乎溺毙的意外,以致脑部受了重伤。这场意外之后隔年,她接受了耶稣基督做她的主和救主,弃绝所有与邪术以及新世纪运动的相关操练,并完全脱离在她里面的一切邪灵。

 

六个月来一切都风平浪静。邦妮加入了当地的基督教会,每天读经祷告并经历到生命中有主的喜乐。谁知突然间,她的生活陷入一片混乱,接二连三的重病、受到了财务上的损失,最痛苦的是不断受到邪魔的缠磨,而且时常夜不成眠。就是在这个时候,她打电话给我。她并没有容许邪魔再回到她的里面,但是所发生的一切却搞得她心力交瘁,更因为她以为自己一定做错了什么事才导致这些,因此变得沮丧万分。

 

邦妮的个案正是许多脱离邪术的人的典型案例。主通常会扣住邪灵的攻击一段短暂时间,好给这人一个立足在祂话语上的机会。接下来,他们就要经历因自己不再服事撒但以致惹得牠恼羞成怒的后果。他们得开始回收自己所栽种的了。

 

我不得不坦承一个令人不快的事实:每一个脱离邪术的人会受到各种不同时期邪灵的折磨。耶稣在祂的比喻里把这一点说得非常清楚:「污鬼离了人身,就在无水之地过来过去,寻求安歇之处,却寻不着。于是说:『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到了,就看到里面空,打扫干净,修饰好了,便去另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都进去住在那里。那人末后的景况比以前更不好了。」(太十二43〜45)

 

显然,当邪魔从某人身上被赶逐出去时,牠们会试图再回来。而且如果牠们成功的话,牠们会带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回来。尽管如此,圣经还是说:「人怎能进壮士家里,抢夺他的家具呢?除非先梱住那壮士,才可以抢夺他的家具。」(太十二29)

 

我们基督徒拥有最强壮的勇士—圣灵来帮我们保卫家园。不幸的是,大多数的基督徒却误以为一旦他们从生命中清除掉所有的邪灵后,这场争战就结束了。其实才刚开始呢!把邪灵挡拒在外的争战将可能比最初把牠们赶出去时的争战还要激烈七倍哩!单单地站稳,并保守住你赶出邪魔所赢来的土地诚非易事。除了抵挡邪魔再侵袭而争战外,你还必须因[反叛」撒但,牠的爪牙千方百计想要毁掉你而反击,最重要的是,你还要收回自己所种的。这一切象是在危言耸听吗?

 

耶稣说,在人所不能的事,在上帝却能。」(路十八27)

 

以下有几点可以尔助你在风暴之中站立得稳。记住,基督徒们,帮助这些人担当他们的重担乃是我们的责任

 

一:膏抹房子

 

在我们服事的初期,主教导了我这个原则。一连好几个月伊莲和我,不断地受到邪魔和使用灵魂出窍之人的折磨。每晚我们都会从熟睡中突然移位,被看不见的灵摔在地上。有些物品在我家里出现又消失,家具和其他东西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抛在空中等等。有个晚上,我虽虚脱乏力却不得不迫切地向主呼求:「父啊,请告诉我们该怎么办?我觉得自己的房子就象是任何邪魔都可以通行无阻的敞开街道。祢知道这些邪灵是怎么折磨我们的,我真是再也无法忍受了……」

 

圣灵就在那时把出埃及记十二章里逾越节羔羊的故事送入我的脑海中,然后说:「由于耶稣的死,便不再要血的献祭了。这样看来,今天和血极相似的东西你说会是什么呢?」「膏油吗?」我问道。

 

「对了。」接着,主还提醒我出埃及记四十章中有关祂教导摩西使用膏油的经文:「用膏油把帐和其中所有的都抹上,使帐幕和一切器具成圣,就都成圣。」(出四十9)

 

当我仔细推敲这些经文时,主向我显明我必须用油膏抹我的房子,使它成为圣洁奉献给主。因此我用手边现有的油(烧菜用的油),抹一些在所有的门槛、门楣、门、每扇窗子、壁炉和每一道进出房子的通路。我一边抹一边求主洁净我的家,使之成为圣洁以奉献给祂,并用祂的宝血来遮盖封上它。接着,让门敞开着,我回到屋里,站在中央求主洁净房子并赶出所有的灵。然后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所有邪魔永远地离开我的家。随之而来的改变既速且大。从那时候起,我的房子就被弥封住了,没有任何邪灵或人的灵闯进来(注:我求主从我的房子里赶出人的灵,因为我们对人的灵不像对邪灵那样有同等的权柄)。

 

当我们投入特别重大的争战中时,照常有许多人进出我们的家,有时候我们发觉仍需要经常重新膏抹、洁净我们的家

 

常常有人问我用什么样的油。记住,油只是一个表征,它本身并无任何神奇的功效,油就是油。当手边找不到其他任何可用的东西时,我也用过机油。用油是一种顺服的记号,但油本身则只是一个表征。藉着耶稣基督在加略山十字架上完成救赎大工所得的能力,做成了洁净和印记的工作

 

一、向主求你的地产

 

主也教导我们,每当我们搬进另一个不同的住所时,应该绕行地产的每一个角落,求主洁净它,使之成为圣洁归给祂,并封上印且持守它。如果你的屋子曾被牵扯进邪术里,撒但就会认定这份地产是牠的,且视为理所当然。不仅你的家需要被洁净且封上印,它所座落的附近地方也需要被洁净及封上印。

 

三、确定家中无交鬼之佣物

 

佣物(familiar objects)就是有邪魔附在上面的东西。用来崇拜或事奉撒但的任何物品,都能让邪灵合法侵入。换句话说,邪魔有权利附着或使用这类物品。让我们来看一些相关的经文:

 

他们刻的神像,你们要用火焚烧;其上的金银,你不可贪图,也不可收取,免得你因此陷入罗网这原是耶和华你上帝所憎恨的。可憎的物,你不可带进家去;不然,你就成了当毁灭的,与那物一样。你要十分恶,十分憎嫌,因为这是当毁灭的物。」(申七25〜26)

 

我是怎么说呢?岂是说祭偶像之物算得什么呢?或说偶像算得什么呢?我乃是说,外邦人所献的祭是祭鬼,不是祭上帝。我不愿意你们与鬼相交。」(林前十19〜20)

 

这两处经文显示出偶像代表邪魔。申命记里的经文清楚指出,一切像这样用来崇拜撒但的东西都是耶和华所憎恶的,全都要毁掉。上帝的每一道命令都有祂的用意。祂不要以色列人把这类被鬼所玷汚的东西带回家里,乃是由于怕他们受到影响。上帝警诫他们若如此,也会变成「当灭之物」。为什么?因为这会让邪灵施展强大的影响力,导致他们陷入拜鬼的网罗里。

 

上帝对这些用来崇拜撒但的物品非常在意,因此不断在圣经上反覆三令五申。不妨读一读约书亚记七章中有关亚干的故事。上帝吩咐以色列人不可拿取来自耶利哥城的任何战利品,因为整座耶利哥城都渉入在膜拜和服事撒但中,然而亚干却轻忽、违背了这个命令。上帝告诉约书亚说:「以色列人犯了罪,违背了我所吩咐他们的约,取了当灭的物,又偷窃,又行诡诈,又把那当灭的放在他们的家具里。」(书七2)

 

由于亚干的行为,连累整个以色列军队在下一次战役里遭到溃败。对我们而言,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警告。如果没有洁净我们的家和我们的生命,则每一回我们抵挡撒但的行动必然惨遭败北

 

一般交鬼的佣物包括:

 

任何用来行使邪术的东西、摇滚乐唱片、录音带、海报、运动衫等等;任何来自秘术的角色扮演幻想游戏之材料,任何有关东方宗教的加工品——诸如旅游时买来当作纪念品的小神像,天主教圣徒的雕像、图片、唸珠或耶稣钉十字架的圣像,其他用在天主教或共济会(Freemasonary)宗教活动的物品;一切有关邪术、异教的文物或录音带;含有潜意识暗示性的录音带(这是非常普遍的新世纪运动教材)等等……真是不胜枚举。所有这类的物品都必须毁掉。我认为使徒行传里的以弗所人为我们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新约典砥:

 

凡住在以弗所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都知道这事,也都惧怕,主耶稣的名从此就尊大了。那已经信的,多有人来承认诉说自己所行的事。平素行邪术的,也有许多人把书拿来,堆积在众人面前焚烧。他们算计书价,便知道共合五万块钱。」(徒十九17〜19)

 

另有一类交鬼的物品

 

撒但的仆人能召叫邪魔,让牠们附着在某些非邪术的物品上,然后把这个东西当礼物送给某人,藉此在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邪魔直接带进家中。其目的就是要借用邪魔强大的影响力以制造婚姻不和谐,家庭纠纷冲突、疾病、沮丧、不易专心祷告或读经等等,这些物品通常毋需销毁,只要用油膏抹(参出四。9),并祷告求主洁净使之成圣即可。所罗门曾论及这类的礼物:「空夸赠送礼物的,好像无雨的风云。」(箴廿五14)基督徒收受来历不明、不清楚与主关系如何之人所送的礼物时,务要儆醒谨慎。在这一方面,我们对主的引导必须非常敏感。

 

四、控制心思

 

成功地拒挡邪魔重返或伦为邪魔用来攻击我们这些对抗撒但之人的最主要关键战场,就在于我们的心思。关于这点,我将在第十五章中有更详尽的讨论,请读者参阅。

 

五、除尽生命中的众罪

 

我们身为基督徒却总还是相当容易犯错,但是在正常的情况下基督徒应当很少犯罪才对。「我们每天都难免会不知不觉地犯一些罪」的观念纯粹是个谎言,而且基本上是来自天主教的教义。一旦圣灵内住在我们里面,祂会让我们很快地注意到自己的罪。如果我们不断地违背祂,拒绝清除自己生命中的罪,消灭圣灵的感动,那么祂就会停止对我们说话。

 

如果我们想要气势如虹地跟撒但打一场漂漂亮亮的仗,就必须如第六章所写的,必须要经过火的洗

 

六、整顿家庭的秩序

 

如果我们家里除了配偶之外,还有已达成年却行在悖逆中的成员,那么我们若不是带领他们委身给基督,就是只好请他们离开家里。我知道这话听起来很无情,但它却有上帝的话做根据。

 

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上帝的教会呢?」(提前三4〜5)

 

「 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设立长老。若有无可指责的人,只做一个妇人的丈夫,儿女也是信主的,没有人告他们是放荡不服约束的,就可以设立。」(多一5〜6)

 

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上帝的家起首。若是先从我们起首,那不信从上帝福音的人将有何等的结局呢?」(彼前四17)

 

一个家庭里有悖逆的儿女、妻子或其他成员,会留给撒但合法的攻击地位。基于这个原则,拥有不信配偶的人常会落入十分艰难的处境中。

 

容我举一个例子。有一个家庭因突然受到邪灵激烈的攻击而连络上我。几年以来,他们一直投入在一个非常成功的街头布道事工中,带领了许多人归主,帮助他们脱离撒但的俘旃。结果他们却横遭邪魔如火如荼的攻击。

 

在我获知他们的事之时,他们已经饱受重创,困坐愁城。做丈夫的罹患重症几乎致死,是他那样年龄层的人中所不常见的。他们三个月大的婴儿则一直在与各样的疾病搏斗,时而发出原因不明的尖叫和哭喊。然后,东西开始满屋子乱飞。全家人聚在一起时,房间的温度会突然在几分钟之内下降,即使在仲夏窗户上都结了冰。他们也常被发自屋里不同角落的咆哮声所吵醒,有时候墙壁上还会出现汩汩的血泉。

 

他们反覆地脊抹房屋,封上印记,试图洁净赶逐屋内所有的邪灵。他们从上到下捜遍屋子,找寻任何与交鬼有关的物品,却全都于事无补,一家人都吓坏了。

 

我在电话里和他们谈过几次,并且花时间为他们的情况禁食祷告,寻求答案。最后主向我启示「有一个亚干在他们的营里」。换句话说,家里有人在为邪灵铺路,让牠能合法地登堂入室。那就是为什么他们不能把房子封闭住或有效地予以洁净的原因了。

 

我打电话告诉他们,主所给我的启示。当我谈到这个关键点时,他们才相当不情愿地提起有关他们十八岁的女儿莉莎的事情。莉莎(非本名)是她母亲在第一次婚姻中所生的。她的母亲发现莉莎的父亲对女儿有性方面的骚扰,就愤而与他离婚。

 

几年后,莉莎的母亲变成基督徒,与她现任的丈夫结了婚。不幸的是,他们不晓得莉莎被鬼附了,她是四个子女中唯一拒绝主且持续悖逆的孩子。莉莎就是他们家中的「亚干」。

 

莉莎的父母辛苦地花了几个礼拜的时间为她禁食祷告,与她协谈,她却乐于享受自己所已学会使用的魔法,拒绝放弃内心的悖逆和苦毒,以致她的父母无法替她赶鬼。几个礼拜之后,主告诉他们必须要恢复的家里的秩序。他们带着泪要求莉莎搬出去。他们继续在经济上,支持她,直到她能找到工作为止,却不允许她再回到家里,除非她把生命完全奉献给主,并吩咐所有的邪魔离开她的生命。结果,他们屋子里一切邪魔的活动就此结束。他们虽然疲累地病倒了,然而主却一步一步地医治并刚强他们。如今他们已再度回到原来的服事岗位上。这就是为什么要让我们的家井然有序的重要实例。

 

我知道再没有比赶走已届成年却不断悖逆的儿女更令人心痛的试炼了。伊莲和我都曾亲身面对过这样的事。走笔至此,我们的心情一点也不轻松。虽是痛心已极,但如果容让一个「亚干」留在我们营里,我们就别想对撒但发动攻势了。

 

最后我们要了解:属灵的争战是一种消耗战。我们务要警觉主的带领,尤其是在身体的休息方面。我们将长期睡眠不足并经历许多挣扎,但是当主吩咐我们多休息一点时,我们最好听从。

 

我们必须明白,我们的肉眼看不见在灵界里所打赢的许多胜仗。当你已做完所知道的每一件事之后,那么就只要穿戴好上帝所赐的军装站立得稳就够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