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魂记》第一章 序 曲——吉姆·葛兰特

作者:吉姆·葛兰特

「属灵争战丛书」出版序 

我还有末了的话……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六10-13)

 

以弗所书是专论「敎会」的一卷书,在这卷书快结束时,保罗说了一段末了的话, 提醒敎会有一个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作r属灵的争战」,与空中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在这末世接近主耶稣再来的日子中,「魔鬼气忿忿地」(启十二12)来到地上,邪法、异敎极其猖狂,敎会更应负起「属灵争战」的重责大任,拯救人「脱离那黑暗的权势,进入爱子的国度」。这是橄揽基金会出版这套属灵争战丛书的目的。 

这套书有两方面的双重性:  

1、见证与敎导的双重性:<撒但美丽的一面>、<夺魂记>、<走出撒但教〉、《践踏撒但教> 这四本书是见证类。〈撒但美丽的一面〉是一位姊妹从重重邪法的追求和捆绑中挣脱来到耶稣面前的经过;<夺魂记> 是一对年轻夫妇爲不良少年赶鬼的故事;另两本则是记载一位撒但教的女祭司如何信邪敎,以及对撒但敎内幕所作的揭发。〈撒但的诡计〉、〈魔鬼的眞面目〉以及其他几本是敎导类的书,内容包括属灵争战的眞理和方法的阐发。 

2、个别和全面的双重性:属灵争战有个别(爲个人的得释放和祷吿)和全面(爲整个家 族、敎会、地区、国家……得释放作争战祷吿)两个层面,本套书将同时并重这两方面的敎导。 

保罗劝勉提摩太说:「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提后二3 )精兵就是要争战,而最主要的争战就是属灵的争战(当天上得了胜,地上也必得胜)。这套书若能帮助每位弟兄姊妹都成爲属灵争战的精兵,就是所有作者和编辑心中最大的满足了! 

是为序

橄台基金会出版部 

 

    几天前,我在左邻超级市场的结帐台,无意中往书报架一瞥,突然地,若干神秘性的杂志深深吸住了我。书报架上有一些书敎导你如何使用纸牌来预测你的财富和命运,有一些书是关于玄秘的命理学。

 

    这些书的共同点就是吸引人来窥探超自然的能力。人们愈来愈喜欢窥视超自然的事物。当代社会评述家吿诉我们,我们这个时代很快即将成为r超自然」的时代 。巫术和撒但的崇拜被许许多多的人所接受。少年们热衷于玩招魂术、扶乩、占星术。

    

     市面上已经有许多好书从圣经的角度讨论恶灵的活动,本书不是一本作神学论述的书,也不是一本故意惊吓人的书。但是,由于本书是作者主观的经历,因此它包含了上述二者。这是一个叙述性的眞实故事,它确实曾经发生在地球上某一角落。读者将深深感受这一对年轻夫妇与[仇敌」面对面争战的惊悸。

 

    本书或许会引发一些神学性的争议,比如基督徒可能被恶灵占据吗?本书不尝试回答类似的问题,但将会提供一些线索,有助于认识此类严肃的问题。

 

    很明显的,本书的人名、地名都已更改爲假名,这是基于保护书中主人翁的原因。但是,无论如何,这是一个眞实的故事。整个事件大约涵盖了一年多之时间,除了在序曲一章陈述了一些必要的背景,本书大部分都集中在最后一星期争战的高峰。这是作者本人亲身的经历,因此也以第一人称来叙述之。 

当我们谈起上帝的能力时,很多人会大打呵欠,可是当谈起撒但的能力时,许多人却是兴高釆烈,这种现象也说明了人类可悲的堕落本性。 

在写本书时,我期盼读者能从书内看出上帝的大能。当然,读者也将看见撒但的诡谲,牠作工的基本目的,就是要永远毁灭被牠所侵占者,撤但甚至也是那些供牠驱使者的仇敌。 

尽管撒但是诡诈的、酷虐的、残忍的、具有毁灭性的,可是牠完全没有能力抵挡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这项事实在四福音书中有详尽的记载,在今日许多与撒但的 争战也能证明。 

我们每一位基督徒都有份于这场与撒但对决的属灵的争战,如果你犹豫不信, 那么请你读本书——「夺魂记」。

第一章 序 曲

 

    有人说:雪崩是由潜伏在积雪下面的一些碎冰开始的,起初肉眼很难察觉这点细微的碎裂,结果它却演变成可怕无比的灾难。我想,关于这点我稍能领会。

 

    鲍伯和杰克在邻里之间是对很不受欢迎的兄弟,只要他们一出现,大家就争相走避。在遇见这对兄弟之前,我和我的妻子贝西对他们耳闻已久,而当他们首次经过我家时,我觉得他们一点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可怕。他们和来上主日学或查经班的那些男孩子并没有两样,只不过,他们比较安静和略具威严罢了。

 

    一个周末的早晨,我正在设法使所有的小孩进入屋内,准备开始圣经课时,他们出现在街道上。起先,我误认他们也是来上课的学童,想招呼他们进来,但是贝西阻止了我。

 

「他们不是这班的,」她低声说:「那是鲍伯和杰克杜摩。」

 

当然,我也认出来了。可是,转念之间,我想:如果传闻爲眞,那么他们不是比敎室中任何一个小孩还需要主吗?于是我向他们喊着:「嗨!你们两个要不要进 来看看?也许你们会喜欢这里!」

 

空气好像忽然间凝住了。这对兄弟停住脚步,转向敎室走来。敎室中立刻爆发出一片抗议声:[如果他们进来,我们就走!]

 

[不要让他们靠近这里,他们会把这儿搞得天翻地覆!]这些愤怒的言语使我很窘。这群小孩大部份是基督徒,他们不应该吓走可能成爲信徒的人。可是这两兄弟却不介意孩童们的反应,带着微笑,径自向大门走来。

 

他们站在门廊上,我必须侧身挤进门内,我进去时,敎室里面的喧哗已平息了 ,孩童们都把惊惧的眼光投向大门。两兄弟站在门外观望了一会儿,想参加聚会的情绪渐渐淡下来。这些儿童的表现令我很失望,当然,鲍伯和杰克不会对这个团体感兴趣的。

 

    到底爲什么这对兄弟使得他人如此恐惧?他们不见得比同年龄的男孩来得高大或强壮。而孩子们坚持说:[他们两个比谁都恶毒。」

 

孩子们争着向我们控诉这两兄弟的罪行,包括:虐待动物、破坏学校和商店的物品、欺凌其他儿童……。我想,其中有些说法可能夸大了一点。但,耶稣来是医 病人的,对于这样的人我们更应该以基督的爱来感化他们,使他们脱离那充满敌意的环境。

 

    周末事件发生后,这两个男孩的事情一直在贝西和我的心中盘旋不已。我们知 道:他们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任何一个倾诉的对象。到处都在谣传着,说他们的家庭环境很恐怖。神的感动不住地临到我们,要我们藉着主耶稣把他们带回神的家中。我们愿意顺服这样的呼召。

 

    以后我们学乖了,不再请他们到那群儿童的聚会中去,而邀请他们到家里来玩 。或是喝杯可乐,或是下盘棋,在不知不觉中,把他们引入我们的生活圈。鲍伯的棋下得非常好,几乎可以击败本地所有的对手。

 

有一回下棋的时候,鲍伯忽然低下头做出祈祷的样子,那场棋赛我们战得难解难分。

 

[你是在求上帝帮助你吗?」我微笑着问。我的微笑反映出我内心的愉悦,因爲我想他说不定已被我们这些天来的谈话影响了。

 

[不,」他很快地回答,语调中充满防御性:[我不需要上帝。我的『十三保护神』会帮助我。」

 

我应该认眞思索他这句话的,可是当时我只以爲那不过是句童稚的话语,而且我认爲这正是做见证的好机会。

 

「好吧,我最好也向我的上帝祷告,求祂帮助,看看结果如何。」

 

之后,我嬴了。他深受震撼,我则有点得意洋洋。

 

在片断的接触、谈话中,我们开始有了比较完整的资料。原来这两兄弟生长在一个很不健康的家庭里,父亲前科累累,母亲与父亲离婚后再嫁,那时他们只有五 、六岁。母亲并没有爲他们找到一个更好的父亲,继父彼得.杜摩待他们很恶毒。只要两兄弟不顺着他的意思,他就苦待他们。不是用皮鞭抽打,就是把他们锁在房里好几天。

 

两兄弟在憎恨中长大,直到有一天,他们长得比彼得还高大了。当他们终于能抵抗彼得时,他就不得不把左轮枪藏在枕头底下而睡。他宣称:「如果你们两个有 谁在十一点以后进我的房间,我就杀了他!」

 

在这种背景下,他们的行径就稍能被理解了。警察局里的记录使我们深深感觉 :他们必须认识上帝的爱。可是毎当话题转到[爱]字上面,他们俩却完全无法体会这个字的涵义。

 

他们的母亲安吉拉,像彼得一样残忍;言语粗俗,服饰怪异,私生活尤其奢靡 。可是她却有着某种神祕的力量,使两兄弟对她言听计从。最令人沮丧的是:她反 对她的儿子和我们来往。

 

我们只有祷告,期待着神大能的改变。我们梦想着在带领他们相信主耶稣后,能在邻里间造成一个很大的影响。我们似乎已可以描绘出他们在主面前屈膝的景象 ,那是何等的荣耀!至今回想起来,才知神早已将此重任交付我们。

 

在参加了几个月的正式聚会之后,鲍伯和杰克比较敢于说出他们的生活及情感问题,而且也能接受我们好奇的询问。我们按照圣经的说法来处理他们的问题,也与他们一起祷告。他们从不开口祷告,但能忍耐着听我们祷告,甚至对于我们的关怀觉得十分感激。

 

但是,魔鬼的工作也开始了。毎当他们稍微被圣灵感动,或已触摸到我们的信仰时,就有一股力量击打他们。

 

他们在灵里的改变渐渐显露出来了,这使得安吉拉极爲不安。她觉得这两个儿子的成长和独立(其实是不再听她使唤)破坏了她的私生活。安吉拉开始苦待他们 ,予以各样的惩罚,甚至把他们逐出家门。我们祈求神改变他们父母的态度,改善 他们的环境,但往往问题的本身就是神显示祂大能的一种方法。

 

有好几个星期不见他们的踪影,我们以爲他们被迫留在家里,只好耐心等候。我眞想控告他们的父母,把两兄弟救出来,但是法律上却没有什么罪名可成立。我 们只能爲他们祷告且适时地帮助他们。

 

有一阵子,他们已接近决志信主的阶段。[明天,」贝西和我肯定地说,[他们就会相信了。」

 

可是,第二天事情的演变与我们的预测大相迳庭。「我们要去圣路易,投靠我们的一些亲戚。]鲍伯说。

 

原来安吉拉打算离开彼得,继续寻找她的[幸福」,所以要把两兄弟打发走。她认爲两兄弟和彼得不和,影响了她和彼得的感情,而她不希望同样的情形发生在 她和新的丈夫身上。于是她给了他们几块钱,买好火车票,并敎两兄弟告诉亲戚们说,是因爲彼得虐待他们,他们才逃跑的。

 

我们眞想不透他们怎能接受这样的安排,但他们对于安吉拉情感上的依赖使他 们惯于服从她。

 

我们也不明白神何以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在前一天,两兄弟已准备要决志了 ;而今他们却将永远离开我们,这是何等令人沮丧的事情!

 

此时,那不可见的属灵争战渐渐显明—毎当他们要进入得救的阶段,就会有一个大问题使他们退却。于是两兄弟获致一个结论:[接触信仰,就是自找麻烦。」魔鬼在工作,我知道。

 

出乎意料地,几个星期之后他们回来了。原来两兄弟把实情和盘托出,他们的叔叔愤而将此事告到警察局。安吉拉的计划失败了。

 

正当我们爲此事雀跃着时,没想到事情又有了变化,由于这两兄弟失踪了好一段时间,警察局竟听信了安吉拉那套说法,认爲他们逃家而把他们移送少年法庭。尘埃落定之前,神改变了法官的态度,使他们无罪获释。可是,经过这么一番折腾 ,主耶稣的影子早已从他们心中消失了。当我们再度与他们相聚,一切带领又得重新来过。

 

带领的工作一次比一困难。往往在我们带他们面对耶稣的救恩时,反而被他们带出了轨。比方说,有时,他们两个之一会突然怪病发作,使得面对神的工作不得不转向救治的事情。

 

其后两年我们之间的关系波动着。有时候,他们似乎能体会神的眞实和生命, 并且在某些恶劣的情况里求祂帮助。当然,神总是帮助他们。祂能改变人的心,改变环境,让鲍伯和杰克知道祂在他们身边。他们几乎要决志了。

 

可是,后来他们觉得这些神的作爲都是由于我们的祈祷,旣然有我们在帮助他 们,他们自己就没有必要去追寻谁是这施能力的主。于是,杰克坚信他自己的智慧能帮助他渡过一切难关;鲍伯说,他有他的[十三保护神」就足够了。

 

不知不觉地,我们投下了更多的心血和时间,把全付精力倾注在他们身上。最初鼓励我们做这件事的动力更加地活跃起来,支配了我们的意志。

 

一九七〇年的夏天,我和贝西到邻州参加一个夏令营,这是两年来,我们第一次感到无比地轻松。在夏令营的一周里,我们不必再触及任何有关那两兄弟的事。一路上我们谈论着:过去爲了照顾他俩,几乎占尽了我们个人的时间,如今能离开一阵子,眞是高兴极了!

 

到达营地之后,我们决定:这段时间绝不提起他们。虽然他们的故事很吸引人 ,但那必会占用硏经的时间,主提醒我们这个危险,使我们儆醒。

 

终于有一天可以晒晒太阳了!感谢主赐下这个机会,让我们沐浴在草原的芳香 中,看看花鸟,呼吸新鲜的空气。贝西像个小女孩似地在林中小径上奔跑,我居然还爬上树去玩!气氛有如我们还在谈恋爱的时光一般,那么自由、生动,充满了爱的喜悦。我想,其他人看到我们这种忘形的样子,一定会对于我们的灵命发出许多的问号。但是,主知道,我们多么需要这样一段身体的放松。

 

那夜,我们睡得比两年中任何一夜都香甜。

 

我们爲这段休闲时光感谢主,却不知这是争战的前奏。这场争战,将耗尽我们所有的体力、精神、感情和属灵的力量。

 

邻室住了一对年轻夫妇,名叫比尔和玛琪,是做青年工作的。他们的情形也像我们一样,是暂时逃开那令人筋疲力尽的工作来度假的。因爲彼此遭遇到的压力相 似,贝西和我自然就忘了初来时的决定,而与他们讨论起那两兄弟来。或在用膳时刻,或在夕阳漫步时分?彼此倾吐着自已的处境。

 

过去贫乏的经验使我们无法了解比尔他们所得到的奇异启示。虽然贝西和我相 信:基督徒一直是在与我们灵魂的敌人——撒但——争战着,我们也明白魔鬼不时阻挠我们对于那两兄弟的工作;但是当我们眞实地面对撒但那超自然的力量及权柄时,我们却不相信有这回事了。我想我信有[鬼]的情形和多数人信有[神」的情形差不多——就好像是处理一些你不感兴趣也不必多费心神去理会的奇妙力量,尽管它是奇异的。

 

做爲一个基督徒,我当然已从圣经中得知撒但的阴谋和牠的力量,就好像我明白圣灵的工作一样;但是我却未深入硏究魔鬼的力量与主的大能有何不同,对于我 自己的灵命有何影响。这对魔鬼来说,是正中下怀。魔鬼在你疏忽了牠的时候,就不知不觉地毁灭了你。

 

比尔和玛琪是在一个很庞大、复杂的福音敎会做靑年工作。若不是他们看来不像会感情用事的人,且受过良好敎育,我们眞会因他们所说的一些话而懐疑他们的 精神是否正常。

 

他们说,他们曾经在敎堂中和鬼交谈,并使被鬼附的脱离鬼的辖制藉着主耶稣的大能,他们医病、赶鬼。发疯的、行爲异常的、受邪灵控制的,都被他们治好 了。

 

贝西和我怀疑这些所谓的[鬼」对现代人还能有什么影响,但他们并不和我们争辩理论。我们用心理的、感情的因素来解释这些现象,但是比尔总有第一手的资 料击败我的观点。

 

[相信我,提姆,」他重复着:[我知道你的感觉,因爲过去我也曾如此。但是仔细查考圣经,你会发现:这种事在过去是眞实的,现在也是眞实的。」

 

于是,我们四个人把多余的时间都用来阅读圣经上关于这些事情的记载。我们读到魔鬼与耶稣、使徒的对话,看见魔鬼怎样控制人;也见到主耶稣和使徒们如何 赶鬼,而鬼总是在主的大能底下战栗而奔逃。使我顿悟的一语是马可福音十六章17 节,主所应许的:[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 当贝西和我终于肯承认这个时代里仍然有魔鬼在活动时,比尔才透露爲何他要 与我们分享他们的经历:

 

[提姆,我想,你们回家之后会遭遇同样的情况。我相信那两兄弟之中至少有一人已被邪灵利用或掌握了,所谓的『十三保护神』绝不是他们的幻想。而且我知 道,神把我们聚在一起就是要指示你们,让你们晓得将来你们争战的对象是谁。」

 

在我俩单独祷告、读经时,我们读到这些话语:[……你们要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档魔鬼的诡计。因我们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以弗所书六12-14)

 

务要谨守、儆醒-因爲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 。」(彼得前书五8-9 )

 

马可福音中关于魔鬼的记载带给我们空前的震撼。原来我潜意识里仍在爲那两 兄弟寻找一个合理的解释,而不愿相信那超自然的力量,我宁愿排除他们心理上的障碍带领他们信耶稣,却不敢与那恶者相抗衡。

 

这场争战是无可避免的。我们谢过比尔他们,在一段简短的祷告后,带着复杂的心情踏上归途。魔鬼在不明的情况下困扰了我们两年,现在我们终于淸楚:谁是我们的敌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