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踏撒旦教——为争战预备》第八章 祷 告——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第八章 祷 告

有不少人写信问我有关祷告的事。我不是专家,更何况坊间已经有很多好书论及这个主题,所以我只和你们分享一些我个人所学得的功课。我知道上帝呼召了许多人投入特别的代祷服事。容我说明,这并不是上帝给我的呼召。但我必须赶忙补充一点,上帝与每个人同工的情况因人而异。你会发展出一套你自己的祷告方法。除了奉上帝儿子耶稣基督的名向我们的天父陈明请求之外,并没有一定的祷告法则。上帝命令我们要祷告,如果我们不祷告就是犯罪了。基于这样的前提,就让我跟你们分享一些事情吧!

 

我的祷告生活是直接从我个人时刻与主相交的关系中涌流出来的。在《走出撒但教》及本书中,我都尝试想描述我和主之间这种不断增长的关系。

 

我在医学院的第一年就把自己的生命完全地奉献给耶稣基督,让祂做我的主,而不仅只是救主。接下来的三年,主训练我透过我的灵聆听祂直接对我说话,而这将我带进了与祂亲密的关系中。当我和主的关系与日俱增时,我的祷告生活也是如此。我养成了整天不断和主交谈的习惯。就如我在上一章所描述的,每个人都各自有一种不间断的「思想生活」(thought-life),而我决定把自己的思想生活转变成与主不间断的交通。当然身为一个人,我未必总是能全然贯彻到底。但是如果一天中我没有听见主几次对我说话,我就觉得不对劲

 

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弗六18)

 

不住的祷告。」(帖前五17)

 

我认为,这种全天式交谈的「思想」祷告乃是我们完成圣经上这些命令的方法之一。

 

至于我「正式」祷告的时间则是在一天活动开始之前的大清早,有时也常在晚上。主常在夜里叫醒我,我就会起来花一、两个小时祷告。这些时刻对我来说都是相当特别和珍贵的。

 

在这些「正式」的祷告时间里,我经常是跪着或俯伏在主的面前。但是许多时候,当我坐在户外与主一起欣赏日出或日落时,我也会祷告。我想强调的事实是,我们拥有一位千变万化又极有弹性的上帝。我们可以使用多种不同的方式和姿势,并在各式各样的场合、情况下祷告。

 

在我「正式」祷告的时间里,我学到了单单照着经上所说的去实行: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

 

当我真实地来到上帝的宝座前时,我很少有所谓「属灵的经历」。我只是单单相信那是我的灵所在之处。圣经这么说的,对我而言这就够好了。有趣的是,在我「正式」的祷告时间中,主很少对我说话。祂通常在我每天活动中的各种不同时刻对我说话,而我也随时不拘任何形式地祷告。我与主交谈就像其他人说话一样,当然囉,在态度上要恭敬得多了。许多人问我为什么在提到主时大多只称「父」。这是因为我几乎不停地在对祂说话,而我发现若一直你「天父」或「父神」实在很别扭。我不认为称上帝为「父」就是大不敬,毕竟我并没有用这个你呼叫过天上或地上任何其他的活物。更何况这也是为了要遵行主所说的话:「(耶稣说)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太廿三9)

 

经常有人问我如何为自己安全、食物和金钱等祷告。我的回答是:「我不为这些祷告。」我已经与上帝立过约了,因此觉得没有必要再浪费祂和我自己的时间为这些早已涵盖在约里的事祷告。行在顺服主当中是我分内的事,至于如何供应我和引导我则是祂要负责的事

 

往往我为某件特别的事也都只祷告一次。主有非常好的记亿力。除非祂赐给我每天不断为某件事祷告的特别负担,否则我都只一次把事情带到祂面前,然后就留给祂处理了。按照祂自己的时间和方式来成就这事乃是祂的职责。

 

我从未发现乞怜、哀求或苦苦催逼能成就什么事,那只会使我偏离上帝的旨意,并破坏了我和祂之间的相交关系。

 

撒但站在上帝的宝座前控告我们,而且几乎不断地向上帝求取某人。我已学会求主在撒但针对我工作和服事范围内的某事或某人而向祂有所要求时提醒我,主都信实地做到了。一旦我被提醒知道了,就单单来到父面前,奉耶稣的名反击撒但。唉,正因为上帝的子民们不肯不厌其烦地去反击、驳斥撒但的要求,所以牠才如此猖獗横行。

 

许多晚上我花了整夜的时间跪在地上与主摔跤,为的是要像雅各一样求得一个祝福。在第三章中我已描述过我如何学会这个原则的经历。这些夜阑人静的时间常用来读经、思想属上帝的事与主交谈。我不晓得该如何告诉你到底我说了些什么,我是一边说着又一边听着。

 

另外,许多时候我特别感到对某个人或情况有很大的负担,但我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为之祷告。在这种景况下,我非常感谢幸好有圣灵那坚定的代祷工作。于是我就求圣灵代替我为此人或此事献上「最好的」祷告。

 

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诗告。鉴察人心的,晓得圣灵的意思,因为圣灵照着上帝的旨意替圣徒祈求。」(罗八26〜27)

 

愿你的旨意成就

 

不过这又带出了一个要点。我们必须经常寻求效法主的祷告:父……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六10)。太多时候我们蛮强地要求主用某种特定的方法来解决某个特别的情况,而我们的方法却是错误的。在人看来是「好的」,在主往往却不然。我当然确信主答应人们的要求经常是因为他们不断地乞求与哀告,然而他们所求的若不是主看为最好的,那么至终他们就要受亏损了。这一点在面对疾病和死亡之事上尤其真实。譬如,多少时候人们为一个生病孩子的生命哀哭切求,却不明白或许主想带他早日回天家,以免这孩子将来遭受更惨烈的痛苦呢?又有多少时候主想带祂的一位仆人回天家,免得他们将来跌倒离开祂呢?我们切勿一味认定性命得以延续就是「最好的」,而应总是审慎敬谨地说:「父啊,愿你的旨意成就丨

 

希西家王的故事就是一个实例,我们最好用严肃和祷告的心来研读它。希西家一生忠心事主,有一天他却病了。

 

那时,希西家病得要死。阿摩斯的儿子先知以赛亚去见他,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当留遗命与你的家,因为你必死,不能活了。」希西家就转脸朝墙,祷告耶和华说:『耶和华啊,求祢记念我在祢面前怎样存完全的心,按诚实行事,又做祢眼中所看为善的。」希西家就痛哭了。」(王下廿—3)

 

耶和华听到希西家恳切的祷告,也看见了他许多的眼泪,因此也差遣先知回去传报这个信息:

 

我听见了你的祷告,看见了你的眼泪;我必医治你,我必加增你十五年的寿数」(王下廿5〜6)

 

我们对这个回覆的最初反应可能会是:「何等奇妙啊,这是一个彰显上帝的怜悯和祂垂听义人祷告的绝佳例证!」但是,在上帝眼中,希西家的请求果真是「好的」吗?我要说他最后十五年的生命正说明了这答案是否定的。

 

这期间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希西家变得骄傲起来,不仅欢迎来自巴比伦王的访客,还把所有的财宝都炫耀给他们看。

 

他家中和他全国之内,希西家没有一样不给他们看的。于是先知以赛亚来见希西家王,问他说,这些人说什么?他们从哪里来见你?希西家说,他们从远方的巴比伦来。以赛亚说,他们在你家里看见了什么?希西家说,凡我家中所有的,他们都看见了;我财宝中没有一样不给他们看的。以赛亚对希西家说,你要听耶和华的话。日子必到,凡你家里所有的,并你列祖积蓄到如今的,都要被掳到巴比伦去,不留下一样。这是耶和华说的。并且从你本身所生的众子,其中必有被掳去在巴比伦王宫里当太监的。」(王下廿13〜18)

 

不仅如此,在那十五年间希西家还生了一个儿子叫做玛拿西。以下是玛拿西在他父亲死后所做的一切。

 

玛拿西引诱他们行恶,比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灭的列国更甚。玛拿西……又流许多无辜人的血,充满了耶路撒冷,从这边直到那边。」(王下廿一9、16)

 

由于玛拿西的恶行劣迹,主的审判临到了以色列:

 

耶和华借着祂仆人众先知说,因犹大王玛拿西行这些可憎的恶事,比先前亚摩利人所行的更甚,使犹大人拜他的偶像,陷在罪里;所以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说,我必降祸与耶路撒冷和犹大,叫一切听见的人,无不耳鸣。」(王下廿一10〜12)

 

历代志替希西家最后的十五年做了一个总结:「希西家却没有照他所蒙的恩报答耶和华,因他心里骄傲,所以忿怒要临到他和犹大并耶路撒冷。」(代下卅二25)

 

有可能上帝要早一点带希西家回天家是因为祂看到了未来,知道希西家若继续活着将会产生这一切恶果。我们不应该太快擅自认定什么是最好的,也不要老是急切地求主应允我们的愿望,而应当学习常常寻求主,找到祂最初为我们所做的选择,然后在祂大能的手下谦卑自己,并欣然地接受祂为我们所定的旨意。

 

我常祈求主前瞻未来,看看是否在某个时候我会跌倒羞辱了祂的名。若有,我恳求取走我的生命,带我回天家,以防止这样的事发生。我经常对于上帝的子民行那么多僭越妄为的事大感惊讶。他们自以为知道什么是「最好的」以及他们应该要求什么,甚至在任何情况下都自以为是地要求上帝。

 

在我与主同行中,我相当早就学会了这个功课。我曾结识一位牧师,他的妻子多年来缠绵病榻,我每天恳求主兴起他的妻子并医治她。有一天终于圣灵非常清楚且坚定地对我说:「女儿,你不知道自己求的是什么,而且你没有在智慧里求。如果我医好这个人的妻子,她就会起来毁了他的服事。停止为她的医治代求吧!」从此以后,我在面对各种情况下都求主凭祂的旨意行

 

让圣灵动工!

 

我以我们的家做为服事的中心。过去七年来,一直不断有一群人和我住在一起。我的经验是,每当住在我家里的某个人因悖逆或任何事让我大感困扰时,最有效的解决方法就是俯伏在主前求祂来对付我。圣灵几乎都会向我显明我生命中还有哪些方面尚未能完全地讨祂的喜悦。当我先对付自己的毛病,我发现接下来主就可以自由地对付另一个人生命的问题,而毋需我再跟他们谈什么了。

 

如果某人仍公然主动地犯罪,那么身为一家之主的我就有责任和他们谈一谈并处理这种情况。不过若涉及那些我所称之为「内心的事」,诸如悖逆、愤怒等等,主常教导我恳求圣灵来对付此人这些方面的问题要比我自己找他们谈来得好。你是知道的,由于内心那种可怕的不安全感,人们往往在不知不觉中就动怒并用许多其他的情绪来发泄以自我防卫。就我所知,圣灵是唯一能使人认清自己在这些方面的错误而不致毁掉他们的那一位!我相信这就是以下这节经文的含意:「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前四8)

 

假如我们真心爱某人,而他们却做了许多触怒我们的事,我们必会俯伏在主面前,求祂来对付我们,好让我们可以满足爱所要求的条件。

 

爱是恒久忍对,又有恩慈,不轻易发怒……」(林前十三4〜5)

 

只要当我们先在主面前谦卑地祷告,之后祂就能自由地流经过我们而在他人的生命中动工

 

基督徒往往太过强调「要说适当的话或要有正确的祷告」,然而有一天主让我学到了只要持定在顺服主和与祂相交中,闭上我们的嘴而单单让圣灵来工作是何等地重要。

 

莘蒂与唐的见证

 

几年以前,我费了些时间’向一对我称为莘蒂和唐(非真名)的情侣传福音。他们未婚同居而且唐有酗酒的问题。每当唐一喝起酒就陷入无法控制的豪飮里,经常到最后还引发自杀的企图。我对他说,他需要一位救主和释放,他似乎一句也听不进去。我不止一次地为莘蒂和唐禁食祷告过。

 

有一晚莘蒂打电话给我,她非常地烦乱。她告诉我唐一直喝酒,又濒临自杀的边缘了。她想要把他带到我家来,我答应了。

 

那是我少有的空闲之晚,伊莲和我坐着欣赏一些赞美诗并做一些针线。莘蒂和唐几分钟之内就抵达了。唐一进门就立刻开始咆哮起来,并用一种非常骚动不安的步伐踱来踱去。主告诉我要稍安勿躁,让祂来处理这个困境。于是我按兵不动。几分钟过后,莘蒂走来对我说:「你不祷告或对唐说些什么吗?」

 

「不用,我已经问过上帝要做什么,而祂告诉我就只要保持沉默,让祂来处理这个情况。所以请过来,和我一起坐在这里听音乐吧!」

 

唐来来回回踱了一个多小时。突然,他坐了下来,向我要一杯咖啡。我马上起来到厨房为他泡了一杯。接着我们又静静坐了一个小时。唐终于抬起头来略带羞涩地说道:「我知道自己一直落在罪中,我真的需要一位救主。女士们,你们是否愿意和我一起祷告,帮助我寻找主呢?」

 

藉着这个突发事件,圣灵有力地向我说明了单单顺服并愿意做个亲密与祂相交同行的器皿是多么重要。当我们这样做时,祂就自由地通过并环绕我们。当该说该做的都已说尽做尽时,也只有圣灵能使人自觉有罪和需要一位救主,只有圣灵能鉴察人心,洞悉每一种情况下真正的需要。从那以后,我发现自己经常有愈来愈多的机会单单只是坐在一边,容许圣灵来对付这个人或情况即可。

 

如果我们不断持守在向主祷告和与主交通的亲密关系中,我们甚至不需要开口就可以成为祂借以作工的器皿。那真是太奇妙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