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魂记》第二章 无规则可循——吉姆·葛兰特

作者:吉姆·葛兰特

「那地方简直是疯人院!他们整天吵架、打架,闹个不停。」

 

杰西安德森这样叙述着。他是个很好的年轻人,曾在靑年工作上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而且他对那两兄弟也颇有负担。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他常与两兄弟交 谈,爲他们代祷;并试图说服安吉拉和彼得,让他去他们家寄宿,好就近帮助鲍伯和杰克。当初他要搬进去时认爲这是个好主意,现在却不这么想了。

 

「头几天,我花了很多时间讲解神的事、读圣经,与他们一起祷告,但他们根本就不专心听。」杰西.说。

 

当他问我们:[你们有什么事没告诉我吗?」时,贝西和我彼此传了一个会心的眼神。但贝西没回答他这个问题,叫他继续说那几天的情形。杰西并不知道魔鬼 参与这件事,且支配着杜摩全家。

 

[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就是那么一回事,」杰西说,「开始时情况都很好, 然后就会被一些事情破坏。」

 

「比方说?」

 

「在我们讨论得正热烈的时候,他们的母亲会突然闯进来,把话锋打断。她大槪已在门外听了很久,选好时机便直闯进来,接过我们刚才所谈的话题,把整个内 容搞乱。我从没见过一个比她更恨神的人,而她也丝毫不隐瞒她的立场。」 [这种情形常发生吗?]

 

[如果这种情形不发生,也还会有其他更奇怪的事发生。比如说当我们正要出门去聚会,就有一个电话来找他们; 或正当我们谈得兴高釆烈,杰克的椅子会突然 折断一条腿,使他跌坐到地上,然后他就专心去修椅子,忘了刚才谈的事了。诸如此类的事情,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是让人很明显地看出,有许多力量在阻挠你去谈关于神的事。我不知道这些是单纯的巧合呢?还是人爲的意外?」

 

杰西是个初信的年轻基督徒,但是很有见证。初认识他时,他刚被邻近一所大学开除,服用着迷幻药,沮丧地沉迷于幻境中。主所安排的巧合使我们相识—一个炎热的夏日午后,我让他搭了个便车,车中的冷气使他乐于久留。于是,我向他传福音,告诉他耶稣基督的赦罪恩典以及信徒的丰盛生命。几周后,他来拜访我们;在另一段详谈之后他接受了主。

 

从杰西走上这条窄路以来,主就完全地洁净了他,把他属世的欲望都除去了。他多次爲主做有力的见证,并帮助许多重蹈覆辙的人归向主。

 

我们把在夏令营所学到的告诉他,这个小同工说:[也许我不该这么兴致勃勃地去与他们同住。」

 

「我也是这么想,」我说。「你所面对的是我们不甚了解的力量。」

 

我们一起祷告。我们需要更多的祷告,因爲我们是这样的无助。[主啊,我不知该做什么,这件事超过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但是,主,我相信称必能胜过。」

 

之后,杰西回去收拾他的东西,搬了出来。我问他要不要我陪他一起去,他说不必,他自己可以处理。[最好爲我祷告。」他故作潇洒地说,但他的苦笑显示了他心里的紧张。

 

我们眞的爲他祷告。求神除去任何拦阻他搬离的事,以及可能正等在杜摩家中的邪灵。

 

三刻钟后,杰西打电话来,说他很顺利搬出来了。我们齐声感谢主。谁知电话又响了起来[看你们干的好事!我们一定要找你们算帐!」虽然声音大吼而变了音,但我听得出那是鲍伯。「我们要找你算帐!……..」

 

[别激动,」我平静地说。[何必这么生气?杰西并没有……」 [你最好给我待在家里,否则就要你们好看!」他咆哮完了,重重地挂上电话 。我从没听过这么愤怒的声音,说眞的,挺吓人的。

 

[谁打来的电话,提姆?」贝西在另外一个房间喊着。

 

我装着很轻松的样子,模仿着舞台剧中的坏蛋,说些粗话。但女人没这么好骗 ,她还是晓得了电话的内容。

 

[如果不是鲍伯自己在说那些话,那又如何。」她静静地问,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晚上,鲍伯又打了两通电话来,贝西和我各接了一通,这回我们很仔细地听那声音。他用充满着诅咒和威胁的语气恐吓着我、贝西和杰西。他不断地重覆那句话 :「我们要找你算帐!」我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说:「你心里明白!」接着 又骂了一大串话。

 

不用说,我们那晚没睡好。醒来之后,我们祷告着。

 

玛琪在电话中告诉贝西:[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可让你们和附在鲍伯身上的邪灵交谈。如果牠眞的是那么不讲理,用神的话对付牠,魔鬼就会现形了。」

 

「邪灵这么容易摆平吗?奇怪,魔鬼应该很高兴杰西离开,但牠爲什么那样生气呢?难道对付魔鬼没有一套规则可循吗?」

 

[啊!贝西,眞希望我们住得近一点。是的,无规则可循,支配这些规则的就是魔鬼本身。杰西的离开本来不会使鲍伯那么不高兴的,但也许后者身上的邪灵正 想控制杰西,所以才会产生这种情况。魔鬼就是这样不合逻辑,常常用憎恨、愤怒 、混乱来处理事情。」「我眞爲鲍伯难过。」

 

[如果鲍伯能自主的话,也许他会来看你。等他淸醒了,说不定他甚至不知道他曾经打过那样的电话。」

 

玛琪猜对了。第二天中午,鲍伯来了。当时我不在,贝西可吓坏了。但她眞是个好演员,装得很鎭静。

 

[要不要来吃顿便饭?提姆不在家,不过他马上就会回来。」贝西说。

 

鲍伯很自然地在餐桌旁坐下。[我想你听说了。」

 

「听说什么?]

 

「杰西昨晚搬走了。我猜他受不了我们。」

 

「受不了你们?」

 

「眞气人!我很喜欢杰西。」 [杰西走时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晃了一会儿就去睡了。」

 

「你不记得……」

 

「什么?」 [噢!没事。」

 

一顿午餐很正常地结束了。鲍伯问了一些关于我们这趟旅行的事,问了我的情 形,又问他何时可以来跟我谈谈。贝西说:[随时可以。」

 

鲍伯临出门时说:[喜欢跟提姆说话,可是葛莉思姑妈不喜欢我找他,我觉得他很好嘛!」贝西还没来得及多问一句话,他已经走了。

 

要相信鲍伯对于那两通电话毫不知情是很难的,我确定那是他的声音。虽然现在我比以前了解邪灵的能力,但是仍有许多疑惑无法澄淸。我快被搞糊涂了。

 

贝西大槪以爲我对她的说法不完全相信,所以把话题的重点转到鲍伯临走时说 的那几句话上面。她问我葛莉思姑妈是谁?爲什么她不喜欢我?天知道,我根本没听过这个名字。

 

打电话问杰西,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他从没听到杜摩家的任何一个人提起她 。于是,我们再度祈祷。主啊,这是怎么回事?这样下去,我们会落入一个圈套——我们努力的重点变成是探究这两兄弟的神祕行爲,而不是把他们带向神。魔鬼是这様地有吸引力。

 

长途电话费的账单是另一件让人头痛的事,因爲我们得不时向比尔夫妇讨敎。他们是我们的信心之友。

 

「查查圣经,提姆,」比尔说。其实不必他吩附,我早已尽可能地查过了。[圣经上没记载说我们可以求神赶出我们身上的魔鬼,圣经上说祂已经战胜魔鬼,所 以根本不必求。」

 

「但有人确实赶出了鬼啊!」我抗议着。

 

「这就是关键所在。有人做到了。圣经上一再地叙述主的门徒要做的事比耶稣在地上时所做的更大。看看马可福音后面几章,约翰福音十四章,还有使徒行传, 门徒们所做的事,就像他们所讲的。」

 

我本来想用一些话来反击他——那些能力今天在那里?医病、赶鬼、神迹都到 那里去了?但他一定会回答:就在这里。你怎能跟他辩论圣灵的能力呢?他本身就是这个力量流通的管子啊!不过,我还是无法接受他的说法。

 

「你必须认淸一点,这些邪灵也和万物一样是出于神所造的; 只是牠们走错了路,神便将牠们逐出天堂。虽然现在有很多关于牠们如何堕落的说法,但圣经上提到的却不多。圣经上说得明白:藉着主耶稣的生命、受死、复活,已经得胜了这一切。耶稣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如果这么讲还不够淸楚……」 [我明白。」

 

「提姆,我告诉你这些,因爲我知道你正陷在其中,而且牠们知道你要对付牠 们。」

 

「牠们知道?」

 

「当然,魔鬼并不笨。牠们可不希望牠们的形体被发现。]  [牠们的形体?」[你不是常看见这种记载吗?在格拉森,一群鬼附在一个人身上,耶稣把牠们赶出来时,牠们央求耶稣打发牠们到猪群中。」 然后猪群闯下山崖,跌在海里淹死了。」

 

[对。所以我说,牠们的形体需要依附在眞实的生物体上。看看路加福音八章卅一节,当魔鬼被发现时,牠们会很不情愿地离开寄主。你等着瞧吧! ]

 

眞希望他最后没加上那句话——你等着瞧吧!但他说了,不幸也被他言中了。

 

那夜,我们求主让我们安睡,我们便睡着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