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踏撒旦教——为争战预备》第九章 基督徒里面的邪魔——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第九章 基督徒里面的邪魔

 

我们不得不直接提出「邪灵会住在基督徒里面」的论点。我知道这向来是个备受争议的题目。从前我以为基督徒不可能有鬼住在他们里面,直到主召我进入这项服事,我才针对这个问题认真地査考圣经并在祷告中寻求主。

 

我原希望主在圣经里用某种方式对此问题做一个清楚的说明,但却无一处经文明确地说到基督徒会被邪灵内住,也无一处明说基督徒不会被邪灵内住。所以,让我们来查看一些能应用到此问题上的经文。

 

一般被用来反对基督徒会让邪灵内住的主要论证之一是「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且让我们来看看这节经文的上下文: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上帝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上帝的殿。就如上帝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林后六14〜18)

 

这段经文是对哥林多的基督徒说的,所以显然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与不信的同负一轭了。保罗提醒他们要洁净自己的生命,因此我不认为这段经文可以用来做为基督徒不可能有邪灵内住的一个论证,其实正好相反。

 

许多基督徒还引用一些诸如以下的经文:「我们知道凡从上帝生的必不犯罪,从上帝生的必保守自己,那恶者也就无法害他。」(约壹五18)然而圣经是平衡的,读经一定要从全面整体来看。这节经文必须用以下的经文加以平衡:「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8〜9)

 

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约壹二1)

 

一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在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不会犯罪,但严酷的事实却是,只要我们还存活在肉身中一天,就得与我们的罪性有一番苦战。保罗在他著名的哥林多书信里便将这一点说得非常清楚:「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林前九27)

 

拆墙垣的基督徒

 

基督徒通常是四围环绕受保护的,以致邪灵不得进来(就像约伯一样)。但正如约翰壹书五章十八节所指出的,唯有当从上帝生的人持守自己远离罪时,他才受保护脱离那恶者。传道书说得非常透辟轭要:「挖陷坑的,自己必掉在其中,拆墙垣的,必为蛇所咬。」(传十8)

 

这节经文昭昭明示,基督徒可以在保护的墙垣上挖个洞。他们只要犯罪就是在挖洞,而且经文清楚地说到当他们这么做时,「必有蛇咬」他们。在路加福音十章十九节里,耶稣提到邪魔是「蛇和蝎子」

 

淫乱无疑就是这样一项破坏墙垣的罪。邪魔是一种比疱疹或艾滋病更致命的「性病」!牠们透过性交而从一身上个人传到另一身上个人。那就是为何性活动是召募人入撒但教的最有效工具,这也是为什么古往今来几乎所有的异教庙宇都有庙妓的原因。藉着和某个撒但教徒发生性交,邪魔就转入那个不加怀疑防备的人里头,然后影响他加入撒但教。

 

你们要逃避淫行。人所犯的,无论什么罪都在身子以外,唯有行淫的,是得罪自己的身子,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上帝。」(林前六18、20)

 

我称「拆墙垣」(参传十8)是一道门路。我将在第十章里更多谈到这个题目。

当某人一脸虔诚地告诉我「基督徒不会被邪灵内住,因为他是圣灵的殿。这两者不可能同时共处一室」时,我常暗自好笑。所罗门说得最好了。

 

上帝果真住在地上吗?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祢居住的,何况我所建的这殿呢?」(王上八27)

 

圣灵是无所不在的。如果这两者真的不可能同时共处一室的话,那么邪灵还能住在哪里呢?

 

亲爱的弟兄啊,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上帝,得以成圣。」(林后七1)

 

这是针对基督徒说的。除了「污秽」之外,你还能想到更好的字来形容邪魔吗?耶稣洁净了我们的罪,好让我们与祂一起同为后嗣。但是我们必须行使因耶稣基督而拥有的能力和权柄,并「洁净自己」,除去「污秽」或邪魔。一旦我们接受了基督,邪灵就成为非法侵入者,不再有权利停留在我们里面,除非我们因着罪和无知给他们留合法的地步乘机而入。

 

上述哥林多后书七章一节值得再三深思。有些从事释放事工者说,邪灵不能碰触人的灵,因为它「受了圣灵的印记」。我找不到任何经文来印证这种信念。这节经文已表明我们的灵的确会受到邪灵的影响,否则主绝不会吩咐我们要洁净自己灵魂一切的污秽。

 

伊莲曾给予邪魔合法侵入的立足地盘。因此,她是否要用因接受耶稣基督做她的主而得的能力和权柄来重新夺回那块失地,把入侵者邪灵赶逐出去,就完全在于她自己了。主使用我来帮助她如此行。

 

能为非基督徒赶鬼吗?

 

我个人从未受主的吩咐去为任何非基督徒赶鬼,因为我显然无法带给他们益处。这是由于邪灵常能自由地带更多的鬼回到这个人里面,使他末后的光景比当初更糟。替年幼的孩子赶鬼是我唯一为非基督徒赶鬼的例子。毕竟他们是不同于成人的,因为在上帝的眼中,他们尚未到达要负责任的年龄。

 

当然了,我也很清楚知道耶稣曾为格拉森地方的一个人赶鬼,那个人显然不是基督徒。然而事后他一定变成了基督徒,这可由他后来渴望跟随耶稣得着证实。我相信有时候主会吩咐基督徒为一个不信者赶鬼,但是我不认为那会成为常例。毫无疑问的是,这样的个案必须立即跟进,把那个人带到主面前,否则他们会比起初时更恶化。

 

去年我涉入一件令人相当哀痛的个案,那是为一位还不是基督徒的年轻小姐赶鬼。不幸的是,参与的那些基督徒并没有花时间去查问她是不是基督徒,而且在她得释放后也没有马上带她接受基督,以致结果酿成悲剧。我希望这是我唯一遇过的这类案例,但事实却不然。

 

克莉丝的故事

 

克莉丝(化名)是一名罗马天主教徒。她加入了一个灵恩派天主教团体的查经班,很快地它就发展成一个教派。这个团体的领袖们操练各式各样的冥想,并且还教导各类通灵的技巧。大约参加了一年左右,克莉丝逐渐意识到自己透过这个团体已被卷入邪教中了,因而决定退出。当她去找天主教会的长者抱怨这个团体的活动之后不久,她的麻烦就来了。

 

在我认识她的前一年,克莉丝毎天都受到邪魔的折磨。她经常感觉到象是有滚烫的水泼在她身上各个部位,且有时候真有身体的烫伤的痕迹出现。她无法入睡,由于各种不同形式的折磨,以及无数难以解释的疾病和意外事件频频发生。她逃到另一个城市去,仍旧无法获得解脱。她曾寻求许多天主教的神父协谈,但是没有人能帮助她。后来她透过「禁锢中的女巫」(closet witches)的录音带听到了我的名字。

 

我和她谈过几次话,但是拒绝为她赶鬼,因为她不是基督徒且拒绝接受我向她推介论及罗马天主教的材料(详参第十一章)。我知道假如她不愿在耶稣基督里成为一位真正的信徒,她就无法跟邪魔画清界线,而且只要她仍继续和罗马天主教有瓜葛,她也不可能保持自由。

 

过了六个月后,克莉丝又再和我连络。两个礼拜之前,她参加了个基督教会的释放聚会。会后她走到台前要求释放,然而他们还没有花时间了解克莉丝和主真正的关系,就吩咐邪魔出来.,邪魔果真出来了。克莉丝告诉我接下来发生的事:

 

「我知道所有的邪魔都被驱逐出境了,然而我却觉得里面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虚空感。虚空的苦恼几乎和邪魔的折磨一样大。纵令如此,那晚却几乎是我两年来头一次没有遭受到如往常般的折磨。我睡得很安稳。」

 

两天以后,由于她内心感到极大的空虚,所以又回去天主教会望弥撒和领圣餐。克莉丝继续述说所发生的事。

 

「当我领圣餐时,立刻被一股火和力量所压倒,然后感到剧烈的疼痛。我知道所有的邪魔又都冲回到我里面,而且带来了更多的邪魔。我现在比以前更糟了」

 

人怎能进壮士家里,抢夺他的家具呢?除非先梱住那壮士,才可以抢李他的家财。」(太十二29)

 

污鬼离了人身,就在无水之地过来遏去,寻求安歇之处,却寻不着。于是说,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到了,就看见里面空间,打扫干净,修饰好了。便去另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都进去住在那里。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这邪恶的世代也要如此。」(太十二43〜45)

 

你若读完第十一章,就会明白为什么当克莉丝参加了弥撒并领受圣餐之后,邪魔能自由地回到她里面的原因了。再者,因为她不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所以没有圣灵内住在她里面。她非但没有「壮士」(圣灵)为之防御,使邪灵不得侵入,并且还因着拜假耶稣(圣餐)而给牠们合法的地步再回到她里面。结果她的情况比先前要糟多了!多么可悲啊,帮助她得释放的基督徒竟未能遵照上帝的原则,忽略了:(一)仔细询问克莉丝,以明了她与主真正的关系,(二)未弄清楚克莉丝是天主教徒的身分,以致让所有的邪魔有可乘之机再回到她的里头。

 

这只是我所见过许多为非基督徒赶鬼结果造成典型悲剧的例子之一。克莉丝现在失踪了,我最后一次跟她连络时她已濒临自杀的地步了。我只能时常为她的得救祷告。

 

我还有一个发现,就是当你对付附在基督徒里面的邪魔,由于牠们现在的身分是「圣地」的入侵者,所以你就能站在一个较有力的地位上来吩咐牠们离开。除非那个基督徒仍不断地犯罪,否则邪魔没有权利留下来。

 

一根刺

 

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林后十二7)

 

如果不是邪魔,那么谁是「撒但的差役」呢?请注意,保罗清楚地说到邪灵是在他的肉体或身体里面。这是一个上帝许可的旨意之例。

 

上帝允许邪魔留在保罗的肉体中折磨他,为的是一个特别的旨意——避免保罗过于自高。请注意,邪魔在保罗的身体里面制造出一种生理上的疾病,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我并非说邪魔对保罗的魂或灵或服事有任何影响或辖制。这是上帝为了某项特别的旨意,而允许邪魔单单造成某种肉体上疾病的一个例子。

 

我认为更多的基督徒需要这样的一根剌,因为我发现自高是他们反对「基督徒可能被鬼附」的主要原因。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