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魂记》第三章 撒但的演说——吉姆·葛兰特

作者:吉姆·葛兰特

第三章 撒但的演说

 

「我能进来吗?」

鲍伯再度在午餐时间出现在我们家门口,而这次只有贝西一个人在家。[欢迎。」贝西心里正讶异着,但她仍以温柔的语调延请他进门,吃了顿午餐。下午我回家之后,贝西告诉我中午的情形:

 

「他在这里一直很安静,几乎没说一句话。我觉得他好像有话想说,却几度欲言又止,不知爲什么。」

「那么,打个电话查证一番吧!」说完,我立刻拨了电话过去。

「喂?」

「鲍伯吗?」

「是的。」

「我是提姆,你好吗?」

「还好。」

接下来是一段很长的沉寂 「贝西说你想跟我们谈谈。」

「是的。」

「今天晚上我们有空,你愿意过来吗?」

停了一会儿,我突然想起今天晚上我们并没空。 

「啊,抱歉,我忘了晚上有点事。」 

「没关系。」

「我们要去参加一个靑少年的祷告会,也许你也希望一道儿去。你会看见神在其他人身上的奇妙作爲。」

「我不想去。」

「试试看嘛!听听一些和你一样年纪的朋友与主同行的故事,你会感兴趣的。我们都迫切地希望你能一起去。我们也可以利用往返的途中畅谈一番,不会耽搁太久的。怎样?」

「好吧!」

「太棒了!我们七点一刻来接你。别忘了哟!」 

「不会的。」

 

贝西在梳妆,我在检查门窗是否关好时,杰西踱了进来:「我希望这次他能进入情况了!」

「是的,我也希望这次有人进入情况。」

贝西从浴室里出来,问我:「你看要不要再打一个电话确定一下?」

这是个好主意,该打个电话再提醒他一声。在电话中,鲍伯说他已准备好了。听他的声音,似乎很渴望去呢!于是,贝西、杰西和我三个人上了车,往杜摩家出 发。

来应门的是杰克,我们问他鲍伯是否已准备好要走了,不料他竟说:「鲍伯没提过这件事啊!他刚刚跟彼得出去收帐了。你们要去哪儿?」 「去参加一个祷告会。」

 

杰克微笑着,略带嘲弄的口吻说:「你以爲鲍伯会跟你们去参加禕告会?」

「他说他要去的。」

「可是他现在不在,你该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吧?」

回到车上,我们不得不改变原订计划。我把车倒回大街。「这件事有点离奇,」贝西说:「鲍伯从来不跟他继父出去的。」 「我也觉得奇怪,他们彼此憎恨,只要碰在一起就大打出手。」杰西说。「那么,爲什么……?」不必多问,我已经想到答案了。

 

很简单,魔鬼知道你找上门来了,就会赶紧躲开。在鲍伯身上的邪灵,不断地折磨他;彼得也一样,被邪灵利用着。他们相处时,二者水火不容;但当有外援来临时,魔鬼需要这两人联手却敌,所以消弭了彼此的争闹。这回让我又多了解了一点魔鬼的「鬼性」,而且更加地同情鲍伯。

 

我又把车子开回去,在他家附近兜圈子。「你干嘛?」贝西问。她问起这话来让我觉得她和其他不了解丈夫的妻子们没两样。

「留下来,」我说。

「现在离开的话,就正合了魔鬼的心意。那个可怜的小孩需要帮助,我们去等他回来。」 

「那祷告会怎么办?」

「祷告会里有的是基督徒,而在这里,我们是仅有的基督徒。」

于是,我们把车停在他们家附近的街道上,等着。

 

半小时后,杜摩家的车子开回来了。在他们下车走进家门前,我迎了上去:「准备好了吗?鲍伯,走吧!」我的心狂跳着,但我故意把腔调放得很自然。这是第一次,我强烈地感觉到自已所面对的势力是多么邪恶而有能力,而面前这两个人,就是装载这势力的容器。我心中呼喊着主,因爲我确实有点害怕。「你们要去哪儿?」彼得带着怀疑的眼光问道。「鲍伯说他愿意跟我们一起去参加一个聚会。」我回答。「哦,他现在不会愿意去了,我有些事要他做。」

 

这实在很令人难堪。我继续说:「不会太晚回来的。」其实多说无益,但我不知除了这样说还能如何,对于这种争战我太缺乏经验。

「不要让他们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鲍伯,」彼得拍着他的背说。「你喜欢跟一群无聊的宗敎狂在一起,还是照我们刚才说的,出去走走?」

「我相信你在这个聚会中会有很大收获的。」我说。心中祈祷着主,让我把这个聚会描述得比彼得的计划更动人一点。

彼得刺耳的嘲讽打断了我的思维:「哈,在那样的聚会会有收获?」 「你们都给我闭嘴!」安吉拉闻风而出:「到底在吵些什么?」 「这个传敎士要带鲍伯去聚会,好拯救他的灵魂。」彼得说。

「那倒好!」安吉拉微笑着说。然后,立刻绷上了脸:「喂,你们这些家伙给我听着!你们敎我儿子天天跟我唱反调,我已经受够了。宗敎是软弱的人才需要的 ,我儿子并不软弱。鲍伯,进来,叫你的朋友一边儿凉快去!」安吉拉用很坚定的语调咆哮了这一大串。

「别让他们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我这句话一出口就知不妙,这是刚才彼得讲的话啊!我怎么用了同一句话??天啊,糟透了!上帝,你选错人了。

 

鲍伯一直静默着,突然他说:「我会晚点回来。」丢下这句话,他很快走向我的车。我呆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屋里传出愤怒的抗议声,但鲍伯并未回头,直接上了车。我怕事情有变化,赶紧把车开快一点,驶离他们家。

 

在聚会中,有十几个小孩说了他们信主的经过,都是很感人的见证。有的曾服食迷幻药物,有的曾沉溺于灵异之事,有的生活平凡,但他们都因接纳了主耶稣而获得丰盛生命。鲍伯一直心不在焉地听着,我不知他有什么感想。

 

「嘿,鲍伯,你看,这里每一个人都相信『超自然』的事,我们知道你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何不说出来跟大家分享分享?」我试着诱他说话,好让他集中意志。

他移动了一下身体,淸了淸喉咙,简单地回了 一句:「我现在不想谈这件事。」

其他的契友纷纷鼓励他说。他又变换了一下坐姿,然后说:「好吧!我相信上帝。」

靑年们都很爲他这句话感到高兴,只有贝西、杰西和我一头雾水。他相信上帝?这对于鲍伯杜摩来说是多不可思议的事!上帝啊,这是怎么回事?

我问他:「你以前不是说你不需要耶稣基督,你有你的『十三保护神』就够了吗?现在改变心意了?」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喂,我坐在这里想我自己的事,而你们这一群人都是信上帝的,所以我最好是附和你们,也相信上帝,免得得罪任何人。」

愉快的笑容很快地消失了,大家都盯着他。「那么,告诉我们你相信什么?」我说。「告诉我们眞相。」 「我说了事实你们一定不会信的。」他轻声地说,小声的如同自语。「试试看。」

他沉默了良久,室中仅闻他的喘息。汗珠从他的额上滴下,他擦了擦汗,开始述说。这篇讲词似乎是他早已准备好、且充分练习过的:

「你们说你们的神是主,是爱!好,你们的根据是什么?——圣经,对不对?——一本没人知道是否真由神所默示的书。我跟我所信的却可以直接沟通,不必藉着什么书。我的保护神并不跟我打哑谜,他们指示我许多事情,将发生的事情,及生命的意义。J

 

「你们所说的神啊、爱啊,都是谎言。他们告诉我人生一切事都已注定,你会爲神所爱那是你早就被拣选了,我不曾被拣选也是因爲我已被命定如此。每个人都不过是在做他命中注定的事而已,谁也不能改变命运。」

大家静静地思索他的话。一个小孩犹疑了一下,嗫嚅地说:「但是耶稣的死改变了我们。」

「祂是注定要死的。他自己都这么说。祂不是曾对门徒和祭司长说,祂来就是爲了要替世人死?」

 

我的天!鲍伯敎给我们一套非圣经的哲学,竟会引用圣经来证实他的论调。他怎么知道这段经文(约十二27)的?我说过吗?即使说过,他也不可能记在心上啊!

「照你这样说,一个人是不是基督徒都无所谓了,反正他不论做什么,都不过是在执行他命中所足之事罢了!」贝西说。她这个结论对于鲍伯来说是正中下怀。

 

「对!」鲍伯很高兴我们终于了解了。

 

我插嘴说:「如果我是个杀人者,到处伤人,也不可以定我的罪,因爲我本来就是注定要杀人的?」 「对!」

「要是我杀了你呢?……」我停顿了一下,静待他的反应。显然地我这句话在他心中起了某些作用,但这作用太轻微了,以致于只有我们这几个认识他的人可以感觉到。

 

「魔鬼需要身体」——比尔这句话忽然闪过我脑海。对了,我们现在听到的是不是藏在鲍伯身上的邪灵在说话?

 

比尔的话再度在心中浮现:「圣经上一再地告诉我们,主的门徒必有赶鬼的能力。」而我心中却充满了受挫的感觉。我是否该说:「我奉主耶稣的名命你出来! 」之类的话。可是,我担心万一他并没被鬼附,那鲍伯会怎么想?其他人会怎么想?搞不好他们以爲我发神经呢!回家的路上一定很尴尬。我几乎可以想象出送他到家时,再对他说「有空来玩吧!」那声音有多微弱。

 

鲍伯仍继续向大家传讲着他那一套无神的哲学,并引经据典地说着,但我知道他从未硏读过圣经。哦!我想起来了——魔鬼也是信神的,牠当然熟悉圣经,而且知道如何曲解圣经。鲍伯的知识是直接地由他的保护神而来,他所知所言无非都是保护神敎的。」显而易见,魔鬼正在那里说话

是面对面的时候了!但正当我准备采取行动时 ,一个小女孩突然问鲍伯是否愿意接受主耶稣做他的救主。我觉得她在这种场合提出这个问题眞是不合时宜,但这个提议显然比我的方法好。

「不。」鲍伯回答。

「你愿意我们爲你祷告吗?」

「她怎么不放过他?」我想。「她不知她所面对的是什么吗?」不过,我并未吭气。

「那倒无妨。」鲍伯说。这下子我又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他怎么答应别人爲他祷告呢?难道魔鬼不知这对他来说是很危险的吗?

      

回想起那次聚会,我好像是在看一场戏。我知道我并未做什么,而圣灵动了大工。其他人并不知内中真象,他们是真的关爱他。

我们聚集在他身旁,有些人并按手在他身上。各人轮流作了简短的祷告。大部份的祷词知道撒但或多或少牵涉其中,所以求神藉着主耶稣,在鲍伯的身上彰显大能。

一股奇妙的感觉涌进了房里,那是一种温暖、真情流露而有力的感觉。我们知道圣灵在我们中间运行,并在鲍伯身上施展了力量。

散会时,大家都出奇地安静,包括鲍伯在内。我们心中赞美着神,却不知爲什么会如此。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