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魂记》第四章 葛莉思姑妈——吉姆·葛兰特

作者:吉姆·葛兰特

第四章 葛莉思姑妈

 

「他们根本不认识我,却爲我祷告。」回家的路上,鲍伯如此说。

「因爲他们是基督徒,」贝西温和地说:「主耶稣爱你,他们也爱你。」 乡间的路上弥漫着一层薄雾,车灯照出来的光束消散在雾中,我的心似乎也随着这一束光来回跃动着。我心想,几分钟前他还说我们都是些宗敎狂,在这个时代还相信耶稣;现在却像个充满感恩之心的小孩,就因爲我们曾爲他祷告!真希望他在那儿能待得更久,好获得更多的冲击。

 

我心中念头转动着,车灯忽然照到路旁一只小动物,牠的眼睛闪烁着。

「现在才十点十五,你要不要到我们家坐一会儿,吃点巧克力?」贝西说。女人总喜欢用食物来控制人,不过这招倒蛮有效的。鲍伯说他愿意。

「你是不是有个姑妈叫『葛莉思』的?」杰西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而后气氛就紧张了起来。

「你爲什么要问这个?」鲍伯说,他的声音比几秒钟前弱了许多。

贝西解释说:「你曾经跟我提过他一次,而我向杰西询问她的事情。」

 「我怎么会提到她?」鲍伯的语气充满防御性。

「嗯,好像是说她不喜欢提姆。」贝西尽量用着很温柔的声调,想缓和一下气氛。

「对,她是不喜欢他。」

「这就怪了,她又没见过我,怎么会不喜欢我?」我说。「她见过你。」

「哦,这对我来说倒是件新闻。我好像没被正式介绍过嘛,怎么就和她认识了 ,我们在那儿碰过啊?」

「不是那样的。」「什么是『那样』?我不懂。」

他静默了一会儿,勉强地说:「好吧,我还是老老实实地把整件事情告诉你好了:

 

「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才七岁,那时我正和两位姑妈“葛莉思和露比”在一起。她们年纪都很大了。」

「她们常做一些奇怪的事,比方说,当人们来请敎她们一些问题时,她们会拿出一副奇形怪状的牌,洗牌、发牌,然后解释内中的涵义。来请敎的人们总会因着这些答案而给她们许多钱,并满意地离开。」

「有时候来访的人太多了,她们便把我和杰克赶到外面去玩。有一回,我问葛莉思姑妈,到底她在做什么,爲什么非要把我们赶出去不可。她问我是不是真想知道,我说是,她就答应下一次让我留在屋里看。」

「于是,我见着了!几天后,一群人来了,葛莉思姑妈让我夹在他们中间,进入屋内。」

「他们拉上幔子,使得室内变成一片漆黑。葛莉思姑妈在露比姑妈面前摇动着双手,后者就渐渐进入昏迷状态,开始用各种腔调的声音对屋子里的人说话。我吓住了,那是『鬼』」

 

「然后眞正诡异的事发生了!葛莉思姑妈向我示意,要把我也催眠。当时我的神智很淸楚, 却无法指挥自己的行动;没有人把我绑住,但我却在椅子上动弹不得。而且葛莉思姑妈说要将我交给十三保护神,请求他们保护、指引我一生,向我揭示别人无法知晓的秘密。她说这十三个保护神是我的十三个祖先的灵魂,并一一喊出他们的名字。她把他们说的好像个个都是英雄,事实上我知道他们都是些罪犯, 有的是因谋杀罪被处死,其他的也差不多都是这类的罪名被判刑。」

 

「当她开始提他们的名时,他们出现了!就在我眼前,向我微笑着,然后慢慢地消失……。」

「自从那次以后,每当我陷入困境或需要什么东西时,只要呼求他们,他们就会帮助我。而且他们也敎给我很多花样,例如:作乐的方法……」

 

我不得不打断他的话:「鲍伯,你必须认淸这十三个保护神是什么,他们是邪恶的魔鬼啊!他们将会把你领进地狱中,而耶稣说……」这回是他打断我的话了:「少提你们的主!我没见过或听过祂,你们也没有;我却亲眼见到、亲耳听到我的保护神。所以别再说我信的是不好的神,如果你们所信的是好的,祂怎么不现身给大家瞧瞧?」

 

激烈的辩论之后,鲍伯安静了下来,但紧张的气氛仍然存在。他汗流满面,表情僵硬。我们都坐在车里,与魔鬼面对面。

突然我向鲍伯大喊了一声:「魔鬼,出来!我们知道你在里面!」面对一个你所熟悉的人,而你说话的对象是在这人里面的另外一个形体,实在很可怕。

但,奇妙的很,鲍伯忽然转变了态度。他又开始谈起他童年的经验,并陷入一种回忆的情绪里;无视于刚才我们的那段谈话,也忘却我曾向魔鬼挑战。

「后来,我长大了,葛莉思姑妈也死了,变成那十三保护神之一。她常来看我 ,也是十三保护神中对我说话最多的一位。」

 

鲍伯提到葛莉思姑妈的灵魂时,又开始流起汗来;他的声音颤抖,并频频向车窗外张望。说完一段话之后,他的情绪已紧张得不得了。贝西和杰西知道事态严重 ,开始在后座轻声祷告。鲍伯继绩说:「她常来看我。她……她来了!她在这里!虽然我看不见她,可是我感觉得出来。她说过叫我不要对你提起她,也不要我见你,完了,今天晚上她一定会好好敎训我一顿。」

 

他哭了起来,而我对这个小男孩忽然产生无比的怜悯。

「鲍伯,听我说,她不能碰你的。我们在这儿很安全,因爲全能的神在看顾着我们。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击败她。看看我,我可不怕她!」

「噢!你可不能那样说,」他带着求饶的口吻,被吓得呆呆的:「你不知道她有多厉害,你想跟她比,是绝对比不过的,她会打败你。快躲开吧!她的能力是你所不知的。J

 

「但是我知道主耶稣的力量是无比的,这就不同了。祂能胜过一切的罪恶与黑暗。靠着主耶稣的灵力,我能对付葛莉思姑妈。你看,我可有一点点害怕她的样子?」

奇怪的是:我眞的一点也不害怕。当鲍伯刚开始讲葛莉思姑妈的事情时,我确实也像别人一样地惊吓。但在贝西和杰西开始祷告后,我又重新坚定了自己对主耶稣能力的信心。我曾经多次告诉别人:「在神凡事都能。」而只有在此刻,我才深深体会到这句话的眞实。主的灵带着能力,与我们同在

 

「看看你怕成什么样子?看看她对你有多坏!鲍伯,你需要主的能力!」

他瑟缩在座位上,像个精神病患一样楚楚可怜:「她不喜欢这样,我一提到主,她就会大怒,我来这里更使她生气。要是我白天来找你们,她当晚也一定会来找我。我在你们这儿待多久,她也在我那儿待多久。」

「我回家时以爲不会怎么样,可是我一走上楼梯,她就出现在楼梯顶端,站在那儿瞪着我,一直瞪着我。我不愿看她,但也不敢闭上眼睛。」

「我知道她现在就在附近,等我回家时她就要好好敎训我一顿。唉,她一定气疯了!」

他终于大哭了起来,呈现崩溃的状态。贝西和杰西也在低低地啜泣,因爲气氛紧张得让人受不了,而且这个小孩的情况令我们难过。

 

我也禁不住流下了泪。其实我们早就准备好要面对魔鬼的,在与比尔夫妇的谈话中、在祷告中,我们早已有心理准备。而现在,时机已至。鲍伯已陷入绝望之中:,我们没有时间再养精蓄锐,此刻就必须除去魔鬼的权势。

 

「鲍伯,那些保护神都是魔鬼,他们只是模仿你的祖先,连这个葛莉思姑妈也是假的。他们想要毁灭你,让你的生活中充满恐惧与纷乱,最后把你领进地狱里去 。你知道吗?」

 

我几乎听不见他的回答。恐惧把他的声音抑住了。但我想,他明白我所说的。 「鲍伯,注意听我说,圣经上说:在爱里没有惧怕神爱你,祂可以除去你的惧怕。只要你信靠并接待主耶稣,请求神的赦免,就可以得着力量。」

 

「我不能!我不能!」他哭泣着,用力捏挤着手指:「我愿意信,只是我不能 !他们不会准我信的。」

神爱世人, 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杰西忽然在后座大声地念了两三遍这节经文。

主的灵在我身上。」我说:「……叫我传好信息给谦卑的人、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鲍伯,你就是被掳的、受压迫的 ,主耶稣要释放你。你只要说:『我信!』。」「她在外面听着呢,我不能说啊!她会杀了我。她会发疯似地对付我……」 「把她从你心中移开!那并不是你的葛莉思姑妈,那是魔鬼。只要专心思想主 ,呼求主!」

「什么主?」

 

我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了一跳。他停止了哭泣,很正常地坐在椅子上, 倚着车门,双手搁在头后面,态度悠闲,声音淸晰,嘴角并挂着嘲讽的微笑。

控制他的力量又回到他身上了——「有什么事情是你们的主能做而我的保护神不能做的?他们可以给我任何的东西,他们……」

 

我只好再度提高声音喊出来:「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从这个男孩身上出来!」

我们静候情况改变。差不多过了两秒钟,鲍伯又回复到刚才那种害怕的神色, 四下张望说:「她在这里!她在这里!」

「鲍伯,集中你的意志听我说,耶稣来,爲的是要拯救罪人。」

「你在说谁是罪人?」鲍伯用强硬的语调回答。哎,魔鬼又来了!「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从他身上出来!」我死命地大喊。

鲍伯又颤抖了起来,眉头紧皱着。这回他知道发生了一些怪事:「怎么了?刚刚出了什么事?」

「鲍伯,我们跟你身上的魔鬼交谈了两次。我们不知道那魔鬼是有两个,或是同一个,牠们利用你的声音,但是……」

「牠们利用我的声音?」他打了一个冷颤。

「我觉得很奇怪,她又来了!她……」 「鲍伯,注意!主耶稣能使你得自由!」

 

鲍伯笑了起来,声音响亮而长——「自由?你懂得什么是『自由』?你懂什么?」

我只好再喊一次:「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离开这个男孩!」

鲍伯安静了下来。「刚刚是不是又来了?」他问。

「对。牠们在利用着你。毎次这些邪灵说话时,我就奉主耶稣的名赶牠们出去 ,牠们就走了。鲍伯,你还看不出来吗?谁是眞正有能力的?你听,贝西和杰西都在祷告,他们多关心你。而过去你所信的那些,事实上……」

「我信我所看见的。」他又回到那一边势力的手中了:「我不需要他们那些二手货的宗敎,我有第一手的资料。」

 

「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藉神那胜过魔鬼的大能,命你从他身上出来!」我咆哮着,自己都可以感觉到我的声音已因疲倦而嘶哑了。「又来了?」鲍伯倦怠地看着我。

「哦,主耶稣,帮助他看见他需要你。帮助他了解他可以永远脱离魔鬼的辖制 。」贝西这样迫切的祷告,是我前所未见的。我们祷告的负担从没比这个更重,所以也从没如此恳切地祷告过。这回我们才开始明白,什么是眞正的「信靠主」。

 

「你可以自由的,鲍伯。你可曾听到?——每次我一提到『自由』这个字,你就沦爲魔鬼手里的牺牲品!只要你愿意,接纳主,让祂掌管一切。主并不逼迫你信祂,祂希望你自己愿意。你必须求主帮助你。我说的你听见了吗?」

 

「我听得非常淸楚。」鲍伯回答。但他的声音彷彿是从别处的谈话中传来的。我们知道他又听不见了。贝西和杰西继续祷告,我也再次地向刚才发话的邪灵挑战。「又来了。」不必他开口问,我已答覆了他的问题。我已经没法去数算了,但却把鲍伯的「十三保护神」跟马可福音第五章那个被许多鬼附着的人联想在一起。是否在鲍伯听得到「耶稣可以使他自由」这句话之前,得把牠们全部赶出去?我也没时间多想了,我动作必须快一点,竖起耳朵,当机立断。

 

「主耶稣爱你,鲍伯。祂可以使你自由,就像祂使所有来到祂面前得自由的人一样。请祂进来,鲍伯。让祂向你证明祂能……」

但,还是太迟了。鲍伯用手指画着车窗玻璃上的水气,他写着:「杰西收集绿色的邮票。」然后大笑,笑声不同于我们所听过的。这必定是另外一个魔鬼,早先说话的那个已经走了。这个发现使目前混乱的情况露出一线曙光。如果我能一次赶走一个,那么爲什么不能一次把剩下的全部一起赶走?

 

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字,及神的大能!命令你们这些还留在他身上的邪灵全部出来!现在就出来!」我大喊。 

 

没有动静。我在心中呼喊着:「主耶稣,求称藉著你的大能与宝血,保守我们这几个在车子里的人。」随着我的思维,鲍伯开始痉挛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景象!(希望以后也不再见到。) 他抽着筋,身体撞击着车内的仪表板及车门,一边抓着车窗玻璃, 口吐白沬。疯狂了一阵子,他终于像紧张的弦突然绷断了一样,崩溃在椅子上。

 

我们都惊愕地呆住了。好一会儿,才赶紧把车窗摇下来,因爲空气难闻得令人窒息。鲍伯陷在座椅中,看来了无生气,只有轻微的呼吸。我们都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慢慢地,鲍伯如大梦初醒|般,睁开了眼睛,环顾四周。他很痛苦地移动着身体,擦擦头,抹抹嘴,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双手。他问:「发生什么事?」「我想,」我的声音顿抖着:「我想他们都走了,全部都走了。」

 

「我的保护神?」 「你的魔鬼们。」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贝西、杰西。我们的表情似乎我们刚乘着一个木桶掉进尼加拉大瀑布而能生还。他点点头:「我想你说的对。我觉得不太一样。我觉得——很轻松,很干净。我想,他们是真的走了。」

「噢,太棒了,鲍伯!」贝西喜极而泣。我们也都哭了。但此刻的流泪与刚才那因恐惧而哭的情况多么不同啊!

 

在这美妙感人的一刻,主又来到我们中间,我说:「鲍伯,圣经上曾提到一个被鬼附的人得到洁净。而当这个被逐出的鬼四处寻找托身之处时,牠发现原来的居所仍然是空的。」

「噢!鲍伯因这前所未有的自由、轻松而欣喜非常,所以没有注意听我在说什么。

「然后这个魔鬼就回到那个宿主身上,同时并带进了七个伙伴。」

鲍伯这才严肃起来:「牠们会回来?」先前那种恐惧感又浮上了他的脸庞。 「除非你把神的圣灵请进你心中。若你内心是空的,牠们就有地方居住了。如果你请耶稣住在你心中,祂会塡满所有的空处,让魔鬼无处可容身。」

「牠们到那里去了?牠们现在在那里?」鲍伯问。害怕仍写在他脸上。

「我知道。」杰西叫着。他从椅子后面探过身来,抓起鲍伯放在衬衫口袋中的铝铂烟盒子。「我们把牠们放逐到这里面,然后把它埋掉!」 

 

释放与自由的感觉取代了畏惧,两个男孩跳下车,飞奔入夜色中。贝西和我也跟在他们身后。很快地,我们便都庄严地立在花园中一个小坟墓的周围。

「再见吧,亲爱的保护神!」杰西揶揄地说:「现在你们来保护这堆肥料吧!」 我们都愉快地笑了,前一刻的紧张已消失无踪,我们慢步踱向屋里,鲍伯不住地喊着:「我自由了,我眞的自由了!我再也不怕了!赞美主!」

他回家的路上仍不停地这样嚷着,直到走进家门,淸晨两点半,贝西和我倒在床上,立刻进入梦乡,我们浸润在神的平安、同在与得胜中!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