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踏撒旦教——为争战预备》第十章 门 路(中)——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二、冥想

 

冥想是一个大受误解的领域。由于它的形式五花八门,遂难以逐一列出。然而亦有一些便于辨别的基本原则。所有东方形式的冥想都是为要达到「自我实现」(selfiRealization)的境界和获得一个「更高的意识」(higher consciousness)。「自我实现」其实是一个人学习控制自己的灵的过程。而当一个人开始和各种不同的邪灵沟通时,就得到了「更高的意识」。通常,人们都拥有一个你之为「向导」或「守护神」的特别邪灵。

 

圣经中曾多次提及冥想(meditation),但属上帝的黙想和属撒但的冥想是有很大差别的。约书亚记一章八节是主要有关黙想的经文之一:

 

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黙想(和合本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

 

我想要强调的是,此处经文所提到的黙想包括了积极去读阅、学习和背记上帝所赐给以色列人的律法。约书亚如此深入学习律法,以致这律法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大卫也依循了同样的法则,他在诗篇一一九篇九至十一节里写道:

 

少年人用什么洁净他的行为呢?是要遵行祢的话。我一心寻求了祢,求祢不要叫我偏离祢的命令。我将祢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祢。

 

在这里,大卫也同样积极地做了一些事情——就是学习和黙记上帝的律法,使他不致偏离。圣经中没有一处的黙想是消极的,只有出于撒但的冥想才是负面、危险的。撒但要人们的心思意念呈现一片空白,试着让他们不去想任何事情。这样一来,就直接为邪魔的侵入和受其影响开启了一条门路,因为上帝命令我们要控制每一个思想,而非倒空我们的心思,如果你不控制自己的心思,撒但就会控制你的心思。

 

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上帝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上帝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林后十3〜5)

 

坚心依赖祢的,祢必保守他十分平安……」(赛廿六3)

 

圣经明白揭示:上帝命令我们控制自己的心思意念,而非把它们掏空。任何告诉你要掏空心思,除去所有的思想,或叫你反覆唸诵某些字句以「清除杂念」的教导,都是来自撒但的。

 

(耶稣说)你们祷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许多重复的话」(太六7)

 

但要远避世俗的虚谈,因为这等人必进到更不敬虔的地步……」(提后二16)

 

三、心灵控制与「潜意识」暗示

 

心理动力学(silvamindcontrol;心灵控制)和许多自我催眠的方法在新世纪运动里都时常被用到,并且已经渗透到我们整个教育制度,更靠着医学界的引介在目前无数大型的团体中被教授着。所有这些都包括了澄净心思的冥想,以便打开参加者的心门而让邪灵进入。在许多个案中,诸如在心理动力学里,他们把一些称为「顾问」(counselor)或其他名字的「引导之灵」(spiritguides)介绍给参加者。他们说,这些「顾问」事实上是存在于他们的内心和人格深处,唯有透过特别的技巧才能触摸到的「无意识」部分。这些全部都是谎言。这类技巧实际上是供操练者直接和邪灵进行接触。

 

放眼美国各地,几乎所有的杂货店都出售各式各样题材的「潜意识」(subliminal)暗示之录音带,诸如控制体重、松弛紧张情绪、减少压力、肯定自我形象等等不一而足。所有这些录音带都有重复的声音,以帮助听者倒空他们的心思,好使这个人向录音带里隐藏的任何信息开放,事实上它们是属于魔鬼的建议,使听者敞开门路接受邪灵直接的控制。

 

有一次我和一位基督徒妇女谈话。她曾试听过这类「潜意识」暗示的录音带。她和她的丈夫及十几岁的女儿都听到了论及控制压力和改进自我形象的录音带。不到几天的工夫,她的家庭生活就开始瓦解了。他们本来已习惯每天有一段时间全家人聚在一起读经、祷告,现在竟然头一次停止了。一个月过后,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读经或甚至去教会了。他们不明白为何他们的生命会突然发生这种变化。其实原因就出在那些潜意识暗示的录音带上。

 

当他们一求上帝赦免他们使用这些邪术的建议并且吩咐邪魔离开,又清除家中一切有关的材料后,他们又可以重新享受祷告和读经之乐了。我很感谢上帝,因为他们这么快就发现了自己问题的症结。不幸的是,许多基督徒却因着这些潜意识暗示的录音带而完全失去了与主的关系。

 

四、针灸与生物回馈治疗法

 

针炙是属于鬼魔医治的一种方式。它的目的特别是要兴起kundSLini的力量,来得到医治。生物反馈治疗法(Biofeedback,一种控制不随意活动的方法,如血液流量、血压、心搏等皆可用此法控制)在许多减轻疼痛的临床医学上十分普遍,而且还常被用来控制头痛和血压。生物反馈法和各种不同形式的冥想及自我催眠一样,都能产生改变意识(alteredconsciousness)的作用,藉此与灵界接触。它训练人控制自己的灵体,然后进而依序地控制他们的身体。同样地,这也是一种邪魔的医治。(请另参《走出撒但教》十三章)

 

五、自我催眠与心像

 

「自我催眠」正大肆入侵各级公立学校的体系。我知道有一群基督徒父母为了试图要让这些技巧在公立学校里销声匿迹而走上了法庭。他们已确切地证明了这套教授法主要是源自印度教而非自然科学,但是他们仍未能成功地改变学校的课程。做父母需要经常仔细询问孩子有关他们在学校里所学的东西。一年级以上的学童练瑜伽是非常普遍的,因为它便利于控制教室里的秩序。

 

在各种不同的新世纪心灵控制课程里,心像也是一种普遍使用的技巧。我认为心象是用来与灵界接触建立关系的主要踏脚石。它被广泛地应用在诸如心理动力学和各种不同的冥想方式上,特别是精神治疗(psychichealing)。全部这些技巧都为邪灵的入侵大开方便之门

 

幼年记忆的门路

 

我的经验是邪灵似乎特别致力于接触幼小的孩童。几乎每一个跟我谈过话的人——无论是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都能告诉我一件有关发生在他们幼年时特别怪异的事件,而它显然是出于邪灵的。那往往是一个生动逼真、如在眼前的梦魇,以致他们不认为那真的只是一场梦而已。例如:

 

吉姆清楚地记得他四、五岁时发生了一件怪事。他的卧房内沿着两道墙壁有一个六吋高的书架。有一晚他醒过来,觉得房里似乎有某个奇怪的东西。他坐在床上仰视著书架,突然看见了一排「生物」沿着书架罗列着。牠们面目狰狞,正对着他瞄准射箭。他一时吓坏了,仓惶跑进他父母的房间.,那是他所能记得生平唯一和父母同睡的一次经验。他的父母不是基督徒,仅把这件插曲当成不过是小孩的一场恶梦罢了。

 

珍妮则有点不同。她的父母不是基督徒,而她也从遗传承继了许多的邪魔,牠们最后在她长大成为一位基督徒之后被对付清楚了。她历历如绘地说起当她大约四岁时所发生的一件事。某晚,一个「绿色的怪物」突然出现且穿入她的卧室。当时她并不觉得特别可怕。她清楚地记得这个「东西」穿过她的卧房及走道,然后进到她父母的房间,而她的父母并没有醒来。第二天当她告诉他们这件事时,他们只说她在做梦而已。

 

约翰童年时住在一幢特别的房子里,而他一直知道他卧房的衣橱里有个邪恶的东西存在。每晚他一定要关上衣橱的门才能睡觉。

 

苏珊的经历是有一个「黑色的小斑点」晚上进到她的房间,把床单从她的床上抓下来。许多次她的床单还真的被扯裂了。苏珊承继了许多的邪灵,因此对这个「小斑点」一无所惧。由于隔天她的母亲总会因床单弄破而责打她,因此她变得很生气。很快地,她开始对牠讲话,质问牠为什么要害她与她的母亲发生冲突。牠的回答是她毋须烦恼,牠能帮她「报复」她母亲不公平的责罚。苏珊极年轻时就加入撒但教,能够轻易又迅速地和各种不同的邪魔建立起沟通关系。

 

茱蒂有一对相当不儆醒的基督徒父母。在三、四岁时,她开始毎晚醒来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站在她的床旁。起初她吓坏了,但她的父母老是告诉她那只是一个梦罢了。后来她开始对这个影子说话,并且很快就不怕牠了。茱蒂的奶奶曾经是个女巫,而她本人则早在十几岁时就涉入了巫术,能很容易就与邪灵建立沟通。最后她在卅多岁时接受那稣。倘若她的父母够儆醒而能及时阻止邪灵在她幼年时的入侵,她的生命历程将会何等地不同啊!

 

史提夫是另一个在幼年时就经历过邪灵的孩子。他常半夜醒来觉得床下有「邪恶」的东西存在。当他试图移动或发声求救时,竟发现自己瘫痪不能动弹了。他从小就桀骜不驯,不断地悖逆,后来年纪稍长。当他在街上吸毒时,又经历到了同样使他瘫痪的「邪恶」。靠着耶稣基督,他走了一段很漫长的路才得到自由。同样地,我怀疑如果他的父母是基督徒,并仅得运用耶稣基督的大能来保护他们的孩子,不知道会不会有不同的结果。也许史提夫就不会这么悖逆,而且从小便能来到耶稣的面前,更可以救他脱离这许多的伤害和不幸了。

 

由于重复的梦魇常会出现在幼小的孩子身上,所以有许多牧者和父母打电话询问我。一旦他们明白那通常被视为梦或梦魇的东西实际却是一个真实的灵界经历时,他们就可以祷告并膏抹孩子。为孩子抹油,并膏抹、洁净及封闭卧室,且要经常留意这个问题。父母每晚送孩子上床时应该和他们一起祷告,求主整晚遮蔽和保护他们。我们必须防范避免邪灵很早就接触到我们的孩子。

 

电视上的神怪卡通和许多摹绘着鬼魔形像的儿童玩具,绝非出于偶然。这些玩具有助于孩子熟悉邪魔的样子与面貌,以致他们能更容易接纳和接触牠们。当孩子们在玩这样的玩具同时也幻想着这些模形正在行动,他们很容易便开始和灵界接上线了。

 

父母们要注意,当你的孩子因有某个东西「在衣橱里」或「在床底下」而不敢去睡觉时,他们可能真的遭到灵界的干扰了。要教导他们祷告求耶稣遮蔽并保护他们,还要教他们奉耶稣的名斥责任何企图惊吓他们的东西。

 

当我在行医时曾有一位六岁男孩的病人。我应他母亲的要求来看护他,因为精神科的治疗对他每天夜里的梦魘起不了什么作用。几年来,他每晚都会惊醒尖叫,显然是被吓着了。

 

他的父母还不是基督徒。

 

我征求他母亲的许可为汤姆抹油并祷告,她同意了。我为汤姆抹油并吩咐任何邪灵离开他,求主特别地遮蔽保护他。接下来我又简单地把福音介绍给他,然后他和我一起祷告,邀请耶稣做他的救主。最后我教导他一遇到有任何东西要吓他时,就只要说:「耶稣帮助我!」他照着做了。他的梦魇立刻停止了,而且由于上帝在汤姆生命里所做的奇妙大工,他的家人也都归向主了。

 

事后他母亲告诉我,她时常半夜醒来听见汤姆低声说道:「耶稣帮助我!你这讨厌的东西滚开,耶稣不会让你伤害我的,我再也不怕你了!」孩子可以在非常年幼时就学会属灵的争战。他们拥有一颗单纯的信心,可让主大力地在他们的生命中工作

 

《撒但美丽的一面》(TheBeautiful Side of Evil,橄榄出版  加微信zy18764718007可以索取到)一书是邪魔接触幼童的一个突出例子。作者麦卓娜(JohannaMichelson)年幼时就在家中见到了邪魔。多年来,她一直饱受这些邪魔的骚扰。其实只要她的父母明白如何保护她,她的一生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的折磨!在我们所帮助脱离邪术的人当中,有很高比例的人清楚记得他们年幼时第一次与邪魔接触的情景。通常他们的父母都轻看这些怪异之事,只把它当成梦魇,而强迫孩子尽量去适应这些状况,以致让幼童和邪魔及灵界建立了直接的联系。

 

遗传的门路

 

邪魔及其辖制力也可能经由遗传而得到,这管道通常为人所忽略。虽然耶稣的宝血已立下了新约,使我们不再活在旧约的律法之下,但我们仍可在研究旧约时找到一些非常重要的原则。我们必须谨记,任何没有被带到耶稣宝血之下的罪都是撒但合法的立足之地。

 

旧约里面有多处提到祖先的罪遗传给后代子孙,例如:出埃及记廿章五节,卅四章七节.,民数记十四章十八节;申命记五章九节。

 

耶和华在他面前宣告说,耶和华,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上帝,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过犯和罪恶,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卅四6〜7)

 

我们也发现每当以色列人大复兴的时候,人民会聚集在一起禁食祷告不只向主忏悔自己的罪,也为他们的祖先认罪。例如尼希米记九章一至二节里说到:

 

这月廿四曰,以色列人聚集禁食,身穿麻衣,头蒙灰尘。以色列人就与一切外邦人离绝,站着承认自己的罪恶和列祖的罪孽。」

 

另外,历代志下廿九章一至十一节(有关希西家做犹太王的部分)和卅四章十九至廿一节,以及其他多处经文都有提及。

 

祖先的罪确实会大大地影响我们的生命,因此遗传的门路必须藉着祷告、忏悔和耶稣基督宝血的洁净力量来封闭。特殊的能力和邪魔是会代代相传的,如众所皆知的「深测地下水源者」(waterwitch)就具有这种能力。任何和秘术有关的事物都带着强大的伤害力,任何偶像崇拜都是撒但崇拜(参林前十14〜21),任何邪魔的影响力、祖先对后代具约束力的誓约——例如大部分的秘教、异教、摩门教、同济会的誓约(Masonicoaths)等等,都是和撒但打交道的门路。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