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魂记》第五章 杰克的寄居者——吉姆·葛兰特

作者:吉姆·葛兰特

第五章 杰克的寄居者 

次晨,当我们醒来,耀眼的阳光已洒遍了卧室。电话铃声似乎已向了很多次, 催促着我们去接。 

「鲍伯吗?」我问,试图集中精神。「如何?」我仍不太确定:昨夜发生的事是真的,还是仅是一场梦。

「赞美主!」他高唱着。噢,那么我不是在做梦了!

「我睡得真好,没有人来找麻烦!你知道我指的『人』是什么——。我觉得棒透了!待会儿我要来看你们。」

在我那睡眼惺忪的脸上浮现的笑容,大槪已解答了贝西所有的疑问,她说:「眞是太奇妙了,神是如此地伟大!我们过去的感恩实在无法与这次所蒙的拯救相 比。」

「是的。这一切恩典都是这样白白地得来,我们却都视爲理所当然。祂藉着这一次的经历,让我们能更淸楚地看见周遭的一切。」 

 

电话铃又响了。贝西去接:「喂?是的,这是……什么?等一下,杜太太,不是这样的,妳还不明白事情的眞相。你和我先生谈谈好吗?你听我说……喂?杜太太?」她放下听筒。r唉,提姆,这个女人眞令我作呕。」

「怎么回事?」

她在床沿坐下,脸上的笑容一扫而光,声音无比地低沉:「她控告我用计陷害她儿子。」 

「鲍伯?」

「是的。她说鲍伯说我们都爱他,而她竟用汚秽的言语解释『爱』这个字。他想把昨晚的经验分享给她,她却怒不可遏。她用的话真是其难听无比。」「我以前也领敎过她的凶悍。」

「噢,提姆,我们能不能救这两个小孩离开他们家?想到他们要面对那样的环境真令人心痛。」

「我知道,但我们无能爲力。她是他们的母亲。我想,只有祷告才能产生作用 。你知道,我并不是以『让我们祷告吧!』做爲遁词。」

门铃打断了我的话。贝西深呼吸了一下,说:「我们最好赶快把衣服穿好。」 进来的是杰西「有没有鲍伯的消息?」

「他不停地赞美主,」我笑着向他报告。「刚刚我们才跟他通过电话。昨晚的事,是千眞万确的。来,坐。」

 

杰西紧张的情緖松弛下来。

「来杯咖啡如何?我们起身得太晚了,没别的早点。」

「好。噢!眞兴奋得合不了眼!感谢主!」

贝西来了,三个人围坐在一起,重温昨晚的经历,彼此述说着心中的感受。我们一致相信,今后我们的祷告生活绝对不会和从前一样了。我们对神的观感、信心 也将是崭新的局面。这一次眞实的经历,比往日一切的说敎都来得有益。同时,我们也知道:善的力量(属神的)、恶的力量(属魔鬼的)都是非常大也非常真实的 环绕在我们身边。过去我曾讥笑别人祈求圣灵的保护,而这种思想已随昨晚的事情消逝无踪。现在,我才要眞正地开始在灵里「长大成熟」,并祈求圣灵的保守。 电话铃又向了,贝西飞快地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提姆,你去接吧!」我接了。

 

「嗨,提姆,我是杰克。你们那里在搞什么玩意儿?」 「你指的是……?」

「我哥哥快乐地要命,我妈妈却气得要死。而他们都一直提到你的名字。到底是怎么回事?」

「杰克,你来我们这里,我再跟你说,好吗?」

当杰克来的时候,我已去上班了。杰西留下来陪贝西一起爲两兄弟祷告。我们确信:有了鲍伯这样的见证摆在眼前,要带领杰克归主会容易得多。

 

「我听到我妈在诅咒你们,而我哥哥却在一边手舞足蹈,像电视明星似地,对毎一个人微笑 。」「赞美神!」杰西回应了一句:「怎么回事?」

「杰克,你先坐下。我帮你倒杯咖啡,你再仔细听我们要告诉你的一件事。」 贝西以和蔼而安详的态度对他说,不过语气中已表示「也许你听了会觉得很不可思议」。

杰克弯下他那六尺二吋的修长身躯,坐在厨房餐桌边的椅子上,等着听。

贝西淸了淸喉咙:「你可还记得你哥哥常提到的十三保护神?」 

「当然记得,」杰克说,撹着他的咖啡。「他常常跟我和妈妈谈到他们,不过我们都不信有这回事。」

 

「这是眞的。」

「什么?」杰克的咖啡正要送进口,这一下半路煞住了。

「不过他们不是什么保护神,而是魔鬼。」

杰克挺起了腰杆,一个「你们想骗谁?」的表情掠过脸上。

「我们不是开玩笑的,它们眞的是魔鬼。而且牠们正假扮你祖先的模样。」「你以爲我会相信这个?叫他保护神也好,魔鬼也好,都一样,反正根本没这回事。」

 

魔鬼是堕落的天使,随从撒但,背弃了神。牠们服事撒但。魔鬼的工作就是控制人,好爲撒但所利用。」

 

「好了,少来这一套。这是你跟我推销过的最无稽的一件事了。我是说,敎我相信你们传的神啊,上帝这类的事还有话说,什么魔鬼?撒但?算了吧!」

后来贝西说,她眞是好同情杰克。就在不久前,虽然她是个基督徒,她也会拒绝相信这些被她指爲是幻想、迷信的事,但她一定得告诉杰克眞相。

 

「在鲍伯小的时候,葛莉思姑妈曾经将他催眠,而使得他屈从于邪灵的势力,所以,他所见到、所听到的所谓『保护神』是眞的存在着。圣经上有许多这样的记载。」 杰克开始流汗了。贝西误以爲那是热咖啡的作用而没在意。「昨天晚上,」她继续说,「藉着神的帮助,我们把鲍伯身上所有的鬼都赶走了,他现在自由了。」

 

杰西补充说:「所以今天早上他会这么高兴。他终于认识了神的大能。」「赶鬼?哈,你们大槪是参加了什么化妆舞会吧?算了,杰西,跟我去市区溜达溜达,我看你需要些新鲜空气。」

「这是眞的,杰克,」杰西很坚决。「贝西说的都是眞的。邪灵已被我们逐出。」

杰克来回地打量着杰西和贝西,显然相当烦躁。贝西心想,难怪他如此,每个人碰到这种情况都一样。就算是我自己的兄弟碰到这样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她继续说:「杰克,鲍伯已经发现了所谓的『耶稣基督的大能』是什么,你也可以。难道你不想拥有像你哥哥一样的快乐吗?」

 

「别说笑话了,你以爲我会希望变成像你们一样的怪人,信那套无聊的信仰?我才不要相信神呢!我现在这样的生活好得很,我可要继续追求快乐。」

「但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情况,」杰西焦急地说:「你在那样的家庭里有什么快乐可言呢?我跟你们一起住过,我晓得你家的情形。而你看看你哥哥,他今天这种 快乐,才是眞正的快乐。」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别用你们的信仰把我套住。」「可是你要明白你周围有很多恶势力,他们正要……」

杰克虎地一声站起来,生气地说:「好了,女士,少提什么神啊鬼啊的,你们这些传敎士的术语只能哄小孩子。」

贝西和杰西都知道事情一无进展,反而起了反效果。当时他们一定都在心中这样祷告着:「主,我们又没辙了。」

 

杰西忽然冲动起来,伸手到衬衫里面,取出挂在他颈上的木制小十字架。他把系着十字架的皮绳绕过头,取下来,交给杰克。

「我们不会逼你信的,但你拿着这个,可以……」他的话没有说完。

「拿走!」杰克粗鲁地打断杰西的话,而且退后了一步。

杰西傻住了。他看看他的木十字架,不知道这有什么不对。十字架是老样子啊!他再次地把它递出:「这是送你的,它可以帮助你思想……」

「我说把它拿走!」杰克咆哮着,并且迅速地走向客厅。

贝西和杰西紧跟着他。「有什么不对吗?」贝西问,她也和杰西一样被杰克这突如奇来的举动搞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没什么,里面太热了。我觉得——不大舒服。」他举起早已湿透的袖子擦了擦前额,他说太热和不舒服显然是事实。杰西试图明白何以杰克有这样的反应?

 

「你好像有点怕这个十字架,杰克。」

「少发神经了!谁会怕这个玩意儿?」杰克回答得很快,不过他一直在拨开杰西伸过去握着十字架的手。「把它拿开,好不好?」

「我看你才发神经呢,杰克」杰西一路逼近:「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主,可是对一块小木头也这样害怕,未免太……」

杰克的神色和昨晚鲍伯知道他的「葛莉思姑妈」临近身边时一模一样。贝西开始有和昨晚面对邪灵一样的感觉,她叫住杰西,却发现杰西和杰克正在玩捉迷藏。

杰西拿着十字架当武器,追逐着杰克。杰克步履踉跄,不住地撤退,但他的视线一直没离开那个十字架。「我是说眞的,杰西,把它拿走,别让它碰到我。」 「你是对木头或皮革敏感吗?」杰西毫不放松:「你到底怕什么?」

「没什么,只要把它拿走就好。我是说眞的。」

「你是怕这个十字架,还是畏惧它所象征的意义?」贝西问,企图爲杰克这怪异的行爲做一个合理的解释。「你知道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祂爲担当我们的罪 被高悬。你知道吧?]

 

杰克逃回厨房中,杰西慢慢地跟过去,仍然抓着他的十字架。然后贝西也尾随而入。「你眞的知道吧,杰克?」她再问了一次。

可是在厨房中等着他们的男孩却是另外一个人。他安静地站着,一手搁在冰箱顶上,唇边挂着一个浅浅的笑容。原来在他脸上那成串的汗珠已不见了。而当他说 话时,声音似他却又不大像是他。 

 

「你们这样做是徒劳无功的,」他说,并摇了摇头。这个说法似乎是事实,而非一绝望的宣告。听到这句似曾相识的话,贝西和杰西心头都不禁升起一股寒意。杰西的小十字架突然掉在地上,他急忙把它捡起来。

「你是——你是什么意思?」贝西试探性地问,其实她已经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是我的,」杰克回答得很冷静:「我已经掌握他很多年了,你们休想得到,」「你要杰克做什么呢?」贝西对这个藉着杰克身体说话之「人」说,而把杰克当做是第三人称。

「从他六岁开始我就掌管了他,他一进学校,就是我的工具。」

杰克的脸因愤怒而扭曲了,他咬紧着牙,继续说:「你们休想得到他!我知道未来的事,所以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永远不会得到他。」然后,他的态度稍微转变了,看着贝西, 他微笑着说:「贝西,妳从来没有和撒但谈过话吧?」

 

虽然没有任何异常的形象或声音,空气却因某种力量而震动。撒但!贝西心中狂喊了一下。这场争战竟严重到必须由魔鬼亲自现身的地步了吗?噢,爲何在提姆不在家时发生呢? 

「主,帮助我!」她心中喊着。不过,她的外表表现得相当平静。她回答得很简单:「没有。」    

杰克从冰箱旁边移向一张椅子,坐下,显出一付沉思的表情。汗水在他脸上悬住了,似乎在等待下面的陈述。

 

「我可以告诉你们很多很多事情,」他微笑着看看贝西他们,毫无武装的神色 ,令他们不敢置信:「你们要是见到我和上帝在一起的情景就好了。那时眞是美好!我是上帝最伟大的杰作,也是祂最喜爱的。祂赐给我极大的力量,可是我要更多 、更大的力量!」

「上帝告诉我,祂创造天地的奥秘,并说祂要爲自己造许多子嗣。而我也拥有 一个世界!我也要有许多归向我的儿女!但上帝说:『不可以!只有一位神。』 我希望像上帝一样伟大,甚至比祂更伟大!但祂不允许。我气极了!上帝将我逐出天堂,于是我来到这里。」                                            

 

说到这里,杰克眨眨眼,叹了一口气,这段故事似把他带到一个很遥远的境界 。而后,看着贝西和杰西,他微笑着说:「我好久没有跟人提起这回事了。」      

    

接下来的一段沉寂,没有人知道该说什么以打开它。这是不是杰克在耍花样?经过昨晚之事,要我们相信魔鬼的存在不再是难事了 ?即使魔鬼以另一个魔鬼的身 份来欺骗我们,我们也分辨得出来。贝西忽然有了这个念头:「如果待会儿杰克嘲笑我们说:『看看我这个魔鬼演得如何?你们眞容易上当!』怎么办?」

杰西开口了:「你爲什么不请求上帝赦免你,并让耶稣基督进入你心中?」 「笨蛋,救恩是给『人』的!对我来说,没有任何赦免可用,我也没有心—没有你所谓的那种『心』,我就是我。」说完了?似乎突然想起牠来的目的,便加了一句:「我要拥有杰克,你们不能得到他。他是我的,我控制着他,也控制着他全家。」

 

突然,他们发现这一句话就是长久以来我们心中疑点最重要的一环。撒但当然已控制了他们全家,整个杜摩家已成爲地狱的附属品。杰西曾说那是一间「疯屋子 」,显然他说的没错。想到他们全家都在魔鬼的掌握下,眞令人毛骨悚然。

 

撒但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时间去思考牠这番自白,牠很快地接下去,夸耀牠如何地利用他们全家:「很惊讶,是不?我能控制杜摩全家,而上帝却一点机会也没有。」

贝西正想提出鲍伯的经历以驳斥他这句话,杰克却继续说下去,不让她有发言的机会。

「记得那场几乎烧毁他们整栋房子的大火吗?我干的。或者我应该说是我叫杰克去放火的。他已经对你们所传的感兴趣了,而我不能忍受他这样。」

那场火灾至今仍是个谜。火从车库开始延烧。在我们早期对这两兄弟的工作中,那是一个相当大的挫折。

「我让他发怒,于是他踢翻了车库中的一个汽油桶,点着了汽油,火便烧了起来 。本来对于杜摩家来说,这是一个最完美的结局,可惜我没能耽搁住救火车。」承认这一点似乎非常痛苦,而让贝西和杰西想到:邪灵的力量并不是最大的

  

「你会被丢到地狱去!」杰西吼着。

「是的,」杰克的寄居客承认,「没错,我是要去地狱,而且我要带着杰克和其他属于我的人一起去。」

「不,你不能,」贝西喊说:「神爱他,耶稣爲他而死,他会明白这点的,而且,」她平静而坚足地加上一句:「他就要接受了。」

杰克的态度又变了,他看来十分快活,似乎眼前的景象很可笑,但他的汗水仍成串地滴下。「听着,」他和蔼地说,好像一个卖车子的推销员面对顾客不合理的杀价:「你们要他干嘛?他给你们惹的麻烦还不够多吗?我要用他,我在他身上有大计划。把他留给我,我会把他带走,不再给你们添麻烦。我也不会再打揍你们,「不是我们要他,」贝西的脸上闪出圣灵的光辉:「神要他。所以我们要帮助他。」

「我已经控制他这么多年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培植他。杰西,你会让我保有他的,是不?我会付你代价。你以前不是很喜欢看『超人』影片吗?」

杰西吓了一跳,杰克怎么知道这回事?

「我可以使你成爲超人,眞的。你难道不想变成世界上最强的人吗?能够从高楼上跳下,和做其他类似的事情?」

 

「眞疯狂!」杰西看看贝西,不知他刚才有没有听错:「那来的超人?胡说八道!」

但是杰克的表情非常冷静:「你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试试看。把杰克给我, 跟我一起对付那些生活平凡、无聊的人,我就会给你超人的力量,让你一辈子多彩多姿!试试吧?」

这种古怪的应许和前几天发生的一些事连结了起来,贝西都不禁被这个力量诱惑了。她体会得出杰西犹疑的态度。「主啊,救命!」她心中又喊了起来。

「超人,眞的?J

「是的。不是剧中那种穿着红蓝披风的英雄,而是眞正的具有大能力的超人!你比比看,这力量对你比杰克对你有用了吧?来吧,杰西,试试看!」

「主啊,」贝西心里呼求着:「请称释放杰克,魔鬼快要把杰西也掳去了。我对付不了这件事,求你帮助!」

「你们在干什么?」杰克说话了 ——眞正的杰克。他站起来,看来一脸迷惑。「怎么回事?」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