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魂记》第六章 两圏、三圏、四圈——吉姆·葛兰特

作者:吉姆·葛兰特

第六章 两圏、三圏、四圈 

杰克看看厨房里的钟:「哎呀,怎么这么晚了?我得走了。咦!你们干嘛这样盯着我?」他用袖子擦了一下额上成串的汗珠。 

「噢!杰克,你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贝西有点怀疑。

「你说的『发生什么事』是指什么?」

「你一点都不知道刚刚你做了些什么吗?」杰西说这话几乎是用大喊的。

「当然知道,我在设法摆脱你那件小玩意儿,而且你把它拿走。那又有什么不对?」

「但你注意现在的时刻,杰克,」贝西让杰克看看时钟:「这段时间跑到那里去了?」

「你们这些人真奇怪,我怎么会知道这段时间去那里了?我根本就没留意嘛!现在,我真的要走了。」

「等一下。」贝西用力地抓住杰克的手臂,把他吓了一大跳。他抽出手,不情愿地搓了搓。

「好吧!干嘛?」

「杰克,你刚才是在一种昏迷的状态中。魔鬼藉着你说话,我们不知道那是不是魔鬼,但至少牠自己说牠是魔鬼。」

这回轮到杰克盯着贝西他们了。看了一阵,他笑了起来:「拜托别再搞这一套了好不好?」

「杰克,你不知道你多需要主。撒但已经掌握了你,若你不求主耶稣帮助,你就会跟着魔鬼一起走向灭亡的道路。」 

 

杰克看看贝西,又看看杰西,两者似乎都很认真,不是在说笑。他们的表情,显示刚才是真的有一件很重大的事情发生。杰克往日的自信有点动摇了,他开口准备说一些话,可是第一个字尙未吐出,就被另一个鎭静的表情给切断了。那种不自然的镇静,和几分钟前见到的一样。 

「请你们站在我的角度来听这段故事,」杰克的寄居客如此抱怨着:「你们的心胸眞狭窄,只听圣经上说出任何你们想知道的事。贝西,任何关于神的、宇宙的 奥秘,我可以向你透露。来,问我吧!你知道我有这个能力,你不妨试试看我有多丰富的知识。」 

这的确很诱人。能够和一位知道太初之事者谈话,是多么吸引人的事啊?贝西开始想:她该问什么?并不是赞同这样的谈话,而是希望藉着盘问中间思量对策并软化目前的紧张气氛。

 

然后,撒但的力量影响了她:她开始变成了夏娃。魔鬼供给她智慧,使她能看见超越人类经验的事。渐渐地,她屈服了!她可以感觉到魔鬼的力量正在她身上展开。 

突然她大声地祈祷,藉着祷词抗拒那诱惑者扣人心弦的声音:「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命你离开此地!」但是杰克继续述说,带领他们看见那远古时代的景象。贝西慌了!杰克脸上的微笑并未收歛,话语也没有停止,就好像电视荧幕中那些带笑的脸,无视于幕前活生生的观众。 

「神是万能的,」贝西心中坚持着:「有影响力的是祂的力量,不是我的,我无能爲力。主啊!求称用祢的大能充满我,求你让圣灵接管这件超越我能力范围的事。」

她的意志和感情终又连结在一起。一种平静不可名状的感觉流露出来,使她可以对抗杰克口中所说的一切。她知道神与她同在,于是她再度喊出:「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和大能,命你离开!」 

 

杰克安静了下来。

时间不容许贝西做太多的回想,但一个念头忽然掠过她脑海。她发现:信仰眞是奇妙!她知道神能战胜一切邪恶的力量,她也非常熟悉圣经中关于神大能的记载 ——神终必毁坏撒但的工作;但是她的信心却不足以使她说出:「主会立刻制止这魔鬼!」此刻,发现杰克已经恢复了神志,她必须掌握时机尽快告诉杰克他所处的险境。 

「我……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杰克对杰西说。「我是说,你们说的完全是胡扯。」

「但是杰克,刚才发生的事是千眞万确的。当我们开始对你讲述神的事时,你突然就变成了另一个人。然后有声音从你口中发出,而且……」

「你们放过他好不好?」那声音又来了,说得非常急躁。

贝西疲倦极了,想对他说:「你怎么不放过我们呢?」眞希望有时间让她养精蓄锐,准备下一步。

 

「我需要杰克。我在他身上有大计划。他在学校里可以帮我做很多事。等他进了海军,他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你们别再碰他!」

「神在他身上也有大计划,」杰西脱口而出:「神爲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番计划。」然后,杰西故意丢了一句话给杰克的寄居客,企图刺他一下:「神甚至也有很好的计划爲你,你知道吗?」

贝西和杰西都静待这句话引起的反应。这是正面的一击,非常漂亮的一记,他;们深爲得意。但是,随后一个狰狞的表情呈现在杰克脸上,冻结了他们的兴奋。这个表情对他们来说完全陌生,他们吓坏了。

「你们以爲你们的智慧足以抗拒我吗?你们以爲你们可以挡得住我用杰克一个小指头所做的事吗?你们可以这样跟我说话,不过是因爲我准许你们罢了!我可以轻易地就使你们神经错乱……」

「不,你不能!」贝西反击回去:「耶稣基督是万能的。我们属祂,祂也属我们。」

扭曲的脸并未改变分毫——眼睛瞪得更大了。他平静地说:「贝西,如果你眞的对你的信仰那么有把握,相信他会保护你,又何必叫得那么大声?你以爲你的信心足够抵挡这一切吗?你甚至在买一辆车时都不相信神会给你足够的钱,你还以爲你的信心对我有任何的影响力?」 

撒但这番心理战果眞起了作用,贝西和杰西又开始祈祷了。撒但这犀利的挑战 ,使他们由主动的优势退居挨打的地位。

「你会失败的,你终究会完蛋的。」杰西用威胁的口吻说。纵然大家都明白这样说是徒劳无功的,但还是要说。

杰克一动不动,仅把眼睛转向杰西。贝西心中急切地盼望他的眼睛能眨一下, 让杰克恢复神志。但是就在此刻,电话铃响了。另一个想法又跃进了她脑海:「如果这是闹钟在响,让我从这恶梦中醒过来就好了。」

 

「喂?」贝西的声音颤抖着。刚才跟撒但的谈话中,她还可以故做鎭静、声音强而有力,现在却因爲这铃声的打断稍微地松弛,精神顿然崩溃下来。

「贝西吗?」 「是的。」

「你的声音好奇怪、我听不出是你。你感冒了吗?」

「没有。」贝西分辨出那是露丝,她的朋友。「我……我只是正在忙一件事。我待一会回你电话好吗?」

「没问题,我等着。你眞的没事吗?」 「眞的没事,我很好。」

「我想告诉你一些我最近读到关于魔鬼的事。我查考了你敎我的那些经节,可能眞的有这些事存在。」

「嗯,可能。」贝西咬了咬指甲。 

 

露丝继续说:「有一件事倒是很确定的,就是当耶稣面对魔鬼时,祂会引用经上的话来打击他,并得以胜过他。你绝不能单靠你自己的力量或信心,你必须靠经文,因爲这是神的武器。」

 

贝西轻笑一声:「谢谢你!露丝。」 「什么?爲什么谢我?你眞的……」

「谢谢你打电话来告诉我神要我知道的事。我待会儿再跟你详谈。再见!」 贝西在露丝还没说完「再见」时,就挂上了听筒。带着一个感激的微笑,她走回起居室。

 

但是在室中等待她的景象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杰克伏在杰西身上,咆哮着 ,双手紧勒着杰西的喉咙。杰西的脸胀红了,眼睛也暴突出来。贝西奔向这两个纠缠在一起的男孩,用力敲打杰克的背,但丝毫没有效果。

贝西颓丧地退回。杰西困难地喘息、挣扎着。她知道在体能上她发挥不了作用,而露丝的话在她心中浮现——不是靠自己的力量、信心,乃是靠经上的话

「主,用你的力量来对付这个敌人!惟有靠你,我无能爲力。」痛苦的心情, 使得她紧闭双眼祈祷着。

 

当她再睁开眼时,她看见杰西和杰克都坐在地板上,面露惊惶。杰西揉搓着他的喉咙,杰克张望四周,显然弄不淸他在做什么。

「噢,主!谢谢你。」贝西舒了一 口气。

「到底在搞什么鬼?」杰克喃喃自语,掠了一下遮住眼睛的头发,站起来。「 怎么回事啊?」他试着理平衬衣上的皱褶,困惑地说。

「你刚才想要杀了我。」杰西冷冷地说。一边儿站起来一边仍继续揉着他的喉咙。

「你乱讲,」杰克说,但他的声调可没他说的话那么自信:「我怎么会那样对你?」

「那你看我这个样子像什么?」杰西说。抬起他的下巴让杰克看他颈上红白相间的勒痕。 

「眞疯狂,」杰克说。「眞的,我绝不会做这种事的。」「也许你不会,」贝西插嘴说:「但是『牠』会。」 「你又要提那无稽的什么魔鬼吗?算了吧!牠也不会那样对我的。」

过度的激动使得杰克忘记了他有双重人格这回事,但是稍后贝西和杰西回想起来,觉得这次事件已经可算是一项极大的突破。

 

「不,牠会的。」杰西扬声说。「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一点。你刚才在哪里?爲什么这儿一片混乱?爲什么你连你刚刚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杰克显然非常地困惑,但他十分不情愿去承认有某种力量掌握了他。双方僵持不下。无奈地,贝西告退出来,打电话给我。她说出了些意外,不待她详细描述我 已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我说我尽快赶回来。

 

打完电话回来,贝西发现起居室和厨房里都没有人。她不禁打了个冷颤。难道杰克和杰西在她打电话时走了吗?还是他们仍然在屋内的某处?气氛宁静得令人窒息,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了出来。

工作间的打斗声传入她耳中。她飞快地奔向那半掩的房门——杰克和杰西又陷入混战中。他们好像戏剧中的雕像,凝结在死亡线上。杰克握着一把锋利的刀对着杰西的胸膛,杰西正用尽一切的力量抗拒着,阻止刀尖戳入他身体。

贝西几乎僵住了。她扑上去夺下那把刀,却意外地发现那把刀非常轻易地就脱离了杰克的手。他一点都没反抗。好像这把刀是从一座雕像手中拿下来似的。

几乎是同时,杰克回复了神智。而且再一次地,他又被这样的处境弄糊涂了。「我必须回家了。」杰克焦急地说。他重覆了几遍,但却没有向大门移动一步 。

 

贝西决定把他留住,等我回来,好让我看看眞实的情况。奇怪的是:就像她刚才轻松地从杰克手中取下那把刀一样,拦住杰克也丝毫没有困难。

「你一定饿了。」贝西说。刚才杰克的行爲几近野蛮,不过他似乎总是对食物很有兴趣。

「不错。」他同意。

「我帮你们做两份三明治,现在已经一点多了。」

「一点钟?」杰克跳了起来。然后,似乎突然察觉他的惊讶无异于承认他刚才的罪行,于是他又坐了下来,企图掩饰他的迷惑。

杰西却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对,杰克,一点多了。你来的时候差不多是十点半到十一点之间,是不?」「是又如何?」杰克并不肯承认什么,但他心中非常矛盾,想寻求合理的解释。

「那么,这段时间到那儿去了?」

 

贝西调理着奶酪三明治;她突然想起一句古老的谚语,不禁不寒而栗:「欢乐的时光总是如飞而逝。」

杰克用自卫地语气回答说:「我没注意。拜托你别再问了,好不好?」

贝西开始引述着经文。厨房中放着一部圣经,几处我们曾在靑年的夏令会中讲述的经节,有着显明的标示。

 

那时这不法的人,必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

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

 

三明治做好了,贝西把它们端上桌。杰西望着贝西,并迅速瞥了杰克一眼,目光中充满哀伤。后者的表情却是洋洋得意的,似乎一个恃强凌弱者正幸灾乐祸地欣赏着被欺凌者垂死的挣扎。

 

「你不会让他听见经文的,是不?」贝西一针见血地指出。

「嗄?你是什么意思?」杰克回答。

「少装蒜了,」杰西厌恶地说:「我们知道你回来了。」

「你们在胡说些什么呀?」杰克又问。杰西可没心情再跟他耍花样了,他拿出那个引发这整个事件的十字架,向杰克的脸上戳去。「我们说的是这个!」他叫道 。杰克退缩了,抬起手臂挡在眼睛前面。

杰西把十字架放回口袋,于是杰克也放下了手臂。当他放下手臂时,无奈地做出一个「被你们逮到了」的表情,承认他的僞装。

「好吧!」杰克叹口气,然后专心地啃起三明治来:「你不去打电话叫提姆回来吗?」

「我已经打了。」

他抬起眼睑:「我没看到你去打电话啊?」再咬口三明治:「那么,他现在在回家的路上了?」「对。」

「他相信你对我的描述?」 「他就快到家了。」

杰克心不在焉地又咬了一口:「我有一次差不多可以个别地俘虏你们两个。两年前我几乎已经得到你了,记得吗?」

 

这一问差点击溃贝西刚鼓起的勇气。当然她记得。两年前,她曾一度陷入情绪的低潮中,夜夜失眠,几乎失去了她的信仰。她怀疑神的存在,使她自己及周遭的人变得十分可憎。

「但是,」杰克打断了她的思潮:「你和提姆毕竟在神手中。好吧,算我拿你们没办法。可是,爲什么要来夺走我的杰克呢?我需要他。我只有三年的时间了。」 杰西站起来:「三年?你是说在耶稣再来之前?」

「对,」杰克继续说:「只剩三年了。」

 

杰西张口想喊,却没发出声来。他的样子似乎他正掌握着世界的奥秘,而知道历史何时将完结对他来说是他负荷不了的重担。「等一下,」贝西提出异议:「圣经上说除了神自己没有人知道那日何时来到。你在骗我们。」

杰克又因爲被识破而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不错,但是我已经钓上了杰西,不是吗?」说完他大笑。

贝西开始爲我的未归而感到不安。跟这样的对手打交道,需要动员另一位大将才行。「我要去看看提姆是不是回来了?」她说,一半是自言自语。

「别紧张,我还没对他怎样。」但他说话的语气却让贝西浑身发软——她冲向电话,打到我的办公室。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