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魂记》第九章 祂的战争——吉姆·葛兰特

作者:吉姆·葛兰特

第九章 祂的战争 

接下来的两天都平安无事,不过毎当家中或办公室里的电话铃响都会引起一阵心悸,自忖:「是不是又来了?」 

晚上我和贝西在一起,开始把过去这几天发生的事件之点点滴滴记叙下来,把记忆、感觉串联起来,以解析一些事实。我们心中都充满疑问。爲什么对于驱除鲍伯的保护神一事没有完全成功呢?爲什么杰克仍然受制于他的魔鬼?到底我们还缺少哪一项工作以致功亏一篑呢?

 

第三天早上,电话铃声在我们吃早餐时响起。贝西去接了;然后我立刻看到她忽然紧张起来:「嗨,鲍伯,你好!」她勉强装出欣喜的声音:「如何?」我悄悄地蹑进卧室中,拿起分机的听筒。 

「昨天下午我有好长一段时间和主在一起,」刚拿起听筒就听到他这一句话:「我思考了很多过去你们对我说过的话,就是关于信耶稣得自由那类的事。现在我明白这些事对我的意义,而我也求主进入我的生命。我对主说我眞不应该怀疑祂没有能力处理前天那件事。」「太棒了!那你现在觉得如何呢?」「我觉得很好!不过还有件事。」「什么事?」

 

「你还记得我的手受了伤吧?」 「你的手腕?」

「对。到昨天还是又肿又痛的,而且每当我开始要去思想神和有关祂的事,它就越发痛得厉害,折腾了我一晚上,害我都没睡好。」

「眞不幸!」

「不,难说。就是因爲如此使我知道:魔鬼要利用我的疼痛使我没办法去触及主耶稣的事。我想你最淸楚这是牠惯用的技俩,是不是?后来,你猜我怎么办?」

「怎么办?」

「就用你们的办法:祷告啊!我求主医治我的手腕好让我能够想祂。结果,你猜效果如何?」

「祂听了你的祷告。」 「对!立即见效。」

我听见贝西高兴地笑了:「你是说现在你的手腕已经恢复正常了?不痛也不肿了?」

「没错。」

「鲍伯,听到你这么说,眞叫我欢喜万分。我想提姆知道了也会很兴奋的。赞美主!」 

 

我不能立刻附和,免得他知道我在分机上偷听,所以只能对话筒微笑并点个头。 贝西停顿了好一会儿之后,说:「嗯,那你弟弟怎么样了?杰克还好吗?」 

「我想他也跟我一样情况良好。我们有略作交谈,他的感觉和我差不多。我们都认爲,如果有一个好办法让我们解脱烦恼,何不一试?」 我可以听出贝西语气中的喜悦:「你们是不是准备待会儿过来一趟? 」 「如果方便的话。我是说,我们那天把你们家弄得一团糟……」 

「早就回复原状了。欢迎你们来。」

「谢谢,待会儿见。」 

我上班之前贝西和我讲好:只要他们一到她就打电话给我。我们都认爲他们来的时候最好我在家。到十点钟时,她还没打来,我不得不打回家查询。事实上,那 一整天我都是守在电话旁边,不时打回去以确定万事正常。两兄弟却一直没出现。 就在我们刚吃完晚餐准备休息谈心时,鲍伯和杰克来了。 

「她对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杰克指的是他母亲:「她说前几天她还想打电话给州立精神疗养院带我们去治疗呢,现在看我们变得像天使一样,若果眞把我们送去了可要被人家笑话了。」

 

我们都开怀大笑。我很惊讶杰克已经这么开朗了。 

「我记得我昨天可真正地交上了一个朋友,」鲍伯笑着说:「一个和我一起工作的伙伴。他……」我打了个岔:「工作?我不知道你开始去工作了。」 

「呃,对了,昨天才开始的。」他得意地说:「还没做多少事啦!不过我相信等我深入去做这个工作以后我就会进入情况的。」 

天哪?一个固定的工作?情形真是好得令人难以置信。或许神在告诉我们这是祂自己的战争,不是靠我们这些人得胜的。 

鲍伯继续说:「就在我的手腕好了之后,我去上班了。本来我早几天已经应征上这份工作,可是手受伤了不能工作呀!我想先打电话去向他们请个病假,但继而又想,何不趁此机会让主显显祂的大能?我求祂,祂果然就医好了我。」 

我们又笑了。眞难想象眼前这两兄弟竟是以前那两个恶棍。贝西和我都想互捏一下看看我们是不是还在做梦?

 

「咦!这是什么?」杰克突然发现了桌上那本贝西的笔记本,那上面有他的名字。

「噢!提姆和我正想把过去几天发生的事记录下来,也许你可以看看我们凭记忆所写下的和事实有没有出入?」贝西轻柔地说。

贝西这样的邀请是一种常见的礼貌,杰克也就当真地读起来。鲍伯也挨过来和杰克并肩一起看着。这对他们来说可眞是希奇的经验,他们竟然在此阅读关于他们自己的故事。 

杰克很感兴趣地读着,对于描述他和他哥哥的部份特别欣赏。但他读了一阵子后,声音有点变了,开始跳漏了一些字。不是随便的漏字,而是漏掉几个特定的字 。经他这么一读一有些句子变得毫无意义了。鲍伯挨近他想要看得更淸楚,因爲他被那些莫名奇妙的句子弄糊涂了。 

「嘿,杰克」,鲍伯带着微笑说:「你怎么搞的?你看错行了,你把『耶稣』 这个字漏掉了。」

「是吗?大槪是灯太暗的关系。」

灯并不暗,杰克用很勉强的笑容回答他。 

「我觉得有点不舒服。」杰克的声音有点哽咽,成串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滴下。他脸色苍白,表示他没说假话。这是个我们很熟悉的情况,贝西和我立刻察觉事态严重,恐怖的事又来了!鲍伯本能地退到一边坐下,似乎很能理解将要发生的事。

 

杰克又读了起来,这回他不仅省略「主」、「救主」、「耶稣基督」这几个字 ,碰到他自己的名字时他都用其他的字代换过去。 

「你这次的表演可眞精彩呀!」我故意如此说。

「你在说什么啊? 」杰克回答,装出一脸的无辜。 

「杰克要念那段稿子,」我继续对杰克身上的邪灵说:「他会明白你对他做了什么,而且他能藉着主耶稣的大能从你的辖制中释放出来。」 

「你仍然执迷不悟以爲你是我的对手啊?」杰克突然大吼起来,他一边暴跳一边把笔记本用力地丢向房间的另一边。 

我们又与撒但面对面了。 

但这次的交手和以前不同,因爲我感受到圣灵的力量在我里面运行。这种感觉很难用言语表达,不过我确知耶稣与我们同在。 

「你说的没错,」我平静地回答:「这几天的事教给我一样功课,那就是:贝西和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

杰克的脸上浮现一层笑意。在他还没能多补充一点话时我很快又接着说:「但。是我也淸楚地学会了另一件事:你不是我主耶稣基督的对手。魔鬼,你再也吓不了我了。祂的力量现在在我身上,远超过祢的力量。」

 

说到这里,一阵奇异的神色掠过杰克的脸庞。掌握他的邪灵知道我不是在说大 话。牠知道神的力量眞地胜过牠的力量。这是第一次牠露出惊惶的表情。这个表情和其他的凶恶的面貌都出自一位邪灵,利用着杰克的脸来展示。现在牠害怕了。我的信心、贝西的信心和鲍伯心中那微小如芥菜种的信心都一起在茁长了。

「现在,」我说,仍然平静地倚靠主:「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和祂的能力, 命令你离开这两个男孩,永远离开!」 

寂静的气氛凝结了好一会儿。然后牠走了。杰克搓搓脸,象是刚从酷寒的冷风中走进室内,爲了要使脸部肌肉重新活动而揉搓着。他搓了一会儿,笑了。他自由 了。

 

数周没有魔鬼出现的日子平静地过去了。两兄弟的情况越来越稳定。他们还有很多疑惑、问题,而且在家里扮演着很尴尬的角色,可是他们是眞眞正正地从魔鬼的统御里释放出来了。我们尽量多花时间,陪他们一起读圣经,寻求那眞正能够对抗魔鬼势力的泉源,而贝西、两兄弟和我对此都颇有领会。杰克把一本新约圣经放在背袋里,看得出他常常在研读。 

鲍伯的工作逐渐上轨道了,不过工作的内容比他最初想象的要困难多了。他不大擅长于应付上司,而且升迁的阶梯上有很多人排在前面。但正如他所预言,他已迷上了这个工作。 

某一天的下午,鲍伯忽然在工作的时间内造访。贝西乍见到他吃了一惊,不过还是请他进来坐。他说他的膝盖割伤了,在治愈之前不能去上班。他看来有点沮丧也有点痛苦,似乎需要一个可哭诉的对象。 

他们聊了一阵子,贝西建议他去请医生开点止痛的药方,鲍伯离开时候的情绪和刚来时的情绪几乎完全一样。

 

那晚杰克和我们约好了要一起查经,他来了以后告诉我们说:「鲍伯简直熬不下去了,他的膝盖痛得要命。」 

「他没吃点止痛药吗?」贝西同情地问。

「有。医生给了他一些药片,他吃了两、三片,不过好像不怎么管用。他现在的心情落入极端的低潮中。」 「两三片?他说的?」

「我也不太淸楚,反正他有吃一些。他说既然各种方法都没效,干脆长痛不如短痛。」

「他是什么意思啊?」我开始有点担心,鲍伯这种痛苦好像并不单纯。

「我不知道,他隔一阵子就会冒出这么一句话出来,又说他那样会比较好受。」 「可是他吃下的那些止痛药……」贝西还没说完,电话铃响了。鲍伯打来的。他坚持他只要和杰克说话。 

杰克在「喂」了一声以后,就把电话放下了:「我可不可以到另外一间房里接电话?」 

「当然可以」我说,试着不去注意贝西焦虑的眼神:「卧室里有部分机。」 杰克走向卧室。我走到电话旁边,想把听筒挂上。当然,我对于这个电话很好奇,可是我准备把电话挂上。当我拾起话筒要挂上时,我听到鲍伯在说:「你记住我在祖母家照的那张相片中的样子就好。你会成功的,杰克。我知道你会,可不要像我这样把事情都弄砸了。」 

听起来象是诀别。我不得不冲动地检起话筒插嘴说:「你在哪里?」我的声音又大又紧张,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不要跟你说话,我受够了!」听筒中传来「卡」的一声,他把电话挂了。贝西、杰克和我都立刻知道我们该采取什么行动。几分钟后,我们钻进汽车,开始在鲍伯喜欢逗留的市区部分巡弋起来。

「我还是不能相信他会做出什么傻事来。」杰克说。

但我有别的感触。我心中一直听到诸如此类的威胁声音——「如果我得不到他 ,我就杀了他!」「你不要以爲你已经赢了,最后的胜利还是我的。」

「主,求你引导我们找到他。帮助我们!」贝西热烈的祈祷说出了我们心中的渴望。 

「看!」杰克突然叫起来,指着右手边的一间汉堡店:「那是他的脚踏车。」 那辆眼熟的三五〇型脚踏车停在餐厅门口,不过实在没法确定鲍伯是不是在里面。我把车开进停车场停妥后,大伙就下车,集中眼力去寻找鲍伯的踪影。但直找到大路的尽头,却徒劳而返。杰克只好再仔细看看那辆脚踏车,才发现它并不是鲍伯的。我们退回车内,继续在路上逡巡。就在我们暂停在路中时,贝西发现了他: 「那边,那边!」 

我们都倒吸一 口冷气。那是鲍伯,正以极快的速度在交通流量极大的路上穿梭着,似乎想惹起一次交通事故。我急调车头跟在他后面,我自己都差点出了车祸, 不过我得尽量使他维持在我的视线内。如果他笔直地往前骑,可能会很容易地摆脱了我们,幸好他的蛇行使得我们能一直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这么做只是爲了刺激一下神经」杰克轻轻地说,充满同情。

然后,鲍伯转向一条很脏的小路。那条路通往一座很大的垃圾集散场。 

我们紧随而行。一路上的坑洞使得车子不住上下振动,而闪动的灯光使我们提高了警戒心。他带着我们兜圈子,我们只能专心盯着他车尾的红灯。 

忽然我们跟丢了!「他一定在那里转弯了!」杰克在顚颠跛的车中说。 

我说:「我不知道他会到那里去,这一带我很熟,并没有什么岔路……」话说到一半,我就看见他了。后照镜中,我看见他正调转车头,往公路的方向骑回去。原来他把车子蔵在 一个树丛后面,等我们经过了以后,再溜出来。路太窄了,我没办法将车回转。

好不容易开回公路,我们发现交通比刚才更拥挤,一辆车紧跟着一解车。车队不停地往前进,想随意刹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天啊,我们失去他了!」杰克悲哀地说。

我眞怕他一语成识。

 

「不,还没有,」贝西突然喊起来:「看!」

就在我们车灯照得到的范围外|点,鲍伯停在路边,凝睇着往来的车水马龙。他仍然坐在车上,不过灯已熄了。他就那样坐着、呆看着路中。「你还好吗?」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停了车跑过去。 

「我不知道什么东西进了我的心,」他连说了三、四次:「我眞的不知道。我就是要耍你们,就是故意整你们。后来我发现原来是你们在追我,不是警察,我心里才明白过来自问说:『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谈了一会儿,然后全部上车开回家。到家后,略事休息,便一起祈祷感谢主的带领和拯救。 

鲍伯和杰克仍然有些问题存在,魔鬼对失去这两个灵魂是绝对不会甘心的。但自从上次那件事后,直到今天他们都再没有眞正被魔鬼占据过。 

鲍伯一直不敢相信过去发生的事是眞的,杰克却很了解魔鬼曾经如何利用他们 ;对于主耶稣拯救了他,他越来越喜乐。 

两兄弟目前住在一间小公寓中,情况渐渐稳定。虽然在情緖上仍有起伏,而且对如何做一个眞正的基督徒怀着很多疑问:可是,那原来构成他们生命中很重要的 一部分——仇恨,已经消失了。主耶稣在治疗他们的心灵之事上已有显着的成效。

 

至于我和贝西呢?经历了这一场大战,我们属灵的光景也有一番更新。原来我们对圣经的知识是这样的缺乏!我们都能背诵以弗所书中所说的「要穿戴全副军装 」,然而当我们眞正抵挡魔鬼时却是手无寸铁。

 

对于「信仰」我们也有更深一层的体认。我们曾和许多基督徒一样,信靠一种自以爲是的信仰;现在我们才发现:唯有单纯倚靠主的信仰才有价值我们必须完全放弃自我。最重要的是,我们终于明白上帝的大能。祂不仅是全能、至爱,而且他极关心我们。因着祂全胜的爱,祂的能力便彰显在我们身上。对这样一位神,你实在不能再用幼稚的信仰去信祂。 

贝西和我自问了很多次,爲什么我们对两兄弟的工作曾遭到这么多次挫败。当我们读到马太福音十七章的故事时,才恍然大悟。一个父亲带着他害癫癎病的小孩来见主耶稣,告诉主说祂的门徒在治疗的事上失败了。主耶稣把鬼赶出去后,告诉门徒们,他们失败的原因是:他们的信心小。至于这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牠就不出来。 

在我和贝西还没完全预备好的时候,我们就已卷入这场战争。争战的艰困使我们愈发需要追寻能力的泉源。我们相信神要毎一位基督徒都装备好,准备应付任何一种对抗魔鬼的战争。而在准备的过程中,必须具备毎日恳切的认罪

 

我们也学习到一些对抗基督徒的灵界之事。或许神拣选我们去应战就是因爲我们是典型的一种基督徒!难于接受灵界的存在,把那不可见、不可知的世界当做是只有字义上的眞实性。今天,我们把这个故事告诉你,可能也是神计划中的一部分,好使你有所警惕。

 

有两段经文是我们这段经验的最佳写照,也让我们以此做爲结束: 「务要谨守、儆醒,因爲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呑吃的人。你们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他,因爲知道你们在世上的众弟兄,也是经历这样的苦难。」——彼得前书五章八、九节。 

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眞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爲众圣徒祈求。」以弗所书六章十~十八节。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