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踏撒旦教——为争战预备》第十三章 揭开新世纪主义的面纱(下)——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当耶稣在约翰福音十章卅五节里引用这节经文时,亦再次厘清这些被造之「神」和造物主上帝之间的区别差异。保罗在哥林多书信里替这个问题做结论道:「虽有为神的,或在天,或在地,就如那许多的神、许多的主。然而我们只有一位上帝,就是父,万物都本于祂,我们也归于祂。并有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万物都是着他有的,我们也是藉着他有的。」(林前八5〜6)

 

这段经文再度清楚地揭示出,「诸神」只是被造的活物,唯有造物主才是独一的真神。保罗进一步地说到耶稣基督就是那位真神,因为万物都是藉着这位耶稣创造的。还有其他许多处经文也都如此声明,诸如:歌罗西书一章十二至十八节、约翰福音一章一至五节等等。由此看来,圣经已清楚显明耶稣基督才是宇宙中独一的真神,我们人永远不可能企及。我们永远都是受造物,耶稣则永远是造物主

 

让我们再看另一段仍继续撒谎说「人是神」的引文:「许多人透过大众播传讲一些出自有组织的宗教讲台和圣经里的话语,因此他们的话中带有相当的权威。但是如果他们定别人的罪和论断他人,或传讲自我堕落之理,或纠含群众来对抗社会中某个特别的阶层,或鼓吹采用任何形式的压制手段欲限制个人的选择自由-或散播敬畏上帝却不信任人的论调-那么他们就不是在教导真理……人是神的自我彰显。当人明白他自己的身分之后,一个诸神的族类就要以至高万有之天父的儿女身分来管理这个宇宙了。」〔同前书四六至四七页〕

 

「对大多数人来说,通往内在的门是关闭的。基督藉着耶稣说道:「我站在门外叩门。」直到门开了,每一个灵魂都置身于演进操练中,而这也正是因果报应律(业kaia)付诸运转的地方。记住,我们在这世上只为了一个目的..找到回父家的路,成为那无限之神的真正自我影显。只要我们的魂不断地演进,并让愈来愈多的「光」(湿婆之光)透进我们的意识里,我们就可以说是走在这条路上了……只要这(宗教)根基是立在一存有、一无限的爱、一力量、一神、一至高者、一父之上,而且每个人都是这位神的一灵彰显-并以神人的含为一体(Oneness)为中心,那么你就离大师们所教导的高等信仰(High Religion)不远了。」〔同书44至45页〕

 

注意:在这段新世纪的教导将「基督」和「耶稣」做了一个区分。换句话说,他们否认耶稣独一的神性,而说「基督」是透过一个名叫「耶稣」的人说话。他们否认在耶稣和我们其余这些人之间有任何的不同。他们宣称这位「基督」的灵也可以在佛陀、穆罕黙德、克拉什那(Krishna)等里面。

 

他们教导说神是一种无位格的「力量」,祂必须有某种彰显和经历实体存在的管道。他们教导说毎个人都是神的一种彰显由此便抹煞掉被造物和造物主之间的任何分野,并导出一个必然的结论:

 

「这些男女并非在玩一种扮演神的游戏。他们就是神。」〔同书廿七页〕「神的灵存在你所在之处——在你里面、围绕在你四周,并贯乎你全人—就是你的灵。」〔同书卅四页〕

 

最后甚至可能导出一个最大错误的是:

「有关「原罪」的观念完全是错误的……高等的信仰跟罪一点都扯不上关系,而只是人的一灵进化罢了。」〔同书十二页〕

 

既然没有罪,就不需要一位救主了。只是圣经清楚地指出我们都犯了罪。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三23)

 

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三10)

 

这一切必须再回溯到伊甸园里那个原始的诱惑上:「蛇对女人说,你们不一定死,因为上帝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晴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gods)能知道善恶。」(创三4〜5)

 

撒但并没有告诉夏娃说她所想要变成的「神」(gods)竟是邪魔!这种说「人是神圣的,而且受造物和造物主之间没有区别」的骗人教导在罗马书里早就有透辟轭要的说明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将不能朽坏之上帝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所以上帝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他们将上帝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罗一22〜25)

 

邪风横扫

 

这些新世纪运动的教导正所到披靡地横扫着美国和其他自由世界。我们许多政府的领袖官员都对这套教导「从善如流」。无数大型机构的主管人员也都参加过这类打着科学式自我帮助(self-help)课程之幌子,实则推销印度教哲学的活动和训练班。连我们的各级学校体系也都不免受到这些观念的渗透。

 

请把这点存记于心:我们身为基督徒应该严肃谨慎地审察新世纪运动的领袖们对基督教所抱持的态度。这在他们的著述里很容易就看出的。

 

艾莉丝.贝莱(AliceBailey)是新世纪运动的主要作者之一,她对攻击基督教一向不遗余力,并将全世界的问题乱源都归咎于基督教的信仰上。

 

「加尔文和所有追随他的人都犯了同样的错误……我们发现这些领悟到他们本质上具有神性的人,其实只是象征性地代表所有在发展中道成肉身之神的众子而已,但他们反而视自己是被拣选的子民,认为凡想法不跟他们一样的人就是失丧者。如果犹太人和那些心胸狭窄的宗教狂热者能承认所有其他人也都跟他们具有同样的身分,并透过与人正确的关系来表明这种认同,那么我们将可看到另一个风貌截然不同的世界。这世界的问题基本上就是一个宗教的问题,而且在今日世界思潮的每一环结层面的纷争后面,我们都不难找到宗教的成分。」〔摘自艾莉丝·贝莱的《The Destiny of The Nations》一书〕

 

新世纪主义信徒将他们的信仰系统说成是「大计划」(The Plan),凡不赞同他们的人就有祸了!艾莉丝在同一本书里将这一点说得很露骨,宣称凡教导上帝的审判和耶稣基督的神性(说祂不只是一个「人」的而已,更是上帝)的基督徒都是人类的公敌,该被毁灭。

 

这种教导还被推展成一股新的「风潮」,很快地散布到全世界各地,你做「联上线」(channeling)。一个「助人联上线者」(channeler)充其量不过是老式的灵媒。他们经常让自己陷入神志恍惚或失去意识的状态里,好让邪魔直接透过他们说话。撒但国度里严密的统合工作是极惊人的。邪魔透过这些人(有时候被称为「使人陷入恍惚之境的联络者」)在全世界许多不同的国家中用各种不同的语言说出同样的事情。他们的信息由一个叫做「阿歇尔」(Asher)的邪灵(牠是引导新世纪运动的领导者之一普莱斯的邪灵,他的著述在本章前面已引用过)做了一番最好的概说。

 

阿歇尔在撒但对地球的计划上做了一番相当明白的陈述:「大自然将很快进入一个洁净的循环(cleansing cycle)里。凡拒绝这个地球改变的人……将在要来的廿年里遭淘汰。那些以期待和信心平静地面对改变的人,则将毫发无损地经过它,并成为未来世界的建造者。」

 

「普菜斯说:「我所听到的事真是既可怕又充满了希望。我知道我们今天所面对的最严重问题之一是人口过剰,但是要从地球表面上剪除超过廿亿的人未免有点太猛烈了,你不认为吗?」」

 

「阿歇尔答道:「我只能把我目前所看到的告诉你,更何况……我们怎敢说那些人不是为了灵魂成长的目的而自愿成为毁灭和再生的一部分呢?』」〔摘自《The Super Beings》十八至十九页〕

 

贝莱和许多其他人的著述也都清楚地指出,在这个「洁净的循环」里,基督徒是首先要被杀的一批人。听起来很令人胆颤心寒吧?凡是看过电视影集「危险关头」(Outon A Limb)第二集的人,你们可能记得大卫.梅林告诉莎莉.麦克琳说:「这个世界没有受害人。毎一件事的发生都是应该的……没有人会死,那就是重点。」有关轮回的教导说没有人会死,他们只是投胎转世,进入另一个「灵魂成长」的新阶段罢了。另一位领导人物的作者写道:「(当人们坦然接受轮回转世的真理时),就会除去对死亡的恐惧,取而代之的是接受那个变形的时机来到。那些努力想延长人生命的医生……将看到自己不过是可悲的小丑,徒然炫耀他们对宇宙更新之真理的无知。」〔摘自《Caseforreincarnation),乔伊费雪(Joe Fisher)著〕

 

「宇宙的更新」《cosmicrenewal)这个词语意即每一回一个人投胎转成另一个生命时,就被视为是向上的进化。以新世纪面目出现的印度教教导人说,每次他们投胎转世以人的形态再回来时,将变得更加属灵,如此反覆循环,直到他们不再需要住在一个肉身中为止。

 

在这套思想体系下,绝没有谋杀这类的事。既然如此,若能停止任何对基督徒大加挞伐的迫害岂不更好吗?

 

在写这本书期间,我曾有一次深刻的经历,就是去听班杰明克林姆(BenJaminoreme)的演讲。他是新世纪运动的主要发言人之一,至少曾三次在「今日美国」C.S.A.Today)报上用整版的广告篇幅宣你.「基督正在这里!」他所谓的「基督」的名字是「主麦特瑞亚」(LordMaitreya)。

 

聚会是在加州北好莱坞一间、富丽的圣公会大教堂里举行的。我估计大约有四百人左右参加。这可说是撒但为我们国家和基督徒之「大计画」的一个活生生实例,值得详细描述。

 

我和另外三位基督徒共赴聚会。在进入教会之前,我们花了一些时间祷告,求主特别捆绑邪魔的工作,让观众不致被催眠或受欺骗。

 

聚会开始即宣布要每个人安静冥想十分钟,以便接受「主麦特瑞亚」透过藉由班杰明克林姆所传递的「庇荫」和「祝福」。其结果是极有趣的。

 

班杰明坐在讲台中央的一张直椅上,很快地便进入冥想的恍惚状态里。他的呼吸变得奇慢无比,以致他的脸、颈和手由于缺氧而浮现出斑斑点点,青筋暴突。他整个姿势和面貌也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爬虫类形状,眼睛则和本来的样子大不相同,显得非常慑人和漆黑。我觉得自己好像突然看到了一具尸体,他唯一的生命迹象来自那双里面有鬼魔盘踞的焚烧眼眸。他一眨也不眨地扫视着观众,他的头非常缓慢地从一边转到另一边——直到他看到我们这边为止。显然他在此遇见了麻烦!

 

主在我们的灵里赐给我们一个瞬间的异象,让我们看见班杰明正努力试图将邪灵传送到观众身上,以便进而控制他们的心思。但这伎俩多半无法得逞,而且由于持续遭到抗拒之力,以致原先只预定十分钟的静黙竟拖延了四十五分钟。观众变得非常不安,交头接耳、随意走动和挥动纸笔所发出的沙沙声四起。我们黙黙地坐在那里斥责和捆绑邪灵。尽管如此,他的凝视(或者应该说是邪灵的凝视)中所发出的催眠魔力却是我所经历过最厉害的。我们必须积极地奉耶稣的名抵挡,才不致让我们的心思空白,落在那种邪灵的凝视魔力之下。我可以理解一个掉以轻心的人是多么容易完全落入那种辖制中,而一个没有耶稣的能力和权柄为倚靠的人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可言。

 

有些人在冥想的操练里很快就落入神志恍惚的状态中,完全对他们周遭的一切事物浑然无觉。眼见这么多人轻易地放弃上帝所赐给他们宝贵的心思和自由意志而任由邪灵控制,那是何等悲哀啊!

 

四十五分钟以后,班杰明合起双手,毕恭毕敬地向那个称做「主麦特瑞亚」的邪魔深深鞠躬敬拜。接着,有一位教会的职员站起来,宣告说若有任何人提出质疑、不同意或反驳班杰明所说的任何话,将会被警察以制造混乱之名逮捕带走。在那里没有言论自由!

 

令我感兴趣的是,班杰明竟感到有必要用他演讲的头卅分钟来讥诮和指证基督教中有关被提的教导之错误。想到基督教圈子里对有关主再来圣徒被提的辩论何其多,我很惊讶地发现撒但显然认为这种教导足已构成一种威胁,以致要牠的差役花这么多时间来一一加以驳斥。班杰明真可谓清楚地印证了彼得后书里的预言:「第一要紧的,该知道在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随从自己的私欲出来讥诮说,主要降临的应许在哪里呢?因为从列祖睡了以来,万物与起初创造的时候仍是一样…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彼后三3-4;9.10)

 

在引诱人对有关基督耶稣再来的教导产生疑惑之后,班杰明接下来用一小时的时间信口雌黄,任意地谬解并扭曲全部的历史、科学和圣经,为要配合他那套投胎转世论。

 

整段时间中他不断地重复着同样的主题:人类有两个主要的大敌,就是美国和基要派的基督徒!他说如果人类要在地球上生存下去,这两者都必须解决掉。观众皆鼓掌表示赞同。他多次指控美国是「世界的饕餮者,耗费掉地球的能源和自然资源达四分之三之多」。我被会众们竟盲目接受这种说词的景象吓愣了。

 

我们坐在一间被认定是属基督的教会里,在警察出动的威胁之下被禁止口出任何反对的意见,只得乖乖聆听一个想要废止我们在这国家中所享有上帝赐予的自由并扬言毁掉所有基督徒之狂人的演说,而这一切都是利用那些受惠于此自由权却完全附和他论调的美国公民来进行的!在这个国家里,我不认为一般基督徒对于到底撒但已经建立了一个怎样的世界政府(one World Government)有任何概念!

 

显然有无数的组织、团体、哲学思潮、自我帮助课程、潜意识暗示录音带、瑜伽教室等等都涉及新世纪的信仰,不可能逐一列出它们,但其实也毋需这样一张表。你所要做的就是用上帝的话(圣经)仔细严格地审查他们的信条和教导,然后你就会发现这个基本的错误遍存于他们言论著作的字里行间。撒但是非常擅长欺骗的。

 

另一位新世纪的领袖大卫史宾格勒(DavidSpangler)发表了一项颇堪玩味的声明:

 

「我认为新世纪不仅是一个异象,更是一个非常真实的灵。」〔摘自《Emergence.Theire-birthof the  sacred》一书〕

 

他说得对,新世纪的灵无非就是撒但自己——敌基督我们务要试验一切的灵,否则就会直接被拖入永远的地狱里去。

 

与新世纪主义者分享福音

  

基于几个原因,与新世纪主义者分享福音实在是困难重重。一、他们正被鬼魔所辖制,二、藉由操练冥想,他们容许自己的心思成为非常被动。三、他们接受投胎转世之说,四、他们之中有许多人都曾经历过灵魂出窍,五、他们已根深蒂固地相信每个人都拥有他自己的「真理」,以致能创造出自己的「实体」(reality)。有关如何用福音来接近这些人,这里有一些建议:

 

一、在《走出撒但教〉和本书的第十章里,我相当广泛地提到如何与遭邪灵辖制的人分享福音的问题,在此不多熬述。这些原则同样可应用在跟新世纪主义者分享福音上,因为他们也都是受到邪灵捆绑的人。

 

二、你必须了解这些人经常陷在一种类似吸食迷幻药的状态里。他们的心思已变得非常被动,因此很难对任何新的观念进行评估。你不仅需要极大的耐心去帮助他们理解、消化福音的观念,而且一旦他们真的接受基督耶稣做他们的救主,你还得协助他们夺回自己心思的控制权。你要让他们知道必须立刻停止所有的冥想。每次当他们让心思呈现一片空白时,就是敞开他们自己让邪灵自由出入了。所有这些人在接受耶稣基督之后都需要得着释放。

 

对这些人来说,通盘彻底地了解第十五章里的概念是十分重要的。心思就像一块肌肉,不用它就会变得松垮无力,而重新夺回控制权的过程亦极艰苦。冥想是一种逃避痛苦和现实的好方法。它还带给他们一种属邪灵的「高潮」,其作用和古柯硷或其他类似的毒品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样说来,冥想是相当容易让人上瘾的,不只是因为它牵涉到邪灵,并且还加上它本身所带来的快感。这就好像染上毒瘾的人一样,不但要应付身体在毒品断除之后所出现的征状(如冒汗、消沉等),还要处理那股对毒品所带来之快感的强烈渴求。一旦邪魔被赶出后,这个人将会和他自己那出于天然的、罪性的、属肉体的人希望藉由迷幻药、毒品或冥想中得到快感和高潮的欲求有一番激烈的搏斗。

 

三、一套玄奥、「易于接受的」印度教义和轮回之说正充斥整个西方世界。轮回在印度和其他东方国家舆被认为是一种咒诅,因为永无休止的轮回转世乃是一个可怕的重担。此外,他们还相信自己可以投胎转世成任何东西——一只鸟、一种动物或一棵树等等,因此,无数繁缛的仪礼应运而生,其目的都宣你要帮助人达到和婆罗门「合而为一」的境界,脱离轮回之苦。在西方它则被教导成人总是投胎转世再成为人,而且每一次投胎转世都是一种向上、愈来愈属灵的进化

 

从与一些已脱离新世纪运动的人交谈的经验里可得知,似乎普遍开始让他们怀疑其教导可能有误的一个共同点是,他们实在找不出任何证据可证明自己的信仰。另一方面,基督教却确实有一个人——耶稣基督的明证,祂死后三天复活,并回来见证死后的生命。另外,让我们再看看一位先前是印度教师后来却归信基督的玛哈莱《RabindranathR Mahara)在其著作《逃入光明中》(Escape into the Light)中所说的话:

 

一千次肉体的诞生有什么用呢?轮回转世可以给我一个新的身体,但那却不是我所需要的……认为人透过一次又一次以不同的身体形状回到这个世界就能愈来愈进化,真是愚蠢可笑……我的不完全和错误无法藉着单单改变我所居住的身体就可获得解决……过去我曾寻求神秘的经验以做为逃避日常现实生活的方式,那种印度教的哲学被称为「瑀亚」——即虚妄或幻迷。如今我需要一股面对生命的力量,活出上帝所为我计划好的生命。我渴望从过去的自我里,经历一番彻头彻尾的改变,不仅仅在冥想中才感觉到一种肤浅、表面的平安,但一发脾气它就离我远去。我需要属灵的重生,而非肉体的再生。」

 

圣经中绝无投胎转世之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九27)

 

四、无可否认地,灵魂出窍是一种非常强有力的经验。在第十六章里我将针对此点有更详尽地探讨,在此就不再重复了。在与新世纪主义者谈话时,引用那章中所提出的传道书经文是很有效的。

 

五、印度极度的贫穷和可怕的饥荒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殷鉴,反映出当大规模地实行印度教教义时将会对人口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和结果。至终,人类还是必须活在这个物质世界里。圣经针对这些棘手的事实提出了有效的解决方案。它是拥有丰富之历史证据的坚实教导和记录。我对这些人的挑战是:「你如何知道自己没有被骗呢?而且你怎么知道跟你搭上线的那些灵不是在欺哄你呢?」毕竟他们没有可资试验任何东西的标准。倘若你想要进一步研究这个主题,我推介玛哈莱所着的《逃入光明中》,以及麦卓娜所着的《撒但美丽的一面》(橄揽出版)。

 

要和新世纪主义者或涉入东方宗教的人分享耶稣基督的福音的确非常不容易。但要记住,你是正在跟这些人里面的邪魔权势争战,只有耶稣基督的大能大力才可以克胜这一切障碍,把他们带进救恩里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