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踏撒旦教——为争战预备》第十七章 释 放(中)——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作者:Rebecca Brown(利百加.布朗)

 ♦释放的场所

 

这也是一个经常被忽略的地方。首先,你必须确定自己是站在圣地上作战,并且明确知道你是在和谁争战。任何一个士兵都知道如果作战时敌人在他背后,他就很危险了。

 

倘若你要为某人赶鬼,务必带他们到一个你确知是洁净且奉献给主的家庭或教会或机构办公室。如果是到他们的家去,则必须先彻底检查这个家,务要确定你不是在一个被邪魔侵入的屋子里争战。当人忽视这一点时,我看到许多不幸的惨事就发生了。

 

另外,假如你实在必须到某人的家里去,要小心他们的宠物。我认识一位牧师和另一个基督徒到一名涉入巫术的妇人家里去,她曾和某个女巫斗法,结果输了。她已五十多岁,正患有严重的胸痛和呼吸困难。牧师和他的同伴认为这是一桩紧急事件,就同意到她家去。

 

当他们抵达时,发现这位妇人正陷在万分沮丧的泥淖中。他们遂开始斥责和捆绑邪魔,突然间,她的小狗竟一反常态凶猛地攻击他们,把他们咬得很惨。他们忘记先洁净这条狗或把牠带出房外。几乎所有涉及巫术或邪术的人都会让邪魔住进他们的宠物里面。那些邪魔会驱使动物去攻击凡想要伤害它主人或赶逐它主人里面之邪魔的人

 

释放的工作应尽可能在一个可掌握的情况下进行。你务要清楚知道你的释放同工与主之间的关系如何。太多释放工作的失败就是因为有撒但教徒伪装成基督徒渗透在现场。当基督徒想要对付某人里面的邪魔时,撒但教徒会从背后和邪魔双面夹击他们,极力阻扰释放工作。这样的情况往往都以悲剧了结。

 

♦一般的程序

 

如我先前所说的,只有主能指示你如何着手进行每一个个案。圣灵针对不同的情况会有不同的工作,因此你没有机会凭恃某种模式来取代对主的仰赖。让我举一个我最近参与释放工作的例子:

 

♦珍妮丝的见证

 

珍妮丝(非真名)已被邪魔折磨了八年之久。她在童年时曾遭性侵犯,青少年时期亦曾涉足邪术,婚后又被她的丈夫毒打和虐待。在我认识她的八年前,她接受了耶稣基督做她的主和救主,就在那时她丈夫离开了她。她本以为自己的苦难终可告一段落了,谁知这才刚开始!

 

她一接受主,邪魔就开始折磨她。她寻求释放达八年之久,忍受了无数的释放过程和极大的罪恶感,因为这些皆归无效。人们总是对她说,她生命中必还有某些未认的罪,以致邪魔可以不必离开她。这常常是实情,然而有时候问题是出在释放工人的生命中,而非寻求释放者的身上。在主允许我们帮助她之前,伊莲和我与珍妮丝联络了四个月的时间。当我们获得主的允许后,我们邀请珍妮丝和那位与她同住的年长基督徒女士过来跟我们同度周末。那个礼拜我殷切地用祷告寻求主,询问我们应该如问处理这事。终于在珍妮丝要来的那天早晨,主对我说话了。祂告诉我什么事都不必做,只需在一起团契、相交并高举祂的名,祂会「悄悄而温和地」对付那些邪灵的。

 

珍妮丝忧心忡忡地抵达我的住处,担心自己可能又要忍受另一个受创的释放过程。当我告诉她有关我从主那里得到的指示之后,她如释重负。我们依照主的吩咐去做,而祂也履行了祂的应许。每个淸晨珍妮丝醒来,就感到愈来愈轻松快活。到了三天周末的最后一日,她已完全脱离了所有邪魔的辖制。主是如此地恩慈和怜恤,因祂知道珍妮丝再也无法承受另一个挫折受伤的释放过程了。我们的主何等可爱可亲啊!

 

一、肯定的宣告

 

无论我怎样强调彻底祷告的必需都不嫌多,特别是在要着手释放之前务必先寻求主的带领。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释放总要以祷告开始。接下来,让寻求释放的人用自己的话对他们所事奉的那一位做一个积极的声明和宣告。让他们根据圣经来为所事奉的「耶稣」下定义,并要他们弃绝、清除从撒但那里所领受的一切。

 

房间的自然环境应以舒适为宜。我通常都会请女士穿件休闲裤或裤裙以维持基本礼节。最好在场的人都能坐在椅背直立的座位上,这不仅有助于保持警觉,而且能便于活动。我发现进行释放时并不需要运用许多身体上的接触,诸如把当事人压住等。你应该藉着捆绑邪魔来控制牠们,并要求被释放者也要学习控制邪魔。假如他们一点都不能控制得住牠们,那么事后大概也不可能继续把邪魔抵挡在外面。

 

二、避免异性身身体的接触

 

许多时候,身体的接触常会使邪魔兴奋起来,造成一些不必要的现形,甚且为情欲大开门户。除了用油进行膏抹外,异性之间不应该有身体方面的接触。记住,邪魔非常擅长利用每一件可资利用的事物。牠们很容易便可制造出一些情欲或因不当接触而产生的遐想。我们必须竭尽所能地防范这个问题。

 

我极力建议,一些涉入情欲性的邪魔或经由性犯罪门路而遭致邪魔侵入的个案,应只交由同性的人来处理。在这个时刻,异性应该离开房间。这不仅可预防问题发生,而且能保护被释放者不致太尴尬。莫忘了,圣经教诲我们爱是要「凡事保护」(protect,和合本作「包容」)的。

 

三、休息

 

在一些需要耗上好几个钟头来赶除一大群邪魔的个案里,在释放过程中间务必要排一些休息的时段。别忘了,人的血肉之躯也参与在这场争战里。身体处在紧张的压力之下,亟需额外的流质及不时的休息和松弛。在中间休息的时刻,你只须求主来控制邪魔就好了。祂总是善解并体恤我们人的软弱。在这种情况下,祂并不要求我们连续工作好几小时而不可做片刻稍息。你必须一直注意、顾念当事者身上所可能发生的事。我就确实救护过一些被漫不经心的基督徒草率释放后而住院的人们!千万别忘了,那些住在人里头的邪魔将尽其所能的残害、撕裂这人的身体,牠们企图在被赶逐出去之前害死这人。你必须求主让你警觉到在这人体内所发生的一切事。

 

在我投入一次释放事工之前,我总是设法对可能要面对的各种情况有一个清楚的概念。最好是能空出足够的时间来彻底完成这项工作。因为如果所有的邪魔不能一次被赶除净尽,则那些残留的邪灵还会让其余的再回来,这人的光景就比他先前更糟,并且会使他遭受更大的沮丧。

 

四、大声说圣经

 

在进行释放的过程当中,有时邪魔会使当事人进入一种丧失知觉的无意识状态,甚至连呼吸和心跳都减缓的地步。我发现此时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单单大声朗读圣经。你可以先祷告求主使邪魔听清楚每一个字。我通常都从启示录第十八章开始念。邪魔憎恶那段经文!在这个人恢复意识后,你必须教导他们如何斥责邪魔,并拒绝进入无意识状态。只要邪魔能攻击使人丧失意识,那么即使在释放后,这人也会因过于被动消极而无法保持头脑清楚。你必须教他们求圣灵使他们警醒,能随时警戒邪魔企图使他们丧失知觉的诡计而立刻抵挡。这是一项艰辛的工作,通常涉入邪术的人都不愿多花这一份心力。寻求释放的人必须明白除非他们愿意努力控制自己的心思,否则他们很难获得或保持洁净。

 

五、邪魔的去处

 

即使是在应付邪魔这件事上,我们都必须效法主的榜样。四福音书里多次提到污鬼问耶稣是否在时候未到以前就来使牠们受苦,祂的回答总是说:「不是。」我们应该效法祂的榜样。许多人吩咐天使快快地苦待和折磨那些从人身上出来的污鬼。我找不到此种做法的圣经依据,而且也非常怀疑天使真会听从这样的吩咐。此外,许多人常命令污鬼下到「无底坑」或地狱里去。在希伯来书里保罗告诉我们,将来我们要审判天使。但如今我们仍在罪身之中,这样的裁决权似乎还未赐给我们。我曾经有一次吩咐一个特别桀惊不驯的邪魔说,如果牠再不离开,我就请求主在时候未到之前提早把牠丢入地狱里去。尽管如此,邪魔的命运至终还是由主来决定的

 

你要谨记在心,在撒但的王国里绝无忠诚可言。邪魔彼此之间不断地有内讧发生,因为牠们每一个都汲汲追求拥有驾凌其他鬼魔之上的更高权位。在这些邪魔中间没有爱,只有仇恨、嫉妒和愤怒。有时这点倒产生了一些有趣的问题。

 

我曾帮助某个小组共同为一名年轻妇女做释放的工作,她对邪术涉入颇深。他们已为她做了好几小时的释放。到最后,他们都觉得只剩下一个邪魔了,但却最为棘手,赶了一个多钟头牠还是拒绝离去。牠不断地告诉他们除非他们先打开门,否则牠不能离去。他们打电话来询问我的意见。

 

我和他们一致认为这个邪魔在说谎,特别是因为他们在释放之前为了防止任何外来的干扰,就早已膏抹并封上了这房间。我们都觉得这个邪魔正企图诱骗他们打开门,好让其他的鬼魔进来。从上帝所让我瞥见有关撒但国度里的运作经验判断,我相信这个邪魔是属于较弱小的鬼之一,因此如果牠离开这个妇人就会受威胁,牠将遭受其他邪魔的各种侵凌欺压。所以我建议这些人大声地祷告祈求上帝,看看是否祂的旨意已为这个邪魔预备好安全离开这地区的道路,好使其他的鬼不能苦待牠。请注意,我们是把决定权放在主的手里,因为唯有祂才能识破邪魔的一切谎言。他们依照我的建议去做,这邪魔立刻就离去了。许多时候,你必须把有关邪魔「命运」的决定权交在主的手中,因为只有祂才明了整个情势,我们则不然。

 

六、赞美的功效

 

邪魔的力量在赞美的情境中很快就会转弱吟唱赞美诗和高举赞美感谢的祷告,往往可以非常有效地削弱邪魔的气势。另外,千万不要忘记上帝话语的权能。大声朗读并引用经文。启示录第十八章中有关巴比伦的倾倒沦亡以及最后两章里有关新天新地的描绘,这两部分的经文常是邪魔无法招架得住的。通常只要大声朗读上帝的话语,这就是你得以掌控邪魔所唯一需要做的事了。我总是叫寻求释放的人大声把圣经读出来。祷告、赞美和上帝的话语就是最奇妙的争战武器了。

 

♦禁食

 

许多人询问有关释放前的禁食问题时常提到以下的经文:「门徒暗暗的到耶稣跟前说:「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那鬼呢?耶稣说:那是因你们的信心小。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莱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它也必挪去;并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至于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牠就不出来。」」(太十七19〜21)

 

用祷告和禁食来为释放做预备,这对释放工人和被释放者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然而,我并不鼓励人在释放当天或前一天禁食,因为释放工人和被释放者都亟需肉体和属灵的气力。我反倒建议在释放前廿四至四十八小时内多增加蛋白质的摄取量。我们需要遵照主在我们每日生活中的带领,恒常持续地用固定的祷告和禁食来预备好自己,而不是只在遭遇到诸如赶鬼释放等特别事件时才这么做。

 

♦谨防被动

 

在伊莲得着释放之后我开始着手帮助许多人,很快地,主便让我看到需要处理那些我所设法帮助之人里头的被动性问题。大多数人的本性都倾向维持着被动,而由你来处理所有他们的问题,而我们也非常容易掉进这个陷阱里。

 

过去几年来,我已经非常少亲自斥责邪魔从某个人身上出来,而是教导他们如何自己去命令邪魔离开他们。我和那些与我同工的人一直都只是扮演「教练」和援助者的角色而巳。我发现,那些经过我的训练而自己把鬼魔踢出去的人事后多能防止邪魔的重返侵袭。以下让我向你们举几个例子:

 

♦玛莎的见证

 

玛莎(非真名)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姊妹。她大约在遇见我的六年前接受了耶稣基督,过去她曾是一个佛教徒。她父亲是一位有相当法力的高僧,曾行过许多邪灵医治的异能。在他死后,玛莎继承了他里头所有的邪魔。当她一接受耶稣做她的主后,她里面的邪魔便兴起要杀害她。从那时起,她的生命就不断饱受折磨。

 

在邪灵的控制下她喝清洁用的强碱剂,但这并未能杀死她。之后她又几度自杀未遂。她告诉我说她无法读圣经,因为每一次当她试着去读时,她的手在邪魔的控制下就会撕破圣经,把它丢到房间的另一边去。她和先生(和玛莎同时成为基督徒)多年来已经买了不计其数的圣经。玛莎曾好几次努力想要获得释放,却都功败垂成。当我在祷告中向上帝寻求有关玛莎个案中的「关键点」时,祂向我显明她从未学会奉耶稣的名支取她那唾手可得的能力和权柄来胜过邪魔。某个主日,玛莎和她的先生来到我们家。我们一同祷告,然后玛莎宣告弃绝所有的邪魔。我向她解释说,她必须运用耶稣基督的权能自己把鬼赶出去。

 

我给了她一本圣经,并告诉她从歌罗西书开始读起。当她开口大声读出时,邪魔就显露了,把圣经抛到房间的另一角。当我帮助玛莎学习奉耶稣的名大声斥责邪魔时,同样的情形一再地重复发生。花了三个钟头的训练,玛莎终于藉着再三祷告向上帝求智慧和力量而学会了辨明邪魔将何时来控制她的身体。接着,她也学会了如何反覆地斥责牠们,直到她得以控制牠们为止。最初她读不到几个字就必须停下来斥责鬼魔,因为牠们屡屡要控制她的膀臂和脚。一旦她学会了在那些地方制止牠们,牠们又转而想要控制她的声音。战况激烈异常,但是经过一番耐心的训练,玛莎终于知道自己能够控制牠们。

 

玛莎一开始能成功地控制自己的身体和声音时,我便请她翻到启示录第十八章,让她大声地读出来,直到这卷书的末了。每当她觉得邪魔企图要控制她的身体、心思或声音时,她就停下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牠立刻离开。争战开始了。

 

邪魔一次又一次地想尽办法要阻止玛莎,但她都不为所动。当她读到启示录廿一章时,真是愈读愈顺畅轻省。读到最后一章时,所有的邪魔都逃之夭夭,一切的余孽亦扫荡净尽。我们都欢欣鼓舞地赞美主。

 

消极被动是玛莎过去失败的关键。她不相信自己能控制鬼魔,因为牠们攻击她魂的无意识部分。然而藉着操练、祷告及祈求圣灵在邪魔一旦要使她意识不清的时候就让她有所警觉,她终于学会了辨识牠们的伎俩,并奉耶稣之名的权柄阻止牠们。当她熟习了这些要诀,牠们就只有落荒而逃了!

 

许多人会告诉你说,他们无法控制或阻止邪魔,因为邪魔袭击他们而使他们意识模糊。其实这都是由于他们容许自己的心思处于被动状态的缘故。圣灵会帮助他们重获驾驭自己心思的控制权,使他们能在一开始时便立刻识破邪魔的工作,制敌于先机。这才是真正的关键重点,不仅先要把鬼赶出去,而且要永远禁绝牠们再侵入

 

♦瑞妮的见证

 

瑞妮的遭遇是另一个适切的例证。瑞妮是个十六岁的女孩,她在高中时曾为了加入某个社团而参与了祭拜撒但的仪式。六个月之后当她的一些朋友想把她带到主面前时,邪魔开始用剧烈的腹痛来折磨她。她的朋友惊惶无措,便把她带到我们所正在访问的一间教会来。

 

他们架着狂踢乱叫的瑞妮进到教会。她「碰」地一声便倒在前排座位上,整个人卷缩成幽,痛苦地哀号着。牧师、几位会友和我遂一起服事瑞妮。学生们简单地陈述她的经历,并告诉我们瑞妮已疼痛得喊叫好几个小时了,而她正是在那天早上接受耶稣的。

 

当务之急就是使瑞妮集中注意力。由于年轻稚嫩,一发生疼痛她就吓坏了。在我们遇见她以前就已断断续续疼痛了两个礼拜之久,虽做过许多检查,医生们却都查不出她的身体哪里出了毛病。那天早上疼痛又复发了,只是情况比以前严重多了。

 

我要人找来一条冰冷的湿毛巾替瑞妮擦脸,并让她喝些冷开水。此举帮助她能重新控制自己。我告诉她必须停止喊叫,然后我们才能帮助她。当她平静下来时,就娓娓道出了自己的故事。主指引我审慎地探究她得救的真相,结果发现她并没有真正地接受主,而是邪魔透过她说话为了让其他的学生以为她得救了。

 

我花了大约四十五分钟的时间才向她解释完救恩的真义,因为当我严密地紧盯着她的眼睛时,邪魔一再地起而反抗想要阻扰她的心思,使她听不进我所说的话。我必须反覆再三地斥责邪灵,并奉耶稣的名命令牠们放手撤回,然后才能和瑞妮说话。

 

就瑞妮的个案而言,争战的重点是集中在她的得救上。我告诉她必须藉着自己意志的行动来求耶稣基督拯救她,并洗净她一切的罪。我们在场所有的人只能从旁协助她,但她必须自己去发出这个恳求。这场争战打了一个小时左右。每当瑞妮一开始对耶稣说话时,鬼魔就以剧烈的疼痛猛烈地攻击她,使她惨叫不止。你可能会问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吩咐邪魔离开她呢?然而圣灵给我们在场所有人的指示却是瑞妮必须愿意为她自己的得救奋战,否则日后她将无法防止牠们再度侵入。

 

当邪魔最后看到牠们不能再用疼痛阻止她时,就企图使她无法说话。我们迫切祷告,向主高唱赞美诗,并奉耶稣的名捆绑邪魔。成功了!瑞妮终于突破箝制开始大声喊道:「哦,上帝啊,可怜我这个罪人吧!当我在拜你的仇敌撒但时,祢怎么还如此爱我以致要拯救我呢?哦,上帝啊,我相信耶稣为我而死,请饶恕我,把我从罪中洗净!」

 

那是头一步。在瑞妮得救之后,我们休息了一会儿。我知道刚刚经过两小时的争战,她一定累坏了。我再替她擦把脸,帮忙她喝点水。大约休息了十分钟之后,我告诉瑞妮要奉耶稣的名吩咐邪魔离开她。我们又花了三个多钟头激烈地争战,直到全部的邪魔离去为止。最后,瑞妮的疼痛也完全消失了。她全然累垮了,我们其余的人也是如此。我认为在释放过程中训练一个人就好像训练待产的妇人熬过阵痛而把小孩生下一样,双方都筋疲力竭。

 

曾有一度我求问主是否愿意挪去瑞妮的疼痛,好让我们分担她的痛苦(不是分担邪魔),祂说:「不,因为那样她就会放弃努力,以致无法清除掉所有的鬼魔。」在瑞妮的个案中,主允许藉着疼痛来刺激她继续争战,直到所有的鬼魔离开为止。

 

后来瑞妮又经过六个月的争战才成功地把鬼魔抵挡在外,其间幸好有一些主内的弟兄姊妹适时地援助她。透过她的释放经验,她学会了如何斥责鬼魔并遏止牠们的侵入。毋须赘言,她的悔改对她来说是一个深具意义的经历。瑞妮比我所遇过的大多数年轻人都更宝贝她的救恩。如今事过一年多了,她完全得着自由,不再受邪魔的骚扰,并且在主里不断地有长进。

 

我们那出于天然人的同情经常会诱使我们跳进麻烦里,想要为人减除痛苦,但却无法帮助他们度过真正的难关。主知道我们经常是对必须付出努力代价才得着的东西会比不劳而获之物要珍惜得多了。瑞妮历尽千辛万苦才赶出那些邪魔,而这也促使她决意与邪魔画清界线,誓不两立。

 

♦用油膏抹

 

在释放时用油来膏抹是非常有帮助的。我经常用油抹每一个带头的邪魔。这完全要看圣灵当场如问带领而行,但不要忽略了这一项有用的工具。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